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王牌特工/哈梅]Butterfly Fly Away,03

※王牌特工2 捏他

CP: Harry X Merlin

前面:01 、 02

 

    「你還好嗎?你看起來......像整晚沒睡好,Harry.」Merlin挑了挑眉,看著坐在床邊的Harry。

   Harry並沒有抬頭打招呼,他的視線緊盯在腿上的書本,忍住自己想開口問Merlin昨晚行為的衝動,他不能讓Merlin知道他昨晚根本沒睡,這樣兩人接下來會很尷尬,所以他必須壓下衝動。

    他偷偷地深吸了口氣,舔舔乾澀的唇,才開口回應,「我還好,睡得很好,從來沒有睡得像昨晚一樣好過。」

    話才剛一說完,Harry就後悔了。

    他沒事講那麼多做什麼?這樣反而更可疑吧。

   Merlin一聲意義不明的「嗯」,讓Harry緊張地眼尾餘光偷偷地瞥向站在門口處的Merlin,心裡暗自希望對方並沒有發現什麼。

   Merlin緩步走向Harry,他坐在Harry旁邊,輕輕地嘆了口氣,手掌拍了拍對方的背。

    「Harry,你明天就要離開了嗎?」Merlin問。

    「是的,我已經和我那群鱗翅目學家的朋友們約好要研究灰蝶科,畢竟牠們現在被當成檢測生態環境的指標,我認為研究牠們應該會有所收穫……」Harry揚起唇邊的笑容,興奮的說,都忘了剛剛面對Merlin的緊張。

    Merlin環看四周Harry所畫的圖鑑,在看了看Harry開心解釋的模樣,他扯起唇角,將一直拿著的手提袋放到大腿上。

    「Harry,我準備了些禮物讓你帶走。」他打斷了Harry的解說,拉開袋子的拉鍊。

    「嗯?」

    「這些東西都是以前你喜歡使用的東西,這瓶古龍水是你相當喜歡的味道,也許未來有一天你在荒郊野外,遇到了一些問題,它可以幫助你,而鋼筆呢……」Merlin將袋中的東西一一拿出來解說後,又放回去。

    Harry並不懂只是一瓶古龍水或者一支鋼筆等等之類的東西,為什麼Merlin說得好像這一整袋是緊急救難包一樣,但古龍水的味道並不難聞,他想真的是他以前喜歡的東西吧,所以他也樂得收下。

   Merlin將整個提袋交給Harry後,Harry高興地給了Merlin一個大大的擁抱。

    「謝謝你,你對我真好,Merlin。」

    Merlin聽了這句話只是抿起唇,深吸口氣,不讓過往回憶影響自己的情緒,他張開手臂,也抱住Harry,他下巴輕輕抵在對方的肩上,「Harry, take care of yourself.」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Harry覺得Merlin的嗓音有些哽噎。

    他記不起來過去的一切,他知道讓對方和Eggsy都很難過。

    撇開Merlin曾想用水淹死他以外,對方一直都是很照顧、關心他的,而他卻無法記起屬於對方的一切,這讓他感到相當抱歉。

   Harry只能收緊了手臂力道,用力地抱緊懷裡這消失在記憶中的朋友,輕聲回應,「我會的,Merlin.」

TBC.


我在趕下禮拜出國的進度

快瘋了

[王牌特工/哈梅]Butterfly Fly Away,02

  

※王牌特工2 捏他

CP: Harry X Merlin

前面:01

 



  Harry的淺眠讓他總會因為一點聲音就醒過來,所以在門打開的那瞬間,躺在床上的他便睜開了雙眼。

    他讓自己縮在薄被裡,透過縫隙看著走進來的人是誰。

   Merlin?那個妄想用水淹死自己的前同事?他進來做什麼?他們已經不是在同個研究單位了吧?為什麼他想淹死自己?

    他知道自己的想法很荒謬,但事實真的是早上這個人真的想淹死自己,不能怪他有這樣的想法。

    難道因為沒辦法淹死他,所以決定悶死他?Harry嚇得偷偷掀開被子,閉著眼睛假裝自己仍在睡覺。

    但他眼睛偷偷地睜開一小縫,發現Merlin似乎比較關心牆上的蝴蝶,甚至還露出了笑容。

    Merlin也喜歡蝴蝶?他閉上雙眼,唇角忍不住上揚。

   Harry還來不及搞清楚腦中的猜測,為什麼使他異常開心,一道覆在自己上頭的陰影便打斷了他的思緒。

    他感覺到有東西在他眼前來回晃動,他好奇的想張開看是什麼,直覺卻告訴自己不能讓Merlin發現自己是醒著。

    可他努力壓下的好奇心,在感覺到過份靠近的鼻息時無法再壓抑了。

    他睜開雙眼,愣愣地看著閉著雙眼隔空吻了自己一下的Merlin,便又快速地閉上雙眼,假裝一切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搞什麼東西?

   Harry一邊努力想讓過快的心跳平靜下來,一邊仔細聆聽Merlin的腳步聲。

    直到房門闔上,他才嚇得坐起身,瞪著房門,大口大口地喘氣。

    男人親男人?Merlin有什麼問題?還是這是他們以前研究單位打招呼的方式?那也太特別了點?

    Harry感覺到自己的頭開始痛了起來,他深吸了口氣,重重地吐出,反覆這樣的動做好幾次後,知道自己必須轉移轉移注意力,才可以甩開頭痛的不適感。

    他掀開蓋在腿上的薄被,穿上拖鞋,拿起放在一旁的厚重研究資料,認真的研讀。

    Harry半瞇起褐色雙眼,要自己專注膝上的資料,不要再想Merlin行為背後的原因,卻一個字仍讀不進腦裡。

    不知道是傷到腦部的後遺症,或者自己多心的關係,Harry耳邊仍可以清楚聽到Merlin低喃的一聲「Good nignt, Harry」,也仍感覺的道剛剛噴灑在臉上的溫熱鼻息,

    他食指輕輕地放在唇上,對著眼前的紙張,無聲地說出得不到答案的問句。

    「Why are you gonna kiss me?」


TBC.



我努力不被天氣打敗

熱到我只想躺在床上軟爛

[王牌特工/哈梅]Butterfly Fly Away,01

  

※王牌特工2 捏他

CP: Harry X Merlin



Ginger目光移開雙面鏡,看向一旁的Merlin,抿了抿唇,不知道該怎麼辦。

    就她的立場,他認為可以再試著刺激Harry一次,但Merlin這應該以大局為重的特務,卻心軟的不願意再嘗試。

    昔日感情好的同伴什麼記不起來,兩人共同回憶只剩下自己記得的狀況,Ginger能明白Merlin心裡的難受。

    畢竟Merlin從淹水的那實驗後,便一句話也不說的滑著平板,認真的看Harry的病歷。

    「你很在意他的失憶,就再試一次吧,也許結果不一樣。」Ginger看螢幕,做著屬於自己的日常工作,試著再勸Merlin刺激Harry一次。

    「我在意的是他腦部的狀況,會不會有其他併發症和後遺症......讓他在離開......」Merlin發覺自己說的有點多,尷尬地移開了看向Ginger的視線,輕聲地接著說,「總之我只希望他可以......好好的,就這樣而已。」

    「Okay,如果這樣的狀況你能接受的話。」

    「沒什麼是不可以接受的,Harry......只是回溯到以前的而已,他並不會因為這樣,就不再是Harry Hart.」

    Ginger沒有繼續在這話題上打轉,她向後滑開椅子,站了起來,「我去看Tequila,這裡......暫時交給你了。」

    「Okay.」Merlin沒有抬頭,繼續看著平板螢幕。

    走到門口的Ginger看到Merlin皺緊眉的側臉,她抿了抿嘴,張開口想說些什麼,最後卻只是深吸了口氣,說了句Bye,便反手關上門,留下Merlin一人。

 

    

    在大家都已經熟睡的深夜,Merlin這才伸了伸懶腰,從椅子上站起,離開這待了一整天的房間。

    他拿下帶了整天的眼鏡,指腹按了按發酸的鼻樑,在血液順了順,比較舒服後,才又戴上眼鏡。

    Merlin看了看四周,確定只有整個基地只有機器在活動,他目光停在一旁的牆門上,他手掌放在牆門上,輕輕一壓,輕易地打開房門,看到房間正中央床上的Harry。

    要是以前早在他開門前,Harry早在門口一旁等他了,根本不可能睡得那麼安穩。

   Merlin自嘲地勾起單邊唇角,放輕腳步走進這四面牆被圖文填滿的房間。

    蝴蝶、蛾、幼蟲、蟲蛹都畫得相當細緻,雖然還不到媲美圖鑑的地步,卻看得出Harry多喜歡這些有著繽紛翅膀的生物。

  Merlin手輕輕地摸著上頭的色彩,一邊\踏著悄聲的步伐沿著牆面走,一邊無聲地用唇語唸出看不懂幾個意思的專有名詞。

    房間並不大,Merlin一下便繞完了,他看向Harry,往中央踏出了兩步,便輕鬆抵達Harry的床邊,可以近看對方的睡臉。

    他抿著唇,再次環看這四面牆上的字畫,深吸了口氣,伸出了手停在Harry的額頭上方,他隔空來回晃著,假裝自己輕撫對方的髮絲,接著他微微地噘起薄唇,隔空在Harry的額上落下了一吻。

    「Good night, Harry.」


TBC.



結果我才發現 哈梅好像是冷CP (傻眼

20170922




基本上最近那麼少更文

除了因為家裡有人過世,心情還是無法回復以外,就是手受傷這件事。

我可以開車

但我習慣手稿再打進電腦,開再久的車,都沒有寫字讓我右手還來得痛(ry

去宜蘭玩回來的,但還是很虐。

我想我會在12月前寫完保育組以及盡可能的再把最近新寫的COLEZRA來補完。

還是準備認真上班吧,最近心思真的不在這上面,我薪水小偷大王。


我好想打完我的燦開和包澄喔 (永遠寫不完



[保育/Newdence]Observation Diaries,02

@

校園Paro

CP : Newt X Credence

前面章節: 01

「You did very well,Credence.」

  同一句話由Newt口中說出是輕聲溫柔的,從別人口中吐出卻是陰陽怪氣的語調。

   說話的少年將Credence逼到牆角,他看著Credence扁榻的頭頂,伸手戳對方的頭。

   「被老師稱讚很開心是不是?笑起來那麼噁心,還敢笑?我看了都不舒服。」

   少年的嘲諷和周圍同學們的取笑聲相當刺耳,但Credence只能閉上眼,假裝自己什麼都沒聽到。

   Credence不斷地在心裡催眠自己,至少眼前的同學還告訴了自己讓人討厭的理由,比起母親什麼都不說還要來得好上太多了。

   他永遠自己也不知道錯在哪,就得承受母親用失望的眼神看著自己、手拿皮鞭打自己。

   「怎麼不敢回話?是因為默認嗎?」少年推了一下Credence,毫無防備的Credence背直接撞上牆,吃痛的發出細微的嗚咽聲。

   Credence感覺到溫熱的液體滲進衣服,他知道前陣子母親打在背上、好不容易才結痂的傷口裂開了。

   他低下頭,手握緊拳頭,忍耐傷口處傳來的疼痛感,緊抿唇瓣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如果發出了痛苦的呻吟,只會讓眼前的這群人更加興奮,欺負他的行為更加嚴重。

   不要給任何反應,通常對方都會嫌無聊離開,很快地結束這一切。

  突然地四周本來嘲笑的聲音停了下來,安靜地彷彿時間靜止般。 

   察覺不對勁的Credence正想抬起頭偷看發生什麼事時,一雙褪色嚴重的咖啡色皮鞋走進了他視線內。

   「Mr. Scamander ……」Credence抬起頭,剛剛圍在他身邊的人們都離開了,只剩下眼前朝他露出淺淺笑容的老師。

   Newt微微歪頭看著Credence,他伸手推了推鼻梁下滑的眼鏡,輕聲說,「Credence.」

   

#

 

    平常Newt並不會太過注意特定某個學生。

   畢竟學生也是人,一樣被他劃分在難以理解的類別裡。

   可也許是Credence在聽到他的稱讚時,所露出的天真笑容讓他太過深刻,在回家前,他刻意繞了下路,經過Credence的班級。

   結果剛好看到霸凌場面,他便將Credence帶回了家。

   Newt倒了杯熱茶,放到Credence的手中後,坐到Credence對面的沙發,看著Credence低頭,手指不停來回撫摸杯身的動作。

    那樣的霸凌畫面他並不陌生,求學的那段時間,過於孤僻的自己也是常那麼被對待的,這是他難得地可以理解的心情,所以他能明白現在的Credence都不想說。

   「嗯......咳……」Newt不自在的咳了幾聲,在看到Credence抬起頭注意自己時,才繼續說,「Credence…...如果你......有還沒寫的作業,你可以在這客廳完成。」

   Credence抬起頭,略微瞪大雙眼,訝異的看Newt。

   他以為Newt會問他剛剛發生的事情,結果Newt並沒有這麼做,反而一字都沒提,還轉移了話題。

   「呃......雖然是亂了點......」Newt誤以為Credence是對桌上其實亂了不只一點這點有意見,他抿了抿乾澀的唇瓣,「其實整理一下還是可以用的。」

   Newt尷尬的推了下眼鏡後,便伸手將桌上隨意擺放的書本,已經寫滿筆記的凌亂紙張拿到沙發上放,清出一個小空位好讓Credence可以放課本。

   他抿起唇,拍了拍清出的空位,示意Credence可以使用了。

    Credence皺了皺鼻子,強忍住湧上鼻頭的酸意,他露出淺淺地笑容,說,「Mr. Scamander…...Thank you.」

    Newt看到Credence羞澀的笑容,不自覺的也勾起唇角,「You’re welcome.」

 

TBC.


整個七、八月 因為家人過世忙得可以

又難過到不想打任何東西,只想放鬆

三月的文章, 九月時我終於打出第二篇(RY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