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YOI / 維勇]Midnight Blues,01

Yuri on ice

CP: 維克托 X 勇利




    「Happy New Year.」

    玻璃酒杯相碰,發出了輕脆的響聲,維克托和勇利紅著臉,笑笑地喊了聲後,便一口飲盡杯內的液體。

    總決賽後,勇利並沒有立即回日本過新年,他選擇留在俄羅斯和維克托一起窩在小酒館,一起看著窗外的煙火倒數計時,迎接這新的一年以及這嶄新的開始。

    不勝酒力的勇利,喝沒幾杯就已經紅著臉趴在桌上喊熱,維克托看著窗外的雪景,他的唇輕輕地放在杯緣,一口一口地慢慢啜飲著又重新倒滿的酒。

    勇利看著維克托好看的側臉,他唇抿成一直線,發出了嗤嗤的笑聲,聽到笑聲的維克托轉頭看向勇利,抓住勇利一直指著自己的食指。

    「怎麼了?」維克托先是撥了撥勇利凌亂的瀏海,在用着微涼的手心輕輕地撫摸勇利發燙的臉頰。

    不是才喝兩杯調酒,怎麼一下就醉了?

    維克托皺起了眉頭,想到之前慶功宴時勇利的差酒量,眉頭便鬆了開。

    他看著不斷用臉蹭著他手掌心的勇利,他該趁現在勇利還沒醉到做出其他事情時,帶勇利回飯店嗎?

    勇利根本沒有給維克托任何思考的時間,維克托一感覺到手掌心傳來的濕意,便清楚他的速度得加快了,他一口喝掉杯中剩餘的液體,抽出自己被勇利困住的手。

    維克托套上自己的大衣後,他走到勇利身旁,拿起對方掛在椅背上的外套,輕輕地拍了幾下勇利的肩膀,小聲說,「穿外套,勇利。」

    「為什麼?」勇利皺著眉,扁著嘴問。

    維克托看到勇利的表情笑了聲,他示意勇利看一下窗外的天氣,像哄小孩一樣說,「外面下雪會冷呀,乖,來,手套進去袖子裡。」

    可維克托忘了醉了的人是難以溝通的,勇利看了眼外頭的雪景,還是搖搖頭。

    「為什麼不穿?」

    「因為我很熱……維克托……」勇利說得同時還扯了扯自己的針織上衣的圓領。

    「可是你不穿會感冒的。」維克托不顧勇利扭來扭去的掙扎,他邊柔聲勸誘著勇利,邊強硬地將外套硬是穿到對方身上。

    「我不會感冒的,因為我冷的話,維克托的手會溫暖我不是?」勇利坐在位置上,眨著眼仰頭看著維克托。

    維克托雙手夾住勇利的雙手搓了幾下,「可是我只能溫暖到你的雙手,勇利還是得乖乖的穿上外套,好嗎?」

    勇利似懂非懂的點了幾下頭,他晃頭晃腦的站起來,讓維克托牽著他的手,慢慢地走出酒館。

    「維克托,我們要去哪……」勇利看著眼前迷濛的一切,任由冷風將自己雙頰刮的更加紅通。

    「回飯店……」維克托一手撐住勇利,另一手解下自己的圍巾,圍到對方的脖子上後,用尾端多出的部分,遮住勇利的半張臉。

    「那是哪裡?維克托會在嗎?」

    「嗯……」    

    「好喔,有維克托的地方就好了。」

    「在不久之前不是還說著不要再拖累我之類的話,現在卻要我在?」

    他知道跟醉鬼計較這種事情不對,維克托還是忍不住說出口。

    雖然這是已經講開的事情,但仍在他心上烙下了一痕,讓他無法很快地釋懷。

    「我就是想要待在有維克托在的地方呀……」勇利停下腳步,拉下圍巾,對著維克托大聲的吼著。

    這一聲讓周遭的人停下了腳步看了過來,維克托並不在意他人的目光,他繼續哄著勇利,將對方帶往他們居住的飯店方向,無奈地笑笑搖著頭。

    「小豬呀,你不能總是自私……想要我在時就在,希望我離開時,就要我離開,知道嗎?」

    他的聲音不大,很快地便消散在風中。

    而腦袋不清醒的勇利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清楚,只是一昧地點頭,喃喃地說,「維克托……」


TBC. 

20170112 雜

之前有在想是否要將歐美、韓團、ACG的東西個別開帳號

喜歡的東西太多,但我又很懶,只好繼續這樣混雜下去。


我一直在等待Super junior的回歸

因為EXO的綜藝真的太少了,他們那麼好笑TT 可以讓他們多上一點綜藝嗎 (ㄍ

我的噗浪被BTS狂洗板,嚇死我  

也讓我學會了Fire~~  屋偷嚕咩(唱三小


今天是都暻秀的生日,我幫他許願
希望EXO的大家們未來都很快樂、平順! (亂幫許)


暗巷組已經完稿了

如果我很勤勞,我就會委託代理去淘寶販售

如果我很懶惰,就是等一年後才會公布結局。 

可是我有個毛病,沒人問....我會忘記放結局就是 TT  

D.O. Happy Birthday ~




再偷偷放個1127演唱會後面拍得畫面(RY






[EXO/鹿包]No other 01.

CP   :鹿晗X金珉錫

    鹿晗看著盤腿坐在地板上玩手機的金珉錫,他伸手按摩著對方的後頸,很習慣給鹿晗這麼服侍的金珉錫笑笑地看了眼鹿晗後,便收回視線,繼續看Youtube上的影片。  

    「珉錫……我有話想對你說……」鹿晗抿了抿唇,小聲的開口。 

    金珉錫聽到鹿晗的聲音放下手機,轉頭看向鹿晗。 

     一向有話直說的鹿晗今天卻有點退怯,這讓金珉錫察覺不對,他放下手機,轉頭看向對方,「嗯?」 

    鹿晗移開視線,抿著唇不發一語,似乎還不曉得要怎麼開口比較好。 

    金珉錫拿開了鹿晗放在他後頸上的手,輕輕地拍了下對方的大腿,「有話就說吧,我不會怎樣的。」 

    他有不好的預感,鹿晗說的話絕對不會是他想要聽的,但不能一直僵著什麼都不說,畢竟不說只會更麻煩,遇到了問題就是要說出來一起解決。 

    鹿晗鼓了鼓臉頰,最後深吸了口氣,頭轉了回來,正視金珉錫的雙眼,「我要和公司解約了,珉錫。」 

 

    # 

 

    結果鹿晗連給一起解決問題的機會都沒有給他。 

    躺在床上的金珉錫怎麼數著羊都睡不著,他腦中都是鹿晗的話。 

    他想鹿晗應該很訝異為什麼他那麼冷靜吧,至少要一拳揍向鹿晗的肚子才是,他當下確實也有這樣的衝動,可是他卻沒有這樣做。 

    「跟他們講了嗎?」他握緊拳頭,問著又開始閃避眼神的鹿晗。 

    「講了。」 

    所以我是最後一個知道的?金珉錫的舌尖頂了頂嘴,並沒有將這句問出口。 

    他看著鹿晗一臉疲憊的模樣,拍了拍鹿晗的肩,他忍住了快湧出眼眶的淚,像個男人一樣拍了拍鹿晗的肩。 

    「那你回中國……記得保持聯絡。」 

     最後他只說得出這句話。 

    金珉錫將整個頭矇在棉被中,死咬著下脣。 

    當下那麼氣還是冷靜了下來,這已經跟是不是身為團隊的大哥而該有的理智無關了,而是他潛意識早有預感鹿晗也會離開了吧。 

    每次鹿晗從中國回來韓國後,身材總是更加消瘦、雙頰的凹陷更明顯、雙眼長期工作配帶隱形眼鏡也犯著血絲。 

    每當看到這樣的鹿晗他總叫對方多休息,鹿晗只是苦著笑說好,但他忘了這聲好的悲後有多麼多的無奈,畢竟公司安排緊湊行程,鹿晗只能接受不能拒絕。 

    在那時他就有預感了吧…… 

    只是不想承認罷了。 

     

    # 

 

    金鍾大察覺到金珉錫沒跟上,轉頭看到對方站在後方不遠處,張著嘴發呆,他往回走回去。 

    「珉錫哥,怎了?」 

    「沒,沒事……」金珉錫搖搖頭。 

    金鍾大看了眼剛剛金珉錫對著發呆的電視牆,先撇開裡頭的中國字自己根本不認得,明星也都是不認識的,這有什麼好看的? 

    可金珉錫一附不想說的模樣,他也不好意思追問。 

    「珉錫哥,得快點,車在外頭等了。」 

    「嗯。」 

    金珉錫跟金鍾大並肩一起走像保母車,金珉錫邊走邊想著剛剛電視牆上的遇告畫面。 

    拍了新電影怎沒說呢?他微微嘟著嘴無聲碎念著。 

    「哥,說啥?」眼尖的金鍾大看到金珉錫的嘴巴在動。 

    「我想吃海底撈。」 

    一大早?金鍾大瞪大眼看著身旁的團隊大哥。 

    金珉錫當然看到了金鍾大一臉看怪物的眼神看著自己,馬上出聲解釋,「我是說演出完後。」 

     穿過了群群人牆,他們上了車,一上車後,金珉錫帶上了耳機,滑開手機,傳了封簡訊。 

    『我到北京了。

TBC. 


【ExO / 包橙】Your words,03

  Cp: 金珉錫 x金鍾大  作家編輯設定  


#


公私必須分明,所以即使金鍾大心裡多想要跟總編輯反應自己想要換人的事,還是忍了下來。

金珉錫居住的地方其實離出版社並不遠,但因為金鍾大有著逃避的心態,基於能拖多久就拖多久的關係,他先繞到反方向且有段距離的咖啡店買了杯冰美式,才緩慢地走往金珉錫家。

只是去拿個手稿而已,有什麼好怕的?金珉錫又不是什麼會吃人的怪物,拿了就走不就好了?

在去金珉錫家的路上,金鍾大不斷地緊抱著他的公事包這麼催眠自己。

抵達金珉錫所居住的大廈時,金鍾大站在大門口抬頭看了看這棟看起來就不是普通人住得起的豪華大廈,再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穿著。

他可以現在轉身就走嗎?

金鍾大當然知道不可以,所以他重重地嘆了口氣,又深吸了口氣、挺直背後,走進了管理室。

「你好我要找住在9樓的金珉錫先生,麻煩你告訴他有訪客來訪。」金鍾大半瞇的笑眼,麻煩著警衛。

「找9樓的金珉錫先生嗎?請問您是金鍾大先生嗎?」警衛看到金鍾大用著訝異的表情點頭,清楚自己並沒有認錯人後,他手指向左手邊的電梯,「金先生已經有先交待您的來訪,直接搭乘左邊的電梯上樓即可。」

「謝謝。」金鍾大對警衛半彎了腰表示感謝後,便走向對方指示的電梯。

電梯很快的就抵達了一樓,他一進電梯、按下九樓的鍵後,整個沒力的倚在牆上。

明明金珉錫只是普通交待警衛有訪客而已,為什麼他就有一種被摸透的感覺?

叮咚一聲,電梯抵達了九樓,他看著一打開電梯門便映入眼簾的大門,咬了咬他的下嘴唇。

別再拖下去了金鍾大,上前按下門鈴、官腔的打聲招呼、得到手稿後,便可以轉身下樓離開,回公司工作了。

金鍾大提起勇氣踏出電梯,在還沒有做足心理準備的狀況下,他眼前的大門就打了開,他瞪大眼看著前方的人。

站在門口處許久未見的金珉錫,歲月並沒有在對方臉上留下太多痕跡,對方依然有著讓人羨慕的好肌膚以及……不符合現有年紀的稚嫩臉孔。

金鍾大甩了甩頭,要自己不要想這些有的沒的,得拿出身為編輯的氣勢才行。

「你好我是金鍾大,今天是來收稿件的,珉錫哥。」金鍾大先彎腰行了個禮,還記得叫對方珉錫哥,不然他擔心對方會因為錯誤的稱呼,而不給他稿子。

「啊,辛苦了,要不要進來坐坐。」金珉錫半瞇著他那雙漂亮的雙眼,笑笑地看著金鍾大,親切地招呼對方進屋內。

「不了,不方便打擾珉錫哥。」金鍾大不敢對上金珉錫的眼,只好選擇移開視線。

「不進來?」

金珉錫眨了眨眼,雖然口吻聽起來只是單純的疑問,但今鍾大聽的一陣雞皮疙瘩。

金鍾大遲疑了一下後,深吸了口氣,「那麼就打擾了。」



TBC.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