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ExO / 包橙】Your words,02

Cp: 金珉錫 x金鍾大

作家編輯設定

#
    金鍾大以為不太會見面,只是打通電話禮貌的告知金珉錫自己是新編輯,以及往後彼此合作需要注意些什麼而已,就可以掛掉電話,可誰知道情況卻不是跟著他所想的在走。 
    「那麼金珉錫先生,這次交稿日……」金鍾大一口氣講了一長串該注意的,該做的事情,可這期間電話另一端的人都沒有回應。 
    這讓金鍾大不是很開心。 
    珉錫哥一向不是有禮貌?怎麼不回自己話呢? 
    「金珉錫先生,您有在聽嗎?」 
    金鍾大得到的仍是只有對方的呼吸聲作為回應。 
    他清楚對方一定有聽到,是故意不說話的。 
    算了,他已經將交代的事情告知完畢了,再說個幾句未來合作愉快的官方話,他就直接掛電話吧。 
    雖然這樣的工作態度並不對,但電話另一頭的這哥都沒禮貌的對他了,他幹嘛管那麼多? 
    要我的是你,不理我的也是你,你到底在想什麼,珉錫哥……從以前就不懂你,過了好幾年沒聯絡的我,更不懂你了。金鍾大珉了抿唇,準備開口講官方的制式話語結束這通電話時,金珉錫像算準時間似的,比金鍾大還早一秒開口。 
    「鍾大啊,你不改個稱呼,下次再打來我還是不會回應。」金珉錫說。 
    明明告訴自己要忍,要等對方先沉不住氣的,可一再的聽得金珉錫先生這幾個字,他最終還是沉不住氣,決定直接跟電話另一頭的笨蛋說清楚。 
    「我不覺得稱呼上有問題。」金鍾大聽到久違的嗓音,他咬住下嘴唇。 
    「哦,是嗎?金編輯。」金珉錫只是簡短的反問,可加上後面金編輯三字,金鍾大聽了覺得刺耳極了。 
    聽到對方的聲音,他知道金珉錫有些發火了,可必要這樣嗎?這哥是小孩子嗎?那麼幼稚的作法,以為他就會改口嗎? 
    金鍾大雖然這麼說,但金編輯三個字一直在腦海不斷回放著,他最後受不了,只好投降。 
    「珉錫哥,剛剛的話你都有聽到了嗎?」 
    「聽到了。」金珉錫的聲音明顯變得相當愉悅。 
    金鍾大聽了忍不住心裡碎唸了幾句。 
    「對了,鍾大啊……」 
    「嗯?」 
    「可能得麻煩你交稿日得在往前抓一點,然後記得來我家取手稿。」 
    手稿?金鍾大愣了住,懷疑自己聽錯。 
    手稿?這年頭還有人寫手稿? 
    「看來藝興沒告訴你呢,我是手稿派的作者,通常都得麻煩編輯到我家取稿子回去編排成電子檔的。,不好意思。」 
     可我聽哥你的口氣,一點也沒感覺到不好意思的成分在。如果不是得顧及同事在場,金鍾大早就對著電話另一頭的男人說了。 
    「往後合作愉悅囉,鍾大。」 
    金珉錫說完,馬上掛了電話,留下聽著話筒嘟嘟聲的金鍾大獨自在線上。 
    他可以在去跟總編輯表示自己能力不足,無法應付金大作家嗎? 

TBC

用手機打的,編排可能紊亂

[Gradence / 暗巷組]Drowning in your eyes ,07。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衍生同人

CP:Grave X Credence

前面劇情:這裡



    Graves牽著Credence的手,在一片荒蕪地上尋找著Newt所說的紫角獸,Graves眼尾餘光看了眼自己一直都在偷偷觀察的Credence,這才發現身旁的少年,如果沒有一直弓著背,似乎比自己高。

    當然他觀察到的不是只有這麼膚淺的表面。

    Credence是個不敢讓自己情感外放的少年,這是大家都明白的,可這短短的兩人獨處時間,讓Graves發現,想要明白Credence的心情,就必須仔細的看對方五官那細微的變化,可就在剛剛……Credence對他笑得毫無保留。

    因為他一句謝謝而漾開笑容的Credence,他在看到對方笑容的瞬間恍了神,但很快他便回過神,並沒有讓人發現他的異樣。

    為什麼會有人捨得傷害這有著那麼可愛、純潔笑容的孩子?Graves不懂。

    「Mr. Graves……」’

    Credence突然停下腳步,他的叫喚聲,讓Graves從自己的思緒中回過神,他的視線順著Credence手指的方向看過去,這才發現遠方有著奇獸滾著沙塵、朝著他們跑過來。

    Graves抿了抿唇,一邊戒備地將Credence護在身後,一邊反省著自己的分心。

    因為想事情,而忽略眼前,這不是身為安全部部長該有的表現。

    奇獸狂奔至Graves和Credence面前就停住了腳步,而因奇獸狂奔而揚起的沙塵使得兩人不得不半瞇起雙眼、摀住嘴,以免吸入沙塵。

    沒有多久沙塵散去後,Graves和Credence清楚地看到眼前奇獸的模樣,牠們有著看起來相當堅硬的皮膚、頭上長著許多尖角、嘴巴似乎是由許多觸鬚構成。

    「Mr. Graves……這是紫角獸?」Credence輕輕地拉了下Graves的手,小聲地詢問。

    Graves看著紫角獸不斷蠕動的觸鬚,不是很肯定的回答,「我想……應該是。」

    

    ※

 

    有些事情想法和認知往往都會被自己所以為的侷限住,如果沒有親自去體驗,很難有所改變。

    Graves在接觸紫角獸後,發現一切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兇險,只要了解牠們的個性以及習慣,奇獸比人類安全多了,所以他的魔杖仍好好地收在他的口袋裡沒有拿出來過。

    只是他還是無法接受那些觸鬚碰到他的奇異觸感便是。

    他和Credence很快地便前往了下個目的地,去餵食兩腳蛇。

    「Mr. Graves……」Credence叫著Graves,眼睛直盯著鳥頭蛇身的兩腳蛇們。

    Graves停下手邊的動作,吃到一半的兩腳蛇在窩裡叫了一聲,仍沒得到Graves的餵食後,偷偷啄了一口Graves的手。

    他吃痛地悶哼了聲,看向Credence,「嗯?」

    Credence舔了舔乾澀的唇辦,小聲地詢問,「魔法世界都是這些有趣的事物嗎?」

    「大部分是如此。」Graves看到Credence因為他的回答,而疑惑的眼神,他將視線移回窩裡兩腳蛇身上,他邊餵食著兩腳蛇,邊回答,「跟莫魔的世界一樣,我們的世界有些時候也會有人利用魔法做一些不符合規定的事,發生這種事的時候,可就不怎麼有趣了。」

    像是……Girndelwald。Graves抿起了唇。

    Credence發現Graves的臉色不好了起來,他便沒有繼續問下去。

    他猜想大概就和壞人是一樣的道理吧。

    「你想試試嗎?」Graves轉頭詢問Credence。

    「可……以嗎?」Credence有些結巴的反問。

    「當然可以,只要你不怕這些乾掉的蟑螂。」Graves看了手中的飼料一眼,用眼神詢問Credence會不會害怕。

    「不會。」

    Graves聽到Credence的回答後,邊示意對方蹲下,邊開口說,「剛剛我說過了,你可以拿飼料餵食,反正今天我會跟在你身邊,你不用顧慮太多,想做什麼,可以直接跟我說。」

    Credence聽話的在Graves身旁蹲下了來,就愣愣地看著Graves。

    Graves將乾掉的蟑螂放到Credece手中,他捧著Credence的手,緩慢地靠進兩腳蛇的窩內,看著牠們進食。

    「Mr. Graves,我可以再問你問題嗎?」

    「有什麼問題你都可以發問的,Credence。」

    「美國和英國都有魔法學校?」

    昨天Graves和Newt的對話,Credence即使在緊張的狀態下,仍是有認真的在聽。

    「有的,美國的叫伊法魔尼,英國的叫霍格華茲,各國幾乎都有著自己的魔法學校。」Graves不只是回答Credence的問題而已,他希望對方對魔法世界更加了解,所以自動多說了句。

    對於Credence如此渴望了解魔法世界的這點,Graves是很高興的,這本來對他將對方帶回美國是很有利的,可Credence接下來的問題,讓他不再認為情況對他有利了。

    「那……英國的魔法學校是真的英國腔很重,重到讓美國人無法適應?」

    Graves沒想到他那句揶揄的話題被眼前的少年當真了,可就因為被當真了,他認為Credence對伊法魔尼沒有興趣,對霍格華茲有興趣。

    他解讀成對方想在英國就讀魔法學校,完全沒想過Credence只是出於好奇的提問。

    其實Picquery 也沒有要Credence一定回美國,只是說了希望他去追Credence,並且說Credence是他的責任而已。

    所以Credence如果想留在英國,他安排好一切後回美國也是可以的,這樣他也算是盡責了不是?

    可Graves發現他並不喜歡這樣的結果。

    但對於Credence來說,美國不是個擁有美好回憶的地方,Credence不想回去的心情,他也是可以明白的。

    Graves的久久不開口,Credence抿起了唇,不敢再說話。

    他慌亂地起身,沒有注意到腳邊桶子裡的像臭泥般的食物,這一起身便踢倒了桶子,東西沾染到Graves的褲子、鞋子,以及襯衫的一小角。

    「對不起……Mr. Graves, 我不是故意的……」Credence看到自己造成的凌亂,低著頭不斷道歉。

    「冷靜、冷靜一點Credence。」Graves站了起身,雙手壓在Credence的肩上,要對方冷靜下來。

    「I’m so ...sorry.」Credence開始啜泣,不知道該怎麼辦,他擔心Graves因為這點對他的印象不好,可是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好…好……我接受你的道歉,你冷靜一點,Credence。」Graves見對方依然很緊張,他想了個解套方法,可以讓對方罪惡感減輕一些,雖然他並不想要對方為自己做這種事。

    「不然……你幫我洗乾淨這些衣服,可以嗎?Credence?」Graves邊說邊脫下襯衫,塞進Credence手中。

    Credence看到手中的白襯衫,吸了吸鼻子後,比較冷靜了下來。

    「可以嗎?Credence?我知道這有點麻煩你了……可是我的手實在不怎麼巧……」Graves拍著Credence的肩,輕聲地詢問。 

    雖然他真的不想這麼做,但看到眼前的少年確實冷靜下來後,證明這方法是有用的。

    Credence抱緊手中的襯衫,看了眼Graves襯衫下的身體,他抿了抿唇後,移開了視線。

    「可以……交給我,Mr. Graves。」

    

TBC. 

【Exo/包橙】Your words. 01

Exo 真人衍生同人

Cp: 金珉錫 x 金鍾大

作家編輯設定

#

    對一個新進的菜鳥編輯來說,能夠被分配到名作家,是非常幸運的一件事。
    可當金鍾大從總編輯那接過資料,看到自己負責的作家名字時,他嚇得呆住。
    先不提自己是否很幸運的負責到大作家,也不管其他編輯們的耳語,他在意的是紙上那三個字 – 金珉錫。
    怎麼會……金鍾大抬起頭,看著笑得溫柔的總編輯。
    「這……藝興哥……」他一臉為難的說,希望可以把這份大禮給其他資歷較長的前輩。
    張藝興好似沒看到金鍾大的表情一樣,他笑笑地拍著金鍾大的肩膀。
    「鍾大你可以的吧?珉錫哥可是很看好你的,我將所有編輯的名字交給他,他一看到你,馬上指定你當他的責編呢!」張藝興說完後,還呵呵笑了幾聲,「不過也挺正常的,當初你們在學校蠻好的。」
     蠻好的……
    那時是蠻好的,可是那時的關係並不一樣阿。
    至於是怎麼不一樣法,金鍾大怕張藝興問起,也沒敢說出。
    金鍾大嘆了口氣,點頭表示明白,便拿著一疊資料走回座位。
    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瞪著上頭一整排金珉錫所著作的書名,無視其他同事的碎嘴。
    他已經刻意不去看,不去聽金珉錫這三個字的相關訊息,到頭來卻仍避不了。
    不過這業界就那麼大,想避掉真的只是他單方面的天真想法霸了。
    金鍾大翻開歷年作品的文案,光是文案上的文字就吸引住他。
    這是珉錫哥自己寫的文案吧,不可能是編輯想的……
    只有金珉錫的細膩文字可以這樣觸動他對文學的感動,一如大學時期……
    為了校刊上的一篇感動他的文章,馬上加入了文學社,渴望自己和文學社的大學長-金珉錫有一樣的能力。
    可最後吸引住他的不再只有金珉錫文字而已……
    他的視線無法離開這有著一手好字,以及文采,卻總混在足球社的金珉錫。
    金鍾大又嘆了口氣,他看著上頭的電話號碼,知道自己怎樣,還是得打電話給金珉錫,跟對方約定下次的收稿日期。
    他現在唯一慶幸的是不用太常見到對方。
    拜科技的發達所賜,他只要收電子信件寄來的檔案就好。
    金鍾大深深地吸了口氣,拿起桌上的話筒,按著紙上的數字。
    嘟嘟聲很快地就結束,電話另一頭的人接起了電話,金鍾大抿了抿因緊張而乾澀的唇瓣,才開口。

    「你好,金珉錫先生,我是您的新編輯,以後請多指教

TBC.

一個打暗巷壓力大
打exo舒壓的概念

[保育組 ]20161213隨筆

CP:Newt X Credence

深夜裡,Newt在書桌前寫著今天觀察奇獸們的新發現。
他看著已經密密麻麻的羊皮紙,手中的羽毛筆上頭的羽毛搔著頭,思考著要用怎樣的詞語,才可以精準的描述出習性。
突然地一聲痛苦的低吼,打斷了他的思緒。

Credence?
他放下手中的羽毛筆,看了眼天花板,抽起椅背上的長袍,隨意披上便衝上樓

「Credence?我可以進去嗎?」Newt在房門口,禮貌性地詢問。

Credence沒有回應,可裡頭傳來的啜泣聲,讓Newt管不了那麼多,直接開起房門。
房間內並沒有一絲燈光,Newt掏出魔杖,輕輕地唸了聲「路摸思」,讓黑暗的空間稍微亮了些。
他看著縮在床角的Credence將臉整個埋在雙腿間,身子不斷顫抖著,發出嗚噎聲。
「Credence, Are you okay?」 Newt微微彎下腰,小心翼翼地走向少年。

Credence微微抬起頭,哭得發紅的雙眼看著Newt,他用著顫抖的嗓音說,「Sir...」
Newt坐在床邊,對著Credence微笑,「怎麼了?方便告訴我嗎?」

Credence抿起唇,沒有說話,應該說他不知道該怎麼說。
他只是夢起以前,雖然過去有著痛苦,可他相信他的母親對他還是有愛的,所以他都可以忍受,可當夢到到養母對他說『I'mnot your mom.』
他內心的信任崩壞了,然後在夢中他再一次殺死了她。

他驚醒後看著這陌生的環境,只想大哭大吼,去宣洩自己的不滿和痛苦。
他怕將這些告訴收留他的Newt,對方會覺得他可怕,不願意再接納自己。

Newt看到Credence的反應,清楚要Credence對自己敞開心房,還需要一段時間。
所以他指示緊緊是張開雙臂,朝著Credence揚起唇角,Credence一看到Newt的動作,直接撲進了對方的懷裡,揪著對方的衣袍小聲的哭泣。

「Credence, don'tworry....」Newt輕輕地撫摸Credence的頭髮,呢喃著,「No one can hurt you now」


The end

[RPS / Colezra] Lucky one,01

CP: Colin Farrell X Ezra Miller

真人衍生



  得到Credence這角色,Ezra是興奮的,撇開他是HP迷這件事,劇組裡面有著他景仰許久的演員,這更是讓他情緒高昂。 

    更開心的是他與這名演員的對手戲相當多,Credence對於對方角色也是有著景仰的成份存在。 

    Ezra覺得整個世界變得更加美好了起來。 

    座車開往拍攝地點,這沿路上,他開著視訊對著樂團的團員不斷高歌,鬼吼鬼叫著。 

    「我不敢相信,我真的可以……演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也可以和Colin Farrell合作!!」一開始Ezra的聲音還在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後面已經幾乎克制不住激動的提高嗓音。 

    不這樣做先釋放自己高昂的情緒,他怕真的見到本人時,他會失控,做出不禮貌的行為。 

    手機螢幕上的樂團成員,指着鏡頭前興奮到連整個紅起來的Ezra狂笑。 

    現在的Ezra不是他們的狂暴鼓手,也不是他們的靈魂主唱,只是個即將見到自己偶像的小粉絲。 

    看Ezra現在的表情,跟他們巡演時,台下的瘋狂的女人們,沒什麼兩樣。 

     難道不怕等等司機受不了,叫他自己走去片場嗎? 

    「wow!yes!yes!」 

    Ezra亢奮激昂的尖叫音量突然放小,他一隻手摀著嘴,開始吸鼻子,聲音開始變得哽咽,甚至開始流眼淚。 

    他突然轉變的情緒,嚇得樂團成員們都愣住。 

    不是很開心嗎?怎麼哭了? 

     Ezra手胡亂擦著眼淚,哽著聲音說…… 

    「我……怎麼那麼……幸運……幸福……」 

 

    # 

   

    Ezra的激昂在下了車後便收斂了起來,他漂亮的眼珠子不斷轉著,看著片場的各處。 

    這裡就是他未來幾個月工作的地方,也是全世界距離魔法世界最近的地方了。他高興的漾開笑容。 

    雖然他無法拿著魔杖,神奇的揮舞,施展著會後製特效的酷炫魔法,但人不可以太貪心,至少他成為接近這些存在的人。 

    進入片場感染到的氣氛,讓Ezra幾乎忘了自己等等要見到Colin farrell的興奮心情。 

    他踏著輕快的步伐,慢慢地看著每個工作人員負責的區塊。 

    這樣不專心走路的後果,便是撞到人。,而且還是丟臉的撞進對方的懷裡。 

    「呃………不好意思,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Ezra撞到人的當下,趕緊推開,先低頭道歉。 

    「不要緊的。」 

     既陌生又熟悉的嗓音,讓Ezra皺起了眉頭,他抬起頭看自己撞到的受害者,這一眼卻讓他整個人像個石像般定在原地,瞪大眼看著眼前的男人。 

    為什麼他要這麼不小心的直接撞進Colin Farrell的懷裡,先不論那短短幾秒讓他產生的興奮感,他現在只想要時光轉換器,讓一切重來一次,不要讓初次見面變得那麼丟臉。 

    Colin眨了眨眼,看著動也不動的Ezra,先看過眾演員資料的他,明白眼前是和他有許多對手戲的男孩。 

    他先幽默地在Ezra眼前揮了揮手,出聲打招呼,「你是Ezra Miller嗎?很高興在導演介紹我們彼此前,先跟你碰面了,我是Colin Farrell。」 

    Ezra聽到Colin打招呼的迷人嗓音,回過神的他先咬了咬下唇,才漾開笑容,「你好, Mr. Farrel.

TBC.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