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進擊/明讓]Reborn world,07

  Reborn world  ← 前面的部分

  在約10年後的世界。   CP:  阿爾敏X約翰    

    阿爾敏微微睜開眼睛,剛醒過來的腦袋昏昏沉沉的讓他連帶的也無法集中視線。

    他扯著衣領,因不舒服而小聲呻吟著,「嗯……」

    走回來便看到這樣畫面的約翰,加快腳步走向阿爾敏,蹲在對方一旁,手掌直接摸上額頭,探探有沒有再燒起來。

    阿爾敏的肌膚傳到約翰手掌的溫度僅是比一般人還要燙一點,並沒有發燒的跡象,無從得知阿爾敏不舒服的原因,約翰皺起眉頭。

    「你還好嗎?還有哪裡不舒服?」約翰的手正要收回時,阿爾敏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

    「阿爾敏?」約翰可以甩開阿爾敏,但他看到阿爾敏將他的手放回額頭上的動作時,便作罷。

    「涼涼的。」阿爾敏的聲音並不大,加上感冒的關係,聲音甚至有些啞。

    「我剛剛把布浸過水了,用這個吧。」

    阿爾敏搖頭,臉頰蹭著約翰的手,長期握刀柄的手掌有著薄繭,但摩擦在臉上他不覺得不舒服,因為這是難得可以跟約翰撒嬌的時候。

    人無論年紀多大,生病、脆弱的時候,難免的都會想要撒嬌。

    約翰被阿爾敏的動作,嚇到愣了下,他從不認為阿爾敏會有這樣的一面,就算在最看不起他的那時,也不曾有過。

    「你……當你幾歲了,阿爾敏。」

    「我想要的是約翰的手,不是毫無體溫的布敷在我臉上。」阿爾敏看著約翰,像是快睡著般一樣,邊輕輕蹭著對方的手,邊呢喃著,「我好久、好久以前就好想拉住約翰的手……」

    「搞什……」約翰沒將後話說出口,撇開視線看沙地、看樹枝、看天空,就是沒將視線移回阿爾敏身上,但他專心的聽對方的呢喃。

    「明明看地圖就快到海了,我為什麼會生病……就快看到約翰想看的海了。」

    「我是陪你、陪你,少亂說話了。」約翰小小聲的反駁。

   「約翰說過海就像我眼睛一樣藍吧?如果看到海,記得告訴我到底是哪個藍漂亮,是我的還是大海的?你曾經在睡覺時說過我眼睛很漂亮的……」

    約翰瞪大眼立即看向阿爾敏,他睡著時真的說出那麼丟臉的話過?為什麼阿爾敏會聽到?正在想原因的約翰,突然想到阿爾敏最近都很晚睡,聽到他說夢話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他開口急著想解釋,腦袋卻無法組出一段句子,讓他說出口。

「記得要告訴我答案,我不想要……忌妒……大海……」    阿爾敏微微睜開著雙眼、臉頰輕靠著約翰的手,像是準備要睡著般,聲音越來越細微,最後閉上眼睛。

    褐色的雙眸愣愣的看著又睡著的阿爾敏,約翰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忌妒大海?這麼孩子氣的話,大概也只有阿爾敏生病的時候才聽的到,平常是不可能聽到的,

    他忍不住開始亂想,他總覺得阿爾敏很多話裡都還有話,都像在跟他要承諾般,向他索取保證,可是……又覺得只是他想太多。

    「如果可以知道你到底在想什麼就好了。」約翰想抽回自己的手,卻反被阿爾敏抓得更緊。
    「不要……離開……」阿爾敏的夢囈,讓約翰放棄抽回手的動作。

    他緩慢的,以不驚動對方的姿勢躺在一旁,靜靜的看著阿爾敏的睡顏。

    是因為感冒脆弱產生的依賴?還是真如他所想……阿爾敏真的每次那些讓他動搖的話語,向他索取一個答案或者說是承諾。

    如果可以選擇,他希望是後者。

    

 

TBC. 

[暗巷組 / Gradence] Restart (完)

CP: Graves X Credence


     Credence聽到了樓下的交談聲,有著自己熟悉的嗓音在裡頭,便從踏著悄聲的不伐下樓,靜悄悄地躲在樓梯口的轉角處。

    他不斷地探頭偷偷瞧著正在外頭和Newt講話的的Graves。

    他清楚眼前這有著一模一樣外表的男人,並不是當初刻意靠近自己的那位了。

    可一樣的神情以及說話的習慣,讓他根本無法從對方身上移開視線。

    Credence回過神,看到餐桌邊只剩Newt在那和木精對話,他愣了住。

    Mr. Graves呢?

Credence尋找著Graves身影的時候,轉過身,就這樣恰巧對上Graves有神的雙眼。

「Credence?How are you?」

Graves微微揚起唇角,直視看著眼前一直躲在牆角偷看的少年。

他想他這動作應該不唐突,甚至算得上友善,應該可以讓Credence留下不錯的印象,好讓接下來的行動方便些。

「I……I……」

Credence結巴的往後退了一步,卻忽略了後頭是階梯,他一個踩空就往後跌了下去,他手扒著牆面,卻仍穩不住身子。

Credence閉上眼準備和階梯來個親密接觸,身體並沒有傳來預期的疼痛,他睜開眼發現Graves伸出手將自己拉了住,並穩住自己的身子。

Graves上下檢視著Credence的身體,確保對方沒有事,才開口詢問,「Are you okay?」

「I’m okay……」Credence抬起頭,愣愣地開口回應。

「那就好。」Graves微微勾起唇角,「你認得我是嗎?」

    他見到Credence點頭,接著說,「可是我卻是第一次見到你,該有的禮儀還是得要有的。」

    Graves放開了拉住Credence的手,他整了整衣服儀容。

   「Nice to meet you, Credence.」

    Credence直視著Graves那雙帶著笑意地有神雙眼,回應,「Nice to meet you too, Mr. Graves.」

    他雙手偷偷地緊抓著衣擺,告訴自己……

    就讓一切重新開始吧。

The end


噗浪羅蘿的點文

[EXO / 燦開] Accompany with you(完)

三次元衍生同人

CP:朴燦烈 X 金鍾仁


設定:飛機Delay~




    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 

    本來預計趁著在日本開完演唱會,朴燦烈想利用回韓國中間的一天空閒,跟金鍾仁一起去市區走走晃晃,結果經紀人臨時要他們提早回去,他只好打消念頭。 

    一如往常的走了VIP出境,準備離開時,卻因為飛機零件損害,一時無法修復的關係而停飛。 

    朴燦烈看著經紀人憤怒地對著機場人員咆哮,喊著他們有很多行程,快點調度班機什麼的。 

    朴燦烈扯扯唇角,沒有開口說話,便撇開視線不再觀望。 

    出道那麼多年他知道少說少錯,交給經紀人大哥就是了。 

    即使他覺得這只是小事,他們這幾天剛好回國也沒事,不需要這樣為難人。 

    朴燦烈一轉頭,映入他眼中的是坐在椅子上點頭打瞌睡的金鍾仁。 

    朴燦烈眨了眨眼,兩步的距離,當一步在跨,快樂的走到金鍾仁身邊。 

    閉上眼睡覺的金鍾仁理所當然不知道那令他煩躁的哥在他身邊,他依然睡得相當安穩,有沒有搭上飛機這答案,似乎都沒睡眠來得重要。

    朴燦烈坐到金鍾仁旁邊的位子,想說再讓對方休息一下,再準備重新入境,他開始翹起腿來滑手機。

    團員們都和朴燦烈打了聲招呼,告知他們要先離開回飯店,朴燦烈笑了笑,手指著金鍾仁,表示他等金鍾仁醒來再走,大家給予彼此理解的笑容後,便各自解散。

    航廈裡的空調有些冷,朴燦烈玩了一段時間後,他發現隔壁的金鍾仁開始蹭鼻子,但仍還是在熟睡的狀態,根本沒有意識到飛機延飛,他們必須重新入境這件事。

    朴燦烈將手機收了起來,看著金鍾仁閉上眼後明顯的長睫毛,他忍不住伸出食指,小心翼翼地摸著金鍾仁的睫毛。

    他幼稚的行為很快的就把熟睡中的金鍾仁吵醒。

    金鍾仁揉了揉雙眼,半睜開的眼皮讓他的視線並不是很清晰,但會這樣玩他的除了朴燦烈,他也找不到第二人。

    「燦烈哥……要上機了嗎?」金鍾仁用著含糊不清、剛睡醒的低啞嗓音問著。

    「班機取消,要重新入境。」

    朴燦烈看到金鍾仁本來迷濛的雙眼,突然嚇得瞪大的瞬間,笑得直拍自己的大腿。

    「怎麼沒人跟我說?」金鍾仁傻楞傻愣地看著窗外的只剩空橋、沒有飛機的停機坪。

    「因為鍾仁睡得太熟,哥捨不得吵醒呀。」朴燦烈歪著頭笑笑地邊說還邊揉著金鍾仁的頭。

    「那如果飛機沒有延遲,反而要提早飛走了,哥也是要放我一個人在待機室嗎?」金鍾仁皺眉看著笑得更大聲的朴燦烈。

    「怎麼可能留下我可愛的鍾仁一個人在日本?等等被人拐走了怎麼辦?」

    朴燦烈誇張的表情和口吻,讓金鍾仁嚇得左看右看,希望周遭沒有聽得懂韓文的人在,當然更希望沒有人在。

   「燦烈哥……」金鍾仁剛睡醒就面對有點過於興奮朴燦烈,讓他心臟有點負荷不來。

    天……好丟臉,這哥到底平常都在看什麼,說出這種讓身旁的人都想扔下他離開的話。     「好了,快點起來,既然多待一天,就多逛一點地方吧。」

     朴燦烈握住金鍾仁的手,站起時順勢將對方也拉起。

    不可以回飯店睡覺嗎?金鍾仁無奈地嘆口氣,並沒有把心裡話問出口,他任由朴燦烈抓著自己走。

    反正怎麼抵抗、掙扎,朴燦烈都有辦法把他從睡夢中吵醒,不然任由朴燦烈算了。

    「哥要去哪?」雖然說由著朴燦烈,但還是得知道要去什麼地方。

    「逛街囉。」

    逛街?金鍾仁本來還半瞇的雙眼,聽到朴燦烈的回答後,眼睛睜大瞪著眼前這哥的背影。

    只是逛街,很多人都可以陪吧?

    「哥,為什麼一定非得我陪?」金鍾仁微微都著嘴,嚷嚷著。

    朴燦烈轉過頭看著金鍾仁,一副理所當然的說:「我等我們鍾仁起床,才離開機場,鍾仁只是總該報答我,陪我逛街吧。」

    你大可離開,不要等我啊!金鍾仁當然沒將這句話說出口,畢竟如果真的沒人等他,他才會難過。

    「那哥要逛哪?」金鍾仁掏出口袋裡的手機。

    「就……Outlet囉,只是延飛一天,也不能跟你去太遠的地方。」

    金鍾仁邊滑著手機看時間,和看著訊息,隨口問,「如果有時間,可以去遠一點的地方,哥會帶我去哪呢?」

    「天涯海角。」

    蛤?金鍾仁的目光立即從手機螢幕上離開,愣愣地看著朴燦烈。

    「走囉,好餓呀,都是你讓我餓肚子的,等等鍾仁要請吃飯,知道嗎?」朴燦烈直接無視了金鍾仁的表情,他拉著金鍾仁繼續往前走。

    「哥應該知道,我身上的錢不多。」

    「有信用卡呀,機場可以刷信用卡。」朴燦烈講完沒多久,就又接一句,「好啦好啦,算我這做哥的照顧你,等等我請客。」

    金鍾仁只是點點頭,愣愣地看著朴燦烈的背影。

    「那鍾仁想吃什麼?」朴燦烈忽然地停下腳步,發呆的金鍾仁差點撞了上去。

    朴燦烈穩住金鍾仁的身子,眨著大眼問,「是血糖太低恍神了嗎?想吃什麼啊?」

    「炸雞。」

    「都在日本了,吃什麼炸雞,吃生魚片。」朴燦烈一臉金鍾仁有毛病的表情。

    「既然早想好要吃什麼了,為什麼還問我?」

    「因為我想知道我和鍾仁有沒有心有靈犀呀,結果看來是沒有,真令人難過。」

    金鍾仁默默地給朴燦烈翻了個白眼,輕輕地拍了下朴燦烈的背,「哥,快點吃完去逛街吧,再不快點店家都關了。」

    看來是他聽錯而已,畢竟朴燦烈像沒事一樣,跟他又再說一堆胡言亂語。

    可明明是自己聽錯,但天涯海角那幾個字卻仍環繞在自己耳邊,讓他聽得耳根子發燙。

    The end


寫這篇的由來很簡單
因為我10月底衝大阪

飛機被Delay了兩天

我對著EXO暗巷組群(ㄍ)說:如果是燦開Delay就好萌喔 (跟本病了

[Gradence / 暗巷組]Drowning in your eyes ,05。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衍生同人

CP:Grave X Credence

前面劇情:這裡



    應該是要寧靜的早晨,卻因為Newt所交待的任務變得吵鬧,而一向冷靜的Graves無法穩定自己的情緒,直瞪著Newt,覺得對方根本瘋了。

    幫忙餵養奇獸?

    對美國巫師來說,跟奇獸相處是很難得的事情,可並不等於美國巫師會喜歡這難得的機會。

    他也不是不能幫忙Newt這個忙,他在意的是Newt是否有想過將可能會造成的危險後果。

    「你知道牠們的危險性嗎?我可以自保,可對於未成熟的巫師來說,這是相當危險的動作。」Graves皺起眉頭,手指著一旁的Credence,聲音有些大地詢問Newt。

    怎麼可以讓一個對魔法世界還沒有概念的人去做餵養奇獸的動作?

    Graves眼尾餘光觀察著Credence的反應,發現對方並沒有排斥的樣子,甚至眼神一閃一閃地似乎很期待。

    期待?這是因為不知道奇獸們的危險性,才會有這種反應。

    「幫個忙。」Newt沒有回答Graves的問題,他捲起衣袖,將切好的肉塊丟進水桶們,再分別塞進Graves和Credence的手中。

「Mr. Scamander……」Graves半瞇著雙眼,壓低嗓音叫著Newt,要對方給予回應。

    「Mr. Graves, 我不知道你對牠們有哪些偏見,但至少牠們的反應都是最真實、最單純的,不會讓人的心受到傷害。」Newt說得同時,看了眼Credence。

    Graves看到Newt那別有深意的一眼,明白對方的意思,可是理解歸理解,他所堅持的仍不會改變。

    「我認為……」

    「Mr. Graves, 如果想要待在我這裡,就得要遵守我所說的,和奇獸們好好相處、做朋友。」Newt直接打斷了Graves的話,難得用著強勢的口吻說話。

    Newt無法接受不了解,就先否定奇獸們的觀念,加上他認為Credence的狀況很適合與牠們相處,不需要再猜測自己的付出是否會被對方接納,只要用心去對待奇獸們,牠們便會接納。

    Graves舌頭頂著嘴內肉,他看了眼手中的肉塊,在看了看勾起淺淺微笑看著Newt的Credence。

    Credence或許是他的責任,但他該做的並不是一昧的去保護他,而是讓他學習成長,試著接觸魔法世界的事情,只給予他學校的填鴨式教育,直接的不允許他做哪些事情,這樣跟用暴力讓Credence不得不壓抑情緒的養母有什麼兩樣?

    Graves深吸了口氣後,問,「這些是要給誰的?」

    「紫角獸,Mr. Graves.」Newt在指指放在一旁地上的飼料,「那些給拜月獸、旁邊的東西是要給海葵鼠的,然後……」

    Newt正在一一講解哪個奇獸是吃什麼時,Graves一邊認真聽,一邊提走了Credence手中的水桶。

    既然是肉食性的,在還不懂習性前,紫角獸並不能讓Credence一個人來。

    「Mr. Graves……」Credence看著自己空蕩蕩的手,再看向Graves。

    「你可以拿其他的飼料餵食其他奇獸們,今天我會跟在你旁邊,你不用擔心太多,Credence。」Graves對上Credence疑惑的視線,他握住了對方沒拿任何東西的空蕩左手。

    Credence睜大眼看著Graves和自己交握的手,他幾乎藏不起的笑意,笑笑地點頭表示明白。

    如果每天都如此……那該有多好。Credence忍不住貪心地這麼想著。


TBC.

[Gradence / 暗巷組]Drowning in your eyes ,04。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衍生同人

CP:Grave X Credence

前面劇情:這裡



    「Credence,晚餐時間到了。」Newt手輕輕敲著房門。

    他靜靜地等待房間裡頭休息的Credence給予回應,可等了段時間,裡頭仍靜悄悄地,沒有絲毫聲響,他再次敲了房門,也稍稍提高了音量。

    「Credence?」

    沒有多久房門打開了,Credence開了道縫,看著站在門口的Newt。

    「S……Sorry……Mr. Newt, 我有點累,沒有聽到你在叫我。」

    Newt搖搖頭,表示並不在意。

    畢竟搭了那麼久的船,Credence會感覺到累是很正常的,更何況對方還是第一次,一定無法適應這種長途旅程的疲憊。

    「先休息吧。」Newt看著Credence充滿睡意的臉,接著說,「但如果半夜你餓了,你得自己動手熱食物,可以嗎?」

    「可以的,我媽媽以前常……」Credence越說聲音越小,最後沒了聲音。

    他咬著下唇,低頭看著自己的腳。

    這樣的Credence,讓Newt看了想要說些什麼讓對方心裡好受些,可想了想後,他最後還是沒有說出口。

    他輕輕地拍了拍Credence的肩膀,「先去休息吧,不要想那麼多,明天我有事情需要你的幫忙。」

    Credence沒有抬起頭看Newt,只是點點頭,聽話地退到房門後,讓Newt將門關上。

    他的耳朵緊緊地貼在門板上,仔細聽著漸漸走遠的腳步,直到確定Newt已經離開,他才倚著門板,緩緩地蹲了下,縮在房門後方。

    從下午到現在,他根本沒有休息,一直思考著下午的時候,在樓下的Newt和Graves兩人以為他進房間後的對話。

    他不是故意要偷聽的,而是那時候他還沒走進房間,樓下兩人談話裡出現了自己的名字,這讓他不得不好奇地待在二樓樓梯口處,聆聽他們在說什麼。

    Credence揪住自己的衣襬,抿了抿嘴唇,想繼續聽著樓下的對話,可還沒聽完,他就聽到椅子拉開的聲音。

    Credence趕緊快步且悄聲的進到房間內,輕巧地闔上房門。

    面對這陌生的環境,他並沒有心情去管適應不適應的問題,他的心思還停在樓下兩人的對話上。

    壓力?責任?他不覺得Graves造成了他什麼壓力,有問題的只是他無法釐清的情感。

    站在廣場發送著傳單的他,只要看到那自信又有魄力的身影走在街上,他的目光總是忍不住跟隨著Graves,即使看見的次數不多,可那幾眼,就讓他景仰對方不已。

    幻想如果自己有那種氣質,是否就不會讓養母如此厭惡。

    所以當Graves突然靠近自己,說多需要自己時,他才完全沒有任何的猶豫,便和對方做好交易,甚至渴望從對方身上得到自己不曾盼望的愛。

    Credence想到這,唇角不自覺地上揚了起來。

    可是原來一切都是假的。

    他所景仰的那位,正在樓下用著嚴肅、冷淡的嗓音,表示自己是他的責任。

    整個下午,他就這樣發呆過了去,想著責任的問題,一直到Newt敲門才讓他從那思緒裡醒了過來,同時地也想開。

    縮在門後的Credence摸了摸自己的頭髮,想到下午時,Graves摸他頭、試圖安撫他的模樣,這動作讓他的情緒變得稍稍激動了些。

    這是Graves第一次真的觸碰到他。

    如果作為責任,可以得到他所想要的,那麼就讓他當Graves的責任吧。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