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RPS / Colezra] Lucky one,04

CP: Colin Farrell X Ezra Miller

真人衍生

前面的部分 > 這裡

「手機……」
手機設定的鬧鐘響起,Ezra雙眼還沒睜開,嘴含糊不清的碎唸,手在床頭來回摸索,尋找自己的手機。

摸了好一陣子,好不容易觸碰到像手機形狀的冰涼物體,他就直接抓起來拿到眼前。
他睜開一隻眼睛,看到自己手中抓到東西後,他將東西隨手扔到床下的地毯上,雙手扒了幾下臉,他剛睡醒的嘶啞嗓音,低聲說聲髒話。

怎麼是鏡子……手機呢?

Ezra又扒了幾下臉,深吸了口氣,下秒睜開雙眼,翻開溫暖的棉被,單手撐起上半身,半瞇著雙眼在床頭尋找自己的手機。

看到自己的手機在床頭的另一邊,快要掉下去,他馬上伸手拯救差點跳樓的手機,便快速的縮回溫暖的被窩裡。

早晨的空氣有些涼意,這讓Ezra的鼻子發癢,他一邊揉著鼻子,一邊滑開手機螢幕。

沒有半通未接來電。

Ezra唇抿成一直線,手指點開通訊軟體的App,裡頭的未讀訊息很多,他有耐心地慢慢往下滑,一直到消化完所有的未讀,裡面仍沒有自己所期待的人發來的訊息

他無力的攤開雙臂,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發呆。

他懷疑自己是不是當下聽到Colin要跟他交換號碼時,自己太過興奮,所以輸錯了號碼給Colin。

和Colin交換號碼已經過了三天,Ezra每天都期待著Colin能主動聯繫他,就算Colin只是傳他那兩個兒子的照片,也好過什麼都不傳,還要來得有真實感。

是基於禮貌性的交換嗎?
可是Colin給他的是私人號碼,他覺得不太可能是因為這種交際關係而給他。
Ezra不斷地為Colin的行為找藉口,只為了不讓自己的失落感太重


「到底為什麼?」Ezra喃喃自語的問,房間裡只有他一人,裡所當然他的問題並不會人可以回答。

偏偏這三天沒有Credence的部分要拍,他根本遇不到Colin,什麼也不能問……不過就算見面了,他也不敢問出口就是。

Ezra咬著下唇,點開樂團的群組視窗,裡頭並沒有講什麼重要的事情,只有好笑和奇怪的影片。
沒心情去看這些的Ezra跳過了這些影片,直接打字問樂團的團員。
「Hey,我遇到了個小問題。」

「什麼問題?」Josh很快地回覆Ezra。

Ezra看了下螢幕右上角上的時間,六點多……這時間Josh應該是還沒睡,甚至可能還沒回家。
Ezra還在思考怎樣表達自己的問題,Josh已經在對話框上催著Ezra,Ezra看了後抿了抿唇,避開了人名,描述自己所遇到的問題。
「片場有個人主動跟我交換了手機號碼……可卻不聯絡,這樣……正常嗎?」

「嗯……也許只是為了方便才交換的,並沒有……其他意思吧。」

Ezra看到Josh的回答,皺起了眉頭。
是他過於在意Colin交換後的動機,才沒想到這點……
他嘆了口氣,正打算打字回應Josh的回答後,Lilah回應了。
「對方不主動,你也可以主動聯絡,不是?還是……你不敢?」
Lilah傳來的文字,說中了Ezra的心情。

他不敢……因為他害怕害怕自己的太過主動,會讓Colin有不好的觀感。
他的不回答,手機另一端的Lilah似乎也並怎麼不在意,只是對話框再度的浮出Lilah的字。

「那位和你交換手機號碼的是讓你瘋狂的Colin Farell,所以你才不敢,對吧?Ezra。」

To be continue


[保育/Newdence]Observation Diaries,01

校園Paro

CP : Newt X Credence


 

   Newt 摘下掛在鼻樑上的眼鏡,揉了揉發酸的鼻梁,看著桌上們學生的報告,只想問這些孩子們到底有沒有認真聽課。

   一份青蛙的解剖報告也可以寫得那麼糟糕,這讓他懷疑在實驗課時,那些學生們到底有沒有親自操刀。

   他深吸了口氣後,又吐出。

   或者是他的問題?畢竟他並不擅於說話這件事。

   他擅於與動物溝通、也了解他們的習性,可他一點也不擅和人類溝通。

   人的心思太難摸透,並不像動物一樣直接、單純,兒時的許多經驗,讓Newt更是不喜歡與人接觸,造就了現在有些孤僻的自己。

   不與同事有太多接觸,與學生也不似其他師生一樣打鬧,讓他在學校相當的格格不入。

  其實Newt清楚自己的個性並不適合教導學生,可只因他有著Scamander的姓氏,所以他勉強自己待在家族看的到自己的地方,當個不科任老師,做著自己一點也感受不到快樂的工作。

   他重新戴回眼鏡,拿起剛剛被自己亂丟到一旁的筆,繼續剛剛批改的動作。

   在改到一張明顯被揉過的心得報告時,Newt皺起了眉頭,他可以感覺的到寫這篇的主人很努力的想將紙弄回原狀,但被揉過就是被揉過,紙痕是抹不去的。

  這種事他在學生時期也遇過不少次,讓他下意識的用手在紙上又抹了抹,希望紙可以恢復原狀。

   他看了下紙上的名字。

   CredenceBarebone......

   是這學期的轉來的吧?他對這名字並沒有什麼印象。

   Newt並不對Credence的報告有期待,畢竟在學校被欺負,肯定對學校沒什麼好印象的學生,很難更集中精力在學習上。

   但當他看了Credence寫得內容後,他知道自己錯了。

   Credence到底是誰?Newt好奇了。

 

   ※

 

   「Jerry......Peter.....Jane......」Newt低頭看著手中的報告,在講台上邊唸名字,邊將報告將還給學生。

   「Credence」在唸到Credence時,他才抬起頭。

   頂著一頭的扁塌髮、臉色死白的男孩站了起來,男孩低著頭、雙手握拳,用著快步走向講台,在Credence走過來時,周遭的學生都摀著嘴發出嗤嗤的笑聲,這讓Newt皺起了眉頭。

   Credence無視那些嘲笑聲。走到了講台前,他低著頭,小聲地說了聲謝謝,從Newt手中接過報告。

   在這時Newt環看了台下的同學後,他做了個從沒想過他會做的事。

   但他知道他必須這麼做,才能讓這孩子有點自信。

   Newt像平常摸小動物般,伸出手溫柔地摸了摸Credence的細軟髮絲。

  他半瞇著笑眼,看著Credence錯愕的臉,小聲的說,「You did very well, Credence.」

to be continue


[EXO/燦開]隨筆20170313

EXO 同人衍生

CP:朴燦烈X金鍾仁


 

    對偶像來說,出道後要搭交通工具的機會並不多,應該說只會更少才是。

    所以朴燦烈和吳世勳兩人單獨到日本旅行時,看到地鐵相當的興奮。

    偷偷的一切都自己來,沒有經紀人、也沒有認出他們的粉絲們,他們在這說著陌生語言的國度可以很自在。

    朴燦烈看著月台上的指示,他拿出了手機,滑開了自拍模式,對著手機螢幕橋了橋位置後,手指比了個YA,便按下快門。

    「哥怎不讓我幫你拍?」吳世勳看到朴燦烈自拍的動作,以為對方想跟月台合照,只是不好意思麻煩自己而已。

    朴燦烈咬著笑唇搖了搖頭,他低頭滑開通訊軟體,傳了剛剛拍的照片出去,在看到對方給的回覆時,他漾開唇邊的笑,按下對話框,準備打字回覆時,動作被打了斷。

    電車即將靠站的廣播聲在這時響起,朴燦烈抬起頭看向軌道,在確定電車已經靠站後,他將手機放進外套口袋,拉開行李箱的把手,對著身後的吳世勳說,「走吧,世勳。」

    吳世勳挑起單邊眉,不懂為什麼朴燦烈笑得娜麼開心,但他沒有多問,只是跟拉著行李,跟在朴燦烈身後,一起上了車。

    朴燦烈和吳世勳很幸運地,一上車便有位置可以坐,他們一坐下後,朴燦烈又掏出手機一直打字。

    「哥……不要玩手機了。」吳世勳舔了舔嘴唇,不太喜歡人都出來玩了,還一直看著手機。

    「再等等……」

    吳世勳抿起唇,他看著朴燦烈的側臉,漸漸地視線往下移,看向對方的手機螢幕。

    他明白這樣不好,觸犯到了朴燦烈的隱私,但他就是好奇跟朴燦烈對話的人是誰,可以讓朴燦烈開心的捨不得放下手機。

    可吳世勳一看到螢幕上的大頭貼後,他本來抿成一直線的唇角,放柔了下來。

    吳世勳移開視線,裝做沒事般的伸了個懶腰,他輕聲地咳了一聲,成功吸引到朴燦烈的注意力。

    「怎了?空氣太乾?要喝水嗎?」朴燦烈眨了眨眼,愣愣地看著身邊的弟弟。

    畢竟是他拉吳世勳出來玩的,他自認自己有義務照顧好他們團裡的老么。

    吳世勳沒有回答朴燦烈的話,反而回了句不相干的話,「唉,不知道鍾仁現在在幹嘛呢?該不會還窩在床上睡覺……」

    朴燦烈聽到吳世勳的話後,他的唇角揚起,眼尾餘光看著手機螢幕上他與金鍾仁的對話框,小聲的說,「他早就醒了,喊著他好想來日本啊。」

    吳世勳挑了挑眉,勾起唇角似笑非笑的看著笑得像傻瓜的朴燦烈。

    他想下次來日本旅行,朴燦烈身邊的旅伴,不會再是他了。


The End

[Gradence / 暗巷] 隨筆20170309 (H有)

CP:Graves X Credence


因涉有XX(?) 外貼連結


連結>這裡


THE END


希望大家喜歡!

[NCT/Johnten/冏Ten]隨筆20170313

NCT 衍生同人

#捏造有

CP:Johnny X Ten

    Johnny趴在沙發的手把上,看著坐在地板上的Ten,他輕聲問,「Ten,你現在是像要去戶外教學的孩子一樣,興奮到睡不著嗎?」

    「我是興奮又緊張啊……我想帶你們去一些景點……」Ten邊回答邊滑手機。

    Ten認真的在找曼谷的觀光景點有哪些,用Google地圖順便做上記號,他希望可以讓成員們第一次到泰國,感染上屬於他家鄉人們的那份熱情,愛上泰國。

    「嗯?你不是本地人嗎?你隨便帶我們去哪,我們都可以的啊。」

    Johnny可以理解Ten因為這是出道前的最後一場Rookie Show,又是在自己家鄉舉辦的緊張感,但他不能理解為什麼Ten要找自己故鄉的景點,看起來跟泰國很不熟的模樣。

    Ten聽到Johnny的話,他抬起頭,尷尬地咬著下唇笑著,「這個嘛……」

    「嗯?」Johnny微微歪頭看向Ten。

    Ten緩慢地移開視線,抿了抿唇,才尷尬地笑著開口,「這個……因為通常我去曼谷只會去百貨公司……所以有些地方我不是很熟。」

    Johnny噗一聲,笑了出來,他離開沙發,走向Ten,在對方身邊坐了下來,他一手搭在Ten的肩膀,另一手輕輕地揉著對方的細髮。

    「你不要緊張,去哪都沒關係,重要的是身邊的人是誰。」Johnny半瞇起雙眼,笑笑地說。

     Ten低頭看著手機,胡亂滑著,並沒有認真看螢幕,「但是你們難得……」

    Johnny看著Ten的螢幕,看到對方在Facebook上翻閱著像學生時代的照片,他勾起唇角,微微低下頭,看著Ten的臉,他輕聲問,「那不然你帶我們去你的學校參觀怎麼樣?」

    「學校?」Ten聽到Johnny的建議,驚訝地抬起頭,他愣愣地接著說,「不會有人想去參觀的……」

    Johnny拍拍Ten的肩,挑起單邊眉,說,「你到泰國後再問大家一次,也許跟你想的不一樣。」

    Ten點頭表示明白。

    他也想回去看看,即使知道他回去的那段時間,剛好是學校放長假的時候,不會有什麼老師在,他還是想回去看看。

    他想知道學校的草皮有沒有多了什麼遊戲設施、他想知道陪伴自己學生時期數個委屈時光的大樹是不是還在、他想知道學校是不是還是他記憶中所熟悉的模樣。

    「Johnny哥……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嗯?」

    「為什麼想參觀我的學校?」

    「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Johnny搔了搔後腦後,才接著說,「只是來不及參予你以前,覺得至少要了解以前的你。」

    「Johnny哥……」Ten瞪大眼,他抿了抿唇,瞬間有想哭的衝動。

    Johnny拍了拍Ten的背,笑笑的說,「有什麼好哭的?」

    「覺得很感動而已。」

    「那我接著如果說,我會參予你的未來,絕不缺席,你不就哭更大聲?」

    「Johnny哥,你別說了!快去幫我拿衛生紙啦!」

    Ten咬著下唇,放任剛剛還忍在眼眶內的淚水,直接滑過自己雙頰。 

    

「啊?真的哭出來了?」Johnny慌亂的看著Ten。

    出發前去泰國的這一夜,沒有成員睡好,Ten的哭聲以及Johnny不斷安撫Ten的聲音,迴盪在他們宿舍內。

    THE END

我居然看起了弟弟們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