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ExO / 包橙】Your words,04

EXO 衍生

  Cp: 金珉錫 x金鍾大  作家編輯設定  

前面:連結



   金珉錫有潔癖這件事,看來並沒有因為工作的繁忙而改變。金鍾大邊跟著金珉錫走往客廳,邊觀察著周遭環境。

   從學生時期,金珉錫就是這樣了,只要他在社團教室,總是在清潔教室裡的櫃子、桌子、椅子,只要會長灰塵的地方都會被金珉錫認真的打掃過一次,但金鍾大以為這毛病會因為金珉錫現在的職業,而有所改變。

   金鐘大趁金珉錫不注意時,手指偷偷地牆與裝潢木板間的地方一抹,他看著乾淨的手指,忍不住一陣雞皮疙瘩。

    乾淨的連灰塵都看不到,一點也不像一般人認知中趕稿就會凌亂一片的環境……不,是跟一般人的家裡也不一樣,根本是樣品屋了。

   為什麼潔癖反而有更嚴重的趨勢,是因為打掃可以減輕壓力嗎?金鍾大皺起眉頭,想著事情的同時,並沒有注意到金珉錫停下腳步,就這麼撞了上去。

   「啊......不好意思。」金鍾大立馬低下頭,鞠躬向金珉錫道歉。

   金珉錫看著金鍾大的頭頂,他勾起唇角笑笑的問,「是在想什麼嗎?怎麼想到恍神?」

   金鍾大抬起頭,他看著金珉錫身後的家具,抿了抿唇說,「沒什麼......」

   總不可能對金珉錫說他在想以前,這樣絕對會讓眼前這哥做出讓他無法反應的事。

   金珉錫挑了挑眉,顯然不相信金鍾大口中的沒什麼,但他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請金鍾大坐,「你先在這等等,我去拿手稿給你。」

   金鍾大等金珉錫進房間後,他將手中的咖啡放在桌上,偷偷站了起來,看著一旁書櫃上的書。

   上頭除了第一排都是金珉錫的作品外,下面全是各國的翻譯文學作品。

   「閱讀範圍的真廣......」他忍不住讚嘆道。

   這他從以前就知道了,金珉錫看書的種類很廣,這讓對方文學造詣的能力也不斷的進步,校刊社每期還得來拜託金珉錫寫個短篇來增加可看性,當然除了金珉錫的文學能力外,女同學們大多是為了金珉錫那篇短文右上的那一小角個人照就是。

   金珉錫一出來,就看到金鍾大站在書櫃一旁,「

有興趣,你可以借幾本走。」

   金鍾大聽到金珉錫的聲音,轉過神後,手和頭一併搖著,拒絕對方,「不了!我只是看看!」

   金珉錫鼓了鼓嘴,將手中的牛皮信封交到金鍾大手上,「這是手稿。」

   「啊,謝謝你。」金鍾大微微彎下腰,雙手接過金珉錫手中的東西,他抬起頭,客氣的說,「那麼......我就先走了。」

   金珉錫沒有理會金鍾大,他看了桌上的咖啡一眼,就拿了起來。

   「是我習慣喝的那家,原來你還記得啊......」金珉錫開心地半瞇起雙眼,看著金鍾大,嘴就直接含住吸管,喝了幾口。

   「啊......不是......」金鍾大傻眼的看著金珉錫的行為,覺得對方百分之百是故意的,只是因為聽到自己要走了。

   他垂下了肩膀,抿了抿嘴唇,要自己不要被金珉錫牽著鼻子走,「雖然是我喝過的,這樣相當失禮,但如果珉錫哥喜歡的話,那杯就送給哥吧。」

   金鍾大一說完,就拿著稿件快速離開金珉錫的屋子,留下金珉錫一人喝著咖啡,眨著雙貓眼看著金鍾大剛剛用力關上的大門。

   他放下了手中的咖啡,微微地嘟起嘴,小聲地自問,「是不是......太急了......」

 

To be continue



ㄚㄚㄚ  最近都在寫歐美的,就忘了打  (崩潰

[YOI / 維勇]Midnight Blues,02

Yuri on ice

CP:維克托X勇利

篇數: 01


「我愛滑冰!」勇利東倒西歪的站著,手朝著天空亂揮大喊。

   「我知道。」維克托像安撫小動物般,不斷輕輕地拍著勇利的背,同時將勇利的一隻手架在肩上,避免等等勇利真的跌倒。

   他的回應讓勇利安靜了下了,這讓維克托相當慶高興,畢竟酒醉的勇利相當的難控制,如果他安靜下來,接下來的路會好走些,至少不會遇到帶有異樣眼光的人直盯這。

   勇利聽到維克托的回答,漾開唇邊的笑容,開心的一邊跟街上的路人們揮手打著招呼,一邊說,「我也愛大家!」

   街上有些人們開始對他們指指點點,維克托一開始並不在意,直到他發現有些人認出他和勇利,拿出手機準備要拍照時,維克托一手擋住勇利的臉,另一手擋住對方的手機鏡頭。

   維克托半瞇著雙眸,笑笑地直盯著對方,一直到對方拿下手機,他禮貌性的點了下頭後才移開手。

   「維克托為什麼擋住我的臉?這樣我怎麼跟大家打招呼......」

   「因為我們趕著回飯店......你需要休息。」

   「嗯......維克托人真好,真溫柔......」勇利笑笑地看了維克托一眼後,頭便靠在維克托的肩上蹭了幾下。

   「有嗎?」維克托隨口反問。

   明知道勇利已經醉到不知道在做什麼,但他還是想套醉鬼的話。

   人只有這時候說的話最真,不是?他不把握這機會,下次要等到哪時?

   「待在我身邊都還沒有離開我......」

   為什麼仍那麼沒安全感呢?明明說好了,在吻上勇利的金牌前,不會離開,也不會引退。

   「一離開滑冰場,就那麼沒自信,這樣怎麼行?」維克托撥了撥勇利的頭髮,看到對方已經瞇起雙眼,嘴巴胡亂咕噥著,他知道勇利快睡著了。

   維克托微微蹲了下身,背對著勇利,小聲的說,「想睡就上來吧。」

   勇利直覺的點點頭,就趴上了維克托的背,雙手環住對方的頸子,他的臉側趴在維克托的肩上,輕輕蹭了幾下後,維克托就背著他站了起來。

   「小豬......明天開始記得運動得繼續認真做。」維克托感覺到勇利的體重,小聲的對勇利說。

   才剛比賽完沒多久,就可以明顯的感覺到體重的變化,他得多加注意勇利易胖的體質,這樣忽胖忽瘦的對身體並不好。

   「好......」勇利打了個哈欠。

   「乖......」

   「維克托......我好愛你,你知道嗎?」勇利說完又打了個哈欠。

   維克托並不是第一次聽到勇利說這種話,但心臟跳動的速度仍忍不住加了快,他不斷地告訴自己擁利愛的人很多,當然也愛自己。

   畢竟他是勇利的偶像,勇利對他愛的成分僅有崇拜、景仰,而不是一般人會誤會的那種愛情。

   「好愛......好愛......愛到心臟會發疼的那種。」

   維克托聽到勇利的話,他愣了住,剛剛自我催眠的那些話語,在那剎那宣告失效。

   他握緊帶有戒指的拳頭,放在自己的左胸口前,感受著自己鼓譟的心跳聲。

   過了許久他才小聲的回應,「我也是......」

   

   ※

 

   是什麼時候開始變質了?是勇利喝醉逼著他做約定的那剎那嗎?或者在這段相處的時間,對對方趕到的好奇心,產生了變化?

   「維克托,你有聽我講話嗎?」維克托手機螢幕上的克里斯托夫看著維克托發愣的表情,皺起了眉頭,希望他這競爭對手可以注意他一下。

   「嗯?你要說什麼?」維克托摸著下巴,看著克里斯托夫。

  克里斯托夫一看維克托的反應,就知道對方剛剛住意力都不在他身上,他挑了挑眉,重新問一次,「聽說昨晚勇利喝醉,你送他回去?」

   一大早看到有粉絲在社群軟體上標記了維克托和勇利的帳號,克里斯托夫連梳洗都沒梳洗,抓起床頭的手機,就直接打視訊電話給維克托。

   他以為勇利先回日本了,沒想到卻留在俄羅斯,不過這並不是他驚訝的點。

   粉絲上傳社群軟體的照片上,維克托背著勇利走在下著雪的街道上,這吸引了無數個人按愛心,但讓克里斯托夫感到驚訝的是......維克托牽起了勇利環在他頸子上的手,吻上了勇利帶在無名指上的那沒戒指。

TBC.

[Colezra / RPS慎] You & I (後續) R18

連結< 正篇 的後續,同時還點文。

涉及某些內容,所以另貼連結。


內容這裡>連結

[RPS / Colezra] Lucky one,03

CP: Colin Farrell X Ezra Miller

真人衍生

前面的部分 > 這裡

Ezra的心情很好,他穿衣服和化妝的時間都哼著Jason Mraz的I'm yours,不自覺得腳不停的打著拍子,身體也跟著節奏搖擺。 

可他的動作卻造成了化妝師的困擾。 

「Hey,Ezra 不要再動了,你這樣我很難上粉。」

Ezra高興地咬著單邊下唇,對著化妝師說,「可是我心情好。」 

化妝師笑了笑後,聳聳肩,繼續手邊的動作,沒有再制止Ezra隨著節拍亂晃。 

Colin有看他的電影,說喜歡他在裡頭的表現,Ezra光想到對方低沉性感的嗓音稱讚自己,覺得光是唱歌還不夠宣洩他內心的激動。

化妝師看到Ezra笑得都已經咪起了雙眼,他拍了拍對方的肩,「好了,你可以去找導演了。」

「Thank you.」Ezra道了聲謝後,便站了起來,手拿著劇本,踏著輕盈地步伐走往拍攝現場。

導演正在觀察著片場,思索著要從什麼角度拍攝,而Ezra便站在攝影機後方,看看右方、看看左方、看看後方,他皺起了眉頭,發現他看不到比自己早先化完妝的Colin在哪裡。 

不是要先對台詞?人呢? 

Ezra深吸了口氣,要自己不要太在意Colin人不在這件事。

是他動作太慢了,Colin也許只是等太久了,去其他地方晃了晃找其他人聊天,不是放他鴿子。

Ezra攤開劇本,打算在等Colin的時間,在背一下台詞,讓自己更加融入角色時,後頭有人拍了他的肩。

「Hey,準備好了?」Colin的聲音從Ezra後方傳來。 

Ezra一轉頭,映入眼中的是梳著西裝頭、化著更加凸顯五官妝容的Colin。

「準備好了。」Ezra像小女孩般將劇本抱在懷裡,笑笑地看著對方。 

「抱歉,你在這等很久了嗎?因為剛剛有人打電話給我,我只好去接個電話。」Colin不好意思的解釋著剛剛不在的原因。

「不要緊的,我也剛化好妝才來的。」 

「那我還算是蠻準時的,是嗎?」Colin牽起唇角笑笑地說完後,他低頭看了看劇本,抬起頭看著Ezra,「你介意才剛見面就有肢體動作嗎?」 

「不介意。」 

Colin扯扯唇角,挑挑眉看著過於興奮的Ezra,「Hey, Boy …...我記得Credence惡性是陰鬱的,你這樣等等OK嗎?」 

Colin當然明白有些人的情感戲外和戲內是可以完全分開的,甚至收放自如,他也不是不相信眼前的少年做不到,只是為了聊天而隨口說出的話,可他沒想到Ezra當真了。 

聽到Colin質疑自己專業的話,Ezra收起了笑容,他舔了舔唇,將手中的劇本收到身後。

           「相信我,Mr. Farrell,我除了是鼓手、歌手以外,我還是個演員。」 

# 

   「You are a good actor.」 

   在對完台詞、又將一部份的戲分拍完後,Colin稱讚著Ezra。 

  兩人是第一次見面、第一次合作,卻可以順利的先將一部份的場景拍掉,雖然只是一小部分,但也足以讓Colin對Ezra吃驚。 

   「Thank you.」 

           Ezra的臉頰有些泛紅,這是Colin今天對他的第二次稱讚,才剛見面第一天他便得到了對方兩次稱讚,這讓他有些害羞,雖然他有更多的情緒是興奮就是。

           Colin張開口還要說些什麼時,他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他不好意思地對Ezra點了個頭,便接起手機。

  「Hello,miss daddy right?」Colin本來穩重、好聽的磁性嗓音,瞬間放柔,這讓Ezra訝異地瞪大雙眼。 

           Ezra知道自己不該聽下去,但Colin哄小孩的模樣,讓他對Colin愣了住。 

   他欣賞Colin的演技以及為電影犧牲的表現,當然他也明白對方私下的生活有多麼荒唐,知道對方因此也有兩個孩子,但這都不影響他對Colin的崇拜,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的生活方式。 

   可現在的Colin和他所想像的形象完全搭不起來,他所認為的Colin並沒有好爸爸這個標籤存在。

           Colin講沒多久便收了線,Ezra笑笑地看著Colin。

   「You are an good actor and the best dad.」Ezra說。

           「Thankyou.」 

Colin笑笑地看了眼Ezra,低頭滑開相簿的程式,打開照片,「剛剛打來的是我兒子。」

既然Colin分享給自己看了,Ezra也沒有客氣,低頭看Colin有著紅撲撲臉蛋的兩個兒子。 

「他們跟你一樣好看,Mr. Farrell.」 

「你一個帥小子說我這中年男子好看?」Colin挑了挑眉,覺得Ezra的話有點好笑。 

「我說錯了什麼嗎?」 Ezra不覺得自己的話有什麼不對,他抬起頭看著Colin。 

Colin搖搖頭,沒有打算多說些什麼,他關掉了相簿,點開了通訊簿,「介意交換手機號碼嗎?或者……LINE什麼的。」 

難得的可以和年輕演員聊得那麼來,除了女人,Colin破例地和第一次見面的人交換號碼。

「我的?」 

  「嗯。」 

Ezra咬著下唇,縮了縮脖子,眨著他漂亮的雙眼,看著Colin的手機畫面,指尖在上頭輸入了自己的手機號碼。

    

 

TBC.  

[EXO/鹿包]No other 02.


CP   :鹿晗X金珉錫

篇章: 01

 ※

 

    排練間的空檔,金珉錫都會掏手機出來看一下自己有沒有漏掉訊息,一向自制的他,通常排練時怕分心不看手機的,今天卻有這種反常舉動,成員們理所當然會注意到。 

    「哥……還好嗎?」邊伯賢輕拍了拍金珉錫的肩。 

    金 

珉錫搖搖頭,收起手機後,看著邊伯賢,「怎?」 

    「沒,是哥今天有點奇怪,我才來問哥怎麼了。」邊伯賢指着自己的手機,接著說,「誰叫哥今天一直看著手機。」 

    「那我現在不看了。」金珉錫收起手機,空空的雙手在邊伯賢面前揮了揮,聽到金俊勉叫他們的聲音,他拍了拍邊伯賢的肩膀,「走吧,我們去Run順序。」 

   「嗯嗯……」邊伯賢雖然點著頭,跟上金珉錫的腳步一起走到舞台正中央,可仍擔心的不時看向金珉錫。 

    金珉錫拍了拍臉頰,要自己全心全意專注在即將開始的演唱會,不要再去在意鹿晗為什麼遲遲沒回簡訊。 

    可當他練習著不知道跳了幾次的MAMA舞蹈,看著眼前漆黑、空蕩的觀眾席,他卻想到EXO的第一場北京場,想到那時的鹿晗,儘管累到快倒下,仍撐著血紅的雙眼、疲憊的身軀在台上唱跳。 

    同時的金珉錫他也想到他是所有成員裡面最後一個知道鹿晗要離開的。 

    那晚回到飯店房間,他抓住鹿晗的手。 

    「為什麼?為什麼我最晚知道?」 

    鹿晗掙脫開他的手,雙手捧著他的臉頰,露出和一往不一樣的難看笑容,說,「因為我不敢說。」 

    鹿晗的一句話便讓他明白了所有。 

    不是不說,而是不知道怎麼面對他,所以到再也拖不下去時,才說出口。 

    金珉錫跳完整首MAMA後,他邊喘息,邊走到舞台一角拿水。 

    在他彎下腰拿水時,他聽到弟弟們在後面喊著「哥」,才意識到他一個不注意整個人往前翻,要跌下了舞台,他愣愣的看著地板,打算就這樣摔下去時,一隻手攬住了他的腰,將他給拉回了舞台。 

    金珉錫抬起頭正準備道謝,看到眼前的人時,愣了一會兒才開口…… 

    「鹿晗……」



TBC.


我真的不知道我在打什麼 要瘋惹

明明想打的是暗巷組(跟EXO完全無關)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