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Colezra / RPS慎] You & I (完)

#Colezra #RPS 慎

還 之前的點文 

CP:Colin X Ezra


   Colin的感情史不需要媒體業的加以渲染,旁人都明白有多麼豐富。

   一次又一次失敗的關係,讓他漸漸地對自己失去的經營任何感情的力氣,認定自己不適合愛情。

   可在他進入了「怪獸與牠們的產地」的拍攝後,他所認定的不適合被輕易的推翻了。   

   EzraMiller......是那讓他知道其實是適合愛情的人。

   以他的年紀來說,這麼說太難為情了一點,可原來遇上對的人,才能明白自己多適合愛情。

   雖然他沒想過適合自己的對像是個20多歲的大男孩就是。

   Colin半躺在沙發,他抿著下唇,眼帶笑意地看著Ezra和他兩個兒子在地毯上玩鬧。

   Ezra半瞇起雙眼,勾起唇邊爽朗的微笑,將Henry丟到半空中再接起,鬧得Henry的笑聲興奮的尖銳起來,James也沒被忽略,當Henry被放到地毯上躺著時,James的衣服被掀了開,他微凸的小肚子遭到Ezra的襲擊,James用手擋住Ezra,笑到開始咳後,Ezra才停止動作。

   他們三人玩鬧的笑聲大到只差沒掀了屋頂。

   Colin把玩著手中的不斷反光的東西,眼瞥到牆上時鐘的時間,發現時間不早了,這才開口打斷地毯上三人的嘻鬧。

   「Ezra,James和Henry該睡了。」Colin離開了沙發,站了起來,將手中的東西放進口袋後,走向前扶起James,準備送對方回房間。

   Ezra點點頭表示明白後,將趴在地毯上的Henry也抱起了起,他邊輕輕地搔著對方的凸起的肚子,邊跟Colin說,「這些我等等在收。」

   Colin瞥了眼散落各地的玩具,「這不要緊,我有事跟你說。」

   「嗯?」Ezra和Henry一起用著疑惑的眼神看向Colin。

   Colin看到眼前明明沒任何血緣關係的兩人,卻有默契地用同樣的眼神看著自己,讓他差點笑了出來,他抿了抿唇,挑起單邊眉毛,對著Ezra說,「等等再說。」

   「嗯。」

   兩人各自將James和Henry送回房間,雖然只是要孩子們睡覺,但光催他們去刷牙,幫他們換上睡衣,再講個床邊故事也耗去不少時間,一個小時過去後,兩人才有時間單獨談話。

   Colin和Ezra坐在地毯上,Ezra將玩具箱拖到兩人中間,方便等等丟玩具進去。

   「剛剛想說什麼?」Ezra眨了眨眼看著Colin。

   Colin先咳了聲,清清喉頭,他看著Ezra無時無刻都帶著笑意的雙眼,不自覺地也勾起了唇角。

   「左手伸出來。」

   Colin沒頭沒尾的一句,Ezra也沒有多問,只是聽話地伸出他的左手。

   Colin看了Ezra一眼,他一手握住Ezra的左手,另一手從口袋掏出剛剛放進去的東西,在Ezra還沒來得及反應時,將東西套上了Ezra的無名指。

   冰涼地觸感,讓Ezra一瞬間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不然Colin怎麼可能將戒指帶到他身上。

   他愣愣地看了戒指一眼,又看了Colin一眼,來回看了幾次後,好不容易才從喉嚨擠出他的疑問。

   「這是?」

   「Cladagh ring……」

   「我......知道......我.......」Ezra有些結巴,他又吞了口口水後,才接著繼續說,「我是想問這是什麼意思?」

   Colin清了清喉嚨,深吸了口氣才說,「這枚戒指皇冠朝著指尖,代表著已有所屬......」C他邊說的同時,邊移開視線,不敢正視Ezra。

   給予承諾,這對Colin來說是很不簡單的事,因為在愛情上他一向擔心別人或者自己給予的壓力,雖然他心裡明白Ezra不一樣,他還是想了好久才決定給予對方承諾。

   Ezra看著Colin的側臉,瞥到對方紅起的耳朵時,他咬了咬下唇,克制自己想笑對方可愛的衝動,雖然更多的是......克制自己想哭的衝動。

  他看了看左手上的戒指,再看了看仍不敢回過頭的Colin,深吸了口氣,他上身傾上前,擁抱住了害羞的Colin。

   「Thank you, and I loveyou.」   


The End    考據的部份在最下面> 連結  



我可以開放一個名額點文

第一個留言回覆的,請告訴我你想要的CP

CP只有兩個選擇

 "暗巷Gradence"或者"Colezra"

然後再給我一個TAG !


因為好像沒在Loft開放過點文!想玩看看(rofl)

[EXO / 燦開]좋아해요 (喜歡你) 02

※ EXO 三次元同人衍生

CP: 朴燦烈 X 金鍾仁

前面的部分:這裡



   朴燦烈坐在公園的鞦韆上,他壓低棒球帽,將自己的半張臉藏在帽T內,眨著雙大眼睛看向坐在旁邊鞦韆上的都暻秀,哀怨的說,「暻秀,我該怎麼辦?」

    「你什麼都不說,直接問怎麼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都暻秀一臉莫名奇妙的回應朴燦烈。

    一陣風吹過,都暻秀縮了縮身子,他搓了搓手,將雙手插進帽T前的口袋,雙腳踏在乾硬的泥土上,用腳前後替自己晃著鞦韆。

    在這麼冷的夜晚,朴燦烈把他從宿舍叫出來,他本來是要拒絕對方的,可當聽到電話那頭朴燦烈難過的聲音,他還是出門了,在他出門前,金鍾仁剛好打開宿舍大門要走進來,表情相當的慌亂,但因為擔心著朴燦烈,他打了聲招呼後,並沒有多問就直接出了門。

    現在想想……該不會是兩人吃飯時發生了什麼事吧?都暻秀皺著眉頭看著朴燦烈,不是開開心心的和鍾仁去吃飯嗎?兩人吵架了?

    「呵呵……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朴燦烈抿唇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子。

    金鍾仁當下離開的模樣,讓他太難過,他才什麼都沒多想,直覺的打給都暻秀,要對方出來陪自己,卻忽略了從沒對任何人說過自己感情,以至於都暻秀根本不可能幫他任何忙。

    「那等你知道該怎麼說再說吧。」都暻秀也沒有追問,每個人本來就會有自己的秘密,詢問跟本事多餘的,反正等到想說的時候就會說了,他現在應該只要靜靜地陪著朴燦烈,就能讓對方稍微釋懷些吧。

    「我想說……但讓我先整理一下,不然我不知道該從哪開始說。」

    都暻秀伸出口袋裡的手,看了眼掛在左手上的時間,又插回口袋,他深吸了口氣,看著朴燦烈,說,「那就慢慢想吧,今晚就陪你講完,我們再回去。」

    「暻秀啊,聽到你這麼說,我都要哭了。」朴燦烈臉從帽T裡伸出來,笑笑地對都暻秀說。

    都暻秀睜大眼瞪著朴燦烈,「你如果哭的話,別怪我自己先回宿舍了。」

    「我們暻秀怎麼可以同時地那麼溫柔又殘忍。」朴燦烈誇張的說。

    都暻秀沒有回應,只是靜靜地看著朴燦烈冷靜下來,臉又縮回帽T領口內,在無人只有風聲的夜晚,朴燦烈即使嘆氣的聲音很輕,仍相當的清楚。

    「暻秀,如果跟喜歡的人告白後,對方傻笑看著自己後,又馬上逃走,是不是代表給對方添了麻煩?」

    朴燦烈的聲音很小,他的心情很矛盾,他希望都暻秀可以聽清楚,又希望對方可以不要聽清楚,因為他有預感總是默默觀察大家,給予適當意見的都暻秀,如果有聽清楚,便會知道他話中的主角是誰。

    兩人之間沉默了許久,久到朴燦烈心裡有些小慶幸還好都暻秀沒聽清楚時,都暻秀好聽的聲音就這樣在耳邊響起。

    「是反應不過來吧。」都暻秀睜大眼,直視著朴燦烈。

    但接下來都暻秀的話語,讓朴燦烈不只眼睛睜了大,連嘴巴都張了開,愣愣地看著認真注視自己的都暻秀。

    「鍾仁這個人……在還沒反應過來時,都是傻笑帶過的,你喜歡他,就該知道,不是嗎?」

TBC.

[RPS / Colezra] Lucky one,02



CP: Colin Farrell X Ezra Miller

真人衍生

前面的部分 > 這裡

Ezra的心情很好,他穿衣服和化妝的時間都哼著Jason Mraz的I'm yours,不自覺得腳不停的打著拍子,身體也跟著節奏搖擺。 

可他的動作卻造成了化妝師的困擾。 

「Hey,Ezra 不要再動了,你這樣我很難上粉。」

Ezra高興地咬著單邊下唇,對著化妝師說,「可是我心情好。」 

化妝師笑了笑後,聳聳肩,繼續手邊的動作,沒有再制止Ezra隨著節拍亂晃。 

Colin有看他的電影,說喜歡他在裡頭的表現,Ezra光想到對方低沉性感的嗓音稱讚自己,覺得光是唱歌還不夠宣洩他內心的激動。

化妝師看到Ezra笑得都已經咪起了雙眼,他拍了拍對方的肩,「好了,你可以去找導演了。」

「Thank you.」Ezra道了聲謝後,便站了起來,手拿著劇本,踏著輕盈地步伐走往拍攝現場。

導演正在觀察著片場,思索著要從什麼角度拍攝,而Ezra便站在攝影機後方,看看右方、看看左方、看看後方,他皺起了眉頭,發現他看不到比自己早先化完妝的Colin在哪裡。 

不是要先對台詞?人呢? 

Ezra深吸了口氣,要自己不要太在意Colin人不在這件事。

是他動作太慢了,Colin也許只是等太久了,去其他地方晃了晃找其他人聊天,不是放他鴿子。

Ezra攤開劇本,打算在等Colin的時間,在背一下台詞,讓自己更加融入角色時,後頭有人拍了他的肩。

「Hey,準備好了?」Colin的聲音從Ezra後方傳來。 

Ezra一轉頭,映入眼中的是梳著西裝頭、化著更加凸顯五官妝容的Colin。

「準備好了。」Ezra像小女孩般將劇本抱在懷裡,笑笑地看著對方。 

「抱歉,你在這等很久了嗎?因為剛剛有人打電話給我,我只好去接個電話。」Colin不好意思的解釋著剛剛不在的原因。

「不要緊的,我也剛化好妝才來的。」 

「那我還算是蠻準時的,是嗎?」Colin牽起唇角笑笑地說完後,他低頭看了看劇本,抬起頭看著Ezra,「你介意才剛見面就有肢體動作嗎?」 

「不介意。」 

Colin扯扯唇角,挑挑眉看著過於興奮的Ezra,「Hey, Boy …...我記得Credence惡性是陰鬱的,你這樣等等OK嗎?」 

Colin當然明白有些人的情感戲外和戲內是可以完全分開的,甚至收放自如,他也不是不相信眼前的少年做不到,只是為了聊天而隨口說出的話,可他沒想到Ezra當真了。 

聽到Colin質疑自己專業的話,Ezra收起了笑容,他舔了舔唇,將手中的劇本收到身後。

           「相信我,Mr. Farrell,我除了是鼓手、歌手以外,我還是個演員。」 

# 

   「You are a good actor.」 

   在對完台詞、又將一部份的戲分拍完後,Colin稱讚著Ezra。 

  兩人是第一次見面、第一次合作,卻可以順利的先將一部份的場景拍掉,雖然只是一小部分,但也足以讓Colin對Ezra吃驚。 

   「Thank you.」 

           Ezra的臉頰有些泛紅,這是Colin今天對他的第二次稱讚,才剛見面第一天他便得到了對方兩次稱讚,這讓他有些害羞,雖然他有更多的情緒是興奮就是。

           Colin張開口還要說些什麼時,他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他不好意思地對Ezra點了個頭,便接起手機。

  「Hello,miss daddy right?」Colin本來穩重、好聽的磁性嗓音,瞬間放柔,這讓Ezra訝異地瞪大雙眼。 

           Ezra知道自己不該聽下去,但Colin哄小孩的模樣,讓他對Colin愣了住。 

   他欣賞Colin的演技以及為電影犧牲的表現,當然他也明白對方私下的生活有多麼荒唐,知道對方因此也有兩個孩子,但這都不影響他對Colin的崇拜,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的生活方式。 

   可現在的Colin和他所想像的形象完全搭不起來,他所認為的Colin並沒有好爸爸這個標籤存在。

           Colin講沒多久便收了線,Ezra笑笑地看著Colin。

   「You are an good actor and the best dad.」Ezra說。

           「Thankyou.」 

Colin笑笑地看了眼Ezra,低頭滑開相簿的程式,打開照片,「剛剛打來的是我兒子。」

既然Colin分享給自己看了,Ezra也沒有客氣,低頭看Colin有著紅撲撲臉蛋的兩個兒子。 

「他們跟你一樣好看,Mr. Farrell.」 

「你一個帥小子說我這中年男子好看?」Colin挑了挑眉,覺得Ezra的話有點好笑。 

「我說錯了什麼嗎?」 Ezra不覺得自己的話有什麼不對,他抬起頭看著Colin。 

Colin搖搖頭,沒有打算多說些什麼,他關掉了相簿,點開了通訊簿,「介意交換手機號碼嗎?或者……LINE什麼的。」 

難得的可以和年輕演員聊得那麼來,除了女人,Colin破例地和第一次見面的人交換號碼。

「我的?」 

  「嗯。」 

Ezra咬著下唇,縮了縮脖子,眨著他漂亮的雙眼,看著Colin的手機畫面,指尖在上頭輸入了自己的手機號碼。

 

TBC. 

[暗巷/Gradence]Good night (完)

還噗浪點文的債


CP:Graves X Credence


    燭火搖曳的安靜大廳,突然地大門被打了開,而掛在一旁的油燈也瞬間亮起,點亮了昏暗的玄關。

    房子的主人一走進家門,大門便自動關上還落了鎖。

    Graves脫下厚重的外袍,他脫下後,手指輕輕一揮,外袍就飛去門口處的衣帽架自己掛好。

    他半瞇著雙眼,邊緩步走向客廳,邊解開襯衫的第一顆鈕釦,他扭了扭脖子,想讓緊繃一整天的肌肉稍稍放鬆。

    最近為了魔法界和莫魔之間以及黑魔法亂竄的問題,身為安全部部長的他每天都四處奔波,已經很久沒進家門了。

    Graves手指輕輕一勾,酒櫃裡的玻璃杯和酒瓶自動地擺好在客廳的桌子上,他滿意地勾起唇角,準備坐在沙發上好好喝杯酒解悶時,他看見了縮在沙發上睡著的少年。

    Credence?要叫他起床嗎?

    Graves皺起眉頭,看著沒蓋任何保暖被子的Credence,他大掌一揮,房中的毯子立即出現在他手上,他輕輕地蓋在Credence的身上後,輕輕地拍了拍Credence的肩膀。

    Credence發出了被吵醒的嗚耶聲,皺了皺鼻子,半睜開雙眼看著眼前不清楚的人影,他揉了揉眼睛後,才看清楚眼前是他等了一整夜的Graves,他漾開唇角的笑,輕聲的說,「Mr. Graves.……?」

    「Credence,這裡會冷,回房間睡覺,好嗎?」

    Credence從沙發上爬起坐著,他看著Graves,小聲的詢問,「Mr. Graves也會回去休息嗎?」

    聽到Credence的問句,Graves眼尾餘光瞥了下桌上的酒,再看了看眼前一臉執意得到答案的Credence。

    「Credence,你先上樓,等等我處理完事情就會上樓。」

    「Mr. Graves……」Credence本來猶豫該不該說出口的話,在看到Graves充滿血絲的雙眼後,他深吸了口氣,開口說,「不能晚點處理嗎?Mr.Graves……」

    突然地桌上出現一封信打斷了Credence的話,Graves看著桌上的信件,明白這封是緊急密件,就算他剛回到家,累得只想喝酒休息,還是得打開來看。

    「Credence?」Graves邊拿起信件,邊示意Credence繼續說他未說完的話。

    Credence搖搖頭,他抿著唇看著Graves撕開信件後,瞬間變得難看的表情。

    Graves咬了咬下嘴唇,一個彈指,剛掛在衣帽架上的外袍便飛了過來,Graves直接套了上。

    他看著一臉擔憂的Credence,應該在客廳睡了好幾夜,可是沒有習慣去解釋自己的所有行為的Graves,在猶豫了下後,還是決定不做任何解釋。

    「上樓睡覺,Credence。」他伸手摸了摸Credence的緊咬的唇,示意對方別再咬了。

    Credence聽話的鬆口的嘴唇,眨眼看著Graves。

    被這麼一雙眼盯著的Graves,看了看手中的信件,再看了看Credence。

    再怎麼說名義上他是Credence的監護人,不該讓少年擔心自己的,不給對方解釋,至少給予承諾。

    Graves猶豫了下後,深吸了口氣,說,「Credence,你先上樓,明早等著我回來好嗎?」

    Credence低頭看著Graves踩在地毯上的黑色皮靴,他揪著對方蓋在他身上的毯子,小聲的問,「Mr. Graves會安全的回來嗎?」

    「會的,所以你好好睡上一覺,我希望明天一早回來可以看到你精神滿滿的在餐桌上跟我說聲Goodmorning。」

    Credence沒有說話,他抬起頭看著Graves用力的點頭。

    Graves摸了幾下Credence的頭後,說了聲Goodnight,便走到玄關處,直接消影離開家。

    Credence看向已經沒有人在的玄關處,摸著還殘有Graves手掌餘溫的頭,小聲的說,「Good night。」    


The end


結果我BGM 是Super junior的This is love 超詭異

Credence塗鴉

各種幻想TT

唉 畫圖真的還是好難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