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高綠,交會點,01

偵探篇晚點放,現在先連載五月台灣場的新刊ORZ

其實有點心有餘力不足的情況

這是一篇現實和過去不斷穿差的故事。

 

   如果他們的距離僅有身高差距的19公分就好了,但真正存在他們之間的距離根本不只如此。

    俗話說努力必定會有收穫,但努力不一定會得到正比的收穫。

    或者說他追隨的目標太過強大,所以他的努力相較之下變得渺小。

    他手臂努力的向前伸,卻連對方的衣襬都抓不到,手中握有的僅是空氣,灰藍雙眸所映入的,只有漸漸遠去的背影,最後消失在眼中。

    眼前變成一片白茫,什麼都看不到。

 

    「你在發什麼呆?走了。」綠間拿起書包,望向還坐在原位看著手發呆的高尾。

    高尾沒有回應綠間,仍維持相同的動作,只是眼神開始有焦距,他微微仰頭,看向皺起眉的綠間。

    「做什麼?不走嗎?」綠間眉頭又擰得更緊了些。

    他不懂高尾為什麼不給任何回應,就這樣直勾勾的看著他,整個不對勁到了極點。

    是他臉上是有什麼東西嗎?讓高尾看的那麼出神連告訴他都沒有?綠間想到這,手直覺得往臉上摸。

    摸來摸去也沒摸到什麼東西,綠間索性拿掉眼鏡,摸得更仔細,想查出高尾一直盯著他臉的原因。

    他的動作讓高尾本來沒什麼表情的臉部,抽動了起來,最後忍不住笑了出來。

    「噗……」儘管高尾即時摀住嘴,但來不及摀住的噗一聲,和因忍笑而顫動的身軀,早就惹來綠間的瞪視。

    高尾一隻手摀住嘴,一隻手伸出去,擋住綠間不滿的視線,不久深吸了口氣,才冷靜下來。

    「有什麼好笑的?」綠間半瞇起雙眸看著高尾,瞪視的眼神變成疑問。

    他根本不懂高尾怎麼上秒認真的看著自己的臉,下秒大爆笑是什麼意思?他的臉根本沒有什麼東西,到底哪裡好笑了?

    綠間雖然這麼想,但手又反射性的往臉上摸,想找出高尾看著他的原因。

    高尾看到綠間又摸了臉,這次他連用手摀住都沒有,直接哈哈大笑,他誇張的笑聲惹來教室還沒離開的同學注目,站在一旁的綠間惱怒的瞪著高尾。

    「夠了,高尾。」綠間眼尾一會兒看著一旁看他們這的同學,一會兒瞪著高尾,只差沒伸手摀住高尾的嘴,直接用行動制止對方。

    

   「小真,真是可愛呢──」高尾停止了笑聲,刻意拉長尾音,強調可愛兩個字。

    明明各方面都十足優秀,可是一遇到「人」相關的問題,就變得異常笨拙又可愛……怎麼會覺得只是看臉,就以為臉上有東西呢?

    高尾離開座位,踮起腳尖,努力勾搭上比自己高大的肩膀,「好了,別生氣、別生氣,等等不用猜拳,我也會努力踩著踏板,騎車載你回去。」

    「即使不用猜拳,你也注定要騎車,對我來說根本沒有任何改變。」綠間察覺到周遭的同學根本沒有離開的意思,反而留下來在看他和高尾時,他輕輕拉開高尾搭上自己肩膀的手。

    「走了。」沒有等高尾回應、也沒有回頭,綠間直接離開教室,他知道高尾會追上的。

    高尾看綠間直接走掉,他匆忙的把桌上的東西,一手掃入書包,敷衍的跟同學們說了聲再見,便匆忙的跑出教室,追上走到樓梯口要下樓的高大身影。

    手長腳長的人真好,隨便一走,都走的比矮的人快又遠。

    高尾揚起唇角,確定直接不會造成任何危險後,直接跳了起來,勾住綠間的肩膀,衝擊的力道讓綠間身體被往下壓,歪了一邊。

    「高、尾!」咬牙切齒的低吼從綠間喉頭發出。

    「走囉、走囉,再不走的話,會被宮地學長攻擊的。」

     高尾沒有對綠間的怒火,做出任何回答,只是馬上鬆開手,像隻猴子似的,快速跑下樓梯。

    抵達一樓時,高尾轉頭往樓梯間的接縫處看,發現綠間只是很惱怒的從接縫處瞪著下方的他,下樓梯的速度依然慢條斯理,根本沒有想要用跑的樣子。

    「小真那麼慢,怎麼可能追的到我?」

    空蕩蕩的樓梯間,他聽到了綠間迴盪在樓梯口的冷哼聲,「反正你還是得等我,我幹嘛要浪費無謂的力氣去追你?」

    綠間的話讓高尾愣在原地,呆看著綠間原本站的樓梯位置,沒去注意人離開原地這件事。

    是這樣嗎?是因為他會停下腳步等待綠間的關係……所以綠間根本不曾擔心過?

     一股力道壓在高尾的頭頂上,高尾才回過神,發現站在前方的兇手。

    「就說你會等我了。」綠間用另一隻手推著眼鏡,看了高尾一眼,壓在高尾頭上的力道又加重了下,他便將對方留在原地,獨自走往門口鞋櫃處。

    「小真太過份了,我會等你,你都不會等我!不公平!」一語雙關,高尾邊喊邊跑過去。

    「反正最後你還不是會自己黏上來。」綠間關上鞋櫃的門。

    『鏘』一聲,在人走的差不多的空間,顯得相當大聲。

    高尾正想開口抗議綠間把自己說的像跟屁蟲時,太陽下山的餘暉,藉著門口玻璃窗折射進來,恰巧打在兩人身上,刺眼的讓高尾瞇起了雙眼,在光芒中他似乎看到那張不苟言笑的臉,唇角微微勾起,決定不再開口講話。

 

    腦中那片白茫茫的景色和眼前有所交疊,那片白茫的遠處,他似乎隱約看到一道高大的身影,像在等待什麼似的,站在原地,往回看向自己。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5)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