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明讓,危險關係,07

※注意:  危險關係前面章節

進擊的巨人原作衍生同人相關,

約十年後的阿爾敏以及約翰。

                   配對:阿爾敏X約翰  

    許多事情擺在那,卻沒人肯去承認、認清現實。

    本能的不去相信,這就是人類最基本的自我防衛心理。

    

    會議一結束約翰就直接離開,他果斷忽視後方叫自己名字的聲音,頭也不回的走掉。

    約翰快步走進房間,反手用力關上門,力道大到明眼人都清楚他有多火大。

    巨人的那一摔肯定連阿爾敏的智商一同摔掉了。約翰背靠著木製的房門,雙手煩躁的扒著短髮,覺得自己剛剛那樣的態度不對,但煩躁的他相信自己再待下去整個情況只會更糟。

    阿爾敏什麼都不行,就只剩下他那顆腦袋,現在連腦袋都摔壞了,到底還剩下什麼?約翰雙手十指收緊。

    阿爾敏在剛剛會議上說近期立即展開壁外調查,並大膽的直接對團長說希望這次由他統籌,全部比照上次壁外調查的模式。明明他的體力在昏迷的這陣子因為沒有活動而更差了,根本不適合短期內再參予壁外調查。 

    這麼明顯不利於自己的情勢,阿爾敏卻偏偏去做,這是對方有問題?還是只有秉持反對意見的他有問題?

    至少先換下阿爾敏吧?他的狀況根本不行。但大家都認為阿爾敏這種急著送死的行為沒錯,根本沒要阻止的意思。

    在那種情況下他的反對根本不會有人聽進去,但就算私底下阻止阿爾敏,但就連阿爾敏的好朋友艾倫都三笠都沒話說了,他又有什麼立場?

    艾倫只要能趕緊驅除巨人就不動的腦子,難道不能涉及他好朋友的性命就動一下嗎?會議上只會說相信阿爾敏的話一定對……之類的話,三笠不用說,艾倫沒意見,她怎麼會有意見。

    約翰無力的背倚著木門慢慢滑下,坐在地板上。

    咬碎、撕裂……等許多血腥畫面在腦中不斷交織、重疊,各個淒慘死狀的夥伴,臉全換上了阿爾敏。

    約翰咬緊牙關,整個人陷入自己所想像的畫面。

    不再揚起的唇角、僅有空洞的瞳眸、染上髒汙的臉龐及髮絲.……那才不是阿爾敏,只是長得相像的人。

    約翰這麼對自己嘶吼的下秒,熟悉的場景讓他失控 ││ 躺在街道牆上失去右半身體的馬可和阿爾敏的模樣再度重疊。

    他用力搥著自己的大腿,張開嘴大口大口喘著氣,唾液從唇角流下,沿著下巴、頸部滑落,疼痛感讓他漸漸的意識回攏。

    約翰看著和他現在內心一樣空蕩的房間,他咬緊下唇,咬到血珠冒出也沒放開,他要藉著更深層的疼痛忘記這種情緒 ││ 無法阻止這次行動的無所適從感。

    就像他剛剛說的,沒有人反對,只有他一個人說的話根本沒人會聽。

    對於面對重要的人倒在那肢體不全的那種痛徹心扉、無法言語的畫面他不想再看到了。

    「約翰。」

    門外傳出聲音,背後的木門有著敲門的震動,讓約翰再度回過神來,鬆開緊咬下唇的牙關,他深吸口氣,從地板上站起。

    「誰?」隔著門板傳遞進來的聲音有點變調,讓約翰不清楚門外的人是誰。

    「是我,阿爾敏。」

    聽到答案的約翰愣了下,猶豫該不該開門。

    他沒想到阿爾敏會來找他,而目前的狀況來說,他並不認為自己適合看見阿爾敏。

    「約翰?約翰?」

    在阿爾敏一聲又一聲的不斷叫喚下,他不再猶豫的打開了門。

    

    反正剛好,在大家面前不能說的,就趁現在一次說清楚吧。

 

    ※

 

    『碰』

    阿爾敏不是第一次進約翰的房間,但卻是第一次進來後被約翰這麼對待 ││ 被揪住衣領,直接架在牆上。

    背部撞上牆壁,冰涼的觸感不怎麼好受,但阿爾敏僅悶哼一聲,並沒發出其他聲音,或者說他清楚以約翰現在精神極為敏感的狀態下,他肯定接下來遭殃的不只有背,所以選擇閉嘴。

    阿爾敏從在會議看到約翰越來越僵硬的表情、以及越皺越緊的眉後,他便知道約翰對自己的提議相當不滿,他以為約翰會提出意見來反對他,但他沒想到約翰居然一直到結束都沉住氣,沒當面反駁他,只是甩頭走人,所以他以為約翰應該沒想像中的火大。

    不過一切只是他以為,不然根本不會有現在他被推去和牆親密接觸的事情發生。

    僅有昏黃燈火的照明,兩人的輪廓都不是很清楚,但折射在眼上的光讓兩人清楚的看到對方同樣的眼睛都在看自己,彷彿在角力誰最先沒耐性似的,他們誰都沒有想先開口,就這樣互瞪著,僅有急促的呼吸聲迴盪在安靜的室內。

    沉默並沒有在兩人間維持太久,約翰深吸了口氣,咬牙發出有些刺耳的聲音。

    「你找我幹嘛?」

    緊繃的語氣和佈滿血絲的雙眼都顯現了約翰在忍耐這件事,不然他可能下秒就一拳打上阿爾敏的臉。

    反正阿爾敏不愛惜自己,他也不需要多客氣。

    「因為你生氣了。」阿爾敏淡淡的說。

    連安慰都勾不著邊的話,卻使約翰僵硬的表情軟了下,拳頭也鬆了開來。

    因為他生氣了,所以追上來?愉悅和火大的心情交雜,矛盾的情緒讓約翰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我知道你關心我,甚至氣到認為我腦袋壞了……」阿爾敏知道約翰的態度不像剛剛一樣強硬了,他手掌包覆對方揪住自己衣領的雙手,慢慢將其拉開,堅定的眼神直視約翰,肯定的口吻說,「但我還是會去做。」

    阿爾敏感覺到手掌中約翰的手收了緊,如果他沒有抓住的話,他想可能下秒自己的腹部就得承受乾嘔的不適感。

    也許是沒有理由了,阿爾敏都擺明犧牲也是必要的態度,讓約翰開始找其他藉口。

    對,阿爾敏願意這麼做,而他身邊的朋友也願意任他亂來,不代表大家願意。況且阿爾敏的內傷還沒完全康復,在體力上就輸一般兵一大截,加上現在腦袋裝著一堆像壞掉似的、無法理解的想法,只要團隊中有人對阿爾敏的命令抱持懷疑,鞏固人心是相當重要的,他這樣對整個兵團更是不利。約翰是這麼說服自己的。

    「你必須明白你這次去是在拖累大家!」約翰再次咬牙朝著阿爾敏低吼,他真希望光用吼的就可以將對方吼醒。

    「並不會拖累大家,之後的會議會再說清楚,而且我肯定,這次的壁外調查肯定會為人類帶來希望。」約翰從不安到憤怒的表情變化,阿爾敏看得一清二楚。

    「不會有事的,連你都認為上次是有計畫性的突擊了,我不可能沒做準備。」阿爾敏將約翰的雙手帶向自己,略低下頭將唇輕輕覆在上頭,用著輕柔的嗓音緩緩說,「約翰,如果有什麼地方不足的你再幫我補上要點,我們合作的話,一定可以訂出十全十美、為人類帶來希望的計畫。」

    約翰看著對方揚起的眼眸看向自己,不用再多話語,光靠那既溫柔又堅定的眼神,阿爾敏根本就是天生的談判家。

    「沒想到,為大家帶來可靠的情報而丟掉性命……和穿女裝被老男人摸到哭,你寧願丟掉性命呀?真是瘋子。」約翰沒有任何意思,只是習慣性的口出惡言。

    「為人類犧牲和讓那種人一逞獸慾,怎麼樣都是為人類犧牲重要吧?」阿爾敏尷尬的朝約翰一笑,又是一吻落在約翰的拳頭上。

    約翰說的女扮男裝的事,是某次為了調查憲兵團內賊的任務,阿爾敏犧牲色相所做的事。約翰莫名扯出這種無關的過往,如果阿爾敏不夠了解約翰的惡聲惡氣只是在掩飾尷尬,他會以為約翰故意討架打。

    「你、你不是怕死怕得要命?」約翰的聲音有些顫抖,看著阿爾敏輕輕吻著他的手指關節,他覺得頭皮一陣發麻,這動作相當噁心,卻沒有任何排斥的行為。

    這樣的矛盾感的來源他知道,全都是因為他對阿爾敏的情感,可是對方不一定跟他抱有一樣的情感,他為什麼這樣做?

    「我怕死,但有時候,有代價的犧牲比毫無結果的犧牲來得好多了。」

    應該是要火藥味十足或者沉悶嚴肅的氣氛,卻在阿爾敏的言語和行為下變調。在阿爾敏抬起頭朝約翰勾起唇角一笑後,吻不再只落在緊握的手上,而是覆上了約翰乾澀的唇瓣。

    吻手就算了,為什麼又吻上唇?約翰反應很快,不像在病房時一樣忘了掙扎,他動手推開阿爾敏,卻忘了自己雙手全被對方的手掌握住,根本動彈不得這件事。

    情況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如果第一次的吻可以用意外來解釋,那麼這次呢?阿爾敏到底是抱著怎樣的心情來吻他?

    隨著阿爾敏越吻越深,約翰漸漸不能呼吸,腦袋熱烘烘的情況下,約翰忘記自己腦中的疑問,不知不覺回吻了對方。

    彼此變得粗重的呼吸聲、以及唇與唇之間的唾液的濕黏聲,在安靜的空間裡聽得更加清楚。

    阿爾敏緩緩鬆開抓住約翰的雙手,他一手攬住約翰的腰、另一手上下來回輕輕地撫摸著約翰的背,阿爾敏張開口,軟舌描繪著約翰的唇瓣,甚至試圖想闖進對方口腔中。

    阿爾敏這動作讓約翰理智稍稍回籠,並在意識到阿爾敏在做什麼時,耳根、臉頰開始發燙。

    媽的,阿爾敏該不會把他當女人了吧?該死的,阿爾敏如果這麼想,他絕對會宰了對方。

    約翰不是掙脫不了阿爾敏,而是他如果動作大一點,阿爾敏肯定會被他弄傷,所以一直以來的掙扎他都沒有盡全力。但想到阿爾敏可能將他當女人後,約翰抿起嘴拒絕阿爾敏再更進一步的行為,並反手扣住在他腰部的手,在阿爾敏吃痛的退開後,他順勢離開對方的懷抱。

    「阿爾敏‧亞魯雷特!你是當處男當久了,看我不會反抗把我當女人親了嗎?」約翰聲音像是許久未講話的人一般有些嘶啞,這可能是剛剛兩人深到快讓彼此窒息的吻所造成。

    「我告訴你,我不是不會反抗,我只是在看你在搞什麼。」約翰用著衣袖用力擦著唇,讓人分不清他的唇究竟是被阿爾敏吻腫的、或是被他粗爆的擦拭行為擦腫的。

     阿爾敏的藍眸在搖曳的昏暗燈光下幽幽地望著約翰,他僅用唇角揚起的苦瑟笑容做為對約翰的回應。

    有時候不說話並不代表默認,但人都是自以為是的。

    約翰誤會阿爾敏的沉默所代表的意思,他吸氣吐氣的聲音因憤怒變得相當粗重。

    沒有一個男人會喜歡別人將你當成女人對待的行為,即使那個人在你心裡是特別的。

    「阿爾敏‧亞魯雷特……你該死的……」約翰的眼神和語氣充滿了委屈,但在嘴巴吐出一大段幼稚且惡毒的話語前,阿爾敏的味道再度襲來,柔軟的唇再度覆上他。

     阿爾敏的吻不像剛剛的溫柔以及帶有欲望,這次略帶攻擊性,他張口稍稍施力的咬了約翰的唇,直到嚐到血獨有的鏽腥味,才退開。

    「明明就是個攻擊性十足的男人,我怎麼可能把約翰當女人?」阿爾敏微微曲著身體,頭埋進約翰的頸肩中,「我只是沒辦法克制自己想要的衝動而已。」

    結實的肌肉、有力的手臂、粗啞的嗓音都無時無刻在提醒阿爾敏 ││ 約翰是男人這件事,他怎麼可能將對方當成女人呢?除了一開始的吻只是為了平撫約翰的情緒而有的動作外。接下來的一切都只是順從他『想要』的慾望去做,根本沒去想太多。

    「攻擊性?」約翰回過神,舌尖輕舔自己的唇,在嚐到上頭的腥鹹味後,略提高尾音,諷刺著阿爾敏。

    聽到約翰的話,阿爾敏的頭從對方頸肩處抬起,他手略微施力,這才讓約翰想到自己在阿爾敏剛剛靠過來前,他往對方腹部揮過去的拳頭被對方抓住。

    阿爾敏無辜的歪頭一笑,在約翰要開口發難前,他先輕輕笑了一聲,「那麼具有攻擊性的你,在壁外調查時拜託了……要活下來啊約翰。」

    阿爾敏的聲音有些微顫。

    儘管在會議上說的多麼自信滿滿,說的不怕為人類犧牲的冠冕堂皇句子,也相信約翰絕對會和他一起想出十全十美的作戰方式,但人類最根本的恐懼,在說話時仍不小心洩漏了出來。

    約翰抿了抿唇,對阿爾敏的話沒有再多做任何惡言惡語的回應。

    他的手甩開阿爾敏的束縛,雙手捧著阿爾敏的臉頰,臉慢慢湊了過去,吻輕輕落在對方鼻尖上。

    「是 我們 一定會活下來。」

 

    經歷過那麼多、想得那麼多、說得那麼好聽,還是害怕死亡找上門吧。

    人的本質在威脅上門前還是浮現了。

    他們還是個……膽小鬼。

 

to be continue


剩少量完售,通常我會完售才全文釋出

但基於對岸的親收不到書(?)  我會全部放完。

剩一篇了,謝謝有再追這篇的大家

评论
热度(9)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