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高綠,交會點,04


這次ICE花博場的封面

這是一篇,現實與過去會不斷穿差的故事

交會點前面章節。

 

    廚房整體的空間並不大,但被高尾搶去手中工作的綠間,並沒有離開這窄小的空間,而是站在門口處,以盡量不擋到廚房動線的姿勢靠在牆邊。

    他雙手環臂,靜靜看著高尾收拾他所製造的殘局。

    高尾將鍋子裡過多的油倒進洗碗槽,縱使浪費,但把東西回收倒回罐子裡更噁心,倒掉還比較乾脆。油緩緩地流入排水孔,而殘留在洗碗槽裡的油漬,高尾倒了些許洗碗精,用菜瓜布刷掉。

    流理台上被處理得亂七八糟的食材,讓高尾皺起眉頭,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善後。

    「小真本來事要做天婦羅?」從過多的油和食材上的選擇來看,高尾認為自己沒猜錯,只是不管要炸還是怎樣,綠間倒的那個油還是誇張的多。

    「對。」綠間簡單的答應,還是不懂他想炸天婦羅倒油有哪裡不對。

    「我改做咖哩吧!天婦羅改天吃!」

    大小不一的食材,實在很難炸,乾脆全部切成同等小塊,然後丟丟咖哩塊煮成一鍋咖哩比較方便。

    高尾馬上動手開始做咖哩,將有一定容量的鍋子從櫥櫃拿出,洗乾淨後,加水、熱鍋、丟咖哩塊,才開始處理食材。

   切成同等塊的食材,高尾先放堆在盤子上,拿起平底鍋放在另一個瓦斯爐上,倒進些許油。等鍋子熱好後把處理好的食材丟進去,稍微翻炒,這樣等等下咖哩鍋,會比較快軟化。

    高尾忙東忙西的,靠在牆邊的綠間什麼都幫不上忙,心裡有些難受,雙手拳頭不知握緊又鬆開了幾次。

    「為什麼?」

    「啊?」高尾將炒的半熟的食材丟進咖哩鍋裡,拿湯勺攪拌了幾下,避免咖哩黏在鍋底,覺得整體差不多後,才放開手邊的工作,轉頭看向綠間,「什麼為什麼?」

    他不懂綠間突然沒頭沒尾的話,想問的是什麼。

    「為什麼我不行?」綠間皺起眉,看著已經開始散發香氣的咖哩鍋。

    他清楚知道自己不太擅長煮菜這件事,但他認為只要盡人事,他也可以做菜。但顯然的,老天爺在他廚藝方面沒給他任何天份,儘管他將食譜百分百的背下來,只要透過他的手,還是會變的一踏糊塗。

    高尾眨了眨眼,好一陣子反應過來,才明白綠間還在糾結那句不行的話。

    他沒有那意思,但綠間就是那個認真的一個人,所以即使是不經心的一句話,還是會被看的很認真的。

    早就說過,認真的人逗弄起來很有趣,但一彆起來頗麻煩的。

    高尾又攪了幾下咖哩,順便將浮出的食材壓回鍋內,才回答綠間問題。

    「小真不是不行……」高尾頓了一下,思考該怎麼說,才可以讓綠間接受。

    「但我將食譜背下來了。」

    高尾聽到差點噗哧一聲笑出來,他一點也不懷疑綠間的說詞,因為以對方的個性來說,這確實是綠間的做事風格。

    「有些事情是需要反覆練習的,因為沒有一個人是一開始就行的,就像三分球一樣,你也不是一開始就會高拋路線的三分球不是?」

    「那以後有空,就我一個人煮吧。」綠間知道高尾所說的話是對的,因為他也是反覆練習後,他當時的射程距離才可以遠到全場的範圍,不然也只有半個球場而已。

    高尾方開手中的湯勺,轉身抓住綠間的手,「小真有我啊,要練習的話我陪你吧。小真的媽媽煮飯很好吃,小真一定也可以的。」

    看似漂亮的話,只是避免浪費食材以及吃壞肚子或者也是為了自己的私心?即使兩人住在一起,但有一點更靠近的互動,那就更完美了。

    「嗯…」綠間看著高尾握住自己的手發愣,卻遲遲沒有抽開。

    「啊!差點忘了底部要攪!」高尾鬆開抓住綠間的手,卻反被對方抓住。

    高尾疑惑地看著綠間,綠間也不知道怎麼解釋自己反射性的行為,但趕緊鬆開了手。

    「小真?」

    面對高尾的問句,綠間頓了下,他皺起眉頭,直視對方,「不是說要和我一起練習?想要說話不算話?」

    沒有直接表明的句子,但已經足以讓高尾明白綠間所表達的事什麼。

    高尾挑起單邊眉毛,開始解釋,「好噢,首先呢我們得先去攪拌,因為咖哩……」

    

    ※     ※     ※

 

煮飯事件解決,高尾和綠間終於可以安穩吃著他們兩人一起煮的咖哩飯。

綠間是個守紀律的人,在一般人的印象裡,他絕對不是個吃飯還會看電視的人,但前提是得和他所謂的 『盡人事,聽天命』無關才行。

綠間邊咀嚼剛送入口的飯,眼睛直盯電視上的星座命理相關節目,不會理周遭發生什麼事,完全的沉浸在電視上老師們的解說上。

高中時的午餐時間就是這樣,只是綠間那時是聽收音機。通常這時候,只有高尾偷夾他盤中的東西時,他才會有反應,但瞪了高尾一眼後,很快地又專心在他的節目上。

高尾也常趁這時候靠近綠間,就像現在,綠間在他夾了不知道幾次盤中的馬鈴薯後,就選擇無視他,高尾便趁機下巴靠在綠間肩膀上,雙手甚至不規矩的圈住綠間。

「吃你的東西,別一直動手動腳。」綠間將口中的飯吞嚥下,才開口說話。

「小真太高擋住我視線,我才這樣的啊。」高尾一付委屈的口吻,但一看到他過份上揚的唇角,便知道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你可以坐到另一邊看電視。」

綠間轉頭過去,想指責高尾別再打掃他看電視,唇恰巧擦過高尾的臉龐,或者其實是……

    他果斷回頭看自己的電視,給人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的錯覺。

    高尾鬆開了對綠間的束縛,灰藍雙眸轉為深沉,靜靜地看的綠間的背影,當做什麼都沒發生,但對方泛粉的耳根早洩漏了不自在……

    有時後他會想,綠間的不經意和他的刻意不小心,兩者加起來已經可以說故意,因為從沒人開口說這件事。

    他不說是想看綠間的反應,怕是自己想太多,但綠間從未解釋過,加上隨著次數變多,他很難不想太多。

            高尾想起高中的午休,兩人拿著便當到空曠的天台,在晴空萬里的天空下吃的便當,在也發生過類似的事……

    更正,不只一次類似的事,只是那次對他而言是特別的。

    也許是因為是第一次的關係吧,特別的深刻。

 

  •   ※    ※

 

    也許是秀德高校的校舍老舊的關係,通往天台的門有些鐵鏽,很少人會去打開,更何況在天台用午餐,因此天台成了綠間和高尾中午休息時間的祕密基地。

    校舍雖然老舊,但天台整體而言因為有定期打掃加上沒有學生會上來的關係,算是乾淨,對有點潔癖的綠間而言,席地而坐是可以接受的。

    綠間將耳機塞進耳裡,打開媽媽為他做的便當,邊吃邊專心聽著今天所有星座的整體運勢。

    對他而言,光靠『早安,你好。』的晨間占卜是不夠的,必須隨時注意會更新、過濾錯誤的運勢資訊,才算是真正的盡人事,讓自己整體達到最好的狀態。

    盤腿坐在綠間一旁的高尾,探頭觀察綠間今天的菜色。

    他不用想也可以肯定放在綠間腿邊的保溫瓶裡頭一定是綠間媽媽煮的紅豆湯,而便當裡的章魚香腸、玉子燒、燙花椰菜、火腿捲,相當簡當的菜色,但高尾卻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章魚香腸?不是拐小朋友才會弄的東西嗎?到底這是小真的堅持?還是綠間媽媽仍把綠間當小孩子呢?

    高尾伸長手,夾走一個章魚香腸,根據他對綠間的瞭解,下秒肯定會被瞪。果不其然,綠間瞥了他一眼,就又回到他的星座廣播世界。

    高尾咀嚼的香腸,覺得食之無味,他對綠間冷淡的反應不是很滿意,扒了幾口飯便放下。

    他很自動的拿起綠間一邊的耳機,塞進耳朵裡,聽著今天運勢廣播,他這樣的行為,綠間沒有搶回耳機,只是眼睛看過去,淡淡瞥了高尾一眼,跟對方解釋今天天蠍座的運勢如何。

   「天蠍座今天的運勢算在中間,不會太差,但仍會發生小意外,需要同樣是水象星座的人來平衡運勢。」

    「嘛,那小真今天可要跟我黏緊緊的,保護我噢。」高尾頭靠在綠間手臂。  

    水象星座嗎?直接抓住巨蟹座的對方就好了,很簡單不是?高尾上揚的唇角顯現了他有多愉悅。

    「根本不需要這樣。」綠間夾起花椰菜,一口塞入嘴裡,而為了避免菜味在嘴中擴散,他咬沒幾口便直接吞下肚。

    他沒挑食,只是不喜歡這味道,但均衡的營養對運動員很重要,還是得攝取。

    不過綠間知道他吞菜的樣子一定會引起高尾爽朗又刺耳的笑聲,所以他相當慶幸現在高尾專注在別件事上。

    高尾抓住綠間的手臂,皺起眉頭,誇張的哀哀叫,「為什麼!小真見死不救!真過份!」

    「早就在一起了不是嗎?」綠間理所當然的看了高尾一眼,覺得對方哀嚎的莫名其妙,才又夾起了花椰菜,打算一次解決掉。

    「小──真──」高尾張開雙手,一把抱住綠間,被嚇到的綠間咬住剛將花椰菜送宿口中的筷子,還差點被菜噎到。

    他放下便當,拍著胸口一直咳,直到嗆到的不適感過去。

    「高尾!你在搞什麼!」綠間用著微啞的嗓音低吼著。

    「覺得感動,所以用擁抱來報答小真啊!」

    高尾抱著的同時,臉頰還蹭著綠間。

    『早就在一起了不是嗎?』綠間沒有特別意思,只是單純的去陳述事實,但對高尾來說,這意義大不同。    

    高尾一直覺得是自己單方面的黏綠間,沒想到綠間那句話,讓他懂了什麼,他們是互相的,根本不需要刻意,早就在一起了啊。

    他開心的壓抑不住上過份的唇角,也無法克制喉嚨發出的悶笑聲。

    聽到高尾的笑聲,綠間直覺對方在嘲笑自己,高傲如他,怎可能沒有任何的反應?

   「我再說一次,放手。」他刻意壓低的嗓音,帶有時足的警告意味存在。

    高尾仍遲遲不鬆手,最後綠間受不了,轉過頭決定自己來處理高尾。

    這時仰起頭的高尾,轉過頭的綠間兩人的唇就這樣擦過彼此,蓊綠和灰藍的雙眸,四目對看著,愣了住。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高尾,他呵呵笑了幾聲,抱著綠間的雙手收得更緊,刻意去遺忘那擦過唇瓣的微涼、柔軟的觸感。

    「放不放手……」綠間聲音不似剛剛的堅決警告,音量變小了很多,而不自在的成份變多。

    仰著頭的高尾,注視著綠間既惱怒又難為情的扭曲表情,即使知道說完這句,下秒自己會面臨什麼後果,他仍然刻意拉長音節……

    「不── 要──」

    他才不要放手。

to be continue


如果有灣家的看到,需要填單可以私訊跟我說

最近因為掃黃的事情比較少發文 有點怕ORZ


评论
热度(4)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