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高綠,交會點,05

這是一篇,現實與過去會不斷穿差的故事

交會點前面章節。

  •  

 

    綠間一手擦著濕濕的頭髮,一手拿著眼鏡,慢慢地從浴室走出來,度數微高的他現在眼晴的視線相當模糊,看不清楚客廳有沒有人,索性戴上眼鏡。

    高尾不在客廳,但空氣中飄有若有似無的菸味,綠間判斷對方去陽台抽菸。

    他將毛巾套在頭上繼續擦著頭髮,緩緩走向陽台,他不會開口叫高尾不許抽,因為對方只要看到他就會熄菸,高尾除了鬧他以外,幾乎不太做他不喜歡的事。

    基於職業因素,身為醫生的他不喜歡菸味,除了不好聞外,對身體會有不好的影響,所以他非常討厭高尾抽菸。

    室內拖鞋踏在地板上,幾近安靜無聲,當綠間走到陽台外,高尾並沒發現他,透過玻璃門他看到高尾一手撐著下顎,一手拿著菸,薄唇微開緩緩吐出煙霧,吐盡吸進肺部的所有煙後,高尾又含住手上那根菸,看著入夜的景色發呆。

    他的目光被高尾的唇吸引住,他食指輕放在唇上,想起剛剛餐桌上唇擦過唇的觸感。

    這個小意外,導致後來電視節目上的占卜老師所說的話,綠間全沒聽進去。

    其實也不能完全算是意外,他知道高尾在後面,只要轉身就可以吻到對方,卻還是執意轉過頭去,沒想到會湊巧吻上對方的唇,一次是意外,二次是不小心,三次……甚至更多次呢?

     不斷變快的心跳,讓他相當清楚為什麼他會有這蓄意的行為,但理智一而再,再而三的將他和呼之欲出的答案拉開距離。

    綠色雙眸揚起,又看到對方將吸入肺部的濃白煙霧吐出口,他的思緒再度放在高尾的薄唇上,放在唇上的指腹有意無意的,來回輕擦著唇瓣。

    綠間沒想到他這樣的動作 ││ 好似在回味一般的動作,容易招人誤會,只是單純的輕擦著,想著高尾唇上的溫度。

    「小真?」覺得時間差不多了,高尾打算看一下綠間有沒有洗好澡,一轉頭卻看到對方站在自己身後,讓他嚇到。

    看到玻璃門外的綠間,高尾反射性的用手捻熄嘴邊叼著的煙,那瞬間被燙傷的刺痛感,高尾發出了嘖一聲。

    他將被燙到的手指貼上褲子,在上頭來回摩擦,想藉由這動作來舒緩那瞬間又燙又癢的感覺,雙眼則直盯著食指放在唇邊的綠間。

    吞嚥口水的動作變得有些困難,喉結飢渴的滾動了下,生理和心理的飢渴,高尾用行動表現了出來。

    綠間對他來說一直都是很誘人的存在,但他沒想過會有那麼一天,綠間擺出像誘惑他人的動作和迷茫的表情。

    「高尾?」還沒查覺到對方心思的綠間,動作仍沒改變,但疑惑的表情代替了剛剛的迷茫神態。

    「小真這麼快就洗完澡了呀!那輪到我囉!」高尾拉開陽台的玻璃門,努力排開自己心裡的燥動,腦中的衝動。

    他像自言自語般地說,「不然滿身菸味,小真就不會給我抱了。」

    「快去洗。」綠間本來反射性的想駁斥高尾的胡言亂語,但硬生生改了口,只有他心裡知道,即使有菸味,他還是願意給比自己還矮小的高尾抱的。

    綠間想到那畫面,心臟跳動的速度又加快了些,但他甩甩頭,好像這樣就可以將腦中的畫面甩開,不會再去想。

    「知道了!我不是小孩子,小真不用一直重複。」高尾仰起頭,嘟起嘴抱怨著,身高不高的他,揚起的視線恰巧先落在綠間的唇上,然後移不開了。

    他們是好幾年的好朋友,儘管偶爾會有些曖昧的動作發生在他們身上,他還是得讓理智凌駕於情感之上,避免毀了維持好久好久的關係,但……不行了。

    套上綠間常說的命運論的話,就是老天爺要高尾今天衝破理智這道防線吧,他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嘴巴已經開口說出自己渴望已久的話語……

    「我可以親你嗎?小真。」

    不只綠間被高尾的話嚇到,連高尾本人也嚇到瞪大雙眼,愣愣看著綠間,才結巴的開口解釋。

    「呃……我是說,反正我們不小心親那麼……多次了,來一次真的也沒關係吧?」高尾尷尬的食指不停繞著後腦勺的髮玩著,沒去注意綠間若有所思,下秒像想通什麼般的表情。

    「就……好奇!我好奇真的接吻的感覺,啊啊……所以啊……」

    高尾還在『所以啊』時,籠罩在他臉上的陰影讓他瞬間喪失語言能力,直到覆上唇瓣上的柔軟及微涼的觸感,才讓他回過神,開始回應對方。

    他的舌像在品嚐美食般,緩緩地描繪著綠間的唇型,灰藍的雙眸捨不得閉上雙眼,直盯著閉上雙眼的綠間,觀察對方的反應。

    他滿是菸味的嘴,綠間怎麼忍受的了?為什麼只是練習,卻吻的那麼認真?吻到都閉起雙眼了。

    好多好多的疑問,埋在腹中,無法開口提問,只因彼此的唇緊貼著,僅有微熱的鼻息、喘息,無法發出可以組成字句的聲音。

    在快喚不過氣時,兩人的唇分了開來,微微喘著息,視線看著別處,未落在對方身上。

    「很臭。」

    聽見綠間的評語,本來還緊張的不知道該怎麼打破沉默的高尾細長的雙眼掃了過去,戲謔的說,「很臭,但小真可是親的意猶未盡噢。」

    不到一秒的時間,本來在綠間頭上的毛巾,摔到高尾臉上,毛巾很輕加上綠間的摔過來的力道並不到,所以未感覺的到疼痛。

    不過這都不重要。

    在視線被遮擋前,他看到綠間那總是不苟言笑的臉,泛起可疑的粉色,困窘的表情瞪向他。

    主動、忍受、害羞……

    這樣的綠間,他可以大膽假設兩人擁有同樣的心情,對吧。

    這不是疑問句,是肯定句。

to be continue



很久沒發了,因為卡畢業,卡截稿(台灣場次將近)

很歡迎大家跟我交流!只是會回慢點

评论
热度(2)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