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福華,Miss,02

第三季劇透有

MISS→ 前面的章節


John拉拉外套的衣襬,和醫生道別,便離開隱藏在住家公寓中的診間。

    定期去找心理醫生諮詢,對自己也算個交代,可壓在John心臟上喘不過氣的無形東西,仍未消失。

    再加上剛剛的看到巷口,身著黑色大衣的幻覺,讓他的心更加難受。

   John腳步快速的走下公寓的樓梯,很快的抵達一樓,他推開公寓大門,打在門口棚子上的搭搭雨水聲制止了他走出門外的腳步。

    這就是倫敦,讓人無法預警天氣到底是好還是壞,此時灰濛濛的城市,正如人們口中的形容的一般──霧都。

    街道上的人們不約而同的撐起黑色雨傘,灰白黑所交織而成的景像,讓整個氛圍更加死氣沉沉,如同他的心情一樣,難以快樂。

   John站在門口,在小小的棚子下躲雨,

    試著寫Blog排解壓力、找人傾訴心中所壓抑的……等等,他認為醫生的建議對他實質效用並不大。

    少了Sherlock,更新Blog不再是John日常的必須,他沒有Sherlock驚人的學識來分析每個案件,他只是善長用更多的文字去修飾Sherlock的每一字每一句,來表示他多麼讓人驚奇。

    找人傾吐這件事,John莫明的執著只能告訴醫生,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他的症狀,但告訴完醫生後,他沒有比較輕鬆,覺得有說跟沒說是一樣的,醫生再怎麼樣還是醫生,不像朋友會給自己太多情感上的安慰,加上他的執著,他的症狀並沒比較好,找醫生諮詢反而比較像讓自己安心的例行公事。

   John舔舔乾澀的嘴唇,見雨有越下越大的趨勢,他雙手拎起衣領,將外套套在頭上。

    沒帶傘的他覺得雨有越下越大的趨勢,他決定冒雨走到比較熱道的大街,去攔計程車。

    就在他正要離開門口那一小塊遮雨的地方時,有人抓住他的胳臂。

   John長年的軍中生活,所訓練出的反射動作,讓他在被抓到的那剎那,手肘直接弓起,往後擊過去,等他意識到有可能傷到無辜民眾時,已經來不及了。

    『No…』John在心裡無力的吶喊著,直到他發現手肘揮空,他撞到的僅有空氣,臉上的懊惱神情轉變成困惑。

    不應該這樣的,照理說他的速度算快,居然可以閃過……還是他身手退步了?這是很有可能的,在Sherlock離開後,他已經很久沒涉入那些需要動到的武力。

    想到這,John困惑的神情還多了一絲復雜的情緒在裡頭。

    「我很抱歉。」John轉過身,尷尬的道歉,眼不敢直視對方。

    雖然沒有打到,但深埋血液中的紳士禮節,讓John仍是很愧疚。

    「我接受你的道歉,不過現在雨下那麼大,你確定要跑進雨裡,不上來喝杯茶嗎?」

   John聽到俏皮的女性嗓音,終於正視對方的臉孔。

    女人靈活的大眼看著John,眉毛挑起,下巴往樓梯口努去,她金黃色的頭髮在這昏暗的公寓樓梯口中,讓John浪漫的腦袋瞬間聯想起,在倫敦鮮少會露臉了太陽。

    John久久不能讓自己的視線離開對方身上,直到對方發出了『嗯?』的音節,他才困難的吞了口口水,點點頭,跟著對方上了樓。

    他的警戒細胞本來就少得可憐,完全沒有思考為什麼陌生的女人會邀請自己進屋內躲雨、喝茶、聊天,只單純的認為這是搭訕。

    關於這陌生女人的一切,John在很久很久以後才知道。

    ※

 

    請John喝茶的女人有個普通的名字,叫做 ── Mary,但她是個不普通的女人,至少在John的眼裡是這麼一回事,在那次為了躲雨的茶之約後,John和Mary兩人的交集越來越頻繁。

    Mary活潑、開朗、又大方,在John現在烏雲瀰漫的世界中,就像太陽一樣,照亮John灰暗的那面。

    John以為他成功的從Sherlock的死亡陰霾中走出,畢竟和Mary相處的每天,他幾乎忘了自己之前頹靡不堪的原因。

    但一切都只是假像。

    John和Mary吃完晚餐,習慣到公園散散步時,穿著深藍風衣、帶著那愚蠢的獵鹿帽的黑髮男人從他身邊走過,等他反應過來,已經抓住對方的手臂。

    John灰藍的眼睛映入的是男人的驚恐、Mary的訝異,以及自身看不到的慌亂,他對自己的行為感到非常懊惱。

    他趕緊鬆開手,充滿歉意的低下頭向男人道歉,男人面無表情的表示沒關係便離去,但John仍無法釋懷自己的行為。

    他煩躁的扒亂他的短髮,不顧Mary還在後頭,快步的走向長椅,一屁股坐下去,頭向後仰,看著夜空,口中不斷碎碎唸著,「GOD!」

    「John?」Mary快步跟上John,坐在對方身旁,擔心的說,「你看起來很不好。」

    「Mary,妳還記得第一次遇見我的那天吧?」John沒有回答Mary的問題,因為他真的很不好。

    「記得。」Mary皺起眉,輕輕地拍著John的肩。

    「其實那天我是去找心理醫生諮詢的。」

    「因為黑髮風衣男?」Mary很快的聯想到剛剛John失常的行為。

    「聰明的女孩。」John眼尾餘光看向Mary,唇角勾起一抹溫柔的笑。

    「願意告訴我嗎?」

    雖然John認識Mary不算一段很長的時間,但John意外的放下自己最出執著的點,開口開始敘述Sherlock Holmes這男人,他不用多說什麼,只需要簡短的敘述一下這個男人,因為SherlockHolmes在倫敦沒有人不知道這個名字。

   「Sherlock Holmes is a odd man.」不想用過去形容,John選擇了這樣的開場白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1)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