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福華,Miss 03

BBC 第三季劇透有

MISS→ 前面的章節


   Sherlock很挑案子,挑到有時候還會像個討不到玩具的小孩一樣,在客廳大鬧,像是突然穿著鞋子踩上沙發,不斷蹦跳、看著網路報紙高喊著愚蠢、或者開始從家裡的家具嫌棄到灰塵,完全的無理取鬧。他的室友John好幾次受不了,藉著買補給品的理由,出去走一圈冷靜自己情緒,但每當John回來,Sherlock只會一句,「我的尼古丁貼片呢?」

    Sherlock一付理所當然John該買的態度,讓John冷靜下來的情緒,又火了起來。

    「Sherlock,你剛剛並沒說。」John深呼吸,用著自己覺得最溫柔的聲音告訴對方,但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表情看請來有多咬牙切齒這件事。

    「你該知道的。」

    聽到Sherlock的回答,John不斷的在無聲替自己做心理建設,告訴自己把他當比較高大又聰明的孩子對待即可,不需要對大孩子發脾氣,因為他不懂,還會反過來把自己辯個啞口無言。

但他還是情緒爆走了。

    「他馬的我該知道!」

    John的怒意,Sherlock並沒有接收到,因為此時筆電傳來信件的聲音,Sherlock跑去收信,這使得John無力的跺了下腳,走向Sherlock旁邊看是發生什麼事。

    「It’s so excited.」Sherlock被螢光幕照的微藍的臉,勾起一抹笑,這使得他的臉變得相當詭異。

    「Sherlock?」

    「為什麼每個屍體上分別留下M、I、S、S這單字做為記號呢?他懷念所有屍體?NO,沒那麼簡單……暗號?不,太顯眼,不會那麼笨的……」Sherlock不顧John一頭霧水的看著他,自言自語的在客廳裡來回走動,思考這是怎麼一回事。

    「Sherlock 怎麼了?」John音量有些大聲的問,不然他肯定他室友一定無視他到最後。

    「你不懂嗎?這看似情殺又懸疑的案件太令人興奮了,如果懷念或者是喜歡,為什麼不用其它單字,而是用MISS呢?」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

    Sherlock瞥了John一眼,只說,「走吧,該去找Gr....」

    「LestradeGreg...Greg.」John強調著Greg。

    「是嗎?」Sherlock明顯不是很在意這件事,只說,「走吧。」便套上招牌的封衣外套,打開門,下樓招計程車。

    John深吸一口氣,跟在Sherlock身後下樓。

 

    ※

 

    「John你有什麼看法?」

    接到案子到現在已經過了好幾天,焦躁的大偵探Sherlock Holmes踩上堆滿資料紙張的桌子,彎下身,半瞇起他那雙凌厲的雙眼,與坐在三人沙發上的John對視。

    John在Sherlock這充滿壓迫感的角度,加上可以感受到彼此鼻息的近距離,讓他警戒地將背緊緊地貼著沙發椅背,盡力讓自己與Sherlock拉出些距離。

    他深怕過近的距離,一個不小心就擦到Sherlock的唇。

    「你問過很多次了,Sherlock.」John的聲音緊繃,而顫抖著。

    「我每次問你是希望你每次都有新發現、新的答案,而不是給我三歲智商的小孩都可以作的回答…」

    「好、好,你先後退、後退!Sherlock!」

    John有預感Sherlock接下來說的話,絕對脫離不了像是幫他腦力激盪、怕他腦袋生鏽……什麼之類的,或更毒辣的話語,乾脆截斷對方的話,不用聽到那些難聽的字眼,也可以換取不再近到難以窒息的空間。

    「Why?」大偵探皺起眉,看著不停冒汗的John。

    「太近了!我不能思考!」

    John大吼的同時,門被打了開來,Mrs.Hudson拿著裝有餅乾拖盤,一雙眼一下看向站在桌上的Sherlock、再看過去坐在沙發上的John對視,打亮的眼神來回好幾次。

    他們三人詭異僵持的局面,最後是Mrs. Hudson打破。

    Mrs. Hudson呵呵笑著關上門,走進來,將手中的餅乾放在餐桌上。

   「看來我來的時間不對呢,不打擾你們了,繼續做你們該做的事吧,男孩們。」Mrs. Hudson語畢,露出『我什麼都懂。』的表情,笑了幾聲,快速關門下樓,不給兩人解釋的機會。

    「No! 不是這樣的!」John在Mrs. Hudson出去後,喉嚨才爆出聲音,慌亂解釋。

    「我們是該做我們的事了。」Sherlock壓低嗓音,再次詢問John,「Tell me your answer, John.」

    「Sherlock,你不懂嘛!Mrs. Hudson誤會了!誤會了!他說的該做和你的該做事不一樣的意思!」

     John相當激動得大喊,但顯然眼前這智商超群,自身行為能力只有三歲稚兒的大偵探根本不在乎,因為Mr. Hudson的行為並不會干擾到他現在要做的事,光看他的回答就知道了……

    「所以?我根本沒有去聽Mrs.Hudson在講什麼,因為那從來都不重要。」

    John咬牙切齒,推開Sherlock越來越靠近的臉,氣虛的回應,「你這樣對Mrs. Hudson很不禮貌。」

    Sherlock挑眉,沒有回應John的話,將話題再度帶回案件上,「現在重要的是M、I、S、S四具屍體所串連出來的意義是什麼?兇手想念他們?因為他愛他們?還是有其他任何的原因?讓兇手將這幾個字刻在他們身上?或者不該合起來看,應該分開看?給我答案,快。」

    他反握住John的手,制止對方再度推開自己,總擺著冰冷表情的臉,再度不斷靠近John,面對他如此逼近的John,最後撇開頭,閉著眼睛,崩潰的亂吼亂叫。

    「Miss!不是想念!不是字母!是錯過、錯過,也許他和這些人錯過了些什麼,所以決定挽回!用死亡來停住時間,挽回他沒辦法在得到的一切!」

    當過阿富汗大兵的John,明明力氣比Sherlock大,可以輕易的扯開對方的手,也許是Sherlock那說話的快速節奏、以及快窒息的壓迫感,他忘了自己根本不需要接受Sherlock這樣的對待。

    「Thanks foryour answer,John.」

    Sherlock鬆開手,改用雙手捧住John的臉龐,他冰冷的唇印在John的額頭上,便快速起身,從桌子上跳下,坐回電腦前,手指飛快地在鍵盤上敲字,儘管他知道John有多震驚,卻不再回頭看傻住的John。

    John面前不再有Sherlock高大身軀覆上的陰影,他睜開眼睛,看到Sherlock唇角微微上揚,他整個身體癱軟在沙發上,大口大口呼吸。

    他看著Sherlock對著電腦螢幕笑著,那張笑容並沒有多好看,有點接近扭曲的感覺,又參雜了些興奮在裡頭。

    瘋了嗎?Sherlock親他?還在笑?是在笑案件解開?還是親他這件事?那笑礙眼至極,其實根本是在諷刺他小題大作?

     Sherlock沒有給John太多時間思考,他整整自己襯衫的領子,眼尾瞥了眼John,打斷對方陷入無止盡的糾葛。

    「John連絡George.」

    回過神的John,花了點時間思考Sherlock在說的人是誰,但在對方不耐煩的眼神下,很快地他腦袋便接上軌道。

    「是Greg……」懶的在跟Sherlock多做辯解,但John仍下意識的小聲說。

    「是嗎?那不重要。」

    John呵呵乾笑了幾聲,沒想到Sherlock還是聽到,他沒多做回應,馬上拿起手機,撥出Lestrade的電話。

    「Sherlock你沒告訴我要跟他說什麼。」John在等待電話接起的時間,詢問Sherlock。

    他不是Sherlock肚子裡的蛔蟲,哪知道對方要自己跟Lestrade說什麼。

    Sherlock皺起眉頭,用一付『John理應要知道』的眼神看著John,「跟他說,我們要去死者的母親家。」

    「哪一位的母親家?」受害者有四人,總要問清楚Sherlock要去哪位家裡。

    「同母異父。」

    John睜大眼睛,「你早知道了!」

    「Yes.」

    Sherlock的回答讓John不是很滿意,「那你應該早一點跟Lestrade連絡的。」

    「我只是希望藉此激發你那許久未動的僵硬腦袋。」Sherlock分神給了John一個不以為然的眼神,目光又回到電腦上。

    「Oh...Shit.」John剁了下腳,等待聽筒裡的嘟嘟聲結束,向Lestrade報告一切。

 

    ※

 

    故事裡的主角可是大名鼎鼎的偵探Sherlock Holmes,不是John用幾個小時就可以結束的故事。

    這案件後續牽扯到了很多層面,但John只簡單用幾個小時,敘述Sherlock多令人抓狂的一面,並盡量的不帶到自己更深層的情緒。

    他們共同生活的時光,Sherlock儘管多麼的……讓人想痛毆,甚至這類的情緒記憶佔了絕大部分,這些不會再增加的回憶,John並不願意告訴其他人。

    閉上淺藍色的雙眼,John逼迫自己將快流出眼眶的酸澀感逼回去。

    敘述回憶,讓John懷念起Sherlock用那像在看笨蛋的眼神看他、用任性的話語命令他……很多很多畫面,如果有人知道他懷念被Sherlock鄙視的眼神,一定會被笑吧。

    John仔細想,其實Sherlock最任性的一句話,是他人生最後那句「It’s my note. Good by John.」

    偶爾地,她耳邊偶爾的仍會回盪,那貼在耳邊透過手機傳來的低沉嗓音喊著這句話。

    Mary微涼的手輕輕握上John的手,這時John才意識到自己陷入自己的世界,而情緒過於緊繃,握起了拳頭。

    「Mary,該回家了。」John回以微笑。

    「Ok.」Mary善解人意的回答。

    夜色已晚,對於一個紳士來說,不可能讓女士在街頭繼續逗留。

    John和Mary兩人起身,走回家的身影漸漸埋沒在夜色中。

  


评论
热度(2)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