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明讓,Future

阿爾敏X約翰


沒有巨人之後的世界。 


    未來是相當渺茫的名詞,夢想僅能是夢,實現的機率相當微小。

當下的生存變成了奢望,伴隨在身旁的僅是恐懼,沒有人會去想明天。

   但,這一切都結束了。

    巨人之謎解開,活下去不再充滿不確定,安定的生活使得人民不再需要調查兵團,調查兵團的存在也被迫瓦解。

    人類總是自私的,一旦自己處於利益位置,不會管過去這個團隊做了多少努力、犧牲了多少人命,因為他們得到想要的結果了,調查兵團的存在對他們來說只剩下浪費國家米糧的意義。

 

 

 

    調查兵團一如以往的採買必須用品,畢竟上頭那邊的指令還沒下來,整個兵團還是得運作,不能解散只是工作變的除了整理巨人的歷史資料外,開始也和駐紮兵團的工作類型有些相疊。

    但只是走在街上,就得面對街上民眾不屑的眼神以及酸言酸語。

    「穿著制服走來走去做什麼?米蟲。」

    一個有著大肚子的禿頭男人,直接擋在調查兵團採購組的面前,他扯起一邊的唇角,下巴揚的高高的,讓人看了只想一拳勾上去那張肥肉橫行的臉。

    調查兵團負責採購的人有兩位,金髮的男人只是撥撥過長的頭髮,相當平靜地說聲借過,但他一旁褐短髮的男人可就不如他平靜,褐短髮男人咬著牙,從牙縫間擠出的聲音,如果仔細聽會發現全是髒話。

    「約翰。」金髮男人皺了下眉,希望男人可以冷靜。

    「阿爾敏......」約翰斜眼瞥了眼阿爾敏,看到對方輕輕搖頭,他深吸了口氣,覺定無視男人的嘲諷。

    可誰知道,當兩人越過有著大肚子的男人後,又出現一個男人擋在他們面前,用著尖銳的嗓音大聲嚷嚷。

    「當米蟲那麼快樂,哪捨得脫下象徵米蟲的制服啊!」

    「說的有理、有理!但就是礙眼透了。」大肚子的男人摸著自己的大肚子,緩步走向阿爾敏兩人,瞇起本來就很小的雙眼,「看到快滾回去你們的家鄉做點有意義的事!」

    約翰憤恨不平,卻也只能緊緊握住拳頭,將衝到喉頭的不滿、不甘吞下腹,因為他旁邊站著的阿爾敏握住他的拳頭,對方覺對不會讓他有機會打架。

    他也不會動手好嗎?在這種節骨眼在動手,對調查兵團僅有弊,會造成大家的困擾.......他懂這道理的,他又不是艾倫那只會橫衝直撞的傢伙。

    阿爾敏沒有說話,一手緊握住他握著緊到發抖得拳頭,一手提著團內交代採買的東西,走過這條充滿不善視線的街道。

    他沒有回頭,背直挺挺的走在前方,被他拉住的約翰僅能專心跟隨他忽快忽慢的步伐、以免一個踉蹌就跌倒。

    約翰想開口問對方到底在搞什麼,就算不打架,也不用急著離開那裡,畢竟他們可是全人類的英雄,即使那群傢伙短視近利、忘恩負義。

    但當他看到阿爾敏的側臉,他就明白阿爾敏不是怕他動手、也不是怕事。

    阿爾敏緊抿的薄唇、急促的呼吸、越握越緊的雙手,早就洩漏出阿爾敏氣憤的事實,他擔心先不受控出言反擊或者出拳的,不是約翰而是自己。

 

    ※

 

    人類真的很難懂。

    阿爾敏從那天採購完,看見民眾的反應後,腦袋僅有為什麼三個字在打轉。

    他坐在辦公桌前,不斷翻著書頁,卻一字一句都看不進去,只是不斷的想為什麼人民要解散調查兵團,當有巨人時說他們只是去當巨人的糧食、毫無貢獻的單位;但當他們解開巨人之謎,他們變成只會浪費國家米糧的單位,好矛盾、好矛盾,難道整個調查兵團只能妥協這世界詭異、扭曲的想法?

    然後他們的貢獻有一天會被人們口中傳述的錯誤訊息,被歷史掩蓋去,書上記載的緊有國家為了人民的安全做了何等努力,而調查兵團會成為書上不存在的存在,或者更糟......變成現在人民口中的米蟲單位。

    他想吶喊不公平,想和艾爾文團長、利威爾兵長一樣,直接和上面單位攤牌,但是不行。

    調查兵團犧牲的太多了,如果只是解散還好,但多做了什麼,讓政府想要抹去他們,一切只會更糟、更糟......

    「啊......」他丟下手中的書,雙手抱著頭,低吼著。

     他根本還不夠資格坐在團長這位子吧?他顧慮的東西太多、太多了,他不只要求結果,他希望盡善盡美,可以把一切處裡妥當,他根本不像艾爾文團長一樣果斷、勇敢。

    「你是你、艾爾文團長是艾爾文團長,你不需要把自己和他擺在同一個天秤上去比較。」

    「約翰......」阿爾敏抬起頭才發現約翰不知哪時走進了他的房間,也才發現他不知不覺將心裡所想的,全部說出口。

    「不用想那麼多。」約翰搔著後腦,走向阿爾敏,手掌放在阿爾敏頭上,揉亂對方那頭整齊的金髮,「反正最糟的狀況不就只是解散,至少一條命還在,我們比很多人都幸運多了。」

    阿爾敏仰頭看著站在旁邊的約翰。

    明明約翰事一開始聽到上面在討論要不要解散時,最氣憤的一個,現在卻反過來安慰阿爾敏,這讓阿爾敏覺得有點好笑。

    沒想到最早看開的是約翰,這讓他心裡那麼點的自尊心有點受傷呢。

    約翰瞥到阿爾敏唇邊那抹微笑,本來摸著阿爾敏頭的手抬高,一掌巴下阿爾敏的腦袋,可惜的是並沒有成功,阿爾敏在落下前抓住了約翰的手。

    「謝謝你的安慰,我好多了約翰。」

    「不是安慰你,我只是告訴你事實是什麼。」約翰一把抽出自己被圈住的手。

    「還是謝謝你,你說的沒錯......至少我們還有一條命。」

    「本來就是.......」約翰勾起笑,「反正回家鄉後,也是要過活,不需要把別人的言語背在自己身上,讓自己活得那麼辛苦,活的自在坦蕩就好。」

    阿爾敏撿起了被自己扔到地上的書,拍了拍沾上灰塵的封面後,才放到桌上。

    他整個人放鬆,背靠在椅背上,雙手環臂,揚眉看著一臉輕鬆樣的約翰,「那麼為了感謝約翰老師開倒了我,我該做什麼來回報呢?」

    「什麼約翰老師?怪噁心的,別這樣叫我。」約翰皺起眉。

    阿爾敏沒有回答約翰的問題,他拉住約翰的手,將對方整個人帶向自己,來不及反應的約翰只能順勢坐到阿爾敏的腿上。

    「既然老師不說該怎麼報答,那麼學生我只好以自己的方式報答老師囉。」

    約翰聽到阿爾敏靠在自己耳邊,用著如此輕柔的嗓音說出這句話,整身的寒毛豎起。

    「我不用你報答我!給我放手!阿爾敏。」

 

    至於到底有沒有放手,這只有阿爾敏和約翰兩位當事者知道。

 

The end


本來想寫長篇,後來因為心情有點受影響,就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覺得阿爾敏長到後還是會庸人自擾 

评论(1)
热度(7)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