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板車/高綠]我阿,喜歡你。

    在課業以及體育方面有著優越成績的綠間真太郎,總是被人稱做天才,但對他而言….

    「小真他阿…只是個笨蛋。」不懂他感情的笨蛋。

 

 

    「小真好殘忍啊!就這樣傷了一個純真可愛少女的心。」高尾慵懶的靠上在牆上,雙手插在制服褲口袋內,看著綠間拒絕隔壁班女孩的邀約。

    聽見高尾的話,綠間左手推了滑下鼻梁的眼鏡不解的問,「什麼傷不傷?根本就不認識,還邀我出去,好奇怪…」

    綠間覺得自己拒絕剛剛那女孩子的行為是正常的反應,畢竟誰會和沒說過半句話的陌生人出去玩?

    早猜出綠間大致反映的高尾聽到回答還是「噗」一聲的笑出來,他將口袋中的手抽出,勉勉強強的勾住綠間的肩膀,「是阿,好奇怪!小真說的很對!」

    綠間就繼續這麼遲鈍下去吧,這樣就沒人會從他搶走綠間了。

    高中時還沒想到以後會如何的高尾,他瞇著一雙似狐狸般的眼笑望著綠間。

※    10年後─

 

    嗯?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好歹…回個蠢貨、吵死了之類的吧?高尾看著在他告白完後,仍氣定神閒吃著紅豆抹茶蛋糕的綠間,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反應。

    是他太過頻繁的將「我喜歡你」掛在嘴邊?還是綠間遲鈍?或者綠間選擇裝傻?不管哪種原因,眼前的綠間完全沒將他的告白當一回事,讓他有點錯愕。

    「你怎麼還不吃?」解決完自己的那份甜點,綠間一頭霧水的看高尾用哀怨的眼神看著自己。

    「唉,小真…你剛剛到底有沒有認真聽我說話?」

    「有。」

    「那小真你怎麼不回我話。」

    「要回你什麼?你很吵、你很煩、沒創意…?每天幾乎都那幾句,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吐嘈你了。」

    聽見綠間的回答,高尾覺得他的心崩裂了一半。他認真的表白…果然不被對方當一回事。

    他開始後悔高中時自己的白癡希望─綠間永遠遲鈍沒發現有人對他有好感這回事。他現在根本自食惡果。

    「小真…」高尾有氣無力的將自己的那份點心推到綠間面前,趴攤在桌上。

    「你到底怎麼了?怪里怪氣的。」

 

    「哈…我居然被一向怪里怪氣的小真說我怪。」

    「你是欠打嗎?蠢貨。」

    「啊、啊、小真別管我啦!繼續吃你的,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你…一付死氣沉沉的樣子,我都沒胃口了。」綠間不懂一向有話就說的高尾今天怎麼了。

    儘管擔心高尾,但不習慣主動開口慰問他人的綠間,只能皺眉看著高尾,思考剛剛還好好的對方怎麼突然無精打采了起來。

    「小真就像高中一開始那樣無視我就好了…」

    即使知道綠間不是有意的,但自己告白被忽視的感覺還是很難受,高尾很怕自己下秒衝動的揪著綠間的衣領逼迫綠間面對自己的告白什麼的。

    「你再這樣下去,不只無視,我也不太想理你。」

    「好,那再見。」高尾沒有任何猶豫的回答。

    聽見高尾的話,綠間腦袋有那麼一剎那無法思考。

    綠眸瞪大看著高尾,開始覺得他並不認識眼前的這黑髮男人,因為從高中到現在…這男人只會纏著自己,哪會在自己說要離開、不理他時,爽快的回答「好」這個字。

    高尾的回答讓他有點不舒服,不,是很不舒服,感覺被拋棄的那種不舒服感。

    也許是他聽錯吧?綠間半催眠自己的想著。

    高尾仍趴在桌上,綠間只能繼續盯著他頭頂上的髮旋,綠間推了下眼鏡,將椅子往後挪,站了起來。

    「我知道了,我去結帳,先走了。」綠間知道繼續這樣下去也不會有結果,高尾出聲趕自己,自己的自尊也不允許自己問對方理由。

    結完帳,走出店外,隔著玻璃窗看著仍趴在那,手不時槌桌的高尾,綠間輕咬上唇,發生輕輕的一聲哼,便快步離開。

    那種感覺被拋棄什麼的不舒服感越來越濃烈,他…該怎麼辦?綠間雙手拳頭收緊,慌亂的不知如何是好。

 

    ※

 

    綠間手拿著罐裝紅豆湯,坐在沙發上,一雙綠眸盯著他也不知道播到哪裡的電視螢幕發呆。

    高尾下午的態度,是終於受不了他的意思吧?想來想去,他只想到這答案。畢竟他總是千遍一律的說不想理對方、討厭對方之類的話。

    其實他並沒有那意思,如果真的討厭,他連話都不想說的,他以為高尾知道這點。

 

    感到有些煩躁的綠間,伸手將額前瀏海往後一撥,飲下另一手拿著的罐裝紅豆湯。

    味道有點…偏甜。

    察覺不太對的綠間將視線從電視上移開,看著手中的鋁罐。

    他,買錯牌子了。

    早上的星座節目─早安,你好表示巨蟹座今天運勢最後一名,果然他運勢真的低迷到連帶著幸運物都無法校正的地步。

 

    電視裡傳出男女爭辯的聲音將綠間的視線從鋁罐上拉走。

 

    「你怎麼那麼遲鈍!她就喜歡你,你還打槍她!」女人甩開男人抓住她的手,對著男人咆哮著。

    「遲鈍的是你!如果不是因為喜歡,哪個人會一直待在同一個人身邊十幾年不走!」

    男人的話衝擊著綠間的心。

    他不討厭高尾,但相反的,如果不是喜歡…一向不太喜歡吵鬧的他怎麼會任高尾待在自己身邊,一待就是幾近十年的時間呢?

 

    綠間手中的鋁罐掉落,甜膩的紅豆湯汁濺在純白的磁磚上,紅與白的交錯,形成強烈的對比。

    他被自己的想法震懾到。

    不過這樣他心裡不舒服的異樣感,以及在那很久之前看到那幕所產生異狀,一切都解釋的通了。

    總是抿成一直線的唇,嘴角兩邊上揚,漾開了難得的笑容。

    不就是…喜歡?

 

    ※ 

 

    聽到教室外傳來高尾的笑聲,綠眸便從書中揚起,將目光放在教室門口。

    走進教室的高尾,耍帥的單手搬著裡頭裝滿作業簿的紙箱,側低著頭跟嬌小的副班長有說有笑。

    目光一凜,綠間輕咬著下唇。

    高尾個性和他不同,當然可以和其他人有說有笑。綠間說服著自己這情況是多正常的一件事,忽略自己心中突然湧出的悶躁感。

    將紙箱放在講桌後,高尾也沒回座位,他一手撐在對他來說有些矮的課桌上,一手插著腰,整個人歪了一邊,站著三七步和副班長繼續聊天,不時聽到副班長被高尾的話引出的笑聲,在旁人覺得悅耳的聲音,綠間此時聽到只覺得刺耳。加上高尾一下子咧嘴笑得燦爛,伸手去揉亂副班長那柔順的黑直髮、一下子皺著鼻子,惡作劇似的捏著對方的鼻子,惹得對方哇哇大叫,將一切看在眼裡的綠間,眉頭皺了起來。

    有沒有那麼愛玩?平常不是總嫌副班長…囉嗦?綠間決定將視線放回手中的書本上。

    收回視線前,綠間不爽的瞪了高尾一眼,卻恰好對上那雙帶著笑的黑藍色眸子。

    高尾漾開笑,雙手插在褲子兩側的口袋,一蹦一跳的朝綠間走過去。

    「小真!下課時間冷落了你,對不起!不過請相信我的心還是在你身上的,我一樣喜歡你!」高尾的話引來四周同學的低笑。

    同學們都習慣了高尾講話誇張的模式,但仍不住損了個幾句。

    「高尾,你這句好像在外花天酒地的丈夫回到家對妻子說的話欸!」A君挑眉,雙手撐在課桌上,盯著高尾。

    「這就是妻管嚴嗎?」B君坐在位子上笑笑的說。

    「外頭的鶯鶯燕燕仍比不上自己的老婆好。」C君說完,除了高尾以及綠間,大家皆捧腹大笑。

    高尾朝他們揮揮手,呿了聲,也配合他們演了起來,「夠了!你們吵死了!等等小真以為我真的有什麼,罰我跪算盤怎麼辦?」

   「你是真的有什麼,不是嗎?」用著氣音快速的說完,綠間先愣了下才驚覺自己說了什麼不得了的話,抬頭對上了高尾的滿臉疑惑,拉開椅子,他站了起來,「我去圖書館找資料。」

    綠間知道自己的行為根本是欲蓋彌彰,但慌亂的他什麼也沒多想,只想離開教室。

    連椅子都沒闔上,他修長的腿跨出,快步的走出教室。

 

    ※

 

    從高中到現在出了社會,等待的時間太久了,久到高尾覺得自己的耐性都被磨光了。所以明明知道綠間是怎麼樣的個性,下午的他還是忍不住鬧脾氣。

    看似精明的綠間,其實對感情、人際關係等等,少根筋、笨拙的模樣,不就是當初吸引他的特質之一?

    高尾苦笑了聲,手掌用力的拍了自己的額頭一下,便倒進柔軟的沙發內,無力的仰頭看著空蕩的白色天花板。

    因為忍不住,而鬧脾氣。煩死了!他到底在搞什麼?

    門鈴聲作響,癱在沙發椅上的高尾,斜眼看著大門,一點起身去開門

的意思都沒有。

    門鈴聲停了,應該門外的人走了,不會再打擾到他的思緒,高尾是這麼想的,但下秒家裡電話響起。

    會不會太剛好?他皺起眉,頭趴在沙發的椅把上,看一旁茶几上的電話顯示來電。

    「小真?」看到是綠間的手機號碼,高尾輕聲驚呼,猶豫了下,便接起電話。

    「小真,晚安…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假裝沒事的高尾,故作爽朗打了聲招呼後,下秒就想去撞牆。

    他的聲音怎麼可以僵硬成這樣?就算是遲鈍的綠間也會知道他還在糾結下午的事情,就算是事實,他也不想讓對方知道啊!

    「你…現在方便談談嗎?」

    「嗯?很急嗎?如果不急的話,我有點累了,想睡了欸…小真,晚安。」

    「等等,就一下子…我想跟你談談。」

    綠間有些急躁的口氣,讓高尾嚇到,停住準備要掛電話的動作,咬著下唇,「好吧,小真想談什麼呢?」

    「我…剛剛發現,其實我…」綠間停頓了下,傳來的喘氣聲以及吞嚥口水的聲音大的可以。

   除了高中時期與洛山那時的籃球比賽,高尾幾乎沒看過綠間為其他事情緊張過,所以綠間現在緊張的樣子,讓他有些驚訝。

    「小真如果現在說不出來,改天…嗯,改天再說也可以噢,先休息啦!」擔心綠間說出讓他難受的話,高尾選擇迴避。

    綠間都明說是來談下午的事情了,很有可能是綠間發現了自己對他的喜歡不是純粹朋友的那種喜歡,想要拒絕自己,但因為怕傷害自己,才緊張的說不出口,他寧願懦弱的選擇逃避。

    他不知道他自己可不可以負載悲傷的情緒,畢竟都喜歡了10幾年─從高中一年級到現在。

    「我喜歡你。」

    儘管綠間說的聲音很小、很小,卻咬字清晰、鏗鏘有力,高尾聽的一清二楚。綠間無預警的告白,讓高尾腦袋空白了幾秒,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到底是有沒有聽錯。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

    不知過了多久,綠間從話筒傳來的聲音,才將高尾拉回神。即使知道對方看不道,高尾仍扯開笑容,僵笑著,「小真說的喜歡,應該和我不一樣…」像豁出去般,高尾深吸了口氣,才繼續說,「我的喜歡可是想和牽著你的手、想要擁抱你的人、想要吻上你的唇…小真你呢?只是喜歡我這個算是談得來的朋友吧…」

    「你怎麼肯定我對你就沒那種感覺?我的感覺我自己知道!高尾和成。」

    綠間提高音量難得的激動低吼,高尾聽到則愣住,黑藍色的雙眸直盯著大門。

 

    如果他沒聽錯,電話中那低吼的嗓音,同時也從門外傳了進來,即使聲音很細微,但他確定那是百分之百是綠間。

    高尾放下了手中的話筒,沒掛掉電話,走上前打開大門,證實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果然,綠間在門外。

    冬天的冷風刮的綠間的雙頰以及鼻頭泛紅,那翠綠雙眸錯愕的盯著高尾,顯然沒想到高尾會突然打開門。

    「你...」

    還沒將話說完,高尾仰頭、踮起腳尖、雙手捧著綠間的臉、那雙溫柔的黑藍色眸子望著綠間,「小真的喜歡真的和我的喜歡一樣嗎?」

    「我說過了…」撇開頭,綠間沒正面回答高尾的問題。

    「小真…我好高興、好高興…」高尾的聲音開始帶著鼻音。

    綠間將頭轉回,看著高尾帶著水氣的雙眸,抿了下唇,「開心的話,怎麼會哭泣...」

    「沒聽過喜極而泣嗎?虧小真書讀得那麼好…」

    「我當然…」

    綠間沒來的及將後頭的話說出口,唇便被堵了上。濕潤、柔嫩的觸感,並不如想像中的噁心,反而莫名的有種甜膩感,難道高尾有吃糖?

    再輕啄了下綠間的唇,高尾才退了開,「身為男朋友的我,告白已經讓女朋友主動了,接吻可不能再讓女朋友主動。」

    雖然先告白的是他,但早上的綠間根本沒自覺,就當作沒這回事吧。高尾是這麼想的。

    「根本還沒交往好嗎?而且為什麼是你當男朋友?」咬著下唇,綠間紅著臉,狠瞪高尾,剛剛的浪漫氣息全被高尾的一句話打散。

    沒回答綠間交往的那問句,高尾衣袖擦掉眼角滴落的淚水,眼瞇的像狐狸般,笑看著綠間。

    「啊?這還用說嗎?因為小真是傲嬌阿,怎麼可以當男朋友。」

 

 

   我啊,喜歡你…

   也曾想過不會有結果,

   但仍想待在你身邊,當你最特別的那朋友。
   
但,現在,我會當你生命中最特別的伴侶,一輩子,不會讓你有換人的機會。

   小真,你,不准說不要!即使傲嬌也不許。

 

 

    The   end

   

這是兩年前的文筆,現在看起來真的想要一頭撞牆撞下去

今後還是會繼續創作板車的,雖然動作會稍微慢一點。

评论
热度(10)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