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蜘蛛人,Parksborn]Anywhere,02

蜘蛛人劇透有

CP:Peter X Harry




    Harry處的位子,讓周遭的人總事羨慕中帶著忌妒看著他,他已經習慣人們對他這種矛盾的情感,也因此Peter這種只將他當朋友直接又單純情感,他一直相當的珍惜。

    不用冷起臉面對Peter像面對那群貪婪的人類一樣,他可以最直接的將自己所想、所要的,都對Peter說,就算自己即將面對死亡,脆弱的不像話、扭曲的口不擇言時,他都深信Peter不會嫌棄他,他們會一直在一起的。

    不過他沒想過情感會遭到背叛,這遠比面對死亡還要來難受。

    他知道他變了,思想比以前還要扭曲,也不加以掩飾自己埋在心裡最深處的那份惡劣,要做什麼就做的徹底一點,放縱自己的任性,毀掉一切不順眼的,包括Gwe。

    當他看到Gwe摔下去那剎那,Peter無法分心全心全意將心思放在Gwe身上,只能將所有注意力給他,全心對付他時,他承認他的笑聲變得更加猖狂了。

    雖然最後過於自大,讓他被Peter打昏了,但他也因此了解.......

    原來要做壞事才可以獲得注意力......他懂了,乖順只會讓人忽視自己的權益。

 

    ※

    

   「我深埋在你的骨、你的血、你的心...」Harry手搖著裝五分滿酒的玻璃杯,讓杯內冰塊互相碰撞,不停唱著這句。

    他的嗓音在深夜僅有一人的房內,顯得格外孤獨,但不時參雜的笑聲,讓人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什麼。

    他擦掉眼角的濕潤,憤怒的將手中的玻璃杯扔到地上,碎裂的玻璃碎片飛濺起來,刮傷他的臉他也不在意,他勾起一邊唇角,拿起電話,想著自己該不該再撥一通電話給遠方那住在平民住宅區的棕髮男人。

    為了心裡的那份不甘,他努力讓人相信他的精神狀態、任何指數都在正常人範圍,離開了那暗無天日、關住自己的小房間,回到屬於自己的豪宅。

    這一切得感謝Peter,曼哈頓市民最偉大的英雄Spider Man,他最愛也最恨的人。

    「Peter, 我回來了……你可能有得忙了。」Harry趴在沙發上,輕撫著電話上屬於Peter電話號碼的按鈕。

    「是嗎?我可不這麼認為。」熟悉的嗓音突然出現在Harry的背後,Harry很快地翻身從沙發上站起,果然看到Peter站在房間的暗處一角。

   Peter腳踩著泛黃的Nike球鞋,緩緩地走向Harry,走近後揪住Harry的衣領,將對方逼到牆邊,把Haryy架到牆上。

    「看我痛苦是你的樂趣,但顯然的你並沒有成功,而你休想再傷害我周遭的人。」Peter一字一句,咬牙切齒的說。

    「別做不可能的保證,Peter.」Harry故意朝著Peter的臉吹了口氣,惡劣的揚起笑,「想想Gwe.」

    Harrye感覺到自己的背撞擊牆的力道更加強烈了,但無所謂,他成功將Peter引到自己面前了。

    「看你似乎對我的出現不敢到意外。」Peter半瞇起眼,看著以往的摯友。

    「你知道的,我一向了解你,了解你是多麼衝動的傢伙。」

    也了解Peter是多麼心軟的一個人,心地多麼的好……想到這的Harry,用力搖著頭,想把以前的回憶全甩出腦中。

    現在的Peter只是個見死不救的偽善人士,不需要對他有報復以外的任何想法,Harry是這麼告訴自己的。

    「Harry......真的不能像從前一樣?我相信還有其他方法可以救你的,蜘蛛血清救了你一時,不能救你一輩子。」Peter有些難受地Harry脖子上的有些泛綠的傷口。

    儘管Harry做了很多傷害他的事,但他還是無法默視對方所遭受的痛苦,再怎麼說Harry會這樣也是他間接造成的,如果他能用更委婉、更能讓Harry接受的語氣的話,Harry不會變成這樣的。

    Peter內心的糾結,Harry不會懂的,以此類推,Harry在想什麼,Peter也不懂,Peter所想的太過單純,Harry的想法已經不知道轉了幾圈。

    「所以你選擇殺了我,不是?」

    「不是!是只要你和我合作,我相信憑藉著Osborn的跨基因研究,我們絕對可以找到治療你的方法!」

    「如果一輩子找不到呢?」Harry趁著Peter一個不注意,推開Peter,離開對方的束縛。

    「一輩子找不到我就會像我父親一樣死了,然後Osborn就會落入別人手裡,我爸費盡心思的一生心血就不見了!大家記住我父親只會記得他的成就,記住我只是因為Osborn毀在我手中!」Harry邊喘邊說,他瘋狂的一拳又一拳揮向Peter,而反射神經相當好的Peter當然沒有被Harry打中任何一拳。

    喝了酒的Harry最後一個不穩,跌向Peter,兩人倒在鋪在地板的地毯上,時間在這刻是寧靜的,僅有掛在牆上古老的大鐘秒針滴滴答答的聲音。

    『咚──咚──』12點整點的提醒聲響起,兩人才急著從地毯上爬起,他們沒有多說任何一句話,Peter便快速地將蜘蛛絲噴向窗緣,整個人盪了出去,只留Harry一人載原地。

    攀在大樓牆上的Peter,眼睛眨眼不眨的,在高處看著城市的燈火,手指輕撫著殘留餘溫的唇瓣。

   Kiss......Kiss with Harry? What?

   Peter 的腦筋打結了。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7)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