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明讓,Reborn world,01

  Reborn world  ← 前面的部分

  在約10年後的世界。   CP:  阿爾敏X約翰    

  

   老舊的木門開起,發出『咿呀』金屬與木頭間的摩擦聲響,在阿爾敏走進室內,將門關上那剎那,又發出了一次。

    眼前這坐在辦公桌前,認真觀看每份公文的男人,是他最崇拜的對象,他們調查兵團的團長 ── 艾爾文。

    冷靜、睿智,甚至為了顧全大局可以犧牲某部份,從不為一己之利而讓團隊受到過大威脅。

    阿爾敏眼尾偷偷瞥向艾爾文空蕩蕩的右臂,又收回視線。

    其實根本不需要多說,男人的右臂以及身上的大小傷痕,便可以證明一切。

    他緩步走向對方,腳步在辦公桌前一步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團長。」阿爾敏右手放置左胸前,頭微微低下。

    艾爾文的視線從字堆裡移開,抬起頭看著阿爾敏,一雙藍色雙眸直盯著阿爾敏,讓阿爾敏抿了抿唇。

    他從以前就覺得艾爾文那雙堅定的藍色雙眼可以看穿每個人的一切,如今被對方這麼直視的人是自己,讓他不是很自在。

    「你還好嗎?」艾爾文唇角微微勾起,笑著問。

    「團長找我有什麼事嗎?是關於兵團未來的走向、災後重建的方針該如何擬定?或者……」

     阿爾敏知道艾爾文想問的是什麼,但還沒講明白前,他想裝傻,但他還沒將話說完,艾爾文就已經打斷了他的話。

    「你還好嗎?」艾爾文湛藍的雙眼,仍直勾勾的盯著阿爾敏,重新問了一次。

    阿爾敏深吸口氣,放在左胸前的手,不自覺得緊抓著襯衣,他不想要一直回答重覆的問題,即使問的人不同。

   「我只是想知道你的情緒如何,至於其他的我們在很早之前就討論過,細節之後再討論也可以。」艾爾文放下左手的筆,輕撐著下顎,「別壓抑自己,這樣你的心會生病。」

    心會生病?阿爾敏直勾勾地看著艾爾文,沒有開口說話。

    經歷那麼多,這個國家還有誰的心不生病?

    早就生病了,只是他所在的位置,不允許他有生病的權力,他得比一般人還要強

    只是大家都問自己還好嗎?那麼他們自己本身呢?

    尤其是在首要位置,更是中心精神領導的艾爾文……有比他現在還好嗎?

    他猶豫了有段時間,最後還是開口將心裡話說出……

    「團長,你也是。」

    他的話很簡短,但他相信對方聽懂了,因為艾爾文唇邊那抹笑變成無奈的苦笑。

 

    ※

 

   

    阿爾敏在離開艾爾文辦公的地方後,面無表情的往醫務室的方向走去,僅有在遇上人時,微微勾起唇角,禮貌性的點頭打招呼。

    醫生跟他說,今明兩天那個人差不多就會醒了,畢竟只是傷口細菌感染,細胞和細菌在對抗,才讓對方體溫升高、昏睡不醒,並沒有什麼大不了。

    醫生說的很專業,表情卻相當冷漠,阿爾敏知道這種傷勢跟其他人比沒什麼大不了,但心情仍無法好起來。

    他反覆的在想很多如果,如果設想在更周全一點,一切根本就都不會發生。

    他的難過大家都看在眼裡,以為他愧疚還是讓那麼多人受傷,但其實他難過的情緒裡,包含更多的是私人的感情成分在裡頭。

    讓自己所在意的人躺在那,他根本無法想任何理由卸責,讓自己心裡那份沉中輕一些。

    是他太大意了,這麼多年過去,大家卻依然在身邊相安無事,忘了還是會有個萬一這回事。

    阿爾敏推開醫務室的門,那再也熟悉不過的藥水味及傷口發炎的詭異味道,撲鼻而來。

    門口的護理人員一看到阿爾敏進來,拿出了口罩要他戴上,他搖搖頭,微笑拒絕對方,走向主要想探望的人所在的位置。

    一手拉開病房的窗簾,接近黃昏的橘黃光線照了進來,刺眼的讓他閉上眼睛一會,才慢慢張開,得以看清楚緊安靜躺在床上的人。

    「阿……爾敏……?」

    阿爾敏張開雙眼,看到對方已經睜開眼睛,用著沙啞的聲音喊自己的名字。

    他沒有立即回應對方,先用乾淨的棉布,沾了沾放在桌上杯子中的水,輕輕擦拭對方微裂的嘴唇,在整個動作都做完後,他才站好,露出這陣子第一個真誠的微笑。

    「晚上好啊,約翰。」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3)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