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蜘蛛人,Parksborn] Anywhere,04

蜘蛛人驚奇再現2 衍生

前面 01 、02、03 → 這裡


CP:Peter X Harry

 ※

     Peter一早睜開雙眼,他掀開被子,就從床上跳起,緊接著像表演特技般套上剛剛從床頭抓起的牛仔褲,溜進浴室開始梳洗。

    很快的Peter就出來了,他隨手抓起幾本今天上課需要用到的書,順手丟進放在地上的背包,再抓了件掛在衣架上的外套走出房間。

    「Good morning, Aunt May.」

    Peter迅速地滑進廚房,伸手拿走May擱在桌上的三明治早餐,在May還未來得及回應前,親暱地輕輕吻了下May的額頭。

    「謝謝妳的早餐。」Peter揚開唇角的笑。

   May雙手拍拍Peter的臉頰,叮嚀著Peter路上要小心,她手掌上的粗繭讓Peter微微皺起了眉頭,他反握住May的手。

    他希望Aunt May不要兼那麼多工作,希望以他攝影的微薄經濟能力可以支撐這個只剩他們兩個人的家,但還是有著困難,儘管他還有領獎學金,仍無法支付大學的龐大學費以及生活費。

    掙扎了一會兒,最後他沒將心裡的話說出,因為May並不想讓他知道兼差的事情。

    「別太辛苦!我出門了,再見。」Peter說完便離開。

    他一出門看了看周遭,便轉進住家間的暗巷,迅速換上屬於Spider Man的裝扮,蜘蛛絲向上一黏,直接盪入都市的高樓叢林裡。

    「Morning, New York!」

    Peter在高樓間穿梭著,他得在第一堂課的鐘聲響起前,維護早晨紐約市的和平,儘管相當匆忙,但這是身為Spider Man他的職責所在。

 

    ※

 

    鐘聲響起前,Peter順利的滑壘進了教室,嚇到了準備上前關門的教授,教授冷冷瞪了他一眼,用眼神示意Peter鎖門,才又走回講台。  

    總會有幾個教授有特殊的習慣,像現在這堂的教授就有著某種不能遲到的潔癖,儘管Peter剛剛好趕上上課時間,但教授對他仍沒什麼好印象,對此Peter並不是很在意。

    Peter選了窗邊的位置坐下,看著講台前講話完全沒有抑揚頓挫的教授發起呆。

    他的日子過得相當平淡無味,起床和Aunt道早、維護紐約市、學校上課、維護晚間的紐約、睡前投稿蜘蛛人的照片給新聞社……但這看似和往常無異的生活日常,只有他自己知道在與Harry會面的那晚後,其實有了些變化。

    他恍惚的時間變多了。

    過馬路常常忽略紅綠燈,總是在車子撞上前,靠著蜘蛛的警覺性躲過、直接穿越正在比賽的球場,在球朝自己丟過來前,靠著蜘蛛的反射神經閃過球、在抓橫行這城市的罪犯時,總是想到Harry那張喊著Betrayer的嘶吼表情,導致差點被流彈擊中,好在有蜘蛛的能力,他所幸躲過一次又一次受傷的風險……這一切等等,如果沒有蜘蛛的能力,以他這種嚴重的恍惚程度他早就遍體麟傷。

    唇與唇的碰觸其實Peter覺得沒什麼,但一想到Harry驚訝的下秒,表情轉換成彷彿碰到髒東西般的嫌惡表情,他的情緒就一直很糟。

    Harry因為蜘蛛血清的關係痛恨他,但他以為在Gwen死後,基於一般人都會有的愧疚心態,一直認為Harry只是嘴上逞強,仍說著厭惡他的話語,其實早在害死Gwen後開始軟化,可是Harry那夜的表情讓他清醒了。

    Peter清楚的明瞭Harry才不在意Gwen的死活,也不在意任何人,他只在意Oscorp的壯大以及他自己本身,其他人早被屏除在他世界之外,除了利害關係人。

    Peter轉著手中的原子筆,將目光轉向窗外,不再看前方像在唱催眠曲的教授。

    球場上有幾組在那打籃球和跑步,Peter雙眼半瞇了起,他想起Harry還沒轉學前,兩人在學校的回憶。

    Harry總是用著高傲的表情掩飾他脆弱的一面,所以儘管被欺負他還是不會哭,總是下巴仰的高高的,眼神不屑地像將欺負他們的人當作螞蟻看待。

    當然這樣的下場就是被打得更慘,不過他會護著Harry,然後在他護著之下的Harry講的話越來越毒辣,那時要不是他分身乏術,他會摀住Harry的嘴,制止對方的火上加油。

    「等等!」像想到什麼似的,Peter一個彈指,他手中轉動的原子筆落到地上。

    他感覺到整間教室的人都在看著他,他皺起眉環看了教室一圈,他才驚覺自己無意識的將心裡的話說出來。

    「sorry, 我想起家裡有事情,必須早退。」Peter邊說邊將東西掃進背包裡。

    教授皺起眉,考慮沒多久,便揮揮手示意Peter可以走了,便轉身繼續寫著他的黑板和念他的述論。

    一得到教授的許可,Peter像滑冰一般一下子變滑到門口,挑起單邊眉毛、扯起一邊唇角,無聲的向教室的所有人揮揮手說再見。

    出了教室門,他便跳了起來,腳在空中擊了兩次,讓人看得出他相當愉快,與剛剛死氣沉沉在思考事情的模樣相差甚大。

    Harry或許厭惡他但同時的因為過往的情感,所以對他是又愛又恨的矛盾情感吧?但他忘了Harry本身的驕傲個性,不肯放低姿態的Harry,絕對不會讓自己承認過往的情感影響自己,只好選擇厭惡他的情感凌駕在其他情感之上。

    Peter高興地滑出了校園,嘴邊還哼著歌。

    小時候的印象不代表等於成人後的個性,環境會造就一個人扭曲的價值觀,Peter知道這點,但過往情誼蓋過了他的理智,他一心只想著替自己解套,不再讓自己為了Harry那厭惡的表情而痛苦。

    


  我寫得很慢  12月 CWT 會擺在攤位上的!

八月的我已經放棄 只會放 少少的 哈比人/桶金 和 BBC Sherlock/HW 在攤位上


真空虛 ryy

评论
热度(7)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