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板車/高尾生日賀文]The first blessing

CP:高綠高(?

高尾生日快樂,生日賀文。



    平日的早晨高尾都會在綠間家門口等著對方看完『早安,你好』的晨間占卜,然後兩人在一起去學校。

    兩人一起上學這是高尾始料未及的事情。

    一開始只是打賭輸了太多次,他必須每天載綠間上學,但漸漸的載人的次數早就超過了打賭輸的次數,卻因為習慣了也沒有想要改變的想法,就演變成每早的例行公事。

    但今天不是上學日,高尾本來可以理所當然睡覺睡到自然醒,可是籃球比賽將近,連假日都得要晨訓,所以他還是得來綠間家門口等門。

   「哈……」高尾打了個哈欠,看著還未開啟大門的綠間家門口。

   現在是入冬的時候,冷冷的風吹過讓他非常想睡覺。

    如果不用早起晨訓,除了睡覺,他現在可能和初中的朋友出去慶祝今天,而不是在綠間家門口吹冷風。

     他用帶著手套的雙手摀住臉,希望熱氣可以讓他打起精神,無聲的吆喝一聲,將雙手打開後,冷風一吹上他的臉,剛剛的打起的精神又被吹散了。

    唉,還是好想睡──

    高尾雙手重新圍好脖子上的圍巾後,又打了個哈欠。

    「早安。」終於看完晨間占卜的綠間打開大門,看到正在打哈欠的高尾皺了皺眉。

    「早安啊。」高尾說完又打了個哈欠。

    他眼尾餘光看到綠間的表情馬上就知道對方在想什麼了,但他還是一派痞痞的笑著,裝做什麼都不清楚的模樣,眨著藍灰色的雙眼看著對方。

    「打哈欠記得要摀住嘴巴,除了禮貌的問題外,你嘴巴大量吸進漂浮在空氣中的細菌對氣管也不好……」綠間聲調平平的糾正高尾的行為。

    明明他已經告訴過高尾好幾次了,高尾卻半次都沒有做到,不想為了自己健康盡人事的傢伙,讓他看了都煩躁不已……

    「小真媽媽這是擔心我嗎?」高尾揶揄道。

    他手肘椅在腳踏車手把上,挑著眉看向綠間,他一臉愉悅的模樣看在綠間眼裡礙眼至極。

    「我在告訴你基本常識!絕對不是擔心!」綠間像是被說中心聲般,有些激動的提高音量。

    這音量在安靜的社區裏顯得格外響亮,讓綠間愣了愣,心裡暗罵自己太沉不住氣。

    「是、是、是。」高尾口氣相當敷衍,卻一附什麼都明白的表情,得到了綠間的冷哼聲。

    他看到綠間撇開臉的動作,勾起唇角,無聲的笑著。

    明明綠間一臉嚴肅的外表、正經的個性,但偶爾小孩子氣的動作,看在他眼裡格外的可愛。

    高尾收回視線,雙手握著腳踏車的握把,無聲的嘆口氣,算了就把今天綠間可愛的反應做為是給自己的禮物吧,他也沒把握對方會記住今天是什麼日子。

   「小真,快上車吧。」高尾一說完就被佔據眼前視線的東西給嚇到愣住。

    這……是?是他心裡所想的那個名詞嗎?高尾不是很確定的看著眼前包裝精美的大包裹,他知道綠間記得每個人的生日和星座,但他覺得綠間不太像會為別人過生日那種人。

    「生日快樂。」

    綠間一手拿著份量不小的禮物,一手托了托眼鏡,視線看往別處,但拿了一會兒發現高尾還不將他手中的禮物收下時,他將視線轉了回來,皺著眉看著高尾。

    高尾接收到綠間疑惑的視線後,接下了禮物,深吸了口氣壓下心中的狂喜,他一句話也沒說,捧著禮物,用一雙藍灰色的眸子緊盯著綠間。
    被這麼盯著的綠間,才了解球場上那些被高尾鎖定位置的人是怎樣的感覺。

    相當的不自在,總覺得被高尾看穿了什麼,但不過就只是個禮物,還能看穿什麼?綠間這麼想,但仍是撇開臉,妄想這樣就能閃開高尾的視線,但今天的壽星卻異常執著的直盯著他,什麼話都不說卻發出奇怪的聲響干擾他。

    「嗯嗯嗯嗯………」

    高尾發出意味不明的聲音讓綠間相當煩躁。
    那麼有壓迫感的視線盯著自己,而且閃也閃不掉的狀況下,綠間決定面對他。
    「我已經祝你生日快樂了,也給你禮物了。」綠間表示自己的行為一切符合正常程序,不懂高尾到底還有什麼不滿。
    「小真就這樣?沒有其他的表示了嗎?」高尾挑眉看著綠間。

    綠間愣愣地回看著高尾,不太清楚高尾話中的意思。

    究他以往替帝光時的隊友們過的生日,他一直都是這麼做的,難道他遺忘了什麼?還是黑子他們只是不計較他的疏忽,剛好高尾是非常注重生日的人,才計較他的疏忽?不對,高尾不像是這種人。

    綠間想到最後還是想不到原因,便開口詢問。

    「我給你整整半個月的天蠍座幸運物了,這對你相當的有用,難道生日除了給有用的禮物及祝福,還有其他事情要做?」綠間皺起眉疑惑的問。

    高尾聽到綠間的禮物的內容已及疑問,他深吸了口氣,忍住差點破口而出的笑聲。

    果然是小真,連給的禮物都那麼的……實用,究綠間認知而言的實用。

    高尾將手中的禮物放到板車上,並下了腳踏車,故作嚴肅的看著綠間。

    「小真,你知道嗎……」高尾踮起腳尖,捧著綠間的臉,直視著對方。

    「嗯?」綠間面對高尾逼近的五官,不自在的往後縮了下。

    「生日只給禮物和祝福是毫不附責任的行為,還必須要加上love 才可以。」

    「愛?」

    綠間總覺得有哪裡不對,但又覺得合理,畢竟祝福本來就要有誠意在,但愛……?這說法似乎太誇張,不過高尾說話本來就這樣,這也沒什麼。

    綠間替自己找出高尾所說的合理解釋,發現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便開始伸手推開高尾不斷逼近的五官。

    「對啊,要給個吻,就像媽媽給小孩一樣,這樣才代表這個祝福有誠意和愛的成分存在。」高尾勾起唇角笑笑地說,但話一說完,綠間便不再控制力道,直接把他推開。

    「少胡說八道了,浪費我時間你必須再多載我一個星期到學校。」綠間沒好氣的瞪了高尾一眼,無視還沒上腳踏車座位的高尾,自顧自的上車。

    這……什麼懲罰啊?高尾聽到綠間的話差點笑出來,他已經每天都來了,多那一星期有什麼差別嗎?

    但他並沒有開口吐槽綠間,他上了腳踏車,雙手握住手把,腳用力一蹬離開地面,用力的踩著腳踏車踏板,往秀德高校前近。

    「什麼嗎!不是說壽星最大嗎?開一點小玩笑,小真就受不了了嗎?不過小真真的親我的話,這也不是不可以的啦!畢竟我那麼人見人愛,你可以趁勢偷親我的,我不介意哦~」高尾邊踩著腳踏車邊這麼說著。

    儘管他得到的回應是綠間的閉嘴二字,但他仍笑的相當愉悅。

    就讀秀德高校的第一年,他最可敬的隊手為他所說的第一句生日快樂,代表了認同他的存在,這讓他怎能止的了不斷上揚的唇角呢?

    這是他到目前為止收過最棒的生日禮物了。

 

 

 

 

 

  •    幾年後的今天。

 

    「你在笑什麼?」綠間將擺在桌上的蛋糕切好後,發現高尾一臉傻笑的看著自己。

    一個月前綠間說要幫高尾慶生,所以他才會在今天買了蛋糕後就到高尾家,但打從他拿出蛋糕開始,高尾就一直衝著他笑得一臉傻樣,讓他覺得莫名其妙。

    到底有什麼好笑的?他不懂。

    高尾用手指沾了下蛋糕上的奶油放入嘴中,嗯……好甜…不過算了。

    「不要這樣吃東西。」

    綠間皺起眉頭,對於高尾這樣的行為不甚認同,不過卻也已經習慣了,只是還是會唸上個幾句。

    他將切好的蛋糕放到盤子上,遞到高尾面前。

    「我想起小真第一次對我說生日快樂的時候。」

    高尾接過後,笑的甜膩膩的看著綠間,彷彿在說『那是小真對我的第一次告白』的感覺。

    「那次有怎麼了嗎?」

    「小真還沒對我說生日快樂!」

    高尾沒有回答綠間問題,反而突然冒出這句,讓綠間有點反應不過來,但他仍獻上祝福的話語。

    「生日快樂。」   

    「沒有其他表示了嗎?這四個字感覺不到小真有什麼誠意在裡頭啊,這時候就要加上一個吻,才能讓我感受到啊,小真。」

    高尾才剛說完這句話,綠間便將沙發上的枕頭直接往高尾臉上砸過去。

    「被枕頭吻的感覺如何呢?感受到愛了嗎?高尾。」

    在世隔多年後,綠間也找到了應對高尾那些曖昧話語的技巧。

The end



後記:

好久沒打板車,一直在打歐美的文章,深怕有翻譯腔(?)在裡頭。

板車對我來說不管過了多久都是很重要的,不管有沒有CP,

兩人之間的競爭、進步、認同等等都是他們讓我欣賞的。

高尾看似輕浮,其實心思很細膩,在最新一話他說的某句話我永遠忘不了,

他還是忌妒著奇蹟世代對綠間的重要性吧

但他沒想到對綠間也很重要的,只是重要有不同的層面,是他讓綠間的世界變得更大的,而奇蹟世代只是綠間成長過程中的一環罷了,沒奇蹟世代,綠間怎麼會遇到他呢?


總之,高尾生日快樂。



评论
热度(10)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