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おそ一]20160320 隨筆

CP:おそ一 /長兄一




    責任什麼的……最令人感到噁心了,根本沒有誰是誰的責任,每個人只要顧全自己就夠了。

    一松縮在客廳一角,抱著屈起的雙腿,心裡想著與氣氛不符的話語,但仍默默的聽著おそ松長篇大論。

    「長男的職責就是無時無刻的關心你們,不可以有任何隱瞞的情形,一旦被發現,我會極刑處裡。」おそ松一臉好哥哥的模樣,自我陶醉的說。

    一松瞥了おそ松一眼後,便移開視線,他的目光移向窗外開始滴答滴答的下起雨的天空。

    每個人本來就是獨立的個體,但因為是兄弟、更是羈絆比一般兄弟更深切的六胞胎,變成了甩也甩不開的東西。

    無論是哥哥或者弟弟,誰都不是誰的附屬,何必把一切攬在自己身上?おそ松不需要為了道德感,而假裝自己的兄弟愛或者……長男職責。

    「一松,你有聽到剛剛的話嗎?」

    突然逼近的聲音,讓一松的目光移回了室內。

    おそ松皺的著眉站在他的面前,這樣的過分靠近也讓一松皺起了眉,往後退了退,但本來就縮在角落的他,一下子就抵到牆了,並沒有再後退的空間。

    一松看了看周遭,大家早就不知道去哪了,整個客廳只剩他和おそ松,這讓他眉頭皺的更緊了。

    「一松,大家都是兄弟,不需要有任何秘密,有困難就要說出來。」おそ松一副好哥哥模樣的開始舉例,「像是から松隱瞞小鋼珠贏錢這種事,就是非常、非常不可取的秘密、還有トド松有工作這件事情也隱瞞哥哥們,也是非常不可取的,所以我希望一松如果有什麼事情,都可以跟我說,我們是兄弟嘛!哥哥會幫助你的。」

    おそ松像演講一樣,邊皺著眉頭邊舉例,好似這群弟弟們老是瞞著他這件事,讓他不是很愉快。

    「吵死了。」一松冷冷地打斷おそ松的話,而おそ松瞪大眼看著一松。

    「如果真的那麼不爽,那就什麼都不要管,不就好了?少在那拿長男職責出來說嘴。」一松邊說,邊站了起來與おそ松平視對看著。

    靜了許久後,おそ松輕輕拍了拍一松的肩,開口道,「啊,是呢,但還是沒辦法不管啊。」

    おそ松像對孩子般的,伸手揉著一松的頭。

    「因為我是長男,所以呢……一松就算怎麼不高興,我還是不能不管一松,懂嗎?」おそ松勾起唇角,笑著說。

    也許是おそ松講的話太過理所當然、也許是おそ松笑的樣子太過燦爛,一松第一時間無法做出任何回應,等過了段時間,一松發現錯過反擊的時間。

    一松僅是深吸了口氣,撇開與おそ松對看的視線,低聲回應了聲。

    「嗯。」

The end


好怕 OOC  
可是我就是想寫 (ryy
我本來還在糾結蘇美和喻魏怎麼卡住欸 (ry



评论
热度(8)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