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喻魏,Step by Step,05

CP:喻文州X魏琛

直接先從交往開始(?


前面的部份> http://yajhan.lofter.com/tag/step%C2%A0by%C2%A0step

    「聽喻文州說晚上你要一起看視頻?怎?你不用補眠?」

    葉修關上房門後,開口詢問提著行李跟他一同回房的魏琛。

    因為房間早早在國家隊們抵達蘇黎世時就分配好,只有葉修這國家隊顧問,自個兒睡一間,而人又是他自己找來的,魏琛理所當然的被丟去跟葉修一起睡。

    魏琛聽到葉修的問話,又想起車上與喻文州的對話,沒好氣地呿了一聲,把手上的背包往床上扔。

    「被那小子擺了道。」他簡單的回答。

    他可不想被葉修知道自己是被捧得忘了喻文州是怎樣的傢伙,才答應了一同研究視頻,被對方知道了,除了自己沒面子外,也免不去被嘲諷個幾句。

    「哦~那我懂了。」

    葉修刻意拉長音節的回答,讓魏琛看了不是很爽。

    「懂啥?」

    「我只是沒想到,早過了血氣方剛衝動年紀的你,情緒還那麼容易給年輕人的幾句話給牽動著呀,老魏。」

    「去!去!去!他可不是簡單的幾句垃圾話,他可是含蓄地想討個前輩的指教啊!我是大恩大德決定犧牲睡眠給這小輩一些指導好嘛!哪來的情緒受到影響!」魏琛大聲地為自己辯駁。

    都怪喻文州長得一付無害的模樣,稍稍皺著眉就彷彿陷入極大的煩惱,讓人忍不住想去幫助他,怎怪得了自己中計。

    葉修則聳聳肩,表示自己其實不那麼在乎魏琛的解釋。

    他知道魏琛很是介意受到喻文州影響這話題,從他一直嘮嘮叨叨解釋的樣子便看得出來。

    即使喻文州是魏琛認可的傢伙,可同時也是魏琛甩不開的心魔。

    「我說老魏,過了那麼多年,當初可是你決意放手將藍雨交給年輕人的,你這心怎就還沒放下?」

    魏琛頓了下,轉頭不去看葉修,他坐上了床,看著舖在房間地板上的地毯發呆著。

    他知道在當時,靠他的力量藍雨是不會有什麼突破性的作為,所以他離開後,看的喻文州和黃少天這兩個藍雨的雙核,帶著藍雨一步一步爬起,他心裡滿是感動。

    可想到帶著藍雨走向輝煌的人,是當初自己曾看走眼的喻文州,後悔自己沒在那時多拉這年輕人幾把,他心情滿是複雜。

    沒留下什麼便罷,在那時說著為了藍雨,他將一切交給方世鏡,希望對方完成他沒做到的,提拔這兩個年輕人,便一走了之,可只有他自己清楚,為了藍雨這四個字是好聽的說法,說白了,是自己在面對喻文州的情緒上鬧了些彆扭及自尊上的問題罷了。

    看著藍雨現今的狀態,他心裡那麼點的遺憾以及不甘心,讓他很難放下心。

    「喻文州這小子,對你可是上了心,心裡敬你這前隊長,你想想為什麼喻文州要對你使計?不讓你置身事外?」葉修開口打破了沉默。

    魏琛瞥看了眼葉修,「不就想討個指教?」

    每個人看視頻注意到的東西都不太一樣,而以他的經驗一起參予研究,對國家隊絕對沒壞處,當然自會邀請他一同去看。

    葉修懶得再解釋那麼多,畢竟人家腦袋就那麼硬,他乾脆也不再繼續這話題。

    「你知道這次是誰提議邀你來看冠軍賽的嗎?」

    「不就是你?」魏琛一臉「你傻了嗎」的表情看向葉修。

     這葉修不才近二十末就不長記性?莫非在蘇黎世這種國際賽事太有壓力?腦子壞了?

    葉修從口袋中掏出菸盒,抽出了支菸叼在嘴邊,「開口的是我,但提議的人可不是我。」

    他打開了房門,再走出去前,轉頭看了看房裡的魏琛,「這心眼深的傢伙,

知道你心裡有個缺憾,老魏。」

    葉修說完,關上了房門,讓魏琛獨自在房裡靜靜,自己則去找個地方坐著抽菸去。


to be continue

评论(4)
热度(17)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