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喻魏,Step by Step,07

CP:喻文州X魏琛

直接先從交往開始(?


前面的部份> http://yajhan.lofter.com/tag/step%C2%A0by%C2%A0step

    人生並沒有早知道這件事給你有後悔的餘地。魏琛邊咬著餐包,邊和黃少天、葉修兩人耍著嘴皮子,偶爾聽葉修揶揄吃飯吃得很慢的喻文州。

    他太隨遇而安?不然要怎麼辦?他只是不想太快看到擾他一整天的喻文州,不想不等於不可以,還是可以共桌吃飯、聊個天,又沒什麼大不了的。

    況且究喻文州這人,他本身就沒什麼意見,純粹自己拉不下面子什麼的矛盾情感作祟,才想故意繞開吃飯時間的。

    現在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而已,還能幹嘛?

    「我說老魏,我和黃少天早吃飽了,要不是為了喻文州還在那慢吞吞的吃,早就溜了。」

    葉修突然的一句,讓魏琛察覺不對,放下手中的餐包直盯著對方。

    葉修也不心虛的迴避魏琛的視線,直接與魏琛對視,「你才剛吃,正好陪著你藍雨的手殘隊長,我就和黃少天先上樓了。」

    「留下一起聊個天,那麼早上樓你能幹啥?」魏琛給了葉修個衛生眼。

    「打榮耀。」

    葉修扔下三字,便起身拍了下魏琛的背,連頭也沒回的走出餐廳,在葉修後頭起身的黃少天,也拍了拍他敬重的前隊長肩膀幾下,跟著葉修走出餐廳。

    打榮耀這話肯定不假,但作為先離開的藉口,聽在魏琛耳裡,他滿肚子可都是咒罵葉修的話語。

    「你們幾點要一起看視頻?」魏琛看向正在喝湯的喻文州。

    總不能一直不講話,所以魏琛只好找個今天在車上的話題,隨口問問。

    「大概九點左右。」喻文州不疾不徐的回答。

    「哦……那在我那看?」魏琛想葉修既然是顧問,那應該是去他們房間看。

    「嗯。」

    「那趕快吃一吃,一起上樓吧。」魏琛看這話題沒幾句就終結,想了想葉修稍早說的話,也就順口開口問問,「聽說是你提議邀我來蘇黎世的?」

    喻文州點點頭,絲毫不訝異魏琛會知道這件事。

    「為什麼?」魏琛索性放下手中的食物,手肘倚著餐桌,托著下顎看向喻文州。

    反正早晚要開口問出他的問題,乾脆趁葉修故意給他兩人單獨相處的時間問一問,省得自己在那又想得腦袋亂七八糟的,未來幾天又和散心這兩個字無緣。

    「其實也沒什麼特別大不了的原因。」喻文州終於用完餐,放下了手中的湯匙,慢條斯理的用紙巾擦了擦嘴巴。

    這在磨蹭些什麼?就不能直接說為什麼嗎?魏琛皺起了眉頭。

    「那是什麼原因?」

    喻文州的個性,從打榮耀便可以看的出來,他從不會被外界因素影響自己,所以他也沒為魏琛的催促,亂了自個兒的做事節奏。

    他先替自己倒了杯水,喝了幾口水後,才準備回答魏琛。

    「從以前,我便一直看著魏隊的背影,告訴著自己總有一天必須變得像自己崇拜的你一樣那麼強大,才可以撐起整個藍雨。」

    喻文州沒有漏看魏琛疑惑的表情,但他選擇繼續開口將話說完。

    「我的手速不足,是我的硬傷,但魏隊給我們的經驗、分析上的指導,我無一不記在心上,只為了讓自己在戰術上掩蓋掉自己的缺陷,早日獨當一面讓魏隊你認可。」

    「這……你突然在說些什麼……」魏琛極為不適應這種場面,只能打哈哈的回應。

    「當我一步一步的進步時,我相當興奮,希望魏隊可以看見我、眼光注視我。」

    「好了,現在不只我注視著你了,全世界都看著你了,你別想太多了,哈哈哈。」魏琛像長輩一樣,輕輕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試圖要化解這開始往奇怪的地方發展的氣氛。

    魏琛看了看四周,用餐時間早就過了,餐廳裡沒什麼客人,服務生也正在努力收拾東西,沒有人將目光看向這,是他唯一慶幸的一點。

    喻文州認真的表情,總覺得事情超乎他想像的……有點脫序。

    這情感遠比葉修說的放在心上四個字還要來得強烈,這是怎麼一回事?還是一切只是他想太多?

    「直到魏隊你的離開後,我才意識到我如何傷了我放在心上珍惜的人這件事。」

    「這沒事的沒事的,我可是好好的。」

    喻文州握上魏琛留在他肩上的手腕,這讓魏琛更不知道該怎麼揮去這詭異的氛圍。

    「啊……說話就說話,動手動腳的可不好。」

「魏隊曾說過,無論手段如何,只要能贏就好了,這句話我記得清清楚楚。」

    這喻文州什麼不記,記這做什麼?是不準備放手的意思嗎?魏琛瞪大眼看著喻文州,腦子有些犯傻了。

    「說了那麼多,魏隊懂得你對我的重要性?」

    「懂、懂、懂。」這時候即使不太懂,魏琛也知道要說懂。

    「那麼希望魏隊能在賽後給文州回應。」

    「不用賽後!我馬上就可以給你回應!好好加油!藍雨下個賽季,靠你了。」

    喻文州聽到魏琛的回答,僅是微微一笑,他起身,微彎下腰,唇輕覆在魏琛耳邊,輕聲道。

    「藍雨下個賽季絕對會拿冠軍,但魏隊……文州對你可是上了心,賽後可別忘了。」

    他說完,便獨留魏琛一人獨坐在餐廳發著愣。

    這太詭了,喻文州說的話,怎每個字拆開他都聽得懂,組在一起就變得不是很懂?


评论
热度(15)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