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EXO/勳興] Live in heart.

CP:吳世勳X張藝興

三次元衍生,第一次打,請見諒。



    走過了充滿流言蜚語的路,惡意的言語曾經狠狠地劃破疲憊不堪的心,儘管傷口已經結痂,說著謙遜有理的指教話語,但終究人心還是肉做的,哪天再度被劃開還是有可能的。

    但再怎麼樣,外頭那些話語還是要努力的隔絕在自己心門外,日子還是得繼續過下去,然後繼續無止盡的練習。

    無論是綜藝、唱歌或者跳舞,因為這是他們的責任。

    一打開練習室的門,映入吳世勳眼中的是早已汗流浹背的張藝興。

    吳世勳反手關上門,他抿著唇,站在練習室一角,靜靜地看著張藝興練習。

    儘管是男人,張藝興跳舞的動作卻不像一般人跳得那麼陽剛,但也不是說他跳的多們柔媚就是。

    張藝興的柔軟的舞步中,下秒卻又帶些許強勁力道,關節扭動與節奏間的停頓、以及當下的眼神,都是屬於他的魅力。

    跳舞時性感邪魅的張藝興和平常謙遜有理的張藝興是不大相同的魅力,但兩者都吸引著吳世勛的目光追隨。

    這就是Lay,不是天才般的存在,卻用著努力去讓自己變成全能型的人材。

    音樂聲停了,吳世勳這才發現張藝興的練習告一段落,正拿著毛巾擦著溼透的頭髮。

    吳世勳習慣性的抿了抿唇後,開口問,「Lay哥,要吃飯嗎?」

    張藝興露出笑容,「好呀,吃什麼?」

    吳世勳嘿嘿笑了幾聲後,摀起嘴說,「燒肉怎麼樣?」

    張藝興愣了一下,就開始抿嘴思考該不該吃燒肉這件事。

    演唱會快到,就算有加強運動訓練,但這樣去吃燒肉,感覺還是不太好,但已經很久沒吃了,好像去吃燒肉也沒什麼問題……

    在張藝興思考時,吳世勳這已經搭上他的肩,有些撒嬌問,「好嘛,最近都沒吃,偶爾吃一次而已嘛。」

    「可是……」

    張藝興還在思考要怎樣將自己腦中的中文轉成韓文,吳世勳就將人帶出練習室。

    張藝興眨了眨眼,他看著吳世勳的側臉,皺起了眉頭,「世勳,你怎麼這樣呢?我話都還沒說完欸!」

    「等Lay哥說完,我都快餓死了。」吳世勳半瞇著雙眼,笑笑地邊說邊戴上棒球帽。

    張藝興知道自己韓文有些退步,但也不至於退步的像吳世勳說得那麼誇張。

    他想要反駁對方,可是現實卻沒給他反駁的任何機會,走出練習室後沒多久,他和吳世勳沿路和許多前後輩打招呼。

    「銀赫哥,午安。」兩人走出公司,恰巧遇到了正要進門的銀赫,他們停下了腳步打招呼。

    「你們要一起去吃飯啊?」李赫宰看了看錶上的時間,隨口問。

    「要回宿舍拿東西而已。」吳世勳摀著嘴笑著回答。

    張藝興則瞪大雙眼看著吳世勳。

    世勳什麼時候學會說謊了?只是吃個飯跟銀赫哥說一聲會怎樣嗎?

    「噢噢。」銀赫點點頭,手搭上了張藝興的肩膀,輕輕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加油啊Lay!最近Kai受傷了,團隊舞蹈上你辛苦了。。」

    「沒有的事,大家都很辛苦,謝謝銀赫哥的關心。」張藝興鞠躬了下,禮貌的回應。

    「好了,你們快回去拿東西吧!我也要進去找東海了。」

    「D&E要出新單曲了?」吳世勳好奇的問。

    「嗯哼,也許吧。」

    銀赫笑了笑,拍拍吳世勳的頭後,就進了公司,往電梯走去。

    「世勳你說了謊。」張藝興的口吻有些責怪的成分在。

    「Lay哥不帶口罩?不怕被人認出來?」吳世勳將放在口袋裡的口罩遞給張一興,他看了看周遭的零星粉絲,示意張藝興多少變裝一下。

    平日中午的清潭洞雖然不似鬧區般熱鬧,但因為S.M.公司在這的關係,總是會有些粉絲在這晃來晃去的,不變個裝只是替自己找麻煩。

    「哦~」張藝興瞪大眼,一臉恍然大悟的點點頭,戴上吳世勳給的口罩。

    吳世勳眼尾瞥到張藝興的表情,摀著嘴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笑什麼?」張藝興皺起眉頭,撞了下吳世勳的手臂。

    「笑Lay哥可愛啊。」

    「我可是哥欸,怎能用可愛說我。」張藝興小聲的辯駁。

    「可愛就是可愛呀,總不能說謊說不可愛吧。」

    「你剛剛不就對銀赫哥說謊了。」張藝興挑起單邊眉,又輕撞了下吳世勳的手臂。

    「那是善意的謊言。」吳世勳停下了腳步。

    沒走多久,他們就到了烤肉店門口,吳世勳打開店門,讓張藝興先進門,自己跟在對方後頭進店裡頭。

    「是哦~」張藝興邊拉開椅子,邊回應吳世勳。

    「因為我現在想單獨的跟哥一起吃飯啊,而且怕銀赫哥一起跟過來,Lay哥要多請一個人。」

    「你是怕你少吃吧。」張藝興半瞇起雙眼,微嘟著嘴吐槽著吳世勳。    

    「被Lay哥發現了。」吳世勳做出被發現的驚訝表情,逗得張藝興笑了。

    「好了,今天哥都陪著你,要吃什麼點什麼。」張藝興拿起菜單,放到吳世勳手上。

    「真的都陪著我?」吳世勳看著菜單,抿了抿唇。

    吳世勳像小孩一樣再三確認什麼似的,讓張藝興覺得頗可愛的,忍不住伸手拍拍對方的頭。

    「真的。」他溫柔的說著。

    「答應我的噢,Lay哥不可以離開。」吳世勳視線從菜單上移開,認真的眼神直視著張藝興。

    明明理智知道張藝興需要更寬闊的天空去自由的翱翔,但理智和情感的拉扯,情感戰勝了理智,讓他利用這種機會要自己想要的答案。

    相當的很狡猾、甚至很自私,但他還是選擇這麼做了。

    張藝興不知道是聽不懂對方在講什麼還是不知道怎麼回答,他就這麼愣著。

    「Lay哥,聽不懂的話,我可以慢慢說。」吳世勳伸手搖了搖張藝興的手,要對方回過神。

    張藝興搖了搖頭,表示他聽得懂,不需要再重複一次。

    「世勳呀……」張藝興的指尖輕輕敲著桌子,配合他說話的節奏,打著緩慢的節拍,「有時候離開不等於是離開,反而會將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更加緊密的連繫在一起,你知道嗎?」

    吳世勳移開視線,他抿了抿唇、深吸了口氣、握緊拳頭。

    「嗯……」他知道對方的答案,即使早有預感答案就是如此,但真的聽到心臟還是『咚咚』用力、快速的跳著,清楚表現出自己的緊張、難過。

    張藝興指著自己的胸膛的左邊,「至少我們這邊從沒離開過彼此,不是嗎?世勳。」

    吳世勳仰著頭一陣子後,才又正視張藝興,他紅著眼眶回應。

    「是呀,Lay哥。」

 

                         The End


评论
热度(10)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