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老九門/佛八] 迴,01。

CP:張啟山 X 齊鐵嘴

後續章節>這 

老九門衍生同人

    羅盤躺在沙地上,上頭的指針胡亂擺動的厲害。

    齊鐵嘴並沒有去理會羅盤的異常,他推了推掛在鼻梁上的圓眼鏡,而鏡片早已破碎只剩下裝飾功能的鏡框。

    他沒有以往大驚小怪的誇張表情,就靜靜地看著滿是鮮血、雙眼緊閉的張啟山躺在他腿上。

    若不是有感覺到那若有似無的淺淺呼吸聲,齊鐵嘴都要以為躺在他腿上的是張啟山的屍體。

    不過在這樣下去,張啟山離變成屍體的距離也不遠了。

    「老八……我沒能保……你。」張啟山昏去前的虛弱嗓音仍迴盪在齊鐵嘴耳邊。

    連鬼神都怕的張啟山怎此時狼狽地倒在他這手無縛雞之力的算命仙身上,這算什麼?

    齊鐵嘴齊鐵嘴拿著總披在肩上的掛巾,細心地擦拭張啟山臉上的髒污,他慢了好幾拍,自言自語的回著張啟山的話,「沒能保,就別逼著我陪你,這不就行了?」

    說是這麼說,可如果不是信的過張啟山,他齊鐵嘴也不會半推半就地讓對方牽著走。

    他咬著下唇,模糊的視線看著張啟山的嘴唇漸漸轉白。

    張啟山倒下,保不了他算什麼?張啟山等於整個長沙幾乎完了才是大事。

    如果可以他希望此時躺下的是他,而不是扛著整個長沙的張啟山。

    幽暗的洞穴突然亮了起,這讓齊鐵嘴皺起雙眉摟住張啟山。

    儘管他知道真的發生了什麼,他也不一定能應付,但他仍警戒地觀察四周的動靜。

    沙子滑動的希刷聲,石頭與石頭碰撞的聲響,讓齊鐵嘴不得不懷疑是地震,他趕緊將張啟山拉到岩壁邊,讓兩人盡可能的靠在壁上。

    到底發生什麼事?

    這時齊鐵嘴的眼角餘光瞥見了被他遺忘的羅盤,一看到羅盤上頭晃動厲害的指針,他愣了住。

    沒等他回過神,他只感覺的到眼前的景像全顛倒了過來,一道白光閃過,什麼都沒有了。

 

    ※

 

    「我保你。」

    張啟山面無表情,卻鏗鏘有力的一句,撞進在齊鐵嘴的心裡。

    熟悉的話語和場景讓齊鐵嘴眨了眨、又揉了揉雙眼。

    怎麼剛剛還渾身是傷的張啟山這時完好無缺的站在這?

    「我說八爺,你怎還愣愣的?這時你不是會哀嚎個幾句不去、死都不去嗎?」張副官在一旁看著遲遲沒回過神的齊鐵嘴,忍不住開口調侃。

    齊鐵嘴搖了搖頭,伸手捏了捏張副官的臉頰。

    「八爺你這是在做啥呢?」張副官拿開齊鐵嘴的雙手,皺起雙眉看著不對勁的對方。

    「會疼嗎?」齊鐵嘴習慣性地推了推眼鏡,這才發現他的眼鏡是好的。

    「當然會。」

    張副官一臉你今天吃錯藥的表情,讓齊鐵嘴不得不懷疑是不是剛剛做惡夢,才會夢到張啟山倒下的可怕景像。

    「老八,趕緊準備準備,近些日子就準備起程了。」張啟山微勾起單邊唇角,伸手拍拍齊鐵嘴的肩,「不過你這次沒大聲嚷嚷的,讓人真不習慣。」

    「難不成我不答應,你就會放了我嗎?佛爺。」齊鐵嘴誇張地嘆了口氣,手不自覺地摸著藏在衣中冰涼羅盤。

    他拿出一看,看到羅盤上的模樣,臉色難看的皺起了眉頭。

    和夢中胡亂晃動的指針一樣,磁場位置全是紊亂的,到底怎麼回事?

    「今天幾號?」齊鐵嘴有些緊張的問。

    「初10不是?再幾天就中秋了。」

    張啟山挑眉看著齊鐵嘴,覺得對方會忘記日期是件不可思議的事,畢竟好歹算命也是齊鐵嘴的本業,忘了日期可是件不可能的事。

    齊鐵嘴聽了,愣愣地看著眼前的張啟山和張副官。

    他握緊了手中的羅盤,深吸了口氣,才接受眼前的一切。
    既然一切重來一次,那他也只好違背老祖先所說的,想盡辦法改變可能會發生的事。
    怕報應嘛?為了長沙,他不得不。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10)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