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老九門/佛八] 迴,03。

CP:張啟山 X 齊鐵嘴

前面章節>這 

老九門衍生同人


    夜已深了,屋外也靜的一點人聲也沒有,只剩蟲攀在樹上鳴叫。

    可躺在床榻上的齊鐵嘴閉著雙眼,翻來翻去好些時間,卻仍睡不著。

    「唉呀!這是怎啦!」最後他拉開被子,起身坐在床邊,手扒著頭髮、腳朝空亂踢、低聲吼著。

    他聲音不大,可聲音在寧靜的夜中,仍是格外的響亮。

    沒多久門房外便有夥計提著油燈,輕輕敲了幾下齊鐵嘴的房門。

    「八爺,怎啦?需要我幫忙嗎?」

    「沒事、沒事……不,等等我有事!」

    齊鐵嘴聽到聲音本來嚇得只想將人打發走,可馬上又反了悔,他手趕緊在枕頭邊胡亂抓起自己的眼鏡戴上,腳套上鞋子衝上前打開房門。

    「八爺……?」夥計看齊鐵嘴一頭的亂髮愣了住。

    「幫我叫車、叫車!」齊鐵嘴說。

    「這……這時間已經叫不到車了,八爺。」夥計皺起眉頭,眼尾餘光瞥了瞥夜空中逐漸圓起的月亮,都這晚了,他家八爺這靈機一動想去哪呀?

    齊鐵嘴嘆了口氣,下巴向自己房間努去,「那去幫我準備準備幾套衣服,接下來幾天我不會在家。」

    夥計瞪大雙眼,驚訝的問,「八爺,你還好些天不回來?如果有人找麻煩,這可怎麼辦呀?」

    齊鐵嘴給了對方個白眼,「都做這麼久了,你不能處理才奇怪。」說完後,他推了推夥計的肩,示意對方快點收拾行李。

    夥計是聽話的走了進去幫齊鐵嘴收拾行李,可嘴仍唸著,「八爺,這麼晚了,也沒車了,你到底是要去哪?怎麼去?」

    「沒車了,我是沒腳可以走嗎?」齊鐵嘴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對方收拾行李的背影。

    「是去哪兒?需要我陪您嗎?」夥計邊說,可手邊整理行李的動作可沒因此慢下。

    齊鐵嘴邊整理自己的服裝邊說,「人呀,還是好奇心少些點好,有些事別知道對自己才是好的。」

    他這麼做是為了對方好。

    有時候真的不知道比假裝不知道安全多了,如果有什麼人找麻煩,如果太刻意的演技,反而害了人,最好的還是自然反應。

    齊鐵嘴將帽子帶了上,這時夥計恰好也將東西收好,將行李提給他。

    「懂了八爺,那您這路上小心些。」

    齊鐵嘴瞥了夥計一眼,伸手接過行李,在走出房前,才開口告知自己的去處。

    「我找佛爺去。」

 

    ※

 

    長沙城裡的店家在這深夜時間幾乎都打烊了,整條路僅有前方酒樓的紅燈籠還在閃著,這讓齊鐵嘴免去提油燈的麻煩。

    坐車習慣了的齊鐵嘴在這深夜走去張府,整個人氣喘吁吁的,才發現平常的自己有多幸福。

    儘管這十次有八次中幾乎是被人威脅上車的,也好過現在他自己靠著一雙腿走去。

    「唉呀……」

    齊鐵嘴走到腳痠的實在不行了,才走到一旁,坐在打烊的店家前階梯稍作歇息。

    這張府沒事蓋那麼遠做啥?齊鐵嘴邊用衣袖替自己擦汗、另一手五指合起,努力替自己搧著風。

    不然這就回去吧?反正只是一晚而已,他是在不安個什麼?明天一大早再叫車過去不就行了?

    齊鐵嘴拍了下手,為自己的聰明感到自豪,正打算起身打道回府時,腦中卻浮出張啟山狼狽的躺在他膝上的模樣。

    他皺起雙眉,抿起了唇,視線看向酒樓的方向,沒多久又回頭看往反方向。

    可如果希望改變結局,每個環節都是環環相扣的,他如果像之前一樣都在家裡睡覺,是不是仍舊保不了那口口聲聲說要保自己的張啟山。

    張啟山狼狽的模樣看那麼一次就夠了。

    齊鐵嘴深吸了口氣,提起行李,準備起身走往張府時,他驚愕地看著眼前出現的雙軍鞋。

    有沒有那麼剛好?

    他的視線緩緩的往上移,在看到張副官那張充滿揶揄的臉後,才確定自己剛剛所想的沒錯。

    「八爺,這三更半夜的……您是在這賞月?」張副官說的同時,還假裝認真地觀察夜空中快滿月的月亮。

    這被人由上往下看的壓迫感,讓齊鐵嘴受不了的站起後,還多踩上了層階梯,在確定自己的視線可以與張副官平視後,他微微抬高下巴,應聲道,「怎?這三更半夜的你就只准你走在街上,不準我走在街上啊?」

    「怎敢?」

    齊鐵嘴白了對方一眼,「你怎那麼晚還在外頭?」

    「佛爺叫我出來接您的。」

    張副官的回答讓齊鐵嘴雙眼瞪大。

    「他怎麼知道?」

    「這可得八爺您自己去問佛爺。」

    齊鐵嘴被張啟山的行動給嚇茫了,這張啟山肯定是覺得早些時候的行為太過不平常,才敏感的查覺到有事情,猜測到他的行動吧?

    張副官挑眉看了看齊鐵嘴後,他轉過頭示意後方的司機打開車門,帶有笑意的嗓音喚醒走神的齊鐵嘴。

    「那麼勞煩八爺您上車了。」

 

to be continue


我都以為我在打副八(X


评论
热度(21)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