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老九門 / 佛八] 雷。

CP:張啟山 X 齊鐵嘴

慶祝明天放颱風假,噗浪開放讓人點的文RY


    窗外伴隨著大雨來到的是閃過一道閃電,緊接著一陣響雷劃破天空,讓待在屋內的齊鐵嘴整個人嚇得震了一下。

    他沒好氣的對著窗外的雨冷哼了聲,就像孩子似的發脾氣將窗簾給拉上,來個眼不見為淨。

    張啟山的手擱在腿上,食指有一下沒一下地敲打著,他唇角微微揚起,含有笑意地看著齊鐵嘴的反應。

    明明已經是這麼大的一個人了,卻被一聲雷嚇得整個人差點跳起,到底是有多怕?

    『叩、叩』書房門外的人敲了幾下門後,開口喊了聲「佛爺。」

    打開門的是張副官,他先朝張啟山躹了個躬,發現長官心情不錯的模樣,他挑了挑眉,便順著對方的視線看過去。

    「嘖,這雨下的那麼大、雷聲這麼響,肯定有不好的事要發生了……」齊鐵嘴邊小聲碎唸、邊拍拍手,將手中的灰塵拍掉。

    像是要附和齊鐵嘴所說似的,齊鐵嘴才剛說完話,一陣雷便響了起,聽到雷聲的他不自覺的又震了下。

    張副官瞧見齊鐵嘴的反應,開了口,「呵,我說八爺呀,您就這麼怕雷聲?」

    「去去去,你這是懂什麼?我這不是怕!」齊鐵嘴轉過身,一臉「你怎麼那麼笨」的表情,邊手指著張副官,邊朝著對方揍去。

    張副官聳聳肩,並不是很在意齊鐵嘴所說的,他的目光移向張啟山,發現自家長官在齊鐵嘴轉過身後,本來鑲在唇角的笑意便掩了去。

    「老八……」張啟山在齊鐵嘴靠近時,伸手抓住了對方指著張副官的食指,一臉正經的詢問,「那你可不可以解釋你手一抖一抖的,不是害怕,是?」

    「唉,佛爺,這雷聲代表的可多了!」齊鐵嘴邊說邊妄想將自己的手指從張啟山手中拯救出來,無奈他越扯,對方卻握得越緊。

    唉,現在這佛爺是玩哪招。

    「這你專業的,你解釋、解釋剛剛娜雷聲,代表著什麼?」張啟山稍稍抬高下巴,挑起單邊眉看著齊鐵嘴,等待齊鐵嘴的回應。

    「依我看呢,剛剛的雷聲……響得太過,不似以往的悶雷。」齊鐵嘴看向窗戶的方向,那拉起的窗簾似乎無法阻擋他的視線般,他右手指像在算什麼似的動著,而眉頭也越皺越緊。

    「所以呢?」張啟山問。

    齊鐵嘴瞥了眼張啟山,目光又看向窗戶,「我擔心這是示警……長沙近期可能會有什麼事發生,未來局勢多變。」

    張啟山聞言鬆開了牽制齊鐵嘴手指的手,「此話當真?」

    「這只是我的猜測,佛爺不用那麼在意。」

    「你哪眼看到我在意了?我在意的是你在亂說話,當心我把你舌給拔了。」張啟山說著、說著,他的臉也漸漸逼近齊鐵嘴的臉,不帶笑意的嗓音輕聲威脅。

    「唉呀,這不是佛爺你叫我解釋的嗎?」齊鐵嘴微微下了點腰,不然這張啟山的臉近得可快要親著他啦。

    張啟山挑挑眉,決定放過眼前的人,他挺起身子站了好。

    「今晚雨那麼大,今晚你就在這睡吧。」

    齊鐵嘴一聽到住這,雙眼瞪了老大。

    住這做啥?回去他那小窩就不用像在這一樣拘謹,他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他才不要住這呢。

    「你可以派人開車載我回去。」齊鐵嘴指著張副官。

    「天色晚了,副官也要歇息了。」

    「我家不遠啊,只是一下下。」齊鐵嘴口中說著不遠,可實際用走的距離也要快半個時辰的時間。

    張啟山冷笑了聲,給予對方選擇題,「現在呢,你有兩個選擇。」

    「嗯?」

    張啟山瞧見齊鐵嘴一臉期待的表情,撇了撇嘴,才開口說,「第一、住這,第二、我給你把傘,你走回去。」

    「你這有跟沒說一樣呀!」齊鐵嘴聽到張啟山給的兩個選擇哀嚎連連。

    張啟山並沒有去在意齊鐵嘴的哀嚎,他用眼神示意了張副官,對方馬上明瞭張啟山的意思,便開口喚了管事的進來。

    好似一開始就有人在書房門口待命般,很快地書房門被敲了幾聲後,齊鐵嘴也熟悉的管事走了進來。

    「帶八爺去他的房間。」張啟山說著的同時,當然也瞧著齊鐵嘴嘟起嘴、不是很滿的模樣,他微微勾起唇角,伸手搔了搔對方那頭整齊的髮。

    他在看到齊鐵嘴迎向他的疑惑眼神時,低聲說道,「快走。」

    齊鐵嘴悶哼了幾聲,便很配合的跟著管事離開了書房。

    「佛爺……剛剛八爺說的?」張副官在人一離開,馬上提出問題。

    雖然他們感覺認為齊鐵嘴怪力亂神,可事實上他們還是頗在意齊鐵嘴所說的。

    畢竟齊家就是靠天吃飯的,這說的話呢起碼有著八分準,讓人無法大意去忽略。

    「我想接下來日本人會有新的行動,我要你跟好。」張啟山瞥了張副官一眼,便收回視線。

    「是。」張副官說完後,便自行離開書忙。

    書房只剩張啟山一人,他緩步走向窗邊,站在齊鐵嘴剛剛的位置,掀開窗簾看著外頭不斷閃著悶雷的雲層。

    張啟山閉上雙眼、手指頭輕輕敲著玻璃窗,腦海浮現剛剛齊鐵嘴一臉苦惱的模樣。

    他希望的是那幾聲雷代表的不是示警,僅是單純的自然現象。

    可如果當真被齊鐵嘴說中了呢?

    倏然,張啟山張開了雙眼,他直盯著窗上映出的自己。

    無論未來局勢是否會像齊鐵嘴所說的一樣多變,如果再也無法保住這塊土地,那麼他還是會保住那帶著眼鏡、總是笑著一臉傻呼呼的齊八爺。

 

   The End

 



评论(6)
热度(24)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