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老九門/佛八] 迴,04。

CP:張啟山 X 齊鐵嘴

前面章節>這 

老九門衍生同人



    水滴沿著上方岩石的紋路落下,恰巧就滴在齊鐵嘴的鼻尖,就這樣冰涼的水滴冰得讓本來昏昏欲睡、憑著反射神經走路的齊鐵嘴整個人都醒了。  

    「唉呀!」齊鐵嘴擦掉鼻上的水,心裡則抱怨著自個兒好好睡著覺,怎這屋子卻給他漏水。

    「小聲點,八爺。」

    突然附在他耳邊的呢喃聲,嚇得他往旁邊一跳,他扶好下滑的眼鏡,瞪大雙眼看著剛剛在他耳邊說話的張副官以外,也注意到了周遭的景色。

    奇了!他剛剛不是躺在張府裡?

    他抬頭看、往左瞧、向右瞥,這熟悉的洞窟不就是佛爺出事的那窟嗎?

    不是回到過去了,怎時間又變回這?難道時間是會忽快忽慢的,不像正常的時間一般行走?

    「老八,發現了什麼不對嗎?」張啟山雙手環臂,挑起單邊眉看著被他喚回神的齊鐵嘴。

    齊鐵嘴重重地嘆口氣,他總不能說這整個都不對吧?

    即使知道自己這句話鐵定是白問的,齊鐵嘴還是硬著頭皮開了口。

    「佛爺,我們一定得繼續走下去嗎?」

    張啟山走三步便到齊鐵嘴面前,他的臉逼近齊鐵嘴的臉,看得齊鐵嘴有些緊張地忍不住嚥了口水。

    兩人就這樣互看僵持了一會兒後,張啟山扯起兩邊唇角,一臉和藹可親地假笑回應,「不、行。」

    張啟山一說完,便挺起腰、扭扭脖子、伸展一下筋骨後,就轉身往張副官那走去。

    齊鐵嘴誇張地拍了拍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息,小聲抱怨,「不行就不行,需要這樣讓人緊張嗎?」

    「呵……」

    他聽到一聲輕笑,一看往笑聲的方向,就這樣看到張啟山微揚的唇角。

    這笑容讓他少了放鬆了些,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輕聲咳了幾聲後,便跟上張啟山和張副官的腳步。

    怕什麼?這都是走過的路,機關大致的位置都明白了,他怕啥?

    現在他們在的位置,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等等他們會不小心全部掉進一個偽墓室。

    如果走另一條路,是可以避開這個偽墓室的,但缺點就是另一條路他們沒走過,這時他的記憶就派不上用場,不知道另一條路上是不是隱藏著更多危險的機關。

    可進了偽墓室然後靜靜地離開,沒有打擾到這空間的生物的話,基本上是沒事的,可他們那時就是運氣差在有個士兵一時好奇擺放在墓室中的棺,伸手去動那棺槨,驚動裡頭的屍蹩,根本不會有事。

    所以他們不會有事的,只要他記憶沒出啥大問題的話。

    「八爺,別那麼緊張,這不是有佛爺在嗎?」

    「我這是小心駛得萬年船,多小心點,總比大意好。」

    「佛爺保您了,這還不行?」張副官瞪大眼,一臉好笑地看著齊鐵嘴。

    「人總得小心個萬……」齊鐵嘴這時看到了眼前的岔路就閉上了嘴,抓住前方張啟山的手。

    他笑笑地看著張啟山,手指向右邊往偽墓室的路,「我們走這吧,佛爺。」

    張啟山打量了兩條路一會兒後,問齊鐵嘴,「為什麼?」

    「今天的我和左邊犯沖。」

    齊鐵嘴這胡口一句讓張啟山皺起了眉頭,可還是應聲答應齊鐵嘴。

    照裡說張啟山等人願意聽他的走偽墓室那條路,他應該要放下心,可不斷跳動的眼皮,讓他心裡湧起了不安感。

    難道這幕穴會有變化?

 

    ※※※

 

    「老八、老八!」

    感覺到有人搖晃自己的齊鐵嘴,嘴巴咕噥了幾聲,又掙扎了會兒,才睜開雙眼。

    在無預警的狀況下,看到幾乎快貼上自己的臉,讓他嚇得叫了聲。

    「啊!」

    他這一叫,對方便起了身,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他。

    「三更半夜的,你在叫什麼?」

    「唉呀,佛爺,這就是你不對了!三更半夜的哪有人跑進別人房裡,打擾人睡覺的?」

    「如果不是你在我家半夜叫來叫去,在床上掙扎,我也不會叫醒你。」張啟山雙手環臂,無奈的看著齊鐵嘴。

    張啟山的家?張府?張啟山話裡的字句讓齊鐵嘴這才發現自己不是在墓穴,是在張府的客房裡。

    所以張副官確實把他送到了張府,而在墓穴裡的都是夢?

    齊鐵嘴被搞混了,分不清哪個是真、哪個是假。

    「老八,你做了什麼夢?」張啟山見齊鐵嘴的臉色不是很好,便坐在床邊,大有問清楚的打算。

    齊鐵嘴看張啟山的樣子,知道自己確實讓對方擔心了,他掙扎著該不該說出事情真相,畢竟除了太瘋了以外,說出口也違背了天理。

    可這逆轉本身就違背天理了……

    最後掙扎了許就後,齊鐵嘴才開了口,「佛爺,如果我跟你說我來自未來,你信不信我?」

    他只是開口詢問,這……並不算違背什麼吧?這又不是什麼肯定句。

    張啟山帶著笑容,輕輕地拍呀拍齊鐵嘴的臉頰,這讓齊鐵嘴以為對方信他所說的話了,唇角也緩緩上揚了起。

    誰知這只是他的以為。

    張啟山很快地壓下上揚的唇角,食指輕輕壓住齊鐵體嘴的唇瓣。

    「你還是快點睡吧,再說胡話,小心我讓你再也說不出話。」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16)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