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老九門 / 佛八] 迴,05。

CP:張啟山 X 齊鐵嘴

前面章節>這 

老九門衍生同人




    齊鐵嘴在盯了躺在一旁的張啟山許久後,看著天花板無聲的嘆了口氣。

    一個大男人在自己家,不回自己的房間睡覺,非得要和他一同睡在客房,這等等讓外面的人看了,他齊鐵嘴要怎麼做人啊?

    想到昨晚的情況,齊鐵嘴仍覺得莫名其妙。

    因為他做惡夢,張啟山擔心他所以闖進房間裡,這點他可以理解,可是為什麼威脅他完後,也沒回自己的房間睡,反而用了個奇怪的理由留下。

    「我擔心你半夜又在那鬼吼鬼叫吵得我不能睡,還得走來這制你。」張啟山無視一旁齊鐵嘴的意願,他邊解開襯衫扣子邊繼續說,「不如直接睡這,被你吵醒直接制你,不是省事些?」

    瞧,這什麼話?害他做惡夢的罪魁禍首是誰?還有臉怪他?

    可他這些話都不能說出口,除了沒膽外,也怕被當成神經病,他只好忍住,任由張啟山跟他躺在同張床上,睡上一整夜。  

    「一大早的,在哀什麼?」

    清冷的嗓音在齊鐵嘴耳邊響起,齊鐵嘴側頭一看,張啟山早已醒來,皺起雙眉看著他。 

    齊鐵嘴趕緊從床上坐起,一臉責怪張啟山的表情,「怎醒了,不出個聲呢?」

    張啟山挑挑眉,他如果剛剛那不是出聲,那要怎樣才算出聲呢?

    「唉……算了,這不是重點。」齊鐵嘴扒了扒臉後,看向也已經坐起的張啟山,他手指著房門,深吸了口氣後,開口道,「麻煩佛爺你先出去了,我過一會兒再出房。」

    「為什麼?」張啟山挑起眉看著一臉難為情的齊鐵嘴。

    如果不是理智制止了齊鐵嘴,在聽到為什麼三個字時,他差點揪住對方的衣領大吼大叫。

    什麼叫為什麼?兩個大男人睡在同一間給外人知道,這能聽嗎?還有什麼為什麼?

    張啟山並沒有很在意齊鐵嘴有沒有給予他答案,他掀開被子直接下了床,走到穿衣鏡前整理儀容,而目光則透過鏡子的反射,悄悄地觀察齊鐵嘴一臉有口不敢言的模樣。

    他唇角微微揚起,壓住笑意,清冷的嗓音問,「你再不說,我就和你一同走出這門。」

    「萬萬不可呀!佛爺!」齊鐵嘴一聽張啟山的話,拿起床頭旁的眼鏡給戴了上,一附不可置信的臉望著張啟山。

    「那是說,還是不說呢?」張啟山將袖釦給釦上,微歪頭看著齊鐵嘴一臉自己被虐待的模樣。

    齊鐵嘴抿起唇瓣,瞪視對方,掙扎許久後,發出唉呀一聲,才開口,「說,我說,可佛爺……你可得保證你不會生氣。」他的音量放的有些小,且口吻小心翼翼。

    「說。」張啟山扯扯唇角,看了他一眼後又移開視線。

    「佛爺,再怎麼說我們都是兩個大男人,一起睡在同個房間呢,會招人閒話的……」齊鐵嘴邊說邊觀察張啟山的臉色,見對方沒有不高興的樣子,他壯起膽子繼續說,「為了避免別人誤會我們,我認為我們要分開走出去,對我們都比較好。」

    「老八想的真多,真聰明。」張啟山雖是掛著笑容說出口,可平淡的口吻,讓人分不出他到底是真心或者調侃。

    「是吧,那還勞煩佛爺……」

    齊鐵嘴的話還沒說完,張啟山就先行一步斷了他的話。

    「可老八你這不是亡羊補牢嗎?」張啟山見齊鐵嘴一臉疑惑的模樣,他冷哼一聲,「不管有沒有分開走出房,都還是從同個房出來,不是一樣引人誤會?」

    「欸?」齊鐵嘴聽了張啟山的話,不自覺地欸了一聲。

    「昨夜你喊那麼大聲,家裡的人都被你吵醒了,親眼看著我走進你房裡……」張啟山邊說邊緩步走向齊鐵嘴,他由上往下看著坐在床上的齊鐵嘴,扯起雙邊唇角,假笑了聲後,接著說,「你說這叫是亡羊補牢呢?還是掩耳盜鈴來得貼切?或者說……都有呢?老八。」

    齊鐵嘴傻楞楞的看著張啟山相當假的笑臉,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簡言之,如果有怎樣的斷袖傳言,都早在昨夜傳開了,他現在做的事根本於事無補就是。


to be continue


评论(7)
热度(19)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