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刀劍 / 爺婆 ] 雨の音が聞こえる 01

CP:三日月 X 山姥切



    三日月不舒服?

    這是審神者早上出陣時說的。

    可儘管三日月不舒服,他仍執意出陣,不願乖乖在手入室休養,無法說服三日月好好休養的審神者也只好讓他出陣,可卻一再叮嚀其他刀們不要讓三日月衝第一。

    山姥切知道三日月不舒服後,整個開始心神不寧。

    站在隊伍最後頭的他,目光一直放在三日月身上,只有對方轉過身時,才移開視線。

    山姥切抿了抿嘴唇,邊揮著刀,邊想著是他害三日月的嗎?

    但也不能完全是他的錯,是三日月自己……離開的。

    那天雨下得頗大,他擔心馬棚漏水,會害得馬感冒,急急忙忙的他沒有帶傘就這樣衝出本丸,但很快的他便感覺不到雨水打在身上的疼痛感。

    他停下腳步,看到映在水窪的影子,微微側過身子,看向站在他身旁的人。

    「三日月……」他用力的眨了眨幾下,頗為驚訝對方為什麼會跟出來,而貴為天下五劍的對方,還幫他撐傘。

    「你忘了帶傘。」三日月笑笑地用空著的另一手,撥了撥山姥切被雨水染濕的髮。

    「嗯……謝謝。」山姥切不太習慣這樣的接觸,他低下頭小聲的道謝。

    三日月看著山姥切的動作,似乎想將斗篷的帽子帶了起,他伸出手輕輕握住對方的手腕,制止了對方的動作。

    山姥切抬起頭,看了看自己被握住的手腕,再看了看三日月,「這……?」

    「走吧?不是要去馬棚?」三日月沒有回應山姥切的問題,他笑笑地看向前方不遠處的馬棚,再將視線移回山姥切身上。

    山姥切想問為什麼三日月知道自己想去馬棚,但此刻和三日月肩並肩走在一起的行為,更讓他感到不解,甚至覺得不適宜,所以兩個問題,他選擇了後者,提出疑問。

    「這樣……似乎不太好。」山姥切停下了腳步,低頭看著自己被雨水浸濕的鞋。

    「嗯?」

    山姥切咬著下唇,含糊不清的小聲說,「天下五劍之一和贗品走在一起,還幫贗品撐傘,似乎不合禮數。」

    山姥切說完這句話,頭便更低了,甚至開始後悔講這句話,希望雨水聲大到蓋掉他說的話,讓三日月聽不清楚,再問他一次,他就當做沒事。

    畢竟身為贗品的他講這種話實在……也不太合禮數。

    一個人看著自己的腳、一個人看著對方頭頂的髮旋,兩人就這樣短暫沉默著。

    「你是這麼想的嗎?」三日月溫柔的嗓音打破了彼此的沉默。

    山姥切抬起頭,瞪大眼看著三日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回應。

    「是我想的不夠多……」三日月邊說邊將傘塞進山姥切的手中,笑笑地摸著山姥切的頭,才又開口,「抱歉,讓你感到不自在了。」

    三日月慢慢地退出傘下,他身上的衣物因淋到雨水,布的顏色被浸得更濕了。

    「我……」山姥切伸出手想要抓住對方,但又想到身份問題,收回了手。

    「快去吧,不用在意我。」三日月的唇角依然掛著笑,他轉過身往本丸的方向走去。

    三日月的背影漸漸地在大雨之中消失在山姥切眼前。

    而那天之後,他好幾日沒看到三日月,也沒有聽到對方消息,好不容易今天看到了對方,卻是生病的模樣。

    身為贗品的他根本不值得三日月對他好,他在隊伍中發揮的作用也沒有三日月那麼大,如果今天生病的是他,不是三日月,審神者的臉色也不會那麼難看吧。

    胡思亂想的山姥切,他手中的刀開始亂揮。

    「清醒點。」

    闖入他耳邊的聲音,讓山姥切回過神來,他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清光,對方身上有好幾處被砍傷的痕跡。

    他目光黯下,知道對方為了他的恍神,掩護了他好幾次,替他擋下數次攻擊,他抿了抿乾澀的唇瓣,「不好意思……」

    「知道不好意思,就不要再發呆了。」清光半瞇雙眼看著眼前的局勢,沒敢將手中的刀放下。

    「嗯。」

    在山姥切決定振作時,一道銀光閃過他眼前,等他反應過來,溫熱的血紅灑在他身上,而熟悉的身影就這麼倒在他身上。

    他愣愣地看著壓在身上的人,腦袋停止了思考。

    直到周遭人的聲音突然在他耳邊爆開,他才開口喊了聲。

    「三日月……」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5)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