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Yuri / 維勇 ] The exception. (完)

CP: 維克托 X 勇利

我才看到第二集



   是不是在四月下雪的異常氣候,連帶得讓他視力也異常了?

    這是勇利看到維克托時的第一個念頭。

    直到維克托在他面前宣布要作為自己指導教練,他也同時地不小心看光對方全身上下,他才驚覺異常的不是自己,而是眼前這銀髮男人。

    他的偶像 ──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

    

    自己到底有什麼能耐可以讓偶像因為一個模仿視頻,而選擇遠從俄羅斯到日本教導自己呢?

    勇利晨跑時,看著前方的維克托輕鬆且愉悅地踩著腳踏車,思考著為什麼這問題。

    除了努力努力再努力外,他跟尤里比起來,根本沒有什麼強烈的個人魅力,到底維克托是看上了他哪點?    

    「小豬,發呆在想什麼?」

    維克托停下了踩踏板的動作,讓腳踏車的速度放慢,盡可能地與勇利平行。

    本來想要直接問出自己心裡疑問的勇利一抬起頭,對上維克托那湛藍的雙眼,便移開視線,結巴的回應,「沒……沒有什麼。」

    怎麼可能問的出口?如果維克托的回答只是因為有趣,那叫他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自信心,該如何是好?

    「小豬。」維克托停下了腳踏車,這讓勇利也停下了跑步的步伐。

    「嗯?」

    「我不希望你有所隱瞞,既然我要當你的指導教練,我就需要了解你。」維克托下了腳踏車,走到勇利面前,由上往下看著比他矮小的眼鏡少年。

    他勾起勇利的下巴,微微彎下腰,讓自己的臉更貼近勇利,同時地也給勇利壓迫感。

    他用著不是很標準的日文說,「同時的你也需要了解我,你知道我現在在想什麼嗎?」

    勇利搖搖頭,腳往後退了一步,可他一退,維克托也往前一步,而勾住他下巴的力道,也悄悄地增加力道。

    「你不知道沒關係,我可以告訴你……」維克托微微歪頭,用著可以感受到彼此鼻息的距離,輕聲說道,「我很不喜歡猜來猜去的,每次你有話都不說,這讓我不是很高興,要讓我高興就要學著坦白,好嗎?小豬。」

    那句本來聽得刺耳的小豬,在維克托刻意放輕的語調下,讓維克托聽了耳根子發燙。

    勇利抿起唇,對上維克托那雙半瞇的藍眼,腦袋無法思考的他,只能憑著反射性的動作狂點頭。

    「這樣才乖唷。」

    維克托挺起了身子,笑笑地伸手揉亂勇利的黑髮,彷彿剛剛身上帶有的壓迫感,只是勇利的錯覺般。

    「嗯嗯……」勇利點頭表示明白,他伸出舌頭舔舔因緊張而乾澀的唇辦。

    在剛剛那剎那,他居然覺得如果不馬上回應維克托,對方那差一點又碰上自己的薄唇,會吻上自己,他根本有病吧。

    他懊惱的敲了自己的頭後,深吸了口氣,不管維克托是否上了腳踏車沒,開始跑還沒跑完的路程。

    他錯了。

    異常的不是他的視力,也不是維克托,而是他的腦袋才對。

THE END


评论(6)
热度(32)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