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老九門 / 佛八] 迴,07。

CP:張啟山 X 齊鐵嘴

前面章節>這 

老九門衍生同人



    討論墓中大約位置在哪,是下斗前的必要工作。

    如果不先去推測裡頭有什麼,該如何去處理,那根本不是下斗,而是去送死,畢竟不同朝代的先人,在墓穴裡玩的招都不太一樣,推測這事前工作是一定要的。

    張啟山的手在位置圖上畫來畫去的,而一直啃饅頭的齊鐵嘴,就這樣越看,眉頭皺得越緊。

    討論到一個段落,張啟山一揚眸便看到齊鐵嘴的臉色並不是很好,他眼尾餘光看向一旁的張副官,對方意接收到他的眼神,馬上知道該怎麼做。

    「八爺,這饅頭跟您有……仇?」張副官笑笑地,客氣詢問。

    齊鐵嘴一聽張副官的話,才驚覺自己一直無意識的啃著饅頭。

    張啟山眼神看向張副官,張副官敬了個禮後便離開書房。

    房門一闔上,張啟山便放下手中的筆,看向齊鐵嘴,「你在想什麼?」

    「我說佛爺……」齊鐵嘴放過他口中的那顆饅頭,他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磨蹭了許久後,才接著說,「長沙對你來說很重要,可相對的……你對長沙人民來說也很重要的。」

    「你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別再那磨蹭,老八。」

    「我一直沒問下斗的原因,是因為我信你,佛爺。」齊鐵嘴舔了舔乾澀的唇辦,手指頭繞著圍巾上頭的鬚鬚,接著繼續說,「可這次所有掛象都明著說此次兇險萬分,我可以知道下斗的原因嗎?」

    剛剛張啟山與張副官兩人討論該從哪個口下墓時,兩人不約而同地全繞過了之前下過的口,這讓齊鐵嘴有所警覺。

    即使齊鐵嘴妄想靠著已知的未來,去避掉所有風險,可未來仍會因他避開的小動作,而有所改變。

    如果這改變是好的,那便也作罷,可齊鐵嘴擔心的是未來的改變只是為了將一切導向依然不變的結果,那就註定了張啟山此劫難逃,這並不是他想要的。

    「事關長沙,做就對了,老八不要多問。」

    齊鐵嘴聽了,便明白這是上頭給張啟山的指示,是對方無法開口告知的事情。

    他眼珠子轉了幾圈,深吸了口氣,看著桌上的圖,食指指著張啟山和張副官兩人都繞過的那個入口,「那至少聽我的,從這下斗。」

    張啟山並沒有反對的意思,只是輕輕地嗯了一聲作為回應。

    「你不問我為什麼嗎?」

    「沒什麼好問的,你那麼膽小的人,總不可能指一條死路給我不是?」張啟山勾起單邊唇角,那笑容像似在嘲弄齊鐵嘴的愚蠢般。

    他從椅子上站了起,微微彎下腰,手掌無預警地掐住了齊鐵嘴的臉頰,「所以,你可別再想要逃開了,知道嗎?老八。」

    齊鐵嘴聽話地急忙點頭。

    有哪次他嚷嚷的不要去,就真的不去了?

    他從沒想過要逃開,一直以來都只想著要怎樣才可以打消張啟山的念頭而已。

    張啟山輕輕地拍了幾下齊鐵嘴的臉才鬆開手,而齊鐵嘴則揉著被掐得有些泛紅的臉頰。

    張啟山戴上放在桌上的軍帽,打算離開書房,去處理其他事物,在走到門口時,他像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停下了腳步。

    「對了,老八。」

    「嗯?」齊鐵嘴仍在揉著自己的臉頰。

    張啟山看到對方的動作,覺得好笑的挑了下眉,才接著開口,「別再想多餘的事情了,有些事情就順其自然,不要打亂了規律,你不適合做這種事。」

    齊鐵嘴瞪大眼看著張啟山說完後,就這樣闔上房門,將他一個人留在書房。

    回到過去的其實不只他,是嗎?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13)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