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老九門 / 佛八 ] 迴,09。

CP:張啟山 X 齊鐵嘴

前面章節>這 

老九門衍生同人

    下幕後的狀況,到目前為止還算是順遂,可這並不能讓齊鐵嘴較放鬆。

    齊鐵嘴提著油燈探照四周的岩壁。

    儘管他心裡明白一切都是進了那偽墓室後才開始有一連串詭異的事件,可誰能保證進去前的路和上次一樣是安全的?也許指是上次他們未觸動機關,才在進偽墓室前都平安無事。

    「八爺,您這看來看去的,看出了什麼嗎?」張副官瞧見齊鐵嘴的行為,好奇的詢問。

    他接過齊鐵嘴手上的油燈,學了對方左看右看的模樣,最後皺起眉頭,聳聳肩,「是哪塊岩壁有問題嗎?我怎看不出來?」

   「我這是預防,你懂不懂呀?」齊鐵嘴白了張副官一眼,一副『你能懂什』的表情看著對方。

    張副官見了只是笑笑地撇撇嘴,目光便看向張啟山,他見對方點頭後,才沒繼續鬧齊鐵嘴。

    他認為張啟山要他去跟齊鐵嘴講話,只是要對方別那麼緊繃,至於有什麼其他用意對他來說並不重要,他只要完成張啟山所交待的事情就好。

    齊鐵嘴扶著岩壁的手,感覺到濕意,他看著開始滲出水珠的壁面,明白他們快走到了偽墓室。

    果不其然,他們走沒多久便到了齊鐵嘴熟悉得那岔路口。

    齊鐵嘴推了推滑下鼻梁的眼鏡,快步走到張啟山身旁。

   「怎了?老八。」張啟山眼直視著前方,繼續走著他的路,連瞧都沒瞧便知站在身邊的人是誰。

    「佛爺,我看這附近沒什麼問題,我們一進來就一直在趕路,不如先歇息會兒,等下才有力氣繼續走下去。」齊鐵嘴看著張啟山的後腦勺,邊走邊說。

    「是大家想歇息,還是你想歇息呢?」

    張啟山說完話,突然地停下腳步,並轉過身去,他這動作讓跟在身後的齊鐵嘴根本來不及反應,便硬生生的撞進他懷裡。

    「唉唷喂!」齊鐵嘴的手掌揉著額頭,他抬起頭看向張啟山,映入他眼中的卻是對方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便閉上了嘴。

    反正怎樣都會變成他的錯就是,反應慢、不然就是沒注意看路,他乾脆不要說。

    齊鐵嘴將想抱怨的話哽在喉頭,硬是吞回肚子裡,滿腹委屈不敢說出口。

    「嗯?」張啟山挑了挑眉,等待齊鐵嘴的回答。

    「是我累。」齊鐵嘴說的同時,還誇張地搥了槌自個兒的肩膀,表示自己真的累了。

    張啟山睨了他一眼就移開視線,告知走在後頭的人們短暫休息一下。

    齊鐵嘴一聽可以休息後,不顧牆面上的水珠是否溽濕了自己的衣服,就這樣倚著牆,坐在地板上。

    他體力是真的不好,非常地需要休息,可除了這原因外,他也是在爭取自己思考的時間。

    再走沒多久便要進墓室了,如果事前告知大家不要有任何動作靜悄悄地離開,基本上是沒有問題的,可一個隊伍內多少有幾個手癢的傢伙,會不顧警告仍不小心地觸動到機關,他該怎麼避免過去所發生的,在他眼前重新上演一次呢?

    站在棺槨旁盯著所有人離開後,自己再跟上?

    齊鐵嘴馬上搖頭否決掉這方法。

    他墊後當然是沒問題,但以他的運氣來說,一定會發生出乎意料之外的事,而大家都走在前面,只剩他一個人在後頭的話,發生事情他也無法自保,他如果選擇墊後根本是自殺的行為。

    齊鐵嘴查覺到有人坐到身旁,轉頭看了眼在一旁的張啟山。

    「在想什麼?」張啟山邊說邊脫下手套伸展著修長的手指。

    「沒什麼。」齊鐵嘴眨了眨眼,看著對方握了又鬆、握了又鬆的手掌。

    「希望是真的沒什麼。」張啟山勾起唇角,用著不相信的眼神看向齊鐵嘴。

    「佛爺這是什麼意思?」齊鐵嘴裝得一臉懵樣回看張啟山。

    張啟山沒有說話,他將手套帶了回去,並伸手拍了拍齊鐵嘴的肩,然後抓住對方的胳臂,站起來的同時順勢也將反應不及的齊鐵嘴給扯了起來。

    「唉喔,會痛呀。」齊鐵嘴吃痛的喊了聲,畢竟張啟山的動作可稱不上有多溫柔。

    他倆人的動作引來大家的視線,全都一臉疑惑的看著兩人。

    「佛爺?」張副官跟著起了身。

    「全體待在這,等我和八爺出來。」

    不只齊鐵嘴愣愣地看著張啟山,全部的人也都用和齊鐵嘴一樣的表情看向張啟山。

    「佛爺,我一起去。」張副官正要走向前時,張啟山舉起手制止了他的動作。

    「你得在這,隨時待命,一有問題,便先帶弟兄出去。」張啟山說。

    「可是……」張副官欲言又止的看了眼齊鐵嘴,張啟山當然明白他意旨齊鐵嘴幫不上忙。

    「別讓我說第二次同樣的話。」張啟山這句話,馬上讓張副官閉上嘴,退回原位。

    齊鐵嘴此時開口,想要發表自己的意見,可這『佛』的音才發出聲,張啟山的視線一過來,他便閉上了嘴。

    這根本反了?完全脫離正常軌道。

    張啟山見張副官點頭後,便一手提著燈、一手拎著完全沒有任何掙扎的齊鐵嘴走往齊鐵嘴記憶裡那偽墓室的方向。

    「你很想知道為什麼,是不?」張啟山邊走邊用著氣音說。

    齊鐵嘴點頭,他實在很想知道張啟山這樣的用意是為何?難道這就是避開劫數的方法嗎?

    「你是算命的,你自己也知道違背命數,有時候不是不報,只是時機未到。」張啟山睨了齊鐵嘴一眼。

    「這是當然的,天理循環自有道理。」

    「那你還妄想竄改命數?」張啟山冷笑了聲,嘲笑齊鐵嘴的行為。

    齊鐵嘴瞪大雙眼,他這麼做是為了誰啊?他不求有任何回報,可也沒想過得到的卻是冷嘲熱諷?

    「你就放棄吧,老八。」走進墓室後,張啟山停下了腳步,將齊鐵嘴擋在身後,觀望四周後才開口,「我答應要保你,就會保你,你別急著跳出來擔,違背老祖宗的事情我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齊鐵嘴聽了說不出話來。

    誰都知道這長沙,張大佛爺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明明不需要去太理會他這下三門的齊鐵嘴的感受,只要逼迫、要脅他就範就好了,可張啟山卻老是擋在他前頭,替他承擔所有。

    這要讓人怎不把他擱在心底?

    「怎?舌頭被拔了?說不出話?」張啟山扯起單邊唇角。

    齊鐵嘴壓住自己心裡的悸動,深吸了口氣說,「我說佛爺呀,我們這九門呢,只有我沒啥本事,只剩一張嘴,可沒想到嘴最厲害的仍不是我,而是你。」

    兩人動也不動的看著對方,在這詭異的墓室裡,形成更詭異的畫面,如果不是還有呼吸的聲音,也許外人闖進來,可能會誤以為他們是粽子。

    「呀,兩個大男人對看怪奇怪的。」最後是齊鐵嘴自己受不了,先打破了沉默。

    張啟山覺得好笑地扯了扯唇角。

    他鬆開了拎著齊鐵嘴的手,食指輕輕覆上齊鐵嘴的唇,小聲的說,「那你接下來就乖乖閉上嘴,跟著我就好,懂了嗎?老八。」


to be continue



接下來不會放了

CWT44後 完售再說

https://www.doujin.com.tw/books/info/32116

丟個印量調查

然後封面工事中

评论
热度(11)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