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EXO / 燦開] Morning call (完)

交往設定

    剛起床的金鍾仁一手拿著隱形眼鏡的水盒、一手拿著牛皮紙袋,閉著眼睛慢慢的走下樓。

    這路線他走了不知道幾千遍,他有相當的自信閉眼補眠走下樓都不會出事,當然.....這是沒人擋在他面前的前提下。

    「嗚......」金鍾仁吃力的半睜開雙眼,想看他到底撞到誰。

    近視嚴重的他,模糊的視線看到高大的身影,馬上便知道擋路的人是朴燦烈後,他一早開口的第一句話不是先道歉,而是先怪對方站在他面前不閃開。

    「哥怎麼站在這?」金鍾仁口吻埋怨說完,下秒他手中的紙袋朝對方身上招呼過去。

    「在等我們鍾仁下來,說早安啊。」 朴燦烈笑笑地邊說,邊拿走金鍾仁手中的武器──紙袋。

    「為了這早安特地擋在這給人撞,哥這是有什麼問題?」

    金鍾仁挑起單邊眉毛看了眼朴燦烈,就拖著毫沒精神的腳步,走到廚房打開冰箱,灣著腰用他模糊的視線,吃力的找他的優酪乳放在哪。

    「你等等要去哪?」朴燦烈跟在金鍾仁後頭,他探了探頭看金鍾仁埋在冰箱裡找東西的模樣咯咯笑著,「要不要我幫你找呀?」

    「不要。」金鍾仁拿到冰涼的優酪乳後,立即站起身,頭就這樣剛好敲上朴燦烈的下顎。

    「唔……好痛、好痛……」朴燦烈摀著下巴喊。

    「不……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很痛嗎?」

    金鍾仁被這突如其來的意外嚇到瞌睡蟲瞬間消失,他急忙的放下手中的所有東西,揮開朴燦烈的手,他雙手捧著朴燦烈的臉,臉十分靠近地緊盯著朴燦烈發紅的下顎。

    金鍾仁邊看邊用著急的口吻,抱怨著,「哥,為什麼一直跟著我呀,不要黏著我不就沒事了嗎……這可怎麼辦?有點腫起來了……」

    唉……他的頭明明也很痛,為什麼還得要安慰眼前這分明自做自受的哥?

    「鍾仁呀……」

    朴燦烈的手掌放在金鍾仁的頭上,輕輕撫摸對方柔軟的髮絲,「很痛嗎?」

    金鍾仁微微抬起頭,看著明明剛剛還喊著很痛的傢伙,此時微微笑著安撫自己,剛剛心裡的不平衡好了些。

    「我們鍾仁擔心我的樣子,真的十分帥氣呢。」朴燦烈說的同時,也揉著金鍾仁的頭髮。

    「既然哥不痛了,那回座位吃早餐吧。」金鍾仁不好意思的撇開視線。

    朴燦烈雙手捧住金鍾仁的臉,讓對方正視自己後笑笑的說,「好喔。」

    在金鍾仁還沒反應過來前,朴燦烈和他的呼吸已經交纏在一起,彼此的唇也相碰在一塊,映入金鍾仁眼中的只有朴燦烈那像偷腥的貓般地愉悅眼神。

    這哥……故意的吧?

    朴燦烈張開嘴,舌頭輕輕舔拭描繪著金鍾仁的唇辦,試圖要對方張開嘴,讓這吻可以更激烈些。

    『碰』

    如果不是二樓的開門聲,金鍾仁是不介意繼續這麼下去,但他已經聽到有人下樓的腳步聲,他只能推開朴燦烈。

    都暻秀一走進廚房,就看到朴燦烈和金鍾仁兩人站在沒關的冰箱前不知道在幹嘛,疑惑的問,「你們在幹嘛?」

    「阿……早安,暻秀哥。」金鍾仁尷尬的笑著回應,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對方。

    「我在叫鍾仁起床!」朴燦烈像沒神經一樣,笑笑地說。

    起床?不只都暻秀,連金鍾仁也瞪大眼看著又再說胡話的朴燦烈。

    「我們鍾仁醒了嗎?」朴燦烈沒有理會都暻秀的視線,他露出牙齒,笑笑地問。

    金鍾仁移開放在朴燦烈身上的視線,可一轉頭,卻對上都暻秀充滿疑問的表情,他只能無力的回應。

    「早就被哥嚇醒了。」

The end

评论(4)
热度(12)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