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暗巷組/Gradence]In the dark (未完)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衍生同人

CP:Grave X Credence


※  


一現影至巷口,Graves就聽見巷子裡頭的啜泣聲。

    他閉上眼,撇撇嘴,整了整西裝外套,睜開眼後,瞬間變成一臉擔憂的表情,走進巷中。

    「Credence?」

    Graves的聲音成功引起Credence得注意利,蹲在水溝邊,將臉埋進雙腿間啜泣的少年抬起頭,抿著唇看著Graves。

    「她又……這樣對你了?」

    Graves微微彎下身子,他伸出手想安慰Credence,卻又沒真的觸碰到對方,一臉怕觸碰到傷口,引發疼痛的體貼模樣。

    他掏出外套裡的魔杖,輕聲細語的說,「告訴我,你的傷口在哪,Credence。」

    「嗚……」Credence聽見Graves溫柔的嗓音,又開始啜泣。

    這世界他能依靠的只剩下Graves了,無論他在外人面前多麼的無用,只有Graves願意接納他,當他的依靠,用魔法來保護他。

    「Credence,不要不說話。」Graves按耐住性子,皺著眉頭一臉擔憂的,再一次輕聲喚著Credence。

    Credence抿唇,一直緊握的雙掌張了開,滿是傷痕的手掌映入Graves眼中。

    Graves溫熱的大掌輕捧起Credence的手,咒語一唸、魔杖一揮,那些可怕的紅痕便消失。

    Credence哽著一直衝上喉頭的啜泣聲,握了又握他的手掌好幾次,他已經感覺不到剛剛還在手掌心的炙熱疼痛感。

    Graves再次拯救了他……

    他感激的偷偷用眼尾餘光看著真心擔憂自己得對方。

    在家裡得不到的溫柔,Graves願意給他,在家裡得不到的尊重,Graves願意給他,他這個在大家眼中不起眼、甚至被歸類成怪胎的傢伙,居然可以得到一位看起來地位不凡的巫師照顧,這是多麼幸運的事。

    想到這,Credence本來哭得泛紅的白皙雙頰,不自覺的更紅了。

    Graves當然知道Credence正在偷看他,但他當做不知情,他蹲下身子,扯起兩邊唇角微微笑著,張開雙臂擁住仍在啜泣的Credence。

    「不會痛了。」

    「嗯……」Credence幅度小小地點頭。

    就是Graves不吝於給他溫柔的態度,讓他甘願為Graves做任何事。

    任何事……Credence這才想起自己還未完成Graves交給他的任務,他抿了抿唇,私心希望Graves今晚可以暫時忘記這件事,心裡只有他就好。

    可惜事情並沒有像Credence所想的那樣發展。

    「Credence你還沒找到適合的人選?」Graves鬆開擁住Credence的雙手,小聲詢問著他真正來找Credence的真正目的。

    如果不是為了這件事,他才不會找上這陰沉的少年匆忙奔波至這又暗又潮濕的窄巷中。

    生長在家暴、又不被看重的環境中,且對魔法有著憧憬的人,在這只比獵巫時期好點的封閉年代,這種脆弱的邊緣人類,只要給一點甜頭,便會為自己甘願做任何事,相當好操控。

    但是他已經浪費太多時間在Credence身上,如果他還是無法將事情辦到好,他也會讓少年付出相當的代價。

    「我不……」

    Graves食指堵住Credence的唇瓣,不讓對方說出剩下的話。

    「不要說出否定自己的話語,只要你做到,幸福的日子就會降臨的。」他看著身子又開始顫抖的Credence,聲音放得更慢,而手掌輕輕的對方撫摸著充滿淚水的臉頰。

    「懂嗎?Credence,只要你可以做、到。」Graves溫柔的嗓音裡頭帶有幾分命令的意味在。

    畢竟他本來的脾氣就沒多好,而千遍一律的安撫動作讓他已經壓抑下不耐了。

    Credence閉上眼,點點頭。

    「Good boy, Credence.」

    Credence看著Graves的情緒已經平覆下來,恢復成他原本認識的那謙和有禮又和善的男人時,他蹲著的雙腳動了動,試圖平覆雙腿間的騷動。

    「怎麼了?」Graves疑惑的視線看著Credence,這讓Credence低下頭,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Graves扯扯唇角,看著Credence脹紅的耳根,再看看對方不斷磨蹭的雙腿。

    他心裡冷哼了一聲,當然明白對方又怎麼了。

    「我……」Credence抬起頭,一臉懇求的臉看著Graves。

    「Credence,你不說,我不會知道你怎麼了。」Graves故作為難地說。

    Credence深吸了口氣,鼓起勇氣,雙手抓著Graves的外衣,用著懇求的語氣,小聲的說,「Help me , please......Help me, Mr. Graves.」

    Graves知道魁登斯需要他的幫忙,幫這忙當然簡單,可是事前的談判是一定要的。

    他勾起單邊唇角,優雅地笑著說,「如果你是乖孩子,當然如你所願,可是……」他看見Credence快要哭出來的雙眼,他接著說,「下次我來時,你可以完成我交待的事嗎?」

    「可以。」不管可不可以完成,此刻雙腿間發脹的搔癢感,讓魁登斯不得不開口保證自己會做到。

    Graves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手掌輕輕地撫著Credence白皙的臉頰,唇覆在對方耳邊,有意無意的用牙磨著對方的耳,且輕聲說。

    「Good boy.」

 

TBC. 


後記: 此次CWT44的突發新刊物

已經完售,在完售後一年會釋出全文

如果需要海外通販 點 > 這。

統計數量後,會和熊貓社接洽,記出刊物。

感謝。

盾鐵Stay away from you 接下來也會和熊貓社接洽,無須擔心。



             仙貝Reya



评论(2)
热度(18)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