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Gradence/ 暗巷組] Drowning in your eyes 01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衍生同人

CP:Grave X Credence

ra

   Newt偷偷地看著縮在他身旁的高大少年。

    他沒想到他一句,「I can help you, Credence.」就這樣讓少年願意跟著他。

    當他與Tina告別,上了船之後,他努力找一個合適的位置,好讓他可以充分的與他皮箱裡的孩子們講話也不會當怪胎時,他看到對方坐在船上最不起眼的一角,相當的訝異。

    Credence察覺到注視他的眼神,抬起頭,瞬間欣喜的看著Newt,可個性的關係,他下秒便縮回椅子上,小小聲地喊了聲,「Sir……」

    Newt不太會應附這種場面,扭了扭脖子後,緩步走到Credence旁邊,他坐到Credence身邊,放下手中的皮箱。試著自己像哄奇獸們一樣,輕聲的跟Credence示好。

    「Newt, call me Newt, Credence……」

    Credence微微地點頭,Newt牽起唇邊的笑容,手輕輕地放在Credence的肩膀上,為了增加對方的安全感以及信任感,他稍稍用力地向下一壓。

    即使船才剛起航,根本還在美國領地上,Newt仍友善的說,「Welcome to London.」

 

   ※

 

    老實說Newt並不覺得倫敦是適合居住的地方,畢竟倫敦的氣候並不是那麼的迷人,可和美洲相較之下,倫敦的法律可比美洲要來得可愛許多。

    所以當他重新踏上這潮濕的土地時,他心情相當的愉悅,可他身旁的少年呢?

    「Credence,Are you okay?」

    Credence微微點頭,表示自己還可以,他小聲的詢問,「可以……讓我抓住你嗎?」他瞧見到Newt疑惑的視線,用著顫抖的嗓音,趕緊接著說,「衣服就好,一小角……就一小角……」

    「Of course, You can grab my clothes……or my hand?」Newt牽起唇角,友善的回應。

    「Clothes……」Credence蒼白的手抓住了Newt灰藍大衣的一角,跟著Newt的步伐。

    這時倫敦的天空開始飄起了細雨,Newt看了看天空,他抬起皮箱替兩人遮擋雨水,Newt看了眼不遠處的巷口,再看了看縮在他身旁的高大少年。

    「我們加快腳步,可以嗎?Credence.」

    「可以的,Mr. Newt.」

    Newt對Credence的稱呼感到有些怪異,而皺起了眉頭,但也沒再開口請對他改正。

    他們兩人並沒有熟悉到那地步,還是讓時間淡化兩人之間的尷尬才是比較好的選擇。

    畢竟才剛開始,Credence至少現在是願意依賴他的,這就已經足夠了。

    Newt和Credence兩人加快腳步,腳下的皮鞋在倫敦街道上發出答答答的聲響。

    一拐進巷中,Newt一直藏在衣內的魔杖一揮,兩人便消失在倫敦麻瓜的街道上。

    

    ※

   

    倫敦這糟糕的天氣,對第一次來的人來說還是不太習慣,Newt認為Credence可能需要一杯熱茶,所以一進到他久未回歸、佈滿灰塵的屋子,Newt先用魔法整了了下他雜亂的廚房,燒了壺熱水,泡了茶要給Credence。

    「Tea?」Newt詢問著乖乖待在餐桌上的Credence。

    Credence沒有發現Newt在叫他,他專注地窗外沿著棚子不斷落下的雨滴發呆。

    Newt順著Credence的視線望過去,恰巧看到他的木精Pickett不知道什麼時候從他身上離開,坐在窗框上,朝著他吐舌頭,他只是挑挑眉看了下對方,用唇語無聲的要對方安份點,便將注意力再次轉回Credence身上。

    他將手中的熱茶放在餐桌上,拉開椅子,坐在Credence對面。

    「可以讓我問一個問題嗎?Credence.」

    Credence聽到自己的名字,才從自己的思緒中回過神。

    「什麼問題呢?Mr. Newt.」

    「我知道這問題問的很慢……可是……為什麼是我呢?」

    「我知道在地鐵時,你一直看著我,在等著我離開……才開口和那些巫師說話……」Credence直視著Newt。

    就是Newt的細心,讓他知道這在地鐵溫柔勸導他、安慰他的人,不像其他人一樣,這人是可以依靠的,

    Newt挑了挑眉,他沒想到這少年觀察力那麼敏感。

    是因為環境關係所致吧?既敏感、又善良,所以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在意他人的言語,導致變成如此強大的闇黑怨靈。

    突然地類似警示的聲音響起,讓Newt戒備了起來。

    通常他這裡並不會有什麼人來拜訪,也不會有人知道他今天抵達倫敦,就算來者沒有惡意,可Newt仍警戒的拿起了魔杖,看向門口。

    「Mr. Scamander, MACUSA comesto visit you.」
    熟悉的嗓音讓Newt困惑了起來,可一聽到是MACUSA的人,他仔細想了下自己還有做了什麼,才讓MACUSA追到倫敦。

    他瞥了眼對面的Credence,發現對方的眼睛閃爍著某種激動的情緒,可同時的Credence也緊咬著下唇,這壓抑的行為,讓Newt大概猜到前來拜訪的人是誰。   

    Newt離開了剛坐不久的椅子,半瞇起雙眼,悄聲走到了門口前,他一手舉著魔杖,一手打開門,映入他灰藍色眼中的果然是他腦袋所想的那個人。

    「Mr. Grave?」Newt用疑問句詢問。

    畢竟對方的氣質和Grindelwald所演繹的Grave氣質仍有點相似,這讓Newt不免懷疑對方仍是那襲捲全歐洲的黑魔法巫師。

    「貨真價實。」Grave拍了拍他肩上的雨水,對於倫敦的天氣他並不是很喜歡。

    「你怎麼找到這的?」

    Grave淡淡地掃了眼Newt,眼便直接看向對方身後,坐在餐桌那的少年。

    「別小看了MACUSA,Mr. Scamander.」他用著生冷的口氣回應。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24)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