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Gradence / 暗巷組]Drowning in your eyes ,02。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衍生同人

CP:Grave X Credence

前面劇情:這裡



    即使是不請自來的訪客,基於禮貌以及來訪者的身分,Newt只好向旁退了一步,讓這Graves進門。

    可讓Graves進屋內的主要原因不是禮貌、也不是身份,而是Credence。

    對Newt來說是Credence願意讓他幫助的,那麼他的第一步便是要少年學會面對,而不是壓抑、忍耐,那只會把自己逼到絕路。

    三人各坐在餐桌的一方,前方都擺著冒煙的熱茶,卻沒人去喝它,也沒有人願意先開口,就這樣任由尷尬以及沉默蔓延。

    Credence從Graves一進門,便低下頭攪玩著他不滿疤痕的手指,Graves一附若有所思的表情,看著Credence的頭頂,而Newt則是偷偷觀察著兩人,還得阻止仍在生他氣的Pickett拿著茶匙不斷地將一匙又一匙的糖往他的熱茶裡丟。

    Newt從沒想過人際關係從沒及格過的他,有這麼一天要做為協調者這角色。

    他現在只想躲進皮箱中,面對裡頭單純且情緒直接的奇獸,也不想要繼續待在他的屋內。

    「Pickett!」在Newt恍神時,木精成功在他熱茶裡加滿了溢出茶面的砂糖,這讓Newt意外的成為先打破這沉默的人。

    Newt瞬間成為兩人目光的焦點,他抓起Pickett放到肩膀上,低頭小聲解釋著,「他平常不是這樣的,是因為前陣子我們發生得一些事,他仍在鬧彆扭……」

    Graves點點頭,只要不要干擾到他,對於奇獸的行為他一點也不在意。

    「Mr. Scamader.」Graves瞥了眼終於抬起頭的Credence一眼,視線再度移回Newt身上。

    「有什麼我可以幫助你的嗎?Mr. Graves.」

    「我只是告知你,我來這裡主要的目的是帶走這孩子。」

    「他才剛……」Newt皺起眉,疑惑且不滿的眼神看著Graves。

    「我沒有要徵求你的同意,我只是告知。」Graves扯了扯兩邊唇角,喝了口茶

    「這裡是英國,不是……」嘴拙的Newt還沒講完話,Graves便打斷了他的話。

    「可這孩子並不是英屬,而且他並不是爆竹,他需要……」Graves半瞇起雙眼,看著眼似乎因為兩人稍大的交談聲,而害怕地微微顫抖的Credence,他稍微降低了些音量,季旭接著說,「他需要回美國,去魔法學校從新學習如何控制魔法,而不是壓抑。」

    「英國有很好的魔法學校。」

    「我想Ilvermorny是不差的學校,可以讓他好好學習。」

    「Hogwarts裡的教授們都是優秀屬一屬二的。」Newt儘管表達的詞彙並不多,可仍認真、努力的想傳達Hogwarts是適合任孩子的學院,尤其Dumblsdore是個好教授。

    「厚重的英國腔,我想從小生長在美國的孩子應該無法適應。」Graves一臉嚴肅、認真的和Newt爭辯。

    在兩個大男人似乎因為學校的因素又快要大聲起來,Credence開口說話了。

    「Mr. Newt……我可以休息嗎?」Credence咬著下唇詢問,眼尾餘光偷偷瞧著Graves。

    眼前這張臉是他所熟悉的,可Credence清楚儘管眼前的人,並不是既溫柔、又殘忍對待他的那位。

    他心裡不斷告切自己不能將自己那又愛又怨的情感放在對方身上,可仍無法完全做到。

    他腦袋滿滿的都是和那Graves的記憶。

    第一次兩人的見面,Graves勾起好不迷人的笑容,輕撫他的臉頰,稱讚著他有多特別。

    每次見面在他耳邊低喃多需要自己的Graves。

    還有更多、更多,在他完成任務時給予他獎賞、以及在他沒辦好事情,給予的柔性懲罰,這些記憶因為眼前這張臉,讓他不斷的回想起。

    「當然可以,但等我一分鍾。」Newt扯起笑容,拿著魔杖起了身。

    他可沒預料到會帶個人回家住,根本沒有時間整理出房間給Credence休息。

    Newt離開前,他停在Graves後方,「Mr.Graves不會不顧孩子的意願,強行帶走人吧?」

    Graves沒有立即回應,他的沉默讓Newt有些緊張,畢竟當初MACUSA的主席可是強硬的說總得為那條麻瓜的生命負責,他不覺得被釋放出來的真安全部門部長會比主席好講話。

    Newt的想法是對的,Graves的確沒有打算理會Newt,只想照自己的想法做事,直接帶走Credence,可他感覺到Credence偷偷瞧過來視線,裡頭帶有著恐懼、渴望、怨恨,這讓他打消了念頭,也想起了他臨行前屬下Tina對他說的話。

    『Mr. Graves sir, 雖然我不該這麼說,但我很高興原來Credence那孩子還活著,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可以不要那麼的強硬,他是個好孩子。』

    「Mr. Graves?」Newt又喚了一聲。

    回過神的Graves,生冷的口吻說著,「Mr. Scamader, 麻煩你順道為我整理一間客房,可以嗎?」

    Newt聽到Graves的話,既開心又苦惱。

    看來短期內,他還是進皮箱,與奇獸們住一起好了。


TBC.

评论(1)
热度(41)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