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Gradence / 暗巷組]Drowning in your eyes ,03。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衍生同人

CP:Grave X Credence

前面劇情:這裡

    Newt的短暫離開,讓Graves有了和Credence獨處的時間。

    Graves拿起放置許久的熱茶,一邊喝茶,一邊觀察Credence,猜想對方是不是打算維持這姿勢直到Newt回來?

    他對眼前男孩的了解,其實並不多,兩人有的交集最多只有新賽倫復興會在廣場發表演說時,那匆匆對上過的幾眼,又或者從他那正義感十足、同時也少根筋的屬下Tina口中聽說這男孩的遭遇,僅此而以,沒有更多。

    如果不是Grindelwald,他一輩子都不會和這男孩有接觸。

    他會繼續遵守法規,和莫魔保持距離,也在不危害到魔法世界的前提下,不理會新賽倫復興會的作為。

    Graves見Credence真的沒有要抬頭的打算,他開口叫了對方的名字,「Credence?」

    聽到Graves的聲音,Credence愣了下,才吸了吸鼻子,畏畏地抬起頭,注視Graves。

    「Credence,我可以這麼叫你嗎?」

    Credence吞了口口水後,才回應,「可……以的,Mr. Graves.」

    「你知道我不是你所認識的那個人嗎?」Graves猜想是否是Grindelwald造成了Credence心裡的陰影,聲音才如此顫抖。

    Credence沒有說話,他點頭來代替回答。

    「那麼我是來幫助你的人,你不用那麼害怕我。」Graves扯了扯僵硬的唇角,努力將自己的善意傳達給Credence。

    他見Credence仍是維持睜大眼看著自己的樣子,他有些挫折的抿了抿唇。

    要怎樣才可以讓眼前的男孩對自己卸下心防呢?

    Graves想了一下後,他起了身,伸出手輕輕地摸了摸對方柔軟的髮絲。

    他認為這樣的動作可以讓Credence不再那麼的緊張,可事情並沒有他想像中的簡單,Credence被他摸到的剎那,像被小動物般嚇得抖了下,再用某種渴望的眼神望著他,接著又移開視線。

    Girndelwald到底對Credence做過什麼? 

    「Cre……」正當Graves想開口詢問時,Newt回來了。

    Graves收回了手,坐回原位,無視Newt半瞇著眼看過來的目光。

    「Credence,你可以先上樓休息了,房間在上樓後的左手邊。」Newt邊慢慢地放下捲起的衣袖,邊走向Credence。

    「謝謝,Mr. Newt.」

    儘管聽了不少次,Newt仍是感到彆扭,他尷尬地笑了下後,輕輕拍了拍Credence的背,「快去吧。」

    Credence點了點頭,便站了起來,駝著背,快步走向轉角處的階梯,一直到上了階梯,看不見Graves才放慢腳步。

    Newt將一切看在眼裡,他挑了挑眉看向Graves,一開口便是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話。

    「Mr. Graves應該知道我是一位奇獸飼育者。」

    「嗯?」Graves覺得好笑的冷哼了一聲,不懂Newt突然說這做什麼。

    「我對於動物的情緒非常的敏感,甚至明白他們在擔心、害怕著什麼。」Newt邊說邊拉開椅子坐下。

    本來Graves一開始不明白Newt想要表達什麼,可這句話讓他明白了對方的意圖。

    Graves不是很認真的應聲,「你是把Credence比喻成動物?這樣好嗎?」

    Newt將身上的木精放到了桌上,他的目光盯著木精的一舉一動,可問出口的話卻是對著Graves。

    「我只是想知道Mr. Graves來這的目的,畢竟不斷受到傷害的動物都會反撲,更何況是有魔法天賦,卻壓抑自己許久的闇黑怨靈宿主呢?」

    「那不是我造成的。」

    「可你這張臉讓Credence有壓力。」Newt難得的反應快速地回嘴。

    Graves深吸口氣,心裡相當明白Newt的話是對的

    他舌頭頂了頂口腔內壁,扯了扯唇角,想了一下後他決定還是說出口,讓眼前這英國巫師吱到他這次來的原因。

    「Picquery 主席表示Credence是我的責任。」

 

※ 

 

    Graves一開始不懂為什麼是他的責任,如果只是被頂著一張皮,就要負起責任,這未免也太莫名其妙,可當他想到自己的身份位置後,他知道他確實該負起這責任。

    而比起被革除職務來說,這懲罰相較之下實在太輕了。

    身為安全部門的部長,自己卻是造成美州危安問題的人,這讓他自尊受傷。

    那時被囚禁許久,終於被救出來的他,一開始看到MACUSA的同仁們,根本不想睜開眼。

    即使在Picquery主席的要求下,他很快地便回到了工作崗位,忙碌的生活讓他幾乎忘記了被囚禁的不堪,可只要聽到有關Grindelwald的消息,他想起了被囚禁的那段日子,他仍是感到難堪,明明自己造成了危安問題,卻沒得到相對的懲處,仍待在原本的位置上,Graves的心裡過意不去。

    直到某天會議結束,眾人散去,Picquery將他和Tina留下。

    「Graves, 你身為部長,卻被囚禁,還被有心人利用身份闖進MACUSA內部,造成了莫魔和巫師間的關係更為緊張,這是很嚴重的事。」

    Picquery突然提起Graves心裡的疙瘩,這無預警的一句話,讓一向冷靜的Graves心跳的速度加了快。

    決定革除他的職務了是嗎?他猜測主席的想法。

    畢竟這件事的嚴重性很大,如果不是那英國巫師發現Grindelwald,根本沒有人知道Grindelwald入侵了MACUSA。

    「我願意負起責任。」Graves挺直背,直視著Picquery。

    一旁的Tina一聽到Graves的話,瞪大雙眼看向Picquery,「主席……這並不是……Mr. Graves sir的問題,這一切是Grindelwald那巫師太過狡詐……」

    Picquery扯起單邊唇角,瞥了眼Tina,Tina便閉上嘴,不敢再開口。

    「Tina, 這是我的問題,妳不需要為我說話。」Graves安撫屬下的同時,眼是直視著Picquery的。

    「Mr. Graves sir……」Tina擔憂地小聲輕喚。

    Picquery輕咳了聲,才開口,「Graves我希望你去追回那叫Credence的孩子。」

    「Credence?」Graves和Tina一起對Picquery提出了疑問,前者對這名字有的只是疑惑,而後者則是驚訝。

    「Credence不是已經……被處決了?」Tina驚訝完後,她紅著眼眶重新提出疑問。

    Picquery搖搖頭,看向Graves。

    對這名字只有模糊印象的Graves,他仔細想了想,只想到Tina時常關心的某個孩子,他開口詢問,「新賽倫復興會的那男孩?」

    「Yes.」Picquery點頭表示沒有錯。

    「為什麼?」

    他有被去掉職務的準備,但沒有想到主席會要他去找一個男孩……

    「他是你的責任。」Picquery面對Graves困惑的表情,她停頓了下才接著說,「他是你必須負起的間接性責任,Graves.」


TBC.

评论(1)
热度(40)
  1. AlecNights仙貝Reya 转载了此文字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