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YOI / 維勇]Midnight Blues,01

Yuri on ice

CP: 維克托 X 勇利




    「Happy New Year.」

    玻璃酒杯相碰,發出了輕脆的響聲,維克托和勇利紅著臉,笑笑地喊了聲後,便一口飲盡杯內的液體。

    總決賽後,勇利並沒有立即回日本過新年,他選擇留在俄羅斯和維克托一起窩在小酒館,一起看著窗外的煙火倒數計時,迎接這新的一年以及這嶄新的開始。

    不勝酒力的勇利,喝沒幾杯就已經紅著臉趴在桌上喊熱,維克托看著窗外的雪景,他的唇輕輕地放在杯緣,一口一口地慢慢啜飲著又重新倒滿的酒。

    勇利看著維克托好看的側臉,他唇抿成一直線,發出了嗤嗤的笑聲,聽到笑聲的維克托轉頭看向勇利,抓住勇利一直指著自己的食指。

    「怎麼了?」維克托先是撥了撥勇利凌亂的瀏海,在用着微涼的手心輕輕地撫摸勇利發燙的臉頰。

    不是才喝兩杯調酒,怎麼一下就醉了?

    維克托皺起了眉頭,想到之前慶功宴時勇利的差酒量,眉頭便鬆了開。

    他看著不斷用臉蹭著他手掌心的勇利,他該趁現在勇利還沒醉到做出其他事情時,帶勇利回飯店嗎?

    勇利根本沒有給維克托任何思考的時間,維克托一感覺到手掌心傳來的濕意,便清楚他的速度得加快了,他一口喝掉杯中剩餘的液體,抽出自己被勇利困住的手。

    維克托套上自己的大衣後,他走到勇利身旁,拿起對方掛在椅背上的外套,輕輕地拍了幾下勇利的肩膀,小聲說,「穿外套,勇利。」

    「為什麼?」勇利皺著眉,扁著嘴問。

    維克托看到勇利的表情笑了聲,他示意勇利看一下窗外的天氣,像哄小孩一樣說,「外面下雪會冷呀,乖,來,手套進去袖子裡。」

    可維克托忘了醉了的人是難以溝通的,勇利看了眼外頭的雪景,還是搖搖頭。

    「為什麼不穿?」

    「因為我很熱……維克托……」勇利說得同時還扯了扯自己的針織上衣的圓領。

    「可是你不穿會感冒的。」維克托不顧勇利扭來扭去的掙扎,他邊柔聲勸誘著勇利,邊強硬地將外套硬是穿到對方身上。

    「我不會感冒的,因為我冷的話,維克托的手會溫暖我不是?」勇利坐在位置上,眨著眼仰頭看著維克托。

    維克托雙手夾住勇利的雙手搓了幾下,「可是我只能溫暖到你的雙手,勇利還是得乖乖的穿上外套,好嗎?」

    勇利似懂非懂的點了幾下頭,他晃頭晃腦的站起來,讓維克托牽著他的手,慢慢地走出酒館。

    「維克托,我們要去哪……」勇利看著眼前迷濛的一切,任由冷風將自己雙頰刮的更加紅通。

    「回飯店……」維克托一手撐住勇利,另一手解下自己的圍巾,圍到對方的脖子上後,用尾端多出的部分,遮住勇利的半張臉。

    「那是哪裡?維克托會在嗎?」

    「嗯……」    

    「好喔,有維克托的地方就好了。」

    「在不久之前不是還說著不要再拖累我之類的話,現在卻要我在?」

    他知道跟醉鬼計較這種事情不對,維克托還是忍不住說出口。

    雖然這是已經講開的事情,但仍在他心上烙下了一痕,讓他無法很快地釋懷。

    「我就是想要待在有維克托在的地方呀……」勇利停下腳步,拉下圍巾,對著維克托大聲的吼著。

    這一聲讓周遭的人停下了腳步看了過來,維克托並不在意他人的目光,他繼續哄著勇利,將對方帶往他們居住的飯店方向,無奈地笑笑搖著頭。

    「小豬呀,你不能總是自私……想要我在時就在,希望我離開時,就要我離開,知道嗎?」

    他的聲音不大,很快地便消散在風中。

    而腦袋不清醒的勇利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清楚,只是一昧地點頭,喃喃地說,「維克托……」


TBC. 

评论(2)
热度(17)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