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暗巷/Gradence]Good night (完)

還噗浪點文的債


CP:Graves X Credence


    燭火搖曳的安靜大廳,突然地大門被打了開,而掛在一旁的油燈也瞬間亮起,點亮了昏暗的玄關。

    房子的主人一走進家門,大門便自動關上還落了鎖。

    Graves脫下厚重的外袍,他脫下後,手指輕輕一揮,外袍就飛去門口處的衣帽架自己掛好。

    他半瞇著雙眼,邊緩步走向客廳,邊解開襯衫的第一顆鈕釦,他扭了扭脖子,想讓緊繃一整天的肌肉稍稍放鬆。

    最近為了魔法界和莫魔之間以及黑魔法亂竄的問題,身為安全部部長的他每天都四處奔波,已經很久沒進家門了。

    Graves手指輕輕一勾,酒櫃裡的玻璃杯和酒瓶自動地擺好在客廳的桌子上,他滿意地勾起唇角,準備坐在沙發上好好喝杯酒解悶時,他看見了縮在沙發上睡著的少年。

    Credence?要叫他起床嗎?

    Graves皺起眉頭,看著沒蓋任何保暖被子的Credence,他大掌一揮,房中的毯子立即出現在他手上,他輕輕地蓋在Credence的身上後,輕輕地拍了拍Credence的肩膀。

    Credence發出了被吵醒的嗚耶聲,皺了皺鼻子,半睜開雙眼看著眼前不清楚的人影,他揉了揉眼睛後,才看清楚眼前是他等了一整夜的Graves,他漾開唇角的笑,輕聲的說,「Mr. Graves.……?」

    「Credence,這裡會冷,回房間睡覺,好嗎?」

    Credence從沙發上爬起坐著,他看著Graves,小聲的詢問,「Mr. Graves也會回去休息嗎?」

    聽到Credence的問句,Graves眼尾餘光瞥了下桌上的酒,再看了看眼前一臉執意得到答案的Credence。

    「Credence,你先上樓,等等我處理完事情就會上樓。」

    「Mr. Graves……」Credence本來猶豫該不該說出口的話,在看到Graves充滿血絲的雙眼後,他深吸了口氣,開口說,「不能晚點處理嗎?Mr.Graves……」

    突然地桌上出現一封信打斷了Credence的話,Graves看著桌上的信件,明白這封是緊急密件,就算他剛回到家,累得只想喝酒休息,還是得打開來看。

    「Credence?」Graves邊拿起信件,邊示意Credence繼續說他未說完的話。

    Credence搖搖頭,他抿著唇看著Graves撕開信件後,瞬間變得難看的表情。

    Graves咬了咬下嘴唇,一個彈指,剛掛在衣帽架上的外袍便飛了過來,Graves直接套了上。

    他看著一臉擔憂的Credence,應該在客廳睡了好幾夜,可是沒有習慣去解釋自己的所有行為的Graves,在猶豫了下後,還是決定不做任何解釋。

    「上樓睡覺,Credence。」他伸手摸了摸Credence的緊咬的唇,示意對方別再咬了。

    Credence聽話的鬆口的嘴唇,眨眼看著Graves。

    被這麼一雙眼盯著的Graves,看了看手中的信件,再看了看Credence。

    再怎麼說名義上他是Credence的監護人,不該讓少年擔心自己的,不給對方解釋,至少給予承諾。

    Graves猶豫了下後,深吸了口氣,說,「Credence,你先上樓,明早等著我回來好嗎?」

    Credence低頭看著Graves踩在地毯上的黑色皮靴,他揪著對方蓋在他身上的毯子,小聲的問,「Mr. Graves會安全的回來嗎?」

    「會的,所以你好好睡上一覺,我希望明天一早回來可以看到你精神滿滿的在餐桌上跟我說聲Goodmorning。」

    Credence沒有說話,他抬起頭看著Graves用力的點頭。

    Graves摸了幾下Credence的頭後,說了聲Goodnight,便走到玄關處,直接消影離開家。

    Credence看向已經沒有人在的玄關處,摸著還殘有Graves手掌餘溫的頭,小聲的說,「Good night。」    


The end


結果我BGM 是Super junior的This is love 超詭異

评论(11)
热度(35)
  1. AlecNights仙貝Reya 转载了此文字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