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高綠,視線。

  照常理來說,習慣眾人將目光放在自己身上的綠間並不會特別去注意是誰在看自己。

    不,正確的說法不是習慣,而是他根本只專注自己在意的事情,例如:晨間占卜、幸運物、鉛筆盒裡的擺置、必須繫帶的衣物芳香包等等,其他的事根本不想去在意。  

    但最近他有點不像自己,他開始去注意某道視線,甚至在意。

    綠間手拿著筆,下顎撐在筆頭上,專注力難得不在講的口沫橫飛的老師身上,視線反而飄到坐在他前方不斷點頭,一看就知道在打瞌睡的後腦勺。

    他皺起眉,半瞇雙眸盯著讓他不得不在意的罪魁禍首──高尾和成。

    如果沒記錯,高尾所擁有的鷹眼應該只有視角轉換的技能,而不是如同老鷹般的侵略眼神。

    被高尾盯住的他絕對不可能像獵物般乖巧,更不可能就此放任高尾肆無忌憚的雙眼看自己。可是對方的目光實在是太過了,好幾次讓他忍不住想問到底在看什麼,卻又在要開口時,那雙黑藍雙眸只是很普通的望著自己,礙於沒當場抓到對方的證據,只好先放任對方。 

    嘖,是基於同屆在課業上以及社團上想競爭的心態嗎?或是將自己當成目標超越?看來高尾並不如像外表般的隨意,還是有認真向上的一面。

    不過高尾是不可能超越他的,他可是每天盡好人事,而高尾則是不相信晨間占卜未盡人事的傢伙,怎麼看都知道他不可能超越自己。

    算了,不論最近那放肆的眼神是怎麼回事,其實他都不該那麼在意的,總覺得這樣的自己像著了高尾的計一樣,而且他還可以想像的出高尾得知自己一直在想這件事後,用著一臉得意的樣子看自己。

    雖然說不要在意,但想到那種畫面真令人心裡不快。

    綠間抿起薄唇,轉了下手中的筆,塞在矮小課桌下修長的腿有些困難的抬起,輕踢前方高尾的椅子,嚇的對方背馬上挺的筆直,正襟危坐的看著前方黑板。

    很幼稚,但他就是想發洩越想越浮躁的心情,理所當然的這個罪魁禍首的傢伙要幫忙承擔他這些浮躁感。

    心情平靜下來後,綠間打算認真抄寫黑板上的重點時,桌上卻傳來一張折的亂七八糟的紙條。

    沒有註明要給誰,直接丟到自己桌上,…應該是給自己的。

    綠間將紙條拆開後,還沒認筆跡和屬名,光看那亂七八糟的顏文字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傳的紙條。

    『小真幹嘛踢我?Miz 我嘛?嘿嘿≧∀≦ ♡』

  看完內容後,他將紙條揉成一團,用只有他們兩人能聽見的音量說,「少傳這種沒營養的東西。」

    想高尾?他腦中確實只有高尾,但這並不是高尾口中所說的那種Miss而是Think ── 想到煩躁。

    「接下來麻煩綠間同學站起來唸這段課文。」

    綠間聽見自己的名字抬起了頭,綠眸呆愣望著老師。

    這是他第一次被老師叫自己名字有緊張的感覺。

    綠間站了起來,故作鎮定的拿起課本,假裝在認真看內容,實際上耳朵卻仔細在聽前方高尾傳來的暗示,他沒有多想直接照著高尾給的暗示,翻到正確的頁數後開始唸課文。

     綠間唸完課文,偷偷的深吸口氣,穩定自己的緊張感才坐回位子後,才想到剛剛高尾明明就在打瞌睡,為什麼會知道老師在講哪?

    正想開口問高尾時,前方突然扔來了紙條,並且準確無誤地砸到他頭上後掉到地上。

    綠間撿起紙條,忍住將紙條扔到高尾頭上的衝動,將紙條打了開。

    『我真是充滿罪惡的男人呢,讓小真想我想到上課不專心♡』

    他捏緊手中的紙條,冷瞪著前方輕聲哼歌的後腦勺。不論高尾那眼神背後的目的是什麼,但目的八九不離十絕對是故意鬧他、害他心神不寧。

    「我們再麻煩綠間同學起來唸一下這段。」

    綠間死抿著唇站起,翻到正確的頁數又開始朗誦。

    絕對是今天幸運物 ─ 信樂燒 不夠大的關係加上高尾的惡意才一直被老師盯上。

    坐在前方的高尾雙手枕在腦後,唇角開心的上揚了起。

    他的鷹眼全方位的監控全場,鎖定在名為綠間真太郎的男人身上已經許久,看到難得的平常面無表情的對方受他影響…

    看來離收網的日子不遠了。

    The end




Plurk:YaJhan

這是2012的文章的樣子(?  我會陸陸續續將天空的文章搬過來

                       仙貝  


评论
热度(6)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