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高綠,雲泥,01

前面還有 雲泥 序章  

假設在十年後的,黑道高尾X醫生綠間 

可以接受再點開


   高尾一開始在急診室看到綠間只想逃跑,那只是男性自尊的問題。

    誰想要自己狼狽的樣子被喜歡的人看見?

    但看到綠間擔心自己的樣子後,他決定留下來,讓自己可以和對方有多一點相處的時間。當他住院後,以為能常和綠間見面時,事實卻和他所以為的相反。

    他的主治醫生根本不是綠間,是要怎樣常見面?

    「唉,單人病房好無聊。」無聊的讓人開始胡思亂想。

    高尾躺在床上,雙手枕在腦後看著自己被包的像粽子一樣的右膝發呆。

    這次因為幫派鬥爭掛彩和綠間再次相遇,撇除一開始那丟臉的心態,其實他心裡高興的要命。那加快的心跳讓他明白了自己為什麼和那麼多女人交往後,仍沒對其中一個女人有臉紅心跳的原因。

    他仍喜歡綠間,對於綠間的感情並沒有因為時間、空間而改變。

    這就是綠間常說的命運吧?很浪漫的形容,但現實卻不允許他有任何浪漫的想法,他只能抱著能相處一秒是一秒的珍惜心態來住院。

    高尾噘起嘴,輕輕吹出一小段旋律,回想著高中和綠間的種種。

    他不告白的原因很多,畢竟現實擺明告訴自己綠間並不是同性戀這件事──綠間曾暗戀過高三文藝部的學姐,而且他記得很清楚綠間是怎麼在學姐面前不知所措的彆扭、結巴模樣,除了心上人誰可以讓一個人變的不像自己?所以說綠間怎麼可能會喜歡自己呢?更何況如果讓那麼個性循規蹈矩的綠間知道自己的心意,只會讓對方覺得自己噁心然後疏遠自己吧。

    反正與其被喜歡的人傷害,不如自己親手將兩人之間距離拉遠還比較不痛。

    這是他高中畢業後選擇斷掉和綠間連繫的原因。

    再加上現在兩人職業的關係還是不要有所牽扯、保持距離比較好。

    就當作命運安排他們再次相遇,讓他連以為會有的相處機會都沒有,只是想讓他看清楚橫跨在他和綠間之間的諸多不可能,讓他徹徹底底忘掉這不可能的感情吧。

    病房安靜得可以清楚聽見牆上時鐘秒針擺動的聲音,高尾當然也清楚聽見病房外有著搭搭皮鞋踏在地上的聲響。

    腳步聲在病房門前停下,高尾立即從床上坐起,半瞇起眼神變得凌厲的雙眸,瞪視著門板。

    是反對派的餘黨嗎?以他現在的狀況不知道能撐多久…

    門外的人『叩叩』兩聲敲在門上,喊了聲巡房,高尾眼尾餘光瞥了下牆上的時鐘,知道這個時間真的門外的只是例行巡房的醫生、護士後,他全身緊繃的警戒狀態才解除,應了一聲,讓外面的醫療團隊開門進房。

    走進門的有他的主治醫生、和早上不同的護士以及另一位也穿著白袍的…綠間?!高尾的眸子瞬間亮起。

    「小真…」高尾輕喊了聲。

    他才說就保持距離,一見到綠間卻又無法克制自己想親近的心情。矛盾的他,真令自己感到煩躁。

    「小真說想知道你…」主治醫生揚開笑容後不久,腹部便遭到不知何時走到他前頭的綠間肘擊,他捧著肚子哀嚎,「小真不是你嗎?病人不是這樣叫你嗎?」

    「請別這樣叫我,高阪醫生。」綠間側著頭,眼向後瞪視著高尾的主治醫生。

    「有什麼關係嗎?很可愛啊!小真醫生─」

    「閉嘴。」

    高尾看見自己主治醫生和綠間似曾相似的親暱互動,皺起眉頭。

    在很久很久以前,叫綠間小真的只有他、能逗綠間的只有他、能讓綠間吐槽的只有他…

    總之他討厭這醫生。

    「身體有不舒服嗎?傷口有些發炎可能會發燒。」綠間淡淡的嗓音響起,高尾才回過神來,揚起唇角,衝著綠間笑。

    如果不是剛剛討人厭的主治一開始的那句話以及高尾對他的了解,綠間這句平淡的問診口吻,高尾會以為對方把他當其他的路人甲乙丙丁對待。

    「小真不是我的主治,這樣問我…我不太方便回答。」

    映入高尾眼中的是和記憶中的綠間一模一樣的表情,眉毛微擰起、一點也不兇惡的瞪視、不再死抿著的抽動唇角。

    「說還是不說?不說你就不舒服到死吧你。」綠間咬著牙壓低嗓音對高尾說。

    「怎麼會有醫生這樣啊?詛咒病人死掉什麼的!」

    「病人不聽話,怪我嗎?」

    「欸欸?我說小真醫…咳咳…綠間醫生,不該這樣對病人的。」高阪收到綠間的視線後立即改了口,他不想又被肘擊一次肚子,那可不好受。

    「你和護士先出去一下,高阪。」綠間沉默了會後,這麼對主治醫生說。

    高阪點了點頭,便和護士走往門口。

    他知道綠間和高尾是舊識,綠間只是單純的關心高尾,並不像其他醫生假裝關心其實另有目的什麼一樣,所以他沒多想就直接答應綠間離開病房。

    『咯』一聲,門關了上。

    「我一直很想問你一件事…」綠間邊說手邊整了整鬆掉的領帶。

    「什麼事?」是想問他高中斷了聯絡後去哪什麼的嗎?

    「你…到底是為什麼受傷?雖然沒有什麼嚴重的內傷,但外傷卻相當可怕…你的腿傷應該是遭到藥物腐蝕和利器砍傷,這絕對不是普通鬥毆所造成的。」

    綠間的問句不是高尾預料中的問題,再加上一長串的分析讓高尾有些愣住…他該怎麼回答?

    「高尾?」

    綠間抿著唇,瞪著高尾,高尾搔了搔後腦勺,「唉,小真你仔細想想大家想拿硫酸潑我、刀子砍我也是正常的啊!」瞧見綠間那不解的眼神,高尾扯起唇角,厚著臉皮繼續說,「因為帥,是種罪過啊。」

    他可沒說謊,帥真的是種罪過。雖然換來的只有綠間鄙視自己的眼神。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1)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