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明讓]危險關係,01



※注意:

進擊的巨人原作衍生同人相關,CWT36刊物

約十年後的阿爾敏以及約翰。

                   配對:阿爾敏X約翰

    整個石頭砌成的房間,僅露一口孔讓陽光溜進,唯一的光線就這麼打在前方的男人身上,格外刺眼。

    他那燦金色的的頭髮以及湛藍的雙眼,在這幾近被沉重籠罩的昏暗房間中,顯得相當醒目、刺眼……

    前方的男人本來是個讓人感到噁心、不順眼的跟屁蟲,甚至覺得男人在整個團隊中是個相當多餘的存在。男人戰鬥的所有相關分數普遍偏低,只有學術方面的分數在平均以上,這樣的人還想加入調查兵團讓旁人總是對他嗤之以鼻,認為他只是個想要繼續跟在夥伴身邊、無法自主的跟屁蟲。

    直到往後一次又一次的事件,證明了金髮男人擁有清晰的頭腦,去分析所有事件中的細節加以推論後,才讓人推翻對他以往的印象,開始覺得順眼。

    約翰手肘撐著木桌,手背撐著下顎注視前方的金髮男人認真解說關於巨人的最新報告以及作戰模式該如何改進等等,但對方的話約翰沒有一個字聽進去,他仍在回想男人這幾年來的成長。

    其實男人開始令人感到順眼是比較委婉的形容,約翰認為更貼切的說法應該是令人感到欽佩才對,一開始愛哭的膽小跟屁蟲,在這幾年快速成長為獨當一面的足以取代艾爾文團長的謀略角色,這不該令人欽佩嗎?但約翰不會輕易將欽佩兩個字說出口的,頂多只會對男人說……

    「阿爾敏,你沒一開始那麼令人不順眼。」

    這句話就代表著約翰認同阿爾敏,再多的他可說不出口。

    『嘩 ││』

    約翰隔壁的木椅被拉開、滑過地板的聲音,將約翰從自己的思緒中拉回現實,這時他才意識到會議早已結束這件事。

    「阿爾敏,怎麼了?」

    約翰看整個房間的人都走光了,阿爾敏卻沒走還坐到他旁邊,以對方的個性而言他認為阿爾敏應該是有要事要單獨跟他說。

    「約翰,會議結束了。」

    「這個我知道,你有什麼事嗎?怎麼不和艾倫和三笠先走?」

    約翰和阿爾敏的雙眼對視了下,有些心虛撇開頭不敢直視對方,他總覺得阿爾敏似乎看出他剛剛的心不在焉,所以才在會議結束後留下來。

    每次的會議都是相當重要的,約翰對自己因為阿爾敏而恍神這件事感到十分懊惱,在心裡罵了自己一頓後,他眼尾偷偷看向阿爾敏,等待對方給自己回答後,找藉口先回房間,結束掉這像被拷問的詭異氣氛。

    「因為你很難得在會議中失神,所以我叫他們先走,我想知道你到底怎麼了……」

    「啊?什麼東西?」聽到阿爾敏的回答,約翰整個人快從椅子上彈起來,他錯愕的看著一臉認真直視自己的阿爾敏。

    他沒想過阿爾敏在前方那麼認真的說明所有分析報告的同時還可以注意到他……不對,阿爾敏幹嘛注意他?要也是注意他那總是令人擔心的好朋友艾倫吧?怎麼會是他?根本毫無邏輯,莫名其妙。

    心臟跳得有點快,是因為被注意的緊張感還是分心的心虛感……不管怎樣的情緒,約翰都決定選擇忽略,不去深究。

    「因為能讓一向認真的你分心的原因,實在讓人太好奇了,我在想是不是我剛剛的解說哪裡有問題,才讓你這樣。」

    阿爾敏壓低嗓音、微皺起眉頭,使得整張認真的臉孔變得稍顯魄力,卻讓約翰倍感壓力。

    約翰還記得以前要看到這樣的阿爾敏只有在狀況緊急、危害到性命時,才可以看到這麼讓人信服、有魄力的對方,沒想到隨著年紀的增長,阿爾敏已經可以隨時讓人有這種壓迫感了。

    他該稱讚阿爾敏真不愧是下任團長的最佳人選嗎?說實在,面對現在情況對他不利的狀態,他寧願阿爾敏像以前一樣當個膽小跟屁蟲就好。約翰有些逃避的這麼想著。

    「這不像你……指正我的錯誤,你一向都很直接的不是?」阿爾敏鬆開眉頭,似乎覺得這樣詢問也沒用後,漾開笑容,「如果不想說也沒關係,等你想說再說吧。」

    「不……」約翰驚覺自己說了什麼後,趕緊閉上嘴。

    搞什麼東西?阿爾敏都說他不說也沒關係了,他幹嘛不順著對方的話?

    「那麼約翰剛剛是在想什麼?」阿爾敏很開心對方願意開口對自己說的樣子,手撐著臉頰,笑笑看著約翰,等待對方開口。

    約翰僵著張臉,思考著該說什麼來為自己剛剛的失神作為正當理由。

 

    好不容易覺得順眼的阿爾敏,在此刻變得又不是那麼順眼了。

 

   ※

 

    『我只是在想壁外調查的隊形而已。』

    『有什麼問題嗎?』

    『就……之後覺得沒什麼問題,我才沒有說啊!』

    『沒問題就好,我很擔心約翰沒跟我說我沒注意的細節,造成一些無法彌補的後果。』

    

    阿爾敏在走進房間後,想起剛剛約翰說話時眼神飄移、一臉不自在的模樣,在關上房門那剎那笑出聲來。

    約翰腦袋相當清晰、聰明,只是偶爾衝動了點,所以這種漏洞百出的藉口以及表情,是平時的約翰絕對不會犯下的錯誤。看來是真的不想讓他知道什麼事才會這樣。

    不過不需要約翰親口說明,阿爾敏也猜得到對方腦中想的人到底是誰。

    眼睛動也不動的直盯著他、在自己接近時約翰的不自在、回答時急促的呼吸聲以及緊繃的身軀……等等明顯的行為,阿爾敏相當清楚約翰在想關於自己的事,只是不清楚約翰在想什麼罷了。

    他啊,喜歡約翰被他逼問時的僵硬表情、欽佩他卻努力掩飾的彆扭模樣、看著他發呆眼裡只有他的臉、然後偶爾受不了他所說的惡聲惡氣威脅話語,但約翰從不會付諸行動……

    約翰的一言一行他都喜歡。

    阿爾敏深吸一口氣,邊走向書桌邊將稍長的頭髮往後梳成一束綁成馬尾,他坐在書桌前,拿起筆準備開始著手處理正事。

    他這種有些病態的扭曲心理不知從何開始的,或者說早有跡象,只是他沒發覺吧。

    不過這一切阿爾敏認為得怪約翰,沒有約翰當初那些刺耳傷人的犀利言語和後來認可他的那句話,他根本不會變得如此在意約翰眼中的自己是如何。

    阿爾敏停下寫字的動作,看著桌上被自己寫得密密麻麻的白紙,他在思考,這些年他這種心態背後的目地到底是什麼?真的只是單純的在意嗎?

    

    會不會起初的在意,早在朝夕相處時不知不覺變了質,而他還不自知。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14)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