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高綠,雲泥,02

雲泥前面章節。

假設在十年後的,黑道高尾X醫生綠間 

可以接受再點開


 

    明明下班就該離開這關了自己一整天、充滿藥水味的空間,回家好好休息的,綠間卻在脫下白袍,走出大門後不久提著裝有飯盒的塑膠袋回來。

    褪下白袍的綠間,走在醫院裡仍是眾護士眼中的焦點,但面對護士的驚嘆聲卻他臉部仍是面無表情,自顧自的邊想著事情邊走向單人病房的獨立電梯。

    他早習慣面對眾人的視線,對於護士們熱切的目光才沒有任何反應,畢就從國中開始他就面對觀眾席的讚嘆、對手帶著慌恐的視線、隊友對他投以的不解眼神等等以及…高尾那纏人的目光。

    綠間冷哼了聲,不似以往的僵硬表情讓人感覺不到他對高尾的纏人有厭煩的感覺。

    他走到電梯前按下往上的按鈕,在等待電梯的時間,想起了剛剛在病房中高尾的話,唇角不自覺得揚起。

    帥是種罪過?這種亂七八糟的話還真是高尾會說的。

    他本來分析出高尾身上的傷是什麼東西造成時有點被嚇到,他不認為高中處事圓滑根本就像個男公關的高尾會和人結怨打架、起爭執什麼的,他唯一能想到的結論就只有高尾不再是自己記憶中所熟悉的高尾。

    像是參加幫派、加入組織等等地下的不法活動,會有這樣的聯想一切是送高尾進醫院的那傢伙長相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非善類。

     不過聽到高尾那和記憶中一樣的不正經回答,他想應該是自己想太多了。不過這不代表他相信高尾那鬼話,白癡才會相信是因為太帥才想砍他。

    他一定要在高尾住院這段期間,逼對方說出為什麼受傷的理由。

    做人算圓滑的高尾會無緣無辜被砍實在令人很在意。

    『咚』一聲,電梯到達,綠間從自己思緒中回到現實、側身讓電梯裡的人先出來,但他沒想到映入眼中、走出電梯的黑髮男人是自己剛剛才在腦中想的那傢伙。綠間動作完全是反射性的伸手扯住對方的後領,不顧周遭人的眼光,將對方扯進電梯裡,用空著的另一手按下關閉按鈕後才按要去的樓層。

    綠間低頭,一雙綠眸惡狠狠地瞪著穿外套穿到一半的動作停在半空中、愣看著自己的黑髮男人,他深吸了口氣,讓自己突然被激起的情緒平靜後才開口問,「你不是受傷嗎?為什麼要離開醫院…」

    搞什麼?明明走路就一頗一頗的,為什麼還一臉凶惡的邊穿著外套邊走出電梯。高尾以為這樣很帥嗎?他看了只覺得很蠢。

    不會愛惜自己身體的白癡。

   「啊?小真不是下班了?」高尾仰頭看著低頭瞪著自己的綠間,眉皺了起。

    綠間沒看到自己臉上剛剛的表情吧?組裡發生了一些不得不自己出面處理的事情,他才這樣偷偷溜出醫院去了解狀況,沒想到卻剛好被綠間看到自己充滿怒意的樣子,高尾擔心這樣被綠間看到這樣不熟悉的自己會嚇到。

    「先回答我問題才是。」受了傷就該在醫院休養,這不是小孩子都懂的基本常識嗎?綠間忍住將手中的飯盒K上高尾頭的衝動,咬牙、平靜的對高尾說。

    「哈…」高尾甩開綠間揪著自己後領的手,手搔著後腦勺乾笑著,不敢正視綠間。

    高尾的目光胡亂看著,直到瞥見綠間手中的塑膠袋,他鼻頭皺了皺,彎下腰,鼻子湊向綠間的手。

    綠間的手往後縮了下,高尾下秒一手扣住綠間的手腕,仰看著綠間,「小真手中的飯是給我的對吧?」高尾的表情不似走出電梯一臉殺氣的模樣,也不像被扯進電梯時一臉呆樣,他半瞇著雙眸,漾開笑容,在看到綠間用著彆扭的表情開口要解釋時,搶先一步說,「別騙人噢,不吃辣的小真怎麼會買泡菜蓋飯給自己吃呢。」

    綠間忘了自己要繼續質問,習慣性的反駁,「胡說,現在的我可是喜歡吃辣。」話一說出口,綠間便懊惱的皺起眉。

    泡菜蓋飯就是買給高尾吃的啊,他在說什麼啊?高尾隨便一句話就把他激起,說出不符事實的話語。

    綠間只注意自己被高尾激起這點,完全忘了最重要的是高尾隨便一句話便扯開忘題,讓他忘了本來的目的。

    「是、噢,那等等回病房,我就看著小真吃的一點也不剩證明給我看多愛吃辣。」高尾鬆開扣住綠間的手,挺直腰桿,一手插進褲子的口袋中握著手機。

    看來只能等到半夜才能去處理事情了,等等必須通知一下組裡的人自己晚點才會到。

to be continue

评论(2)
热度(1)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