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高綠,雲泥,03

雲泥前面章節。

假設在十年後的,黑道高尾X醫生綠間 

可以接受再點開

※ 

    「來,小真張開嘴巴,啊──快吃掉。」

    明明高尾只是個不足為懼的病人…不,就算不是病人,高尾也從來不是綠間所懼怕的傢伙,但綠間現在的處境竟然是被高尾手上撈的滿滿一匙的泡菜蓋飯給逼到牆角。

    這愚蠢的畫面讓綠間煩躁的將前額的頭髮爬到後頭,但很快地柔軟的髮絲又覆上他的額頭。

    「走開,我自己會吃。」綠間壓低嗓音,瞪視著眼前不斷靠近自己的湯匙。

    「我只是在報答小真下班後還特地來看我,小真不需要自己動手,我幫忙就好。」

    「煩死了,病人就給我乖乖躺在床上。」

    綠間不想持續這種拉距戰,他手扣住高尾的手腕,低下頭一口吃掉那口飯,將高尾拉向不遠處的病床,另一手壓住對方的肩膀,逼迫對方乖乖坐下。

   病人這麼有精神的樣子是很好,但對已經造成自己麻煩的病人,還是給他有病人該有病人的樣子就好。

    綠間希望高尾乖乖的躺在床上休養,不要給他動來動去扯到傷口。

    想到動來動去,綠間想起了剛剛高尾一臉兇惡、一頗一頗走出電梯的樣子和自己被輕易扯開話題這回事,他的眉擰起,為了質問高尾要離開醫院的原因,開始吞嚥口中的飯菜。

    綠間盡量不咀嚼口中的飯,避免讓辣味在自己口中散開,艱困的一小口、一小口吞掉泡菜和飯。將口中的食物吞嚥完後,綠間雙手環臂,居高臨下的望著坐在床上的高尾。

    這次他不會輕易的被高尾牽著鼻子走的。

    查覺到綠間視線的高尾微彎下腰一手插在腰際上,另一手肘倚在膝蓋上,手掌撐著下顎,他仰起頭像是沒事般的望著綠間。

    但其實高尾插在腰際上的手緊抓著放在褲子口袋裡不停震動的手機。手機一直響,綠間一直看著自己,他連偷傳個簡訊都怕太能…而看手機這樣不停震動的樣子,組裡發生的事情真的很嚴重,他不去都不行。

    他看了綠間一眼,總覺得對方要審問自己什麼似的,如果沒問出答案絕對不會走的,對方不離開他也無法離開,到底該怎麼辦…

    「小真那麼晚還不回家,小心女朋友會擔心噢,會懷疑你在哪個野女人家裡鬼混。」沒辦法的高尾,只好胡亂扯了個理由,想要支開綠間,結果一扯就是自己不想去處碰的話題,他當場想要將自己推向牆。

    「與其擔心那種不會發生的問題,不如擔心你自己的傷口會不會因為剛剛拉扯的動作裂開吧。」綠間將因為俯視高尾而下滑的眼鏡推上鼻梁,「回答我在電梯裡的問題,為什麼要離開醫院?」

    「不會啦,我身體很強的,就像魯夫一樣厲害!小真不需要擔心。」

    「說些什麼啊你…」綠間咬著牙又重複問一次,「為什麼你要離開醫院?」

    「說出來的話,小真會讓我向醫院請兩個小時的假去處理嗎?」高尾半瞇著雙眸,似笑非笑的看著綠間,讓綠間不懂他到底是認真的問還是隨口問問。

    高尾有時說話總是這樣,似真非真的感覺,讓綠間無法分辨其中虛偽。

    「如果你是認真的,我會讓你去處裡只需要動腦子的事情。」綠間加重了腦子二字的音,雖然可能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但直覺告訴他高尾會去處理的是關於他身體傷口的事情什麼的,會有動手動腳的問題。

    因為高尾剛剛那兇惡的樣子,根本就像是要出去打架。

    「不會啦,看我的樣子也知道我就是動腦子的料啊。」

    「…」

    高尾在今天接收到綠間第二個充滿鄙視的眼神,假裝難過的鼓起臉頰,「小真好過份哪,那是什麼眼神,看的我心都疼了。」

    「疼死了最好,剛好躺在床上休息。」

    「嘖!雖然是關心的話,但聽了真讓人不愉快。」才怪呢,他開心的要命。高尾扯起一邊的唇角,「所以,小真我可以請假離院兩個小時嗎?」

    「我說可以也不代表什麼,你該問的是護理站和你的主治。」

    「那剛剛幹嘛抓我回來!剛剛就是護理站準我出去的!」

    「身為醫生的我只是看不下去病人一付想衝出去打架,不愛惜自己身體的樣子,基於道德以及不浪費醫療資源這兩方面,把人抓回來而已。」

    「嘖嘖,那我走了噢。」

    高尾即使想繼續和綠間單獨相處,但貼著大腿不斷震動的手機提醒了自己沒有那麼多時間跟綠間講太多。他站起來,笑笑看了綠間一眼,從綠間旁邊走過,而在擦身這短暫的一秒,高尾想了很多。

    不知道自己這麼走出醫院還會不會有機會回來,很不吉利的發言是吧?但他很怕自己沒命回來,畢竟組裡背叛者還沒被抓到,說不定這通緊急的電話只是通叫他回去赴死的電話…就算他有警戒心,也不一定全身而退。

    「不知道為什麼…我是不希望你走出這扇門。」綠間幽幽的嗓音傳進高尾耳裡,高尾身子顫了下,又繼續走往門口。

    「基於你身為醫者的道德對吧?放心,我不會讓自己受傷好不好。」

    「和職業道德無關,只是今天天蠍座的運勢是最後一名,總覺得你出去不安全。」

    「哈哈,小真和以前一樣還在看那晨間占卜啊…放心吧!那占卜只有在小真身上才有用啦!」

    「總之帶著深紅的東西在身上校正自己的運勢。」

    「好啦、好啦,小真媽媽真是愛操心。」高尾眉等綠間回話吐槽自己,他拉下門的把手將門打開,走向電梯留綠間獨自一人在房間。

    他走到電梯前時,門剛好打了開,走進電梯後,按下關門鍵及數字1的按鈕後,他靠在電梯牆上。

    怎麼辦?那麼關心他的綠間,讓他更喜歡了。

    高尾煩躁的扒著頭髮,看著映照出自己表情的電梯門板上。

    如果平安的回來,不論綠間覺不覺得自己噁心,他想他會將心裡那份喜歡說出口…反正他們兩個現在的身分還是保持距離比較好,他將喜歡說出口後綠間就不會再理他,他也可以決心忘掉對方,比一開始他什麼都不說,打算出院後就斷了聯絡的方法好多了。

    高尾不承認將喜歡說出口只是自己想去賭心裡那不到百分之一綠間會接受自己的願望。

    他催眠自己是為了兩方好才這麼做的。

 

to be continue


我最近有點不懂Lofter?
通知有看到有人按Like,卻沒顯示出來 

還是就隱藏(?

然後歡迎大家跟我聊天,最近在重新定義板車,等雲泥全部放完,會放已經放在噗浪上的偵探Paro高綠。

偵探綠間以及夥伴高尾,充滿懸疑的類似情殺的案件,兇手到底是誰((? 



评论(6)
热度(6)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