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福華,Love is blind.

第三季衍生,此為BBC SHERLOCK同人。



「Love? No.」

    如果是兩年前,有人這麼問Sherlock的話,Sherlock絕對不會只回答這樣。

    他大概會這麼回答 ── Love?不過是兩個想排遣自己寂寞,經由大腦所分泌的賀爾蒙,而有生物的各種親密行為的名詞。

    Sherlock看著Mycroft抬起下巴,用看著笨蛋的眼神看過來,Sherlock皺起眉、不耐煩得壓低嗓音,「Mycroft.」

    Mycroft沒理會Sherlock這警告味十足一聲,他朝Sherlock微微一笑又馬上收起笑容,高傲的看著對方 ── 在政府單位工作許久的他,假笑已經是他的習慣。

    「Sherlock,My brother......你現在就像那些被說中事實,腦羞的人一樣,看起來相當愚蠢。」

    Mycroft上揚的語調讓Sherlock聽了不是很開心,事實上Sherlock從沒有覺得Mycroft任何一句話讓人開心。

    「我氣的是你裝模作樣,自以為看透我什麼....但事實卻是你什麼都不知道。」Sherlock坐上沙發、背靠著椅背,仰頭看向站著的Mycroft。

    「這是事實,我比你想像中的了解你。」Mycroft歪頭,放在木桌上的手,食指輕輕在桌面上敲打出不成曲的節奏。

    「Shut out!」

    Sherlock站起來,迅速走向Mycroft,一掌拍上Mycroft放在桌上的手,好在察覺Sherlock意圖的Mycrogt及時收回手,不然現在他的手一定又紅又腫。

    「你真的沒吸毒嗎?你變得既野蠻又暴力……我想我應該寄封信給我們的父母,讓他們知道你變成什麼樣子,Sherlock.」Mycroft撫摸自己差點遭殃的手。

    「你腦袋僵化到,只會玩打小報告的遊戲了嗎?」

    「面對如此頑劣的弟弟,我想採取這種手段是必須的。」

    Sherlock瞪了Mycroft一眼後,便坐回沙發上。他翹起腿,又看了Mycroft許久後,煩躁的抓換他那一頭捲髮。

    他從飛機下來後,準備和Mycroft討論Moriarty的事情,結果變成Mycroft的訓誡大會,如果是單純的訓誡就算了……

    Mycroft一進到辦公室,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Love is blind.」

    對於Mycroft用戲謔般的口吻說這麼一句,Sherlock馬上就火大。他清楚Mycroft想表達的是什麼,不就是「SherlockHolmes love John Watson.」?而且不只是朋友的愛。

    Mycroft想表達的他再清楚不過了,只因為他為了John開槍就可以曲解成這樣,可笑。

    Sherlock可以直接將這些話原封不動的說給Mycroft聽,但他並沒有這麼做。至於原因是什麼……只是害怕一切又有所變化。

    John和Mary結婚已經是他計畫外的事情了,他不想要再有任何不確定因素影響他們三人之間。

    誰會相信他Sherlock Holmes居然會有害怕的時候呢?

    Love對他而言一直都是陌生的情感,但John讓他學會了愛朋友,現在Mycroft說他對John的愛是愛情,他怎麼可能不清楚?他只是火大Mycroft那高傲、自以為的態度。

    Sherlock沒想到自己厭惡Mycroft,在外人眼裡他也是同樣讓人厭惡的高傲、自以為。

    「對自己誠實點,Sherlock.」Mycroft的話立即惹來Sherlock的瞪視。

    「Moriarty的事,你要說還是不說?」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上轉,Sherlock直接切進主題。

 

     他才不是對自己不誠實……就說少自以為了Mycroft.

       ※ ※※

    不用離開英國去應付乏味的恐怖份子,Sherlock當然樂意,但他即將面對的對手讓他隨時在緊繃狀態下,無法放鬆。

    Moriarty沒死,但……誰知道他下秒會做出什麼?Moriarty是個瘋子,根本無法預測。

    Sherlock和Moriarty兩人可以說是旗鼓相當,Moriarty所策劃的一切總是讓人體內的血液快速流動、沸騰著,以前Sherlock會叫這種生理反應為興奮,但現在面對Moriarty所主導的案子……不,正確說法是生存相關的遊戲,他緊張的情緒大於興奮。

    「Sherlock,Listen to it.」Mycroft從西裝褲口袋掏出一支手機,在螢幕上滑了幾下,按下播放鍵。

    從手機發出的聲音一開始只有呼吸聲,約莫三分鐘後,還是只有謎樣的呼吸聲,沒有任何字句。Sherlock踩著皮鞋的雙腳,在地板上輪流踏出節拍,他皺著眉、不耐煩的看著Mycorft手中的手機,他告訴自己必須仔細聽錄音的內容,畢竟對方是Moriarty,很有可能在呼吸聲中就留下蛛絲馬跡,要自己從中找出這場遊戲的關鍵。

    「Sherlock, I miss you.」Moriarty終於說話,他的語調一派的輕快又參雜些病態的愉悅感在裡面,不時發出奇怪呻吟的語尾。

    「I don't miss you.」Sherlock半瞇起雙眼,碎唸著。

    「我聽說你的夥伴Dr.Watson結婚了,你應該很寂寞吧?」

    Moriarty一提到John,Sherlock雙手拳頭收了緊,彷彿Moriarty就站在那一樣,他面無表情的直瞪著手機。

    「我還沒恭喜他說,Should I go visit him, right?不然過意不去。」

    Moriarty自言自語得繼續說下去,但每句話都讓Sherlock相當戒備。John對Sherlock的重要性,Moriarty相當了解。

    所以面對Moriarty,Sherlock緊張大於興奮。當初對方為了逼他玩死亡遊戲,安排殺手在John周遭,這次他得更加小心,不能任對方亂來,也絕不會讓對方有自己佔優勢的錯覺,因為John已經不是一個人了,還有Mary以及他們未出生的小女兒,Sherlock不能因為自己的關係讓John的新生活被Moriarty破壞。

    「oh see you next time, Sher~lock~」Moriarty輕快的道別,最後用著怪腔怪調的童音唸著Sherlock的名字作為結束。

    「Not want to see you.」Sherlock焦躁的嘖了一聲,從沙發上起來,「My coat!」他音量因為浮躁的心情而變大。

    「Where areyou go?」Mycroft挑起眉毛,雙手環臂看著Sherlock讓他的助理替換上風衣後,整整衣領、雙手插進兩側口袋,準備離開的動作。

    「You know.」

    Sherlock臉微微側向Mycroft,一臉少裝作不知道 的表情瞪了對方一眼,便離開Mycroft的辦公室,到外頭招計程車。

    「Sherlock......You’reso silly.」Mycroft看著辦公室的門,把玩著手中的手機,輕聲唸著。

  • ※※

    Moriarty想玩遊戲,John理所當然的會是這場遊戲中牽制Sherlock最大的籌碼,因為最快能崩毀Sheerlock世界的一步,可以讓Moriarty得到最大的快感。

 

    I love you, Sherlock...So...Moriarty刻意吊人胃口的停了有段時間,他那獨特似孩子般的天真嗓音才再度響起……

    I’ll destroy your world.

 

    想到Moriarty再見前說的話,Sherlock小聲爆了句粗口,這讓前方的司機嚇到,決定用力踩下油門,趕緊將這怪異的客人送達目的地,脫離對方。

    很快地車子就抵達目的地,停在有點老舊的公寓前。

    Sherlock下車後快步走進公寓內,爬上樓梯往John和Mary所居住的樓層走去。

    John每天的行程幾乎都在Sherlock的腦中,今天John休診,除了上超市採買必需品外,對方並不會外出,只會待在家裡上網、看電視,做盡任何不用動腦的無聊事,所以Sherlock才敢直接叫車到John的公寓。

    一步一步踏上階梯,離目地越來越近,Sherlock體內血液流動的速度更快,他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現在複雜的情緒。  

    以往三人有事時,不是聚在221B就是快餐店,所以這是Sherlock第一次拜訪John的住處,打開門後會看到只有John和Mary的地方,他不知道該怎麼去適應……。

    Sherlock站在John家門前,不再去想任何會影響自己判斷力和情緒的畫面,事情沒那麼複雜,他沒必要去推算開門後,任何可能會有的畫面。

    他喘著氣、抬起手準備要按下門鈴的剎那,他口袋中的手機震動了。

    Sherlock拿出手機看到來電顯示的人,皺了皺眉,下秒果斷的掛掉電話,但掛掉的下秒又再次打來,這樣反覆好幾次後,Sherlock終於受不了接起電話。

    「Mycroft!」Sherlock壓低嗓音,惱怒的對著自己兄長低吼。

    「Love is blind, Sherlock.」

    Mycroft沒頭沒尾,用戲謔般的口吻在度說出這句話時,Sherlock瞇起雙眼,「說清楚,別裝模作樣。」

    「如果你夠冷靜,你就會清楚我想說的是什麼,Sherlock.」

    Sherlock聽到得同時,彷彿還看到Mycroft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自己。

    他正要開口叫Mycroft沒事別煩他時,腦中閃過Moriarty的聲音和畫面。

    「你耍我.......」Sherlock再次對著電話另一端的兄長低吼著。

    電話中Moriarty聲音雖然十分相似,但仔細聽的話,有些發音因為合成早就失真,變成稍顯詭異的機械音,再加上Moriarty怎麼可能會透過為政府工作的Mycroft工作來傳達他的訊息?

    太多太多不合理之處,卻因為John安全為前提的狀況下,Sherlock的判斷力被蒙蔽了。

    「你現在很符合Loveis blind 這一說不是?因為John敏銳度下降了,再這樣下去我不知道你還會做出什麼瘋狂的舉動。」Mycroft不擅長關心他人,所以口吻仍讓人覺得自以為是,但這已經是他表達自己關心最極限的方式了。

    Sherlock在Mycroft還要說些什麼前,掛掉電話,將手機放回口袋時,雙手順勢插進風衣兩側口袋中,轉過身、快速下樓。

    該死的Mycroft肯定在報他在酒裡下藥的仇,才故意設下這一局讓他往下跳。Sherlock心裡碎碎念著,嘴邊不時輕聲罵著該死的。

    到了一樓,他推開公寓大門,仰頭看著倫敦難得萬里無雲的天空。

    算了,一人一次算扯平了,至少他不用推開那扇門親眼看到,沒有他容身、只屬於John和Mary的房間。

                                      The end


评论
热度(3)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