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高綠,雲泥,07

 

雲泥前面章節。

假設在十年後的,黑道高尾X醫生綠間 

可以接受再點開,**有些問題在後面想問大家**

    「小真站在那多久了?」聽了多少?高尾沒將後面最想問的那句說出口。

    他肯定剛剛赤司好心的詳細解說全是故意說給早醒來悄聲站在自己身後的綠間聽。

    綠間沒理會高尾的問題,只是淡淡的掃了對方一眼。  

    「赤司,急救箱你有吧?」綠間走向赤司的腳步受到乙醚的影響,身體有些微晃。

    「你沒受傷要急救箱做什麼?」

    明知故問…。綠間瞪著雙手環臂,背靠在沙發上,仰頭笑看自己的赤司。

    「你知道的,它一直都在那邊櫃子的左邊第二層裡。」赤司邊說眼尾餘光邊觀察高尾,見對方臉色不佳的樣子,輕笑了聲,滿意的收回視線。

    「我哪知道。」綠間皺起眉,他不喜歡赤司這樣話中有話的樣子。

    他走向櫃子,將急救箱拿出後,直接走到高尾旁邊坐了下來。

    「手和腳給我。」綠間打開急救箱後,見高尾沒有任何反應,抬起頭發現對方愣愣的看著自己,「高尾,別讓我說第二次…」

    「啊呃…好…」高尾回過神後將右腳微微抬起。

    綠間彎下身子,一手將打開的消毒水噴向對方被血浸濕黏在傷口上的紗布上,另一手輕輕的將紗布撕開。

    他這樣的動作讓傷口疼痛的程度緩了許多。

    也許他應該將力道放大才對,笨蛋需要一些教訓來告誡,才會記住怎麼保護自己。綠間包紮時這麼想著。

    「小真…」

    「我現在並不想跟一個不斷弄傷自己的蠢蛋講話。」弄完膝蓋上的傷,綠間起身觀察高尾斷掉的右手,皺起眉思考該如何運用現有的東西暫時固定。

    「是對方故意弄傷我的,怎麼能怪我?」

    「這都是可以避免掉的。」

     高尾注意到綠間說這句話時眼中一閃而過的陰霾。

    為什麼聽到他身份的綠間不問他原因?也沒有他想像中嫌惡的眼神?或者閃避自己,反而細心溫柔地幫他包紮傷口...擔心他。

    「赤司...」

    「我這裡沒有任何可以固定的東西,真太郎。」綠間尚未開口將話說完,赤司便出聲打斷了他的話。

    「人既然有一半是因為你而受傷,你就該負起責任,赤司。」綠間清楚赤司絕對有辦法弄出可以固定的東西才這麼說。

     因為久未聯絡,綠間不能直說他有多了解赤司征十郎這男人,但赤司家在商業界的行為都刊在報章雜誌上,對方和以往一樣的做事態度讓他可以保證,即使沒有瞭解對方八成,至少也有五成。

    「小真...斷掉而已,死不了啦...等等去醫院就好了。」高尾牽強的扯起嘴角說道。

    他知道綠間是為了自己才和赤司周旋,不該這樣打斷他們兩人的談話,但知道歸知道,還是無法接受,所以出口打斷了兩人的交談。

    「你給我安靜!」綠間轉頭瞪了高尾一眼,視線又移回赤司身上。

    撇開身為醫生這件事,一個不在乎自己身體狀況的人,他其實也不需要替對方在乎,但看到高尾這樣他心卻微微一抽,無法選擇無視。

    綠間沒空去細想為什麼,他現在眼裡只有高尾的傷勢。

    赤司輕笑一聲,眼尾瞥見表情漸轉陰鬱的高尾一眼便吩咐人拿東西出來。

    「真太郎,一個對你不斷隱瞞的人值得你這麼替他擔心?未來他啊,甚至會將你捲入危險。」

    「有自己的秘密並不為過吧?我擔心他只是因為他現在還是我病人,我有義務要處理好的他傷口。」綠間理所當然的回答,卻沒想到高尾的主治並不是自己這件事。

    綠間頓了下,接著說,「況且說到隱瞞這件事,赤司你自己才是隱瞞著些什麼吧?」

    「想太多了真太郎,我只是想看高尾有多少能耐,才這麼做。」

    「面對的人是你,想…」多一點是正常的。赤司剛剛吩咐去拿三角巾以及木板的人回到客廳,將東西放在綠間面前堵住了綠間還沒說完的後話。

    木板怎麼來的綠間不會去想太多,因為這是赤司本來就辦的到的事。

    他將木板放置在高尾斷掉右手臂外側,接著固定手肘、肩膀的關節,在三角巾小心翼翼的綁起。

    處理完斷掉的手臂後,綠間抬起頭看了眼高尾,困惑的皺起眉頭。

    高尾怎麼沒什麼表情?生氣了?最該生氣的是他吧…被高尾的話耍的團團轉,還得幫對方處理越還越多的傷口。

    煩死了。

to be continue


放完雲泥後,可能就開始連載現在的坑,會放比較慢ORZ 預告一下

评论(2)
热度(4)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