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明讓,危險關係,05


 

※注意:  危險關係前面章節

進擊的巨人原作衍生同人相關,

約十年後的阿爾敏以及約翰。

                   配對:阿爾敏X約翰  

    昏黃的燈將整條走廊照亮,但搖曳的燈火使人有空間晃動、扭曲的錯覺。

    站在暗處的約翰動也不動的低頭看著鞋面,他在猶豫該不該去看已經清醒的阿爾敏。

    在清楚自己那違背世俗標準的扭曲感情後,他沒把握在阿爾敏面前可以像以往一樣。

    說謊從不是約翰的長項,阿爾敏也不是笨蛋,敏銳的阿爾敏不可能沒察覺到什麼,所以不出現對他是最安全的,但他又想知道阿爾敏的狀況……

    最後他選擇去問艾倫來滿足自己這種矛盾的心情。

    但……

 

    「你想知道自己去看就好了啊……」艾倫皺起眉頭,覺得奇怪的看著約翰。

    約翰頓了下後,趕緊為自己的行為找藉口,「你也知道我最近很忙,所以我才問你啊!」

    「你現在不是忙完了?那現在就可以去啊。」

    受不了艾倫那笨蛋用像在看笨蛋的眼神看他,約翰連說聲再見都沒有,便往阿爾敏的房間走去。

 

    就這樣,他才會站在這猶豫不決。

    約翰抿抿唇,深吸一口氣,仔細評估後決定去看阿爾敏便邁開步伐,離開陰影處。

    畢竟他不去看阿爾敏才顯得很奇怪,更容易讓人察覺自己哪裡不對,那不如直接大方的走向阿爾敏的房間。

    反正看一眼就走,根本不會有什麼事發生。

 

    ※

 

    說好大方面對,但當真的走到阿爾敏房門前,手握上門把要推開的剎那,約翰還是猶豫、緊張了。

    他不自在的吞了口口水,手將門把往下拉,推開門,恰好對上阿爾敏看過來的視線。

    「晚安……」約翰反手關上門,壓低聲音。

    「晚安。」坐在床上的阿爾敏,有些吃力的闔上放在腿上翻閱的書籍。

    他本來以為明天才可以看到約翰,沒想到晚上對方就來了。

    他好想開口問對方好多事情來證實自己腦袋早已串連起來的一切,但不能太突然,一切都必須循序漸進才行。

    「那麼晚了,還看什麼書?明明連一本書都看得吃力……是不知道休息嗎?」約翰完全忘了剛剛還在緊張靠近阿爾敏這件事,緩緩走近對方,天生的壞人臉此時因為不滿而更加兇惡,但吐出的話語卻活像媽媽在對小孩子碎碎唸一般。

    阿爾敏躺太久了,肌耐力變差,連簡單翻閱動作都顯得有些困難,更何況是要闔上有些重量的書皮,看出這點的約翰不滿的拿走對方腿上的書,放到一旁的茶几上。

    「兵長說我休息夠久了。」阿爾敏微笑著說,但笑容卻讓約翰看得不是很舒坦。

    「你搞清楚是昏很久,不是休息很久。」約翰口氣略衝。

     阿爾敏看著約翰,並不打算和對方在休息這點上有所辯解,「聽團長說我這陣子的工作都是你負責的。」

    約翰先愣了下,才回答,「知道都我負責的,你就快點回來接回你的工作,最近我快忙死了。」約翰誇張的伸了個懶腰,雙手枕在腦後,像在自言自語的接著說,「在憲兵團就可以跨腳輕鬆度日了吧,根本不需要處理那麼多麻煩事。」

    阿爾敏清楚約翰這句話並沒有任何意思,單純只是碎碎念這段時間多忙,可是約翰像在掩飾什麼的誇張說詞和行為,讓他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測有80%的機率是對的。

    「為什麼是你?」阿爾敏佯裝什麼都不知道,疑惑的問約翰。

    「什麼?」

    「是團長要你接我的工作?」

    「不然你以為呢?」約翰瞪向阿爾敏,總覺得阿爾敏的這種問法有問題。

    阿爾敏像是洞悉一切的藍眸直盯著約翰,再加上那不加掩飾的直接笑聲,讓約翰緊抿唇瓣。

    「笑什麼?」

    笑、笑、笑……如果是以前的話,阿爾敏肯定不敢這樣,在他惡聲惡氣下,早就說對不起或閉嘴結束話題,轉為談論公事。

    不過不知不覺兩人現在這種相處模式也很久了,以前那在自己惡勢力下就不情願屈服的阿爾敏早就消失很久了……

    所以說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的?

    「只是覺得約翰說謊的技巧根本沒進步。」阿爾敏收起笑容,「為什麼說謊呢?明明是自己主動接下我的工作。」

    「吵死了,這又不是很重要的事。」被看穿的困窘感,讓約翰只想趕緊離開。

    除了困窘感以外,阿爾敏這樣的問話行為,肯定是有什麼目的,他肯定自己再待下去會往自己不希望的方向去發展,趕快離開對他絕對是最好的選擇。

    約翰轉身抬腳準備離去,沒預料到阿爾敏會拉住他的衣角,沒站穩的約翰就這樣被阿爾敏輕輕一扯,整個人倒下不小心壓在阿爾敏身上。

    約翰聽到阿爾敏悶哼一聲,準備要罵出口的話語全吞回肚子裡,他抬起頭看阿爾敏有沒有怎樣的同時,柔軟的觸感擦過唇,他錯愕的瞪大眼睛,恰巧對上眼前同樣瞪大的湛藍雙眼。

    約翰嚇得直往後退,他清楚感覺到臉頰沿至耳根的部分都在發燙,甚至連腦袋都熱烘烘的無法正常思考。

    他愣了好段時間,尷尬的伸手想要擦掉殘留唇上的異樣觸感,他知道這樣於事無補,可至少心理上可以平衡些什麼。但正要動作時,阿爾敏貼上他腰際的手嚇到他了。現在的阿爾敏沒有什麼力氣,他想甩開是輕而易舉的事,可是想逃開又渴望的衝突想法,讓他錯失離開的機會。

    在他內心掙扎猶豫的這段時間,阿爾敏早以仰起頭,再次使兩人的相貼。

    不似剛剛不小心擦過的吻那樣,約翰第一次知道吻也可以有不容他人抵抗的強勢感,也第一次知道阿爾敏隨和下有這樣的一面。

    約翰忘了自己還是可以輕易逃開阿爾敏的,卻放任自己閉上雙眼然後回吻對方。

    夜風從未關的窗吹進,吹得窗簾打在牆上發出啪啪的聲響,這才讓約翰回過神來,從阿爾敏身上跳開,連門都沒有關就快速逃離這現場。

    床上的阿爾敏看著仍持續拍打牆壁的窗簾,不滿地小聲嘖了聲。

    他閉上眼,細想從剛剛進門後約翰總總脫序的行為,加上最後一個足以驗證他所有推測正確的吻,唇角微微勾了起。

 

    看來不只他的喜歡被扭曲而已,全變成令世人難以容忍的扭曲。

to be continue


這本還沒完售,照理說 我不會全貼,但因為考量到不是灣家人的親不能購書,所以我會全貼上來

謝謝><

评论
热度(3)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