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明讓,危險關係,06



※注意:  危險關係前面章節

進擊的巨人原作衍生同人相關,

約十年後的阿爾敏以及約翰。

                   配對:阿爾敏X約翰  

    藍天白雲,從窗外看出去的一切都相當美好,但這一切只存在牆內,一到牆外,即使天多麼藍、雲多麼白,停下來欣賞都是奢侈、不要命的行為。

    約翰收回放在窗外景色的視線,單手抱著韓吉剛剛丟給自己的筆記、資料,準備回去整理和研究。

    想起剛剛韓吉叫他有任何新的想法時去找阿爾敏討論,約翰的平靜情緒瞬間消失,在他手中的紙張邊邊隨著他五指收緊的力道皺了起。

    他已經好段時間沒和阿爾敏碰面,即使非得碰面,他也用最快的速度將話交代完便離開。

    一切都是那夜意外的關係。

    他為了怕阿爾敏尷尬才躲得那麼勤,阿爾敏得好好感謝他才是。

    約翰那天從阿爾敏房間逃走後,就開始自以為了解阿爾敏的解釋對方的行為。

    剛醒來的阿爾敏腦袋不清楚,才做下這種不該發生在男人與男人之間的事,阿爾敏事後肯定很後悔,所以他這麼做是正確的。

    約翰清楚為阿爾敏這只是藉口,躲避同時也是方便自己可以不要再去想胡思亂想阿爾敏對自己的想法、感覺,去猜測兩人之間任何的可能。

    隨便,一切都隨便,反正韓吉只是叫他跟阿爾敏討論,沒說用什麼方法討論,他就寫成一份公文扔到阿爾敏桌上再離開就好了。

    約翰走在地板上的靴子發出答答的聲音,隨著心情越來越混亂,答答的頻率也越來越快。

    心煩意亂的約翰根本沒去注意前方有沒有人,更何況是轉角走出的人。

    『碰』一聲,約翰和轉角走出的人對撞,撞擊力道並不大,約翰和對方各自往後退了一步,但約翰手中的文件可沒那麼幸運,早已散亂一地。

    「該死的,走路是不會看路嗎?」約翰咬牙抬起頭想狠狠罵對方一頓時,看到對方有些吃痛的咬牙表情,他愣了下,「阿……阿爾敏?你沒事吧?」

    阿爾敏才好不久,這麼一撞不會有事吧?約翰不顧掉到地上的文件,直接踩上去,走向阿爾敏。

    「喂,沒事吧?需要我幫忙嗎?」

    「沒事。」阿爾敏笑笑的看著約翰,手摸著胸部剛剛被撞的地方。

    約翰看到阿爾敏的動作,雙眼半瞇了起,正要開口時,阿爾敏又開了口並拉住約翰的手。

    「雖然沒事,但有事需要你幫我忙。」

    「我有……」我有事三個字約翰還沒說出口,眼角餘光看到阿爾敏手又放在胸部的位置,抿了抿嘴,「什麼事?,」

    「先把你踩在腳下的資料收一收再說吧。」阿爾敏語畢立即蹲了下來,像沒事般開始撿散路一地的資料。

    約翰看著阿爾敏的頭頂,眉頭又皺了起。

    

    他是不是被騙了?

 

    ※

 

    少了背上附有自由之翼的制服,走在人群中不用擔心太醒目、也不用去在意隨時出現的冷言冷語,他們就像普通民眾一樣,只是逛街採購。

    對於民眾來說,他們調查兵團只是國家養的米蟲,到牆外死一死,只是少了吃糧的幾隻米蟲,對大家來說根本不痛不癢。

    基本上如果沒有牆外的獵殺者們,他們也只是普通民眾,但那他們就不會相遇。

    所以說到底……他該感謝巨人嗎?阿爾敏覺得諷刺的揚起唇角,然後將視線移到身旁一臉惡狠狠瞪自己的約翰,臉上僵硬的笑容軟化了下。

    「你到底還要買什麼?動作快一點,我有工作要忙。」約翰斜眼看著阿爾敏。

    阿爾敏這傢伙根本沒事吧?一個人就可以拿那麼多東西了,幹嘛需要他幫忙?

    「不是我要買什麼,是大家還要買什麼我們還沒買。」阿爾敏笑笑的指正約翰的話。

    他知道這樣回話會讓約翰的口氣更差,但總比這陣子連跟約翰講上話都有困難好,不過就算約翰這樣,還是很關心他。

    「你腦袋在上次摔下馬後變差了嗎?清單在你手上當然問你。」約翰在說的同時將阿爾敏手中的東西搶到自己手中,然後又瞪了阿爾敏一眼,眼尾餘光偷看向後頭剛剛離開的菜攤,攤位上的女人眼神還依依不捨的放在阿爾敏身上。

    只是買個東西就走,跟每個人都笑的那麼開心做什麼,是要跟太陽比誰比較燦爛嗎?約翰深吸一口氣,不自覺收緊拿著東西的手,要自己冷靜,以平常心看待阿爾敏的一切。

    對人禮貌性微笑什麼,本身就是阿爾敏會做的事,不能因為自己那令人作噁的扭曲情感,去曲解阿爾敏的所有行為。    

    約翰瞪視的眼神,在陽光恰好打在阿爾敏身上的剎那,轉為專注。

    燦金色的頭髮再搭上阿爾敏溫和的微笑,很漂亮。難怪女人們的視線黏在阿爾敏身上移不開。

    很煩,有好幾次都想叫阿爾敏閉嘴、不准笑,但根本不能說出口,不論自己只是朋友的身分,阿爾敏只是在做自己會做的事,他哪管得著。

    不過真的是朋友嗎?他們不會談心,話題永遠在公事上,偶爾中間出了差錯才會問發生什麼事,說同事比較貼切吧。約翰抿起唇。

    「約翰,買得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阿爾敏轉過頭,他沒預警的行為讓約翰慌亂得移開視線。

    「噢。」約翰空著的手尷尬的推推鼻子,目光看著地上。

    在這種詭異的情況下,約翰認為滿是砂石的道路在瞬間都變得比阿爾敏好看,根本不想收回視線。

    但約翰的認為阿爾敏並不知道,阿爾敏牽起約翰的手,讓約翰的目光轉到兩人交握的手上。

   「快點走吧,你不是很想回去?」

    阿爾敏說了什麼,約翰根本沒有注意,他仍直盯著兩人的手,「你在做什麼?快放手!噁心死了!」兩個男人這樣是想引起人注目嗎?

    「會嗎?只是牽手而已,是你想太多了。」

    「誰想太多了!阿爾敏快給我放手。」約翰僵著臉。

    「不想太多怎麼會覺得噁心?」阿爾敏帶著微笑的臉湊近約翰。

    約翰愣愣的看著阿爾敏的眼、鼻、最後視線落在唇上,想起那夜的吻,瞬間他腦袋的運轉速度有些遲緩,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對方。直到聽到周遭議論紛紛的聲音,他一把將靠自己過近的阿爾敏推開,咬牙切齒的小聲說,「別靠我那麼近。」

    阿爾敏照約翰的話做,往後退一步。

    「回去吧。」阿爾敏轉身,頭微往後,眼尾看向還待在原地的約翰這麼說著,唇角依然掛著微笑,絲毫沒有對約翰的態度生氣的傾向。

    約翰沒有回應,默默跟上對方的腳步。

 

    ※

 

    回程的路上和剛剛所在的鬧區比起來相對的冷清許多,只有風在建築物間呼嘯的聲音,偶爾屋子裡會傳來父母教訓調皮小孩的罵聲,以及阿爾敏和約翰走在路上靴子和砂石的摩擦聲。

    走在約翰前方幾步遠處的阿爾敏突然停下腳步,這突然的動作讓後方的約翰直接撞上阿爾敏的背。

    「搞什麼?突然停下了。」約翰半瞇著雙眼瞪著轉過頭的阿爾敏。

    「突然想跟你說些什麼才停下來。」

    「你也可以邊走邊說,不需要停下來!」約翰低聲吼著。

    阿爾敏說了聲道歉,轉頭邁開步伐繼續走,緩緩的說,「其實我在考慮該不該說,因為我知道說出來一定會被你罵。」

    「你還少挨我罵過嗎?」約翰嘖了聲,「所以你到底是要說還是不說?」

    約翰也邁開步伐繼續跟在阿爾敏身後,但始終保持一定的距離,看著阿爾敏挺拔的背。看來他錯了,以為阿爾敏和小時候沒差別是錯的,猶豫不決這缺點在遇到小事時還是存在的。

    「還好有巨人……」

    「你有說話嗎?」

    阿爾敏比風聲還要細微的聲音消逝在空氣中,約翰皺起眉,他不確定是自己聽錯或者是錯覺。他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有幻聽的毛病。

    「如果沒巨人,就不會認識約翰了。」阿爾敏沒有重複剛剛的句子,但這次聲音控制在只有讓兩人聽得到的音量。

    彼此的家鄉有段不遠也不近的距離,要相識根本是很困難的一件事。

    如果沒有當初超大型巨人打破瑪利亞之牆,兩人根本不會出現在兵團裡,並且相識。

    如果沒有巨人的再次襲擊,他們不會有更多交集,發現彼此不是自己所認知的那麼一回事。

    如果沒有一次又一次的在生死間徘徊,根本不會有現在的他們存在。

    他們根本不可能會進而了解對方,以及更加靠近的關係。

    阿爾敏微微轉頭,眼尾餘光看向約翰,他並不意外對方用像在看怪物般的眼神看自己,他都覺得有這種想法的自己很奇怪了,更何況是約翰呢?

    「你是腦袋在上次被巨人摔壞了嗎?」約翰追上前,不顧手中的東西掉到地上,雙手用力揪住阿爾敏的衣領。

    約翰嗓音壓低,惱怒的說,「那些破壞我們家園,殺害人類、撕裂我們身邊一個又一個同伴身體的怪物,你心存感謝?」他停頓了下,氣喘吁吁的瞪著阿爾敏,深吸了口氣才繼續說,「如果可以沒有他們,我才真的感謝他們!就算不認識你,我也沒關係!」

    「但現實是有他們的存在,而我認識了你。」阿爾敏雙手握住揪住自己衣領的手,輕聲說,「能夠認識你真的太好了,約翰。」

   約翰聽到阿爾敏的話,再看阿爾敏滿是真誠的湛藍雙眼,他心臟跳動的聲音漸漸大到約翰聽不見周遭的聲響。他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阿爾敏,但他敢肯定自己現在的表情鐵定相當扭曲,混雜著不爽和開心情緒的表情能多正常?

    他深吸了口氣,鬆開揪住阿爾敏衣領的雙手,也順道掙脫出對方的掌心,默默的蹲下撿起被自己丟在地上的東西。

 

    不只是阿爾敏腦袋壞了,沒被巨人摔暈的他,在對方這麼解釋後,也產生感謝的想法。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7)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