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高綠,雲泥,08

雲泥前面章節。

假設在十年後的,黑道高尾X醫生綠間 

可以接受再點開

※ 

 

    「你傷口還好吧?」

    計程車上,綠間斜眼望向一旁從上車後看著窗外的高尾,見對方沒有回答自己的意思,他唇抿成一直線,撇開頭學高尾一樣將視線放在窗外的街景上,不再開口。

    還在生氣?到底在氣什麼?莫名其妙。綠間瞪著映在車窗上高尾的背影不知道到底對方在想什麼,僵著張臉的高尾是他不曾所見的,他不知道該怎麼應對。

    高尾看著被車不斷拋在後頭的高樓大廈發呆,回想著剛剛在赤司那的一切。

    其實被綠間那樣喊安靜在平常其實很正常,但在赤司面前被這樣喊就感覺像是本來在爭奪什麼的比賽比輸了一樣,感覺很…不好受。

    明明知道對方是為自己好才如此,但就是無法接受,他才幼稚地不回應綠間。

    高尾視線轉到映在車窗上的綠間背影,卻意外對上那映上車窗也看著自己的綠色雙眸。

    彼此發現對方都在觀察自己後,迅速地移開視線。

    就這樣沉默的氣氛一直到下車前都充斥在窄小的車裡,悶到連司機都受不了將廣播的音量調大。

    其實不只司機受不了,他們兩個也受不了…只是有時候錯過了某些時間,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

 

    「你明天還有診,回家休息吧。」下了計程車,高尾卻見綠間還跟著自己走進醫院,放下幼稚不想回應綠間的想法,開口說。

    他知道綠間累了,對方從在車上就不停的用力眨著乾澀、泛著血絲的雙眼。

    眼尾餘光看到綠間沒有回頭走掉的打算,仍跟著自己,高尾輕聲笑了出來。他想起高中總是自己跟在對方身後,甚至有時假日像變態一樣偷偷的跟蹤對方去了哪些地方,沒想到今天晚上居然會反過來。

    「我必須陪你上去跟護士說一下你傷勢,並給予你正確的治療。」

    「我可以自己說。」

    「到底是你是醫生還是我是醫生,我說當然比較具體。」綠間眼尾餘光瞪向高尾,一付不容拒絕的口氣。

    「到底受傷的是我還是你?我表達的會比你具體好嗎?」高尾看綠間那麼固執,在幾近無人的醫院大廳,低吼,「更何況小真又不是我主治,沒必要這樣。」

    這點傷他根本不放在眼裡,更何況組裡的事情都解決了,他絕對可以好好休養,不必擔心受到干擾。但作息明明都很規律的綠間,這樣被打壞了生理時鐘,明明就累的不像話需要休息,有資格擔心他、說他不愛惜自己嗎?要擔心自己前應該先擔心自己身體吧?

    「所以呢?」

    「啊?」高尾仰頭愣看著綠間,他以為以自己對綠間的認知,對方聽到自己這麼說後會僵下臉、二話不說就轉身走人。

    「所以呢?不是又怎麼了?我不懂你到底在想什麼高尾…從一開始就不明白。」綠間邊伸手攙扶走路一頗一頗的高尾走向電梯,邊壓低嗓音輕聲繼續講:

 

    「不懂高中時為什麼你會硬纏著我…」連他都知道自己不好相處,高尾卻依然緊跟在身旁。

    「不懂為什麼本來硬纏著我的你,畢業後會突然不見蹤影…」和師長等人交談完後,轉身卻不見那總待在自己身邊的身影。

    「不懂偶然相遇後為什麼你的表情都很牽強…」即使面對那麼勉強的表情,自己不知為什麼仍想去接近好不容易再度相遇的傢伙。

    「不懂你為什麼一直不顧自己傷勢拼命往危險裡跑…」明明是那麼狡猾的傢伙,卻不會衡量自己現在的能力。

    「不懂你的身份有什麼好隱瞞…」對自己而言高尾還是高尾,那個狡猾、煩躁、讓人頭疼的傢伙,身份什麼的他根本不在意。

 

    電梯的門恰巧打開,綠間將高尾扶進電梯中後,按下正確的樓層、關上電梯門,俯視愣愣看著自己的對方便撇開頭,將視線移往數字不斷上升的儀表板。

    舌尖輕舔了下乾澀的唇瓣,綠間才接著開口道,「我根本不懂你,高尾…從以前到現在。」

    高尾沒有回話,兩人這麼靜悄悄的抵達正確的樓層。

    走出電梯,兩人無視護理站又傳過來的好奇目光,緩步走向病房。

    高尾讓綠間先進病房,自己再進去,輕輕地關上門,『咯』一聲,他反手鎖上門。

    綠間回頭,眉毛微擰,正要開口訓斥高尾病房不能鎖門時,高尾左手食指輕覆在他唇上。

    「小真什麼都可以不要懂,只要懂一件事就好…」高尾無視綠間瞪大綠眸愣看自己的表情,他踮起腳尖,並拿開覆在綠間唇上的手,輕揪住對方的領子,將人拉向自己,輕啄了下對方那被夜風吹得微涼的乾澀薄唇。

    「只要懂我喜歡你就好,小真。」真的…真的好喜歡。

    反正他本來就打算平安回來就要將喜歡說出口,也沒什麼差別。

    他真的、真的好喜歡眼前這個人,這名叫綠間真太郎的男人。

 

    ※

    

    指尖輕觸還感覺的到高尾溫度的唇,綠間低頭看著高尾那黑藍的雙眸中顯而易見的苦澀,指尖離開了唇,他將唇抿成一直線,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對方。

    高尾說只要懂他喜歡自己就好,但連這點都不懂…到底該怎麼辦?

    他不懂高尾所說的喜歡是真是假、不懂高尾的喜歡是哪種、不懂高尾的喜歡是不是口頭禪…即使高尾用著哽咽的嗓音說出口,他還是不懂…

    或者說不想去懂。

    看到高尾那牽強的上揚嘴角,綠間移開了視線,看著醫院的地板。

    說不懂高尾,其實他也不懂自己。

    他並不是第一次面對同性的告白,但卻是第一次覺得胸口脹脹的、腦袋熱熱的、緊張的末端神經發麻、甚至還有希望高尾繼續的想法…這種不排斥的感覺讓他感到害怕,不敢去弄懂。

    「我還是不懂你…算了,我去護理站報告一下你的傷勢。」最後綠間決定當個膽小鬼逃避高尾那讓他心煩意亂的眼神。

    「那麼聰明的小真是真不懂還是不想去懂?」在綠間手正要拉下門把時,高尾這麼說。

    「我喜歡你這件事很難懂嗎?有比其他你不懂的問題還難懂嗎?如果不懂,我連其他的問題一個一個慢慢解釋給你聽…」

    「不用…」綠間轉過頭,想制止高尾繼續說下去。

    他心裡其實一直隱約清楚高尾那些行為真正的原因,只是不敢去認真想只能說不懂。

    但如果高尾講明了,兩人之間的某種平衡就毀了,他絕對不能聽。

    「高中纏在你身邊,一開始只是想讓你記起我,記起我這曾敗在你手下的傢伙。」

    「我知道了,你可以閉嘴,我去找人來清理你傷口。」綠間甩頭就走,高尾卻不顧自己傷勢,整個人撲上綠間的背,壓制住對方逼迫對方聽完。

    儘管高尾懷中的綠間掙扎著,但卻因為擔心動到高尾的傷口動作不大,他的根本沒什麼實質作用。

    「還沒說完!到後來完全變質了!我纏著你只是害怕學姐、學妹、學長、學弟什麼的…害怕你受他們吸引或者被他們所吸引。」高尾用著完好的右手緊抱住有些抗拒的綠間。

    綠間這樣逃避的態度讓高尾有種 ── 他們兩人之間感情也許是雙向的錯覺。

    所以他才硬是要綠間將自己的話聽完。

    畢竟有機會就要緊緊的抓牢不是?

    「別再說了…」

    「接著畢業後不見…是因為你喜歡的學姐在我們畢業當天特地回來送你鮮花… 看到你那麼高興的模樣,我只好選擇離開來忘記喜歡你的這份感情…」即使綠間高興的表情不是那麼明顯,但對方那放柔的眼神、微揚的唇角就足以讓高尾明白綠間是高興的這件事。

    綠間皺起眉頭,想問什麼是他喜歡的學姐,高尾卻沒給他開口的機會,繼續說下去。

    「至於表情牽強是因為我發現過了那麼久…明知道不可能在一起我還是喜歡你…」察覺到綠間身體不再像剛剛一樣僵硬,高尾稍稍放鬆了抱住對方的力道。

    「隱瞞身分是怕你和我扯上關係後,會被人盯上…怕你安全受到威脅…」

    反正現在有什麼危險除了有他擋,還有個赤司,他擔心什麼?

    這是高尾在計程車上想通的事 ── 他認為赤司除了為了利益外也是為了綠間才積極的斬掉幫內的亂源,而他會進到綠間所服務的醫院又恰巧給綠間治療說不定一切都是被計畫好的,根本不是什麼偶然。

    也有可能不是為了綠間,而是為了讓他欠人情…但是什麼都無所謂了,反正從頭到尾他只是赤司手中的棋子,照著規劃好的路線去走。

    總之儘管不想承認,但有了赤司在後頭,他相信未來儘管有什麼事發生,赤司也會保綠間安全的。

    雖然他還是不欣賞那男人就是。

    「如果太複雜不懂也沒關係,就像我剛剛說的…只要懂我喜歡你就好了,小真…」還是擔心怕聽到不是自己預期中答案的高尾,逃避似的臉埋進綠間的背,模糊的說著,「好喜歡…」

    綠間任高尾抱著自己,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聽到高尾解釋的心情…

    高興嗎?那為什麼鼻子酸酸的?眼睛澀澀的?這是難過才會有的情緒不是?

    但在他還沒理清自己情緒時,嘴巴卻不自主的張開,低聲回應對方三個字。

    「我也是…」

 

to be continue

最近要考試 比較忙

所以昨天忘記放ORZ

评论(4)
热度(1)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