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高綠,雲泥,09。END

雲泥前面章節。

假設在十年後的,黑道高尾X醫生綠間 

需要特典

請拉到最底下看。

特典的部分是交代他們的肉(?) 跟劇情有所連接

※     

    躺在床上的高尾黑藍雙眸猛然睜開,迅速從床上坐起,看到身旁躺的睡姿端正,一整夜連動都沒動的綠間,緊繃的神經放鬆下來,重重的吐了口氣。

    如果不是躺在一旁的綠間是可以摸得著的,他可能以為一切都只是他在做夢。

    那天到至今已經過了半年,偶爾醒來他仍會懷疑綠間那近似告白般的『我可以』三字是自己做夢,得看到真人在自己身旁才會有真實感。

    高尾抱著雙膝,臉趴在膝蓋上側看著綠間的睡顏,唇角微微上揚。

    雖然沒有明說在一起,但在那之後他們很自然的偶爾到對方家過夜,私人物品漸漸的不見在自己家,散落在對方家中。

    即使如此親暱,他仍有種患得患失的感覺。

    明明連牽手、約會、親吻、做愛等等都有了,但沒有明說的關係讓高尾很難有安全感,很難介定彼此的距離,不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

    讓他每次想問的話才說到一半時,在對上綠間的淡漠的綠瞳時卻又退縮,用沒事二字做結尾。

    他啊,好想問綠間…

    現在兩人算情侶嗎、是真的喜歡他嗎、真的不在乎兩人之間的差別嗎、不怕外界知道後的流言蜚語嗎?現在比較喜歡那學姐還是他?

    好想問的東西好多好多,卻怕問出不符自己所希望的答案,更深怕綠間連答都不答直接轉身就走,只因為這些問題觸碰到了個人隱私和底線。

    「你膝蓋在痛?」綠間手伸向床頭拿眼鏡,一戴上眼鏡睜開眼就看到高尾臉皺在一起的樣子。

    是舊傷發作嗎?不然高尾怎麼一臉難過的樣子?

    「都好半年了怎麼可能還會痛!」聽到綠間的問話,高尾噗哧一聲笑出來。

    「怎麼不可能?不要小看任何傷口,由其傷到關節的地方都有可能有後遺症。」綠間邊說邊從床上爬起。

    「我真的沒事啦!小真不要一付很嚴重的樣子。」

    高尾喜歡看綠間為自己擔心的樣子,只有這時的綠間眼裡、心裡只有他,讓他十分愉悅,但看到綠間那麼緊張的樣子,他還是出聲安撫綠間,並沒有惡劣的裝病奪取綠間更多的溫柔。

    「你老在說謊,怎麼可能相信你?」太多次被高尾騙得團團轉的經驗,綠間無法去相信高尾,由其扯到對方的傷勢這件事。

    畢竟在半年前的高尾可是不愛惜自己的事讓綠間無法忘記。   

    「這麼多疑,小心老的快!這樣以後我就得叫你老真不是小真了。」

    「高、尾,你一早記就想找死嗎?」綠間咬牙切齒的瞪著高尾。

    「我只是要小真放鬆才置自己的生死於度外。」

    「少說那些亂七八糟的話,給我進去廁所梳洗。」

    綠間說完便下床,走向衣櫃找衣服,準備更衣。

    高尾的姿勢變成趴在床上,撐著下顎看著綠間更衣的背影發呆。

    「小真,真的很漂亮呢。」

    脫衣服脫到一半的綠間聽到後頭高尾的話,半側著身子,斜眼瞪視高尾,「不是叫你去廁所梳洗嗎?」

    「小真不一起嗎?」

    高尾雖然雙眸半瞇著,但仍看得很清楚綠間耳朵開始泛紅,本來自然的面無表情變得有些僵硬。

    「少廢話,給我進去!」

    高尾哈哈大笑,溜進廁所準備梳洗時聽到房門打開,外面傳出電視及開水龍頭的流水聲,他便從廁所探出頭來,朝外面喊,「小真不多休息嗎?你不是下午的診?」

    他以為綠間只是換件衣服,要出去看晨間占卜,沒想到卻進了廚房。

    「我要看早安你好。」綠間邊回答邊開始拿著菜瓜布刷鍋子。

    廚房是開放式的,所以看的到客廳電視上的晨間占卜對綠間來說很方便。

    「不…不…我的意思是小真進廚房要做什麼?」聽到綠間在廚房刷東西的聲音,高尾直接走出廁所到廚房。

    「煮早餐。」很難懂嗎?綠間皺眉回看高尾,不懂高尾在緊張什麼。

    「不,小真我來煮就好了,你去看晨間占卜!快到巨蟹座了噢!你要仔細聽才行!」高尾伸手拿過綠間剛洗完的鍋子,另一手推著綠間的背要對方去看電視。

    有過一次綠間開伙的經驗,高尾才會出現如此誇張的阻止行為。

    不是怕吃到對方那不能稱做有廚藝的料理,因為不管再怎麼難以下嚥,畢竟是綠間認真、努力去做的,他全都會吃掉。

    他是怕那動手術十分靈巧、碰到菜刀卻變的笨拙的手傷到。

    「搞什麼…我來就好,你等等不是還要去處理事情?」

    被高尾快推出廚房後,綠間略微施力反抗著高尾,將對方手中的平底鍋搶回自己手中,反手抓住對方的手,把人拖進房間裡的廁所,命令對方梳洗完才能出來。

    被丟進廁所的高尾迅速地刷牙洗臉完,就衝出廁所回到廚房。

    一進廚房他便被眼前綠間切火腿時,刀鋒擦過指尖的危險動作嚇到,立即上前阻止綠間的動作。

    「我刷完牙、洗完臉了,換我用吧。」

    「你到底在堅持什麼…」

    高尾的梳洗的速度快到讓綠間有些愣住。

    「小真才到底在堅持什麼…去坐著好好看電視或休息不行嗎?做早餐這點小事我來就好了。」

    「既然是小事我做也可以吧?」

    「不行,小真是外科醫生,手很重要的,萬一受傷了怎麼辦?」高尾邊說邊拿走綠間手中的菜刀,動作俐落的切下好幾片火腿。

    如果他沒猜錯綠間應該想要弄個火腿夾蛋做三明治吧,畢竟蛋和白吐司都拿出來了。

    綠間退到一旁,「那我去把衣服丟進洗衣機…」

    既然高尾直接說是手的問題了,那他洗衣服總沒問題了吧?

    「欸?不用啦!小真去看電視,等等我順手再把衣服丟進洗衣機就好了。」

    「…」綠間輕輕咬著下唇,略微陰鬱的綠眸看著高尾在廚房忙碌的背影。

    雖然沒有住在一起,但這樣的半同居生活照理來說掃地、拖地…等等家事,分工合作或一起做是應該的吧?但高尾總是自己攔,並沒有想要分工的意思。

    連洗個衣服那麼簡單的動作他也不能做。

    他不知道高尾在小心翼翼什麼…

    他絕對不是想念高尾那些亂七八糟的話,但自從那天後高尾挑逗、戲謔的話語比以前還要更少,很多事情只會牽就他,偶爾的漏出難過的眼神,卻什麼都不說,只會用沒事兩個字打發他。

    到底是為什麼高尾會有這樣有距離的行為?他不懂。

    「呃…小真好好休息不好嗎?」綠間久久不語,也沒離開廚房的樣子讓高尾不解的抬頭看著綠間僵硬的表情。

    「兩個人住在一起不就是互相的?我休息你就不用嗎?」

    「呵呵…小真是醫生比較累啊…」高尾乾笑回答。

     因為喜歡所以才小心翼翼的對待,不希望綠間太累、盡可能的對綠間好…但綠間的表情卻像是控訴他。

    是做的不夠嗎?果然他不行嗎?反正兩人也沒明說在一起,綠間要隨時離開他好像也很正常…高尾忍不住往最糟的方面去想。

   「明明在一起,卻感覺好像只是你單方面付出一樣…」綠間視線移開,不習慣將心裡話說出口的他,後面說話的音量越來越小,「我也想做些什麼啊…」

    他也想幫著對方做些什麼,卻被對方全攔下…什麼都不能做。

    高尾停下手中的切火腿的動作,嘴巴微開、瞪大雙眼,表情略微癡呆地看著偷瞄自己的綠間。

    綠間的話像一道曙光般將他心裡所想的陰暗想法全打散,他高興的腦袋脹脹的,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原來綠間一直認為他們兩個是在一起的啊,一切只是他想太多…是吧?

    如果要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大概就是高興到快要飛上天這樣誇張的形容。

    「收起你那愚蠢的表情。」高尾遲遲不回答自己,綠間有些彆扭的訓斥。他可是很認真的,高尾卻在那發呆又露出那種愚蠢表情不回答自己,搞什麼?

    高尾闔上讓自己看起來像在發蠢的嘴,揚起唇角,「再怎麼蠢,小真也喜歡不是?」放下手中的刀子,走上前摟住綠間的腰,頭頂抵著綠間的胸膛,「一直都怕自己誤認兩人的關係,不敢做任何可能讓小真不高興的事,聽到小真說我們兩個在一起時,我啊其實好高興,高興的覺得現在就死掉也沒關係…」

    綠間斂眸俯瞰著高尾的頭頂,即使唇角因為高尾的話已經悄悄上揚,但個性使然,不可能將真心話說出口,只能一如既往吐槽對方,「說什麼死不死的,你表情蠢就算了,腦袋也那麼蠢嗎…」

    「就說過了,我再怎麼蠢,小真還不是喜歡。」

    高尾仰起頭朝著綠間燦爛一笑,惹的綠間耳根又泛紅,頭往後縮了下,高尾見狀墊起腳尖,臉刻意湊近綠間。

    彼此臉的距離,近的可以感覺到對方的鼻息,高尾感覺到綠間因為自己靠近而開始有些急促的呼吸頻率,為此感到愉悅的半瞇起雙眸。

    「我啊,這半年一直好想問小真…我們如果真的在一起,小真你真的不在意我們兩人之間的差別嗎?你是醫生,我是…」

    高尾話還沒說完,綠間就出聲打斷,「首先,不是如果真的在一起,是已經了,沒有如果那種假設。」抿了抿略乾澀的唇瓣,繼續說,「我是醫生又如何?少用你那愚蠢的腦袋亂想,我們兩人之間的差別就是智商而已。」

    「噗!」高尾噗嗤一聲笑出來。果然是小真啊…不擅表達的對方能說出這種話,就算了不起了。

    「笑什麼?」

    「因為開心所以才笑啊,難道小真都是難過才笑的嗎?」高尾的嘴開始胡說八道了起。

    「真是夠了。」綠間欲將抱住自己的高尾推開,高尾的手卻早一步離開綠間的腰際,改雙手捧著綠間的臉。

    「我還有問題…憋了比半年更久的問題想問小真。」

    「說話就說話,不要靠那麼近…」綠間雖是這麼說,卻只是撇開頭將視線放到別處,沒有推開高尾,輕咳了聲接著說,「如果是像剛剛那種愚蠢的問題,不如不要問。」

    「才不蠢呢,我只是想問小真…比較喜歡的人是我還是高中那時的學姐?」

    這個問題對高尾來說很重要,畢竟那學姐讓綠間露出明顯快樂的笑容得畫面就像心魔一樣讓他忘記不了。

    「學姐...?」綠間眉毛輕蹙起,腦中想了下高尾所說的對象是誰後,才開口,「我從半年前就想問你學姐什麼的…為什麼會有那種我喜歡對方的錯覺?」

    「啊?不是喜歡嗎?小真看到學姐總是笑得很高興啊…」

    「高興?那只是看到女性熟人時禮貌性的笑容罷了。」

    高尾沉默了下,「那怎麼你看到你中學時的球隊經理表情就不是那樣?」

    「本來就不一樣,桃井是平輩,學姐是年長的女性,還是我幼時鋼琴老師的女兒,這完全不一樣。」

    綠間見高尾整個人愣住,冷哼一聲,「就說了少用你那愚蠢的腦袋亂想,高尾。」

    許多事情往往沒有那麼複雜,卻被人們自己愛鑽牛角尖這點而害死。高尾在此時深刻的體會到這句話的意思。

    回過神後的高尾,故作無辜的眨眨雙眼,頂綠間嘴,「小真知道物以類聚嗎?喜歡上這麼愚蠢的我,小真其實也沒聰明到哪去噢。」

    明知道換來的只是綠間的毒辣話語以及瞪視,但他就是想要看到綠間因為自己而有所起伏的情緒和表情。

    「你…」

    「對了,我並不是喜歡小真。」高尾在綠間要開口時,隨口說了一句堵住對方要吐出的話語。

    看到綠間從惱羞瞬間變成錯愕的臉,像高中時期般的惡作劇笑容漾在高尾唇角上。

    「不喜歡小真,但我深愛著叫做綠間真太郎的男人啊。」

    很愛…很愛。

 

The end


還有一篇在那之後的事,明天會放。

至於特典請+我 QQ,並表明你是誰,我會給你文章的圖片檔^^

特典的部分是交代他們的肉(?) 跟劇情有所連接

最近Lofter開很慢,就不太想開,也許是因為最近在吵的那件事才這樣吧ORZ

评论(10)
热度(5)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