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巴克球___漫威大麻吸食器:

應該是小錘錘(?) 的樣子## 總之這是女裝保母##

這時代當最強魔法師還是窮到需要當保母救濟的#

有夠可愛

巴克球___漫威大麻吸食器:

Peter們,希望復聯3的時候妮妮跟cap可以復婚#
還有他們的媽咪其實都是嬌小萌系列的##

[盾鐵]Sorry, Sir.

CP:盾鐵,微賈尼



  Steve騎著他的重型機車停在Stark家門口,長腿輕鬆跨過重機,下了車,拿著Tony給他的感應扣,掃描他的虹膜進了Stark的新住處。

    他們很久沒有一起晚餐了,好不容易橋出了時間,Steve在餐廳門口等了半小時,還是等不到Tony,他拿起了還不太會使用的智慧型手機撥給了Tony,得到的卻是Jarvis的回應。

    『Sorry, Mr. Rogers.... Sir is so busy...』

   Steve馬上騎車衝到Stark家,來關心Tony到底有多忙......

   可以忙到忙到忘了生理上的疲勞、忘了腸胃在抗議、忘了打電話跟另一半取消晚餐約會,一直待在那只有Jarvis的機械聲、冰冷的機器和空調的空間那麼久。

    「Stark── Mr. Stark──」一打開門,Steve在空盪的客廳裡叫著,通常表達不悅時不會有什麼大動作,只是會變得生疏有禮。

    明知道Tony人在研究室,Steve仍還是走到每個房間打開門,找尋著Tony的蹤跡,最後才走進書房,他的手指在牆上的透明鍵盤上按著某串數字,齒輪運作的聲音響起,厚重的原木書櫃緩緩往一旁移動。

   Steve深吸了口氣,在書櫃開成一個成年人可以進去的入口後,便進去書櫃後的房間。

   果不其人,Steve一下子就看到自己熟悉的男人,頭頂對著自己,臉埋進機器人的身體裡橋主機板時,他壓低音量,正要喊對方時,對方截斷了他的話。

   「Steve,再等我一下,一下子就好了。」Tony抬起頭,打開護目鏡對著Steve說。

   「你早知道我來了,卻還是在這裡......?」

   「Jarvis通知我你來了,我知道你會來找我,我當然還是在這裡。」Tony挑眉,不覺得這哪裡有錯。

    反正Steve知道自己一定在研究室,一定會來找自己,他不覺得自己需要放下手邊的工作,去招呼Steve。

   「Tony,這不是重點......你知道自己忘了什麼嗎?」

   「晚餐嗎?我記得,不過時間還沒到不是?」

   「已經過了快一小時了。」

   「不能怪我,Jarvis沒通知我。」Tony皺起眉,知道一板一眼的Steve對於遲到這件事肯定不會很高興,他按了按耳後的機器,「Jarvis?時間到了怎麼沒通知我?」

    「Sorry, Sir...我忘記了今天你和Mr. Rogers有約。」

   Jarvis說著抱歉,但口氣卻不怎麼抱歉的感覺,讓Tony覺得很奇怪,但想想Jarvis本來就不太可能有情感的起伏,認為一切只是自己想太多。

    「你不能將錯怪給Jarvis,如果你覺得重要,你就會記住。」Steve擰起眉,覺得這不是藉口。

    「OK,那我們現在去吃飯,嗯哼?結果還是一樣,Perfact!走吧!吃飯。」

   Tony自顧自的的說,拿掉手套、護目鏡,推著Steve的背往出口的方向走去。

    「Stark,重點不是結果一樣,而是你自己該記住,不是什麼都丟給Jarvis去記。」 

   Steve不想想太多,只能告訴自己即使現在科技發達,能靠自己還是得靠自己,尤其在最近Jarvis這AI管家總是忘記Tony和自己的行程後,他認為Tony更該自己記住。

     「好了好了,少像一個老人一樣一直碎念著同件事,重點是結果一樣不是嗎?」Tony和Steve的聲音漸漸遠去,直到偽裝成書櫃的門關上,才完全消失。

 

    「Sorry, Mr. Rogers.」空蕩、冰冷的研究室環繞著Jarvis那意味不明的道歉聲。

    

The End

盾鐵,The red eyes,03

CP:Steve X Tony

設定:隊長消失


※ 

    Tony的焦慮症又發作了,他睡不著,他可以整天拿著扳手、帶著護目鏡就這麼埋首在研究室敲敲打打,製作一堆不知道是什麼的小玩意兒,或者對著那紅色能源發呆,等Banner早上到他家時,在一起去測試紅色能源的γ值到底哪裡有異常之處,他相當確定一切不對來自於這東西。

    他沒日沒夜的研究,當Jarvis警告他的身體無法負荷才會停止,Tony此時小瞇一會兒,然後不到10分鐘又驚醒。

    他不敢睡太久,他深怕一覺醒來不只再是全世界忘記Steve,連他也忘記。

    所以當他醒來、或者看到太陽升起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打給所有復仇者們電話。

    『Do you knowSteve Rogers?』

    大家一開始都體諒他,但時間一久再也無法有耐性的回答他。

    在Steve消失後,復仇者某次週期性的聚會,Natasha爆發了,她受不了每天清晨有個人像瘋子一樣狂call電話的模式,在這麼下去一個月,她一定會半夜潛進Tony的新家,暗殺對方。

    「Enough,Stark.」Natasha獨特的女性低嗓對著Tony吼著,「你每天這麼問有什麼用?當有天我們反問你"Steve? Whois he?"難道你會比較好受?」

    Tony挑起眉,清了清嗓子,用著相當禮貌的口吻,卻相當不搭的直白字句反問Natasha,「那麼難道我要什麼都不做,等著我們忘記那個堪稱活化石的傢伙消失在我們之間嗎?」

    「Natasha不是那個意思,而是現在我們得有更重要的事去做。」Fury開口,將手中準備許久的數據丟到Tony面前。

    「這要做什麼?」Tony拿起來翻開,只看到一堆中東地區的戰爭。

    「中東那邊出現一個強悍的傢伙,不論派系,只要是領導人都會被這傢伙幹掉。」

    「嗯哼?」Tony不是很有興趣的翻閱著,腦中在想著該怎麼擺脫這和Steve消失毫無關係的會議,回到他的研究室為尋找Steve繼續努力。

    「那傢伙我們懷疑參加過超級士兵的計畫。」

    「少說笑,當初活下來的僅有Steve一個人。」Tony裡直氣壯的反駁,認合Fury的話根本是無稽之談,但看到周遭的人都安靜了下來,本來還想意放厥詞的他閉上了嘴。

    「那Winter Soldier呢?不能相信官方的資料,太多東西被埋在陰影之下,很多東西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呢?你告訴我這個要做什麼?去解決這傢伙?這傢伙身上會有Steve的情報嗎?」

   Tony清楚Fury特地告訴他,就是要他去處理這件麻煩事。

    「也許是血清本身就有問題,可以從這個人身上下手。」Banner拿下眼鏡,擦拭鏡片。

   「不可能,那不會到全世界都將Steve當成不存在的地步。」Tony咬牙切齒,「這件事絕對是Loki在搞鬼,利用魔法什麼的!」

    「不試怎麼知道?我們任何可能都不可以放過。」Fury看到Tony移開目光,知道對方妥協了,只是因為自尊問題才這種態度,他將資料全部攤在玻璃桌面上,按下手中的遙控,空中出現更多的數據及照片。

    「Tony,金髮紅眼這是他的特徵,但大多時間他整張臉都是包住的,只露出顯目的紅色眼睛,你得記住他的眼睛並不像棕紅那種瞳色,他的瞳色相當詭異,如果可以的話,直接想像成德古拉的眼睛我認為會比較恰當……」Natasha接下Fury手中的遙控器,對著Tony開始解釋。

   一切的談話在螢幕從一堆數據中,換成一張僅有紅眼露出的蒙臉照結束。

   

   「I’ll catch you, Red eyes guy.」Tony小聲的說著,詭異的是他的表情、他的語調,想念的情緒竟然大於急著找到Steve相關的證據。

    

   

to be continue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